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传说(中)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三章 传说(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因为下午在海上发生的可怕事情,始终都历历在目着,现在天色已经很晚,海滩那边应该是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吧!或许在黑暗中只能听得到海浪拍打在岩石上面的声音吧!

    女孩的父亲听到眼前所有同村人都是犹疑不决的,再次拿出卑微的姿态恳求着因为惧怕下午在海上发生的事情再次重演乡亲们。

    站在女孩父亲面前的相亲们,看到女孩父亲焦急的模样,心底深处也稍稍动了一些恻隐之心,一些胆大的年轻人想主动站出来和女孩父亲一起去海滩边上寻找着失踪的女孩。

    有些青年男人是和父亲一起出去的打鱼,跟着女孩父亲一起从渔船上下来,准备回家去的。

    只不过发生了这件小插曲以后,这些年轻男人和父亲都被女孩的父亲留了下来,女孩的父亲希望他们跟他和妻子一起去海滩边上寻找着至今都还没有回来的女儿。

    这些父亲见到儿子不相信自己的危险和今天下午在海上发生的事情,想站出去同意女孩父亲的想法,帮助女孩的父亲在夜色中寻找着失踪王家的女儿,连忙伸手拉回要上前的儿子。

    其中一名年轻人从小就对王家女孩有着一种说不清有道不明的感情,在年轻男人亲生父亲拦住他的那一瞬间,努力挣扎挣脱了起父亲牵着的手。

    年轻的男人站出来对着王家女孩的父亲很真诚的说道:“伯父,我愿意跟你一起去海滩边找妍儿。”

    女孩的父亲很欣慰看着站在眼前年轻人:“谢谢你,盛儿。”接着有转头看向站在面前迟迟没有任何行动乡亲们:“乡亲们,我知道今天在海上发生的一切事情,让你们很恐惧,但是这次我们只是在海边寻找妍儿,绝对不会深入海里的。”女孩的父亲用真实的感情希望能感动到现在还犹犹豫豫的乡亲们。

    这位叫盛儿的年轻人的父亲见到儿子为了一个妍儿都可以不要生命了,心中有些失望,但更多的是担心,毕竟他和盛儿的母亲结婚都快有几十年了,只有盛儿怎么一个儿子。

    虽然对这样儿子有些失望,但是更多的是担心,况且妍儿也是他们一起看着长大的,每次如果村子里面有什么人在山上砍柴又或者是在海上受了伤,或者是平常时候村子里面有些头疼脑热全部都是妍儿无条件替乡亲们医治,回想起妍儿为渔村里面所做的事情,那个都会动则隐之心。

    不过这个恻隐之心最终被今天下午在海上发生的事情吓了一跳,今天在海上发生事情真的是他在渔村整整生活了快四十年,都没有遇见如此害怕和诡异的海上风暴,每每回想起今天在海上出现的风暴,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心就不由自主恐惧起来。的

    盛儿的父亲脑袋里面不断重复着下午在海上发生的风暴,原本他们早上划着鱼船从海岸出发,这段时间并不是海鱼汛期,所以浅浅海边上能打到的鱼几乎都是很小,根本没有机会拿去镇子上面卖,这些小鱼只能简单处理一下,做出咸鱼干,价值利润非常非常的小,于是几个村子的乡亲们就聚在一起商议,是不是今天可以在深海打鱼,顺便让几个水性很好年轻人,下海看看运气好不好可不可以摸一些鲍鱼出来呢?

    在浅浅的海水上,大家把渔船往一个方向行驶着,找了一个风浪不是很大地方停靠了一下,大家都来到村长家渔船上面商量着是不是要违背祖先所立下来的规矩,离开近岸,去远海打鱼。

    毕竟他们怎么做是违背了祖先所立下来的规矩,他们渔村不知道在海边到底存在了多长时间,但他们只知道他们村子里面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立下了一个不成为规矩,这个规矩就是不能在没有任何办法下去远海打鱼,除非是在村子里真的遇到了不可磨灭灾害,才能去远海打鱼。

    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完全不懂为什么祖先要立下这种不成文规矩,在时常抱怨着父辈为什么没有他们喜欢吃的海螃蟹和鲍鱼,回想起他们第一次吃到鲍鱼还是在村子一次受灾的情况下才有幸吃过位于深海处鲍鱼,深海的鲍鱼和浅海的鲍鱼味道是完全不一样的。

    后来他们长大接着父亲位置跟着年老的乡亲们一起去打渔,在打渔过程中他们村长说在渔村有着很久很久一个规矩,这个规矩就是除非是在万不得已时候,绝对不能驶出远海打鱼。

    在渔村会有这种规矩是因为说村子里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老的一代村长带领下,曾经带着村子里面年轻人一起去远海,希望从远海里面打出一些更好吃的海鲜。

    在哪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村子提以前,村子里面任何的人都没有划着渔船去远离村子的地方打过鱼,当村子里面有人和村长提出了这种事情以后,村子里的村民对外面的事情就充满了无限好奇,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商量和争执,所有人都一致对外表示非常赞同这件事情。

    于是村长和村子里的人找了一个风和日丽,海面上没有很大风浪的日子,大家都划着各自的船离开了海岸边,朝远处海岸线慢慢驶去了。

    参加这次活动的年轻人和哪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村长所有家属都在海边等待着,女人们这样完全是为了完成对远处丈夫的一种承诺。

    女人们在这些人出海前一天晚上都对丈夫们承诺过,在他们出海那一瞬间,她们女人就会在海边等待他们回来,后来村子中代理村长知道了这件事情,就被妇女这种感情给感动了,就叫村子里面的人全部都到海滩上面等待那些人的归来,甚至整个村子里面的人吃喝拉撒都在海滩上面。

    他们一等就是好几天,终于在一天下雨天气之中,遥远海平线突然多出了一些小点点,这些小点点距离渔村越来越近了,终于出现在大家可以完全看清楚的地方加到是两张巨大的渔船,经过村民辨认,船还在海上行驶着,一眼就认出在海上行驶两艘渔船分别是村长家还有一艘好像是他们镇子上面最大地主家的雇佣船吧!

    大家见到其中一艘船是村长家的渔船,都非常高兴,所有的人目光都望向两艘船的后来,希望能看到两艘船后来有着自家的渔船,可惜往渔船后面看去是一望无际的海洋和才刚刚从海平线上冉冉升起的太阳,根本就没有其他渔船的踪影。

    在海滩边等待的人们心中冉冉升起了一丝不安来,在这次活动里面有亲人的妇女手心里面全部都是汗,汗水打湿了整个手掌,心也不由揪了起来。

    代理村长和其他渔村民看到这种状态,整颗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也意识到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人群中还抱有一丝希望的人们不停细声安稳已经是心乱如麻的大家,告诉大家或许因为小型渔船的速度比起大型渔船速度来说要慢了很多,所以并没有跟上大的渔船,等会大家都可以看见各自丈夫所驾驭的渔船出现在大家面前来。

    心绪不宁的大家听到别人怎么一安慰,或许是心中抱有着一丝幻想,认为别人安慰是正确,有慢慢放松了一会,在等待渔船慢慢朝岸边靠近的时候。

    大家都抱有着一丝希望,希望隔上十几分钟就可以在海平面上看到自家丈夫驾驶渔船出现各自妇女眼中,谁都希望各自的丈夫能平安回到家里。

    就在心中期许下看着两艘巨大的渔船向岸边靠了过来。

    站在岸边等待着的渔村村民见到两艘巨大渔船都靠边停着,因为这个距离已经是大家里渔船最近的距离,所以大家把船上发生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期待着丈夫能平安无事回到的妇女,见到渔船上面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丈夫们,见到丈夫们都平安归来了,整颗悬着的心都放松了下来。

    而站在渔船夹板上面的丈夫们见到站在岸边上妻子们,个个人脸上到带着切后余生的微笑,个个心中都迫不及待想跟妻子们重聚,于是就在两艘船夹板上朝着在海滩上的妻子招手着和呐喊着。

    站在岸边的妻子们目光都首先挨个看着站在渔船夹板上面全部的人,希望能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丈夫,所有挨个看去的妻子们在夹板上面终于看到各自的丈夫,心里面都十分喜悦和兴奋。

    因为上天和海神听到了她们心中祷告,让各自的丈夫平安的回到了自己身边,她们真的十分兴奋,也用同样的方式回应着丈夫。

    随着说两艘大船安全且稳当向岸边靠拢着,最后大船顺利的停在了海岸边。

    站在渔船夹板上的渔村村民中最快速度飞越下到,用最快的速度奔跑心爱的妻子身边,用双手紧紧拥抱着妻子。

    代理村长和其他村民见到所有跟村长去外海打渔的村民都平安的回来,整颗都快悬在嗓子眼的心也终于可以重新放心放回了肚子里面。

    各自父亲见到儿子们都平安的回来了,整天不安的心也终于安静了下来,这些父亲都明白儿子和儿媳很长时间没有见面,都很识相的站在一边不去打扰他们。

    在大家开心之际,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众多下船的人中并没有村长。

    村长家人在从渔船下来的众多人群中寻找着村长,可惜早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村长的影子。

    这个时候大家的高兴劲都慢慢流逝了,重新恢复到了平静之中,大家在每个人心里面都为能重新相见高兴着。

    村长的家人在挨个询问着跟村长一起去外海打鱼的村民,问着村民有没有见到村长,村长为什么没有回来?还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出去打鱼的时候是好几张渔船一起出发的吗?为什么回来的时候突然间白变成了联手船,而且每个人都十分狼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你们在外海遇到了海盗还是很大风浪。

    正在为了切后余生高兴的人们听到村长家属连声的质问,原本高兴的脸上变成了愧疚和沉默,谁也不说话,最后是一名村长里面富有威望,同样也参加了那次了去远海打鱼的事情。

    最后村子里面这个十分有威望老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对着身边站着两个年轻人悄悄的说了一句话后。

    两个年轻人都明白的冲着这位老人点了点头,再次返回了船上。

    这个时候代理村长见到和村长出海的每个人表情都不对,上前悄悄询问着老人:到底在海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个个回来都是灰头哭脸的?不仅好像大多数平安回来的人群中都好像受伤了。

    这位老人刚想开口回答着代理村长的所有问题,就被一声声踩着夹板和下来的板子发出吱吱的响声给打断了,站在岸边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从渔船上面被两个年轻人抬下来的人。

    人被抬到村民的视线中,都被躺在担架床上的略微还能看的出来是村长的人着实吓了一跳,一些胆子很小看到村长哪张没有任何血色的脸着实被吓了一跳,不仅如此还把脸和眼睛都埋在丈夫怀里。

    甚至有些胆大的人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是村长,都对着老人发出质疑声音来,都怀疑被年轻人从渔船上抬下来的人根本不是村长。

    整个议论的声音在人群中七嘴八舌响了起来,最受打击的人就是村长的夫人,见到村长脸色发白和嘴唇的颜色跟脸上的颜色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直接是疯狂的摇着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最后不能承受自己所看到了一切,最后眼皮白眼一翻彻底昏倒了过去。

    周围站着看到这一幕,赶紧上前扶着要倒在地上的村长夫人。

    最后在老人和代理村长注意下,让扶住村长夫人村民到一边休息着,最后让两名村民抬着还没有醒过来的村长来到渔民所搭着的帐篷里面放下,慢慢等待着昏迷两个人醒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