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东窗事发(下)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东窗事发(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她听到晓峰怎么说,心里有略微一点点失望,原本还希望接着这次双方家长见面的机会,对还不知道的小柔公布这件事情,虽然会有点刺激到小柔,但是只要一想到以后再去林家居住的时候她和晓峰才有什么过分接触就不用怕了。

    她和晓峰在林家想亲热一下就不用偷偷摸摸的,如同一个做小偷的一样,这样感觉让她心里十分的不好受,就好像吃进嘴巴中的东西吞不下去吐不出来,很难受。

    她内心有些失落看着坐在桌前看着桌子上面说说笑笑的众人。

    这个时候晓峰突然伸过手来,紧紧抱住她的腰杆,她瞬间就被晓峰这个举动弄得很羞涩,瞬间让她忘记了小柔的事情,她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要让晓峰环在他腰肢上面的手臂给拿开。

    因为当时那一幕简直让人觉得十分羞涩,在场的所有长辈都用暧昧的笑容看着他们,接着就看着他们笑着,最后双方父母好像都什么明了冲着彼此点了点头,好像是说他们很认同这件事情。

    当时她除了羞涩,剩下的更多就是甜蜜,她在想法摆脱晓峰突如其来的亲密,但是内心之中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最后是感情击败了理智,任由晓峰抱着她。

    因为这段小插曲让她暂时忘记了小柔的事情,所以后来也没有特意关注过这件事情。

    那天晚上双方家长的见面十分顺利,在聊天的过程中,妈妈和爸爸也对晓峰表露中前所未有的表现来,最后双方家长手中拿着酒杯站起来回敬着彼此,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微笑,就算是默认这彼此。

    她在见到妈妈和爸爸已经同意她跟晓峰的事情,整个从宴席开始就快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下来了,以后就不用在担心爸爸和妈妈会阻止她和晓峰的交往,她真很高兴。

    时间一晃,整个双方家长时间已经有三个小时,桌子上面的菜也仅仅剩下小半的剩菜,所要的两瓶白酒都已经见底,双方家长男人们都喝得醉醺醺,滴酒未沾的女人们见到时间差不多了,可以散席了。

    她当时看到爸爸喝得醉醺醺,已经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看见妈妈一个很难扶着爸爸离开招待所,看到如此情况,她也只能暂时跟晓峰别离了,一起跟着妈妈送爸爸一起回家,跟他约定明天见了后,才放心的回家去。

    晓峰也见到父亲一时间高兴喝多了酒,已经是喝得六亲不认的,就上前搀扶着喝醉酒林伯父,两方一起离开饭店包厢,分别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等她和妈妈到达家里面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经过半个小时出租车的行驶,已经很醉酒的爸爸也再也忍不住刚走出出租车,就趴在院子中小花园呕吐了起来,瞬间把身上才穿了一天衣服给弄脏。

    妈妈见到这种样子也不停数落着喝醉酒的爸爸,可惜的是喝醉酒的爸爸根本没有听到妈妈的数落,刚对妈妈说了一句今天女儿能让如此优秀的男人,他高兴一下都不行吗?一说完就彻底昏倒妈妈怀里。

    妈妈见到胸前给弄脏的爸爸有些嫌弃,更多的是被爸爸这种小孩子心性给气笑,也不在数落爸爸什么,妈妈就喊她一起扶着爸爸回到位于三楼的自家面前。

    一回家,她就被妈妈打发去厨房给喝醉酒的爸爸煮醒酒茶,还有烧热水端给妈妈给醉的不省人事的爸爸擦拭身体。

    一忙又忙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等着爸爸完全睡着了以后,她才被妈妈放回了自己房间里,一回到房间里面拿出拿着衣服口袋中手机一看,手机上面显示好几条短信没有读,她立即打开了短信箱里,看到那几条短信全部都是晓峰发来的。

    前几条短信是问让她是不是已经回到家里面了?伯父还好吗?接着又发了一条短信,短信上面的内容是问她在b市什么地方有一些味道好地方小吃。

    她看到开先几条心里充满了温暖,可看到最后一条短信让她实在是不清楚,为什么晓峰突然间发短信问他这件事情?难道是因为晚上的时候没有吃饱吗?她没有立即写短信回答晓峰的问题,在心里思索了半天以后,在想起晓峰在饭桌上面所说的事情来,就发了一条短信给晓峰,短信上是怎么写的是不是要出去给小柔买东西?小柔醒过来了吗?

    发完短信以后,她就把手机放在桌面上,静静等待着晓峰的回信,没有让她等过久,短信的提示声音从手机里面响了起来,她赶紧拿起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看了起来,短信上面写着,是的,这个小柔一醒来就对着他和林果撒娇,说肚子饿,怎么没有带饭上来?一瞬间就变得是他们的不适,你从小就生活在b市应该知道有什么地方的小吃好吃又干净的地方吧!

    她看着短信字里行间都能感觉得到晓峰对小柔宠溺,她突然心里面不觉的一慌,一遍一遍读者手机上面的短信,不过很快就想着小柔是晓峰的表妹,哥哥对妹妹的宠溺是应该,不要大惊小怪着什么?最后她还嘲笑自己。

    最后她用最快速度回答着晓峰,告诉晓峰b市最有名小吃地点,短信最后还加上了需要她出去买好,给小柔送去吗?

    晓峰再次以最快的速度给她回了短信,短信很长,不过大体的意思就是说不用了,好好休息,明天还是劳碌的一天,才有力气做给他们做导游,然后在短信后面附加了晚安,祝她有一个好梦。

    她见到晓峰如此关心着她,她真的十分甜,就像吃了很甜的哈密瓜一样,最后她就怀着很好的心情入睡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白天,她还是被自己上好的闹钟给的吵醒了。

    她迷迷糊糊伸手关掉放在闹钟,半睁开还想睡觉的眼睛,看向窗帘的位置,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就在她准备起床穿衣服的时候,昨天一夜宿醉才感刚刚醒来父亲敲开她的房间门,听到她的回答以后才推开房间门。

    爸爸见到她已经起来了以后,就说他们不是答应晓峰带他们去b市周围的风景名胜好好玩上两天吗?现在距离我们和他们约定好的时间只剩下了半个小时了,还不赶紧起来洗漱吃完早点赶紧出发。

    她被爸爸怎么一说,赶紧伸手拿过放在床头上面的闹钟,她明明记得昨天晚上在调闹钟的时候,是调在7点钟啊!就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好好打扮自己一下,准备一下外出备用的东西,为什么爸爸要说距离跟晓峰他们约定好时间仅仅剩下了半个小时。

    她拿过放在床头边放着的闹钟一看,果真距离8点钟只剩下了半个小时,不对现在准确来说只剩下了二十八分钟,已经过去了2分钟,赶紧叫站在门口爸爸赶快关门,她要换衣服时间已经真的来不及了。

    站在门口的爸爸见到她是真的要起来,赶快把卧室门从外面关上,隔着门对在房间里面她‘善意’提醒着,接着房间门外就没有了什么声响了。

    房间里面,她赶紧找了一身轻松没有任何负担的衣服换上,用八分钟好好洗了一个脸和漱口,剩下的十分钟把昨天晚上就准备好放在桌子上面东西整齐有快速放在背包里。

    十分钟爸爸和妈妈都准备差不多了,一家三口一起下楼,来到生活区门口看了一辆出租车。

    幸亏路上没有堵车,终于在八点钟之前赶到了军区招待所门口,正好跟在招待所大厅等着他们的晓峰们回合了。

    在招待所大厅沙发上坐着众多的人群中见到了小柔。

    小柔那天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运动衣,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气色果真变好了很多。

    站在她身边的爸爸妈妈见到林伯父和林伯母身边多了一个昨天晚上没有见到的漂亮女孩,妈妈就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问着她站在林伯父和林伯母身边的女孩是谁?

    她笑着回答着母亲的问题,就说小柔是晓峰的表妹,因为小柔的唯一的亲人爷爷也在很多年前也去世了,林伯父和林伯母受到小柔的爷爷临终之托就一直照顾着小柔,对待小柔就像对待亲生女孩一样疼爱着。

    爸爸和妈妈听到他的解释以后,明白的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明白了。

    开先几天大家玩的都十分开心,甚至小柔在此期间还去拜访了她在b市的同学,只可惜小柔那个同学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甚至一向小柔对晓峰一直保持着话不谈的作风,最后她好奇问着晓峰小柔口中那个同学到底是谁?可晓峰也对着他摇了摇的头,表示晓峰也不知道那个同学到底是谁?而林果明明知道小柔口中的同学是谁,就是不愿意告诉他们,害得晓峰和她一直打着哑谜,甚至林伯父和林伯母都觉得十分的奇怪?

    林伯父和林伯母还有晓峰见到小柔和林果神秘兮兮的模样,都不免对小柔担心了起来,真的害怕毕竟小柔那个时候正是青春期的时候,一旦对什么事情好奇,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到时候林伯父和林伯母甚至整个林家的人都对不起当初小柔爷爷的嘱托。

    特别是晓峰简直对小柔有点关心过头了,她甚至但是还怀疑过晓峰对小柔感情很不一样,还怀疑过晓峰其实心里面喜欢的人是小柔,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心里面一闪而过而已。

    毕竟当时她的想法十分简单,小柔是晓峰亲表妹,作为表哥晓峰关心是应该,还在她心里面是不是提醒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那段时间她努力克制着心中的胡思乱想。

    那段事情她的情绪变化和心中的不安也被父母看在了眼里,妈妈一句话就点破了她心中不安的目的,妈妈就笑着说小傻瓜,就说小柔对晓峰对林家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晓峰如此宠溺的小柔,说应该让她高兴和放心。

    她当时听到妈妈说的这句话,彻底弄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就很疑惑问着妈妈,问妈妈刚才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妈妈见到她真的什不懂,就耐心性子对她说起了那句话的意思,晓峰的这样做可以证明晓峰是一个好男人,况且你也说过小柔跟小柔是亲兄妹的,国家的法律是不允许亲近结婚,而且妈妈爸爸还有林家父母都见过面了。

    妈妈为了不想让她胡思乱想,还专门告诉了她一件原本想半年以后毕业后在告诉她的,既然看到她为了晓峰对小柔的关心变得坐立不安,就跟她透露一件事情,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整个脸都是红的更多的是开心。

    原来这件事情就是爸爸和妈妈还有林伯父和林伯母曾经私底下曾经商量过就是等到她和晓峰毕业就给他们举办婚礼,而且这些话都是林伯父和林伯母主动提出来的事情。

    当时她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就在心里面默念着还有半年的时间,还有半年的时间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站在晓峰身边,正在她可以送一口气的时候,妈妈就对她说,以后你就成为了小柔的嫂子,作为嫂子心胸是不是应该大度一点呢?

    只要一想半年后她就可以跟晓峰结婚,在加上妈妈安慰和疏解,也没有把这件事情真的放在心上,而且小柔只是连续三天下午单独行动而已,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就回到了酒店。

    虽然晓峰和林伯父和伯母很担心小柔这种样子,但是见到小柔只维持了三天而已,还天黑的时候就会自动回到了酒店里面跟他们吃饭,重来都没有在夜晚留宿过,也没有过很晚回来记录,心里面是担心,不过看到这种样子也没说什么!只不过是晓峰情绪有点大而已,其他都恢复到了一切正常的状态中。

    时间就想瓶子中所装着的流沙一样,匆匆就流逝了,一晃晓峰他们来到b市已经有五天。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