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东窗事发(上)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东窗事发(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让胡思琪想不到的事情就是她只不过是出去买一趟早点,在此回来的时候,正好在电梯门口遇到的袁琳,刚开始的时候看到袁琳还以为是就自己眼花了,心里面出现了幻觉才看到袁琳出现在这里。

    当时不是胡思琪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而是依照当时那些情况来说,这件事情罪魁祸首都是袁琳,袁琳应该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吧!不可能光明正大出现在医院里面。

    胡思琪看到袁琳的人影和身形出现在医院里面,电梯门口站着,为了证明自己是在做梦,就伸出手揉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以防自己看错了,再次证明一下是自己在做梦。

    胡思琪这样想也这样去做了,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后,再次睁开眼睛,看向站在身边没有注意到她的袁琳,最后证明的就是刚才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幻想,而是真实存在的事情。

    她的确在电梯门口看到自认为是幻想的人,的确真实存在她的眼前,手上提着早点,眼神上下打量着站在电梯门口目中无人的袁琳,从头到脚上下打量了一番以后,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袁琳手中拿着的果篮,真的怀疑袁琳是来看望病人道歉还是其他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下来了,终于停在一楼大厅里面,不仅如此是两部电梯一起停在一楼大厅里面。

    胡思琪看到袁琳走进了左边的电梯里面,她刚要进去的时候,正好电梯里面就响起了警报声音,她知道这个警报声音是电梯超载的发出来的声音。

    于是乎刚刚跑进的人也只能灰头土脸从超载的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正好胡思琪还不知道能不能跟袁琳同座一间电梯上去,真的害怕自己在看到袁琳那副高傲的神情,她真的会忍不住让好好教训一下袁琳。

    只要她现在想到小柔之所以在医院里面,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叫袁琳的女人,如此又看到袁琳一副高傲的样子,真的在挑战她内心正义感啊!

    正好现在电梯人员刚刚满,正好她要进去的时候,电梯就想起了报警声音,滴滴响个不停,是不是上天也在帮助她,也不忍心看着她跟袁琳共乘一座电梯呢?

    胡思琪眼睁睁看着左边的电梯慢慢关上了门,正好右边的电梯门就打开了。

    因为左边的电梯已经把所有在大厅等待电梯的人都装上了,右边的电梯门再次打开了以后,从电梯里面走出一群从住院部下来的人以后,在大厅里面进去的人也变得很少。

    胡思琪就在这些人之中,因为是早上,所以大厅里面的人和家属,大部分手上都提着不锈钢的保温盒,甚至手中提着一个袋子,袋子都装着各式的餐盒,餐盒里面全部都是一些各色小吃。

    人所在电梯里面都充斥着食物的味道。

    电梯一层层上升,经过几秒钟的时间以后,电梯终于停在小柔所住在了楼层上面。

    胡思琪手中高高提着袋子走出了电梯。

    没有让她想到的事情是,她和袁琳会如此冤家路窄啊!居然电梯同时到达了骨科住院部楼层,不仅如此还是同一个时间从电梯里面出来。

    真的是印证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但是袁琳继续抬着她高傲的头颅,看向她要走向的前方,完全没有看到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胡思琪看到了这一幕,担心自己一时间没有忍住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就在电梯外面站了一会儿,跟袁琳保持着一段距离。

    她真的不愿意在看到袁琳,只要一看到袁琳就会让她想到小柔的事情,今天袁琳出现在医院,甚至出现在她的面前,就让她不止一次想到袁琳对小柔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也担心袁琳今天来应该不是探望病人如此简单,就不免跟袁琳保持着一段的距离。

    就是想要看看袁琳到底想要干什么?就看见袁琳走出了电梯了以后,直径走向了护士站,用彼此都能听到的声音询问着小柔到底住在那间病房里面。

    护士翻开记录簿查询了一下以后,告诉袁琳,小柔所住在的病房在什么方向和房号都告诉了袁琳。

    袁琳在知道小柔所住着的病房后,就提着水果篮朝小柔所住的地方走了去。

    胡思琪也要回到病房里面,就跟着袁琳一前一后走到了病房里面。

    就在胡思琪和袁琳她们距离病房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突然间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发出来的声音,还有一种奇怪的声音。

    仔细一听,就能做出很好的判断,发出这些奇怪声音的地方就是小柔所在病房里面。

    自然走在前面的袁琳更加是听得一清二楚,抬头望向发出奇怪声音的地方,看到发出声音房间就是在护士站前护士所告诉她的房间。

    护士不是说房间里面只有小柔那个贱人在吗?为什么病房里面会有如此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或者的物体被人碰倒时候发出来的声音,难道是小柔那个小贱人醒过来了,发现自己的腿不能走路了,一时间难以接受开始自暴自弃了吗?

    袁琳在心里面怎么一想,瞬间变得得意了起来,嘴角勾起了一丝幅度了来。

    相比袁琳的得意,跟在袁琳身后的胡思琪不免担心了起来,也不管袁琳是不是在面前,就赶紧上前,用最快的走路速度走到病房前面,伸手推开病房紧紧关着的门。

    站在走廊中央的袁琳见到站病房门口的人有点十分的熟悉,还没等她仔细一想,就见到那个女人伸手打开了禁闭着病房房间门,接着就看到那个女人发现发呆的站在门口,难道是小柔那个贱人不堪自己以后变成一个残废,做出了什么傻事情来。

    就是因为那个女人看到病房里面如此可怕的事情,被眼前的事情吓怕了,所以就呆呆站在病房门口。

    袁琳怎么一想,就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走了上去,现在门前发呆的胡思琪身边,看向病房里面。

    袁琳看着病房里面发生的一切,再次被病房里面发生的一切给震惊呆了,就有一种想法就是自己过看到的一切都是自己在做梦,是心中的幻想。

    袁琳有意识伸出手狠狠掐向自己,希望让身体上面的疼痛提醒者自己,自己刚刚都看到了一切都是自己幻觉

    可惜等真正伸手掐向自己大腿上面的肉,在提醒着自己,刚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大腿上面时刻提醒着袁琳,她刚才在门口所看到的事情全部都是是真的,她的确看到晓峰才跟一个看起来才十六十七岁跟晓峰一样身高的男孩扭打一起,不仅如此面对男孩挥舞的拳头,晓峰一直都没有主动进攻过男孩,就是一直采取着闪躲的方式去做着,下一秒正在晓峰闪躲不及的时候,终于狠狠挨了一拳男孩挥舞着拳头,嘴巴里面血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站在门口的袁琳看到这一幕,再也站不住把手中水果篮腾的一声就放在地上,然后冲上前把林晓峰紧紧护在怀里,接着就听到袁琳口口声声质问着轩辕宇,问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是不是一个疯子?一个疯子怎么可能出现在医院里面。

    医院里面的人也不好好管一下探望病人,什么人都往医院里面放,简直就不考虑一下其他人的生命安全啊!

    袁琳一边毒舌数落着轩辕宇,一边把被打的林晓峰紧紧保护在怀里,一边把挂着肩膀的背包拿了出来手机准备拨打医院保安处的地方,她刚刚伸手拿出手机,就被搂在怀里林晓峰给按住,示意袁琳不要管这件事情。

    袁琳看到林晓峰的阻挡了她想要做的事情,十分惊讶看着在怀里的林晓峰,不明白质问着林晓峰:“为什么不让我电话,像他这种疯子就应该关到精神病医院,省的留在这里祸害他人。”看着林晓峰嘴角流淌出来的一丝血液,更加对轩辕宇非常的不满:“真的不知道这个男孩到底是小柔什么人?小柔都还没有醒过来,就准备兴师问罪起来啊!有人真正的是把自己太当一回事情了,况且是小柔自己一个人在登山,一时不小心恍惚才出现意外,才发生这些事情的。”

    袁琳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充满正义的人,好像说小柔发生这样的事情完全跟她和林晓峰两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何况当时小柔在出事情的时候,她和林晓峰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在当场,换言之来说小柔发生这些事情完全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轩辕宇那样做完全就是无理取闹,她完全可以让医院保安把这个在医院里面闹事的人赶出去。

    林晓峰听到袁琳的话,再度感觉到了无限失望,真的怀疑眼前这个袁琳还是当初的袁琳呢?满眼的失望凝视着跟他谈了五年恋爱的袁琳,面对在病床上面躺着的小柔,居然没有一丝懊悔。

    林晓峰一分钟都不想再让袁琳这样抱着自己,单手手掌撑在塑料地板上,一跃就站了起来:“你打够了吗?如果教训够了可以让我看看小柔吗?”

    轩辕宇看了林晓峰的样子,又看了看躲在林晓峰身后的袁琳,垂在身侧双手在不知不觉中捏起了拳头来,只要轩辕宇一想到,小柔变成这种样子完全都是因为林晓峰身后站着的袁琳的所赐。

    站在林晓峰身后袁琳不是傻子,也明显感觉到了从轩辕宇眼中和身上都散发着对她敌视,也在心里面慢慢觉得不好,难道眼前这个男人知道小柔这种的样子全部都是因为她而造成的吗?如果轩辕宇真的知道了真相,如果他在跟晓峰起了什么争执的话,是不是在争执的过程中还脱颖而出呢?到时候是不是就会真正知道她对小柔所做每一件事情。

    袁琳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就不免胆战心惊了起来,抓着林晓峰手臂的手不由抓紧了包裹在手臂外面的衣服上,一边在心里面跟上天祈祷着,希望不要拆穿她的真面目,她真的不能承受失去连晓峰的事情,她之所以在知道小柔不是林家老爷子远方亲戚的孩子,她就彻底陷入了患得患失之中,一旦睡着就等会梦见晓峰被小柔那个贱人抢了去。

    当初她能心平气和对待着小柔,如同亲姐妹一样,首先是不知道小柔在心里面其实是喜欢晓峰的,她一直傻傻的认为小柔跟晓峰如此亲密,完全是因为兄妹之间天生血缘关系,所以小柔跟晓峰关系是最好的,最后她跟晓峰一起回到位于a市林家居住了一段时间,发现晓峰在家里面都不怎么和她有过亲密的接触,甚至林家老爷子和林老太太还有一向和泼开朗可爱的林果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自己一样,一起约好一样,完全对待她有一种疏离,这种疏离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明明林家老爷子和林老太太明明知道他她才跟晓峰两个稳定交往着,那次住在林家完全是因为他的爸爸和妈妈想请林家全部人去b市好好玩耍一下,顺便商量一下她和晓峰的婚事,可让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每次她在饭桌上无意间提到这件事情,都会被晓峰无意识地打断了。

    后来她发现只要每次在饭桌上面提起这件事情看来,就会被晓峰有意识的打断了,开先晓峰的打断她后来要说的话,以为是晓峰无意之举,后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事情。

    后来经过仔细观察发现晓峰是故意在饭桌上面岔开话题的,晓峰这样做彻底让她觉得失去了安全感,让她有一种内心不安的感觉,然后她的性格也变得十分暴躁,可她还是要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脾气,时刻提醒着自己她不是一个人在自己家里面,不能随心所欲,所以就一直强忍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