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请你离开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三十四章 请你离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时小柔阿姨已经缝合好了,看到轩辕宇背后的伤口需要缝合,也一直在身边陪伴着轩辕宇,小柔阿姨知道轩辕宇会受伤全部都是为了她。

    虽然小柔阿姨当时干不了什么,但是能陪伴在轩辕宇身边。

    他想或许那个时候在轩辕宇心里就是一种莫大的礼物和欣慰吧!

    因为轩辕宇后背的伤口非常的大,必须要打麻药才能进行缝合手术。

    当时学校里面医务室并没有手术使用的麻醉药,甚至普通注射麻醉药液体都没有,最终医生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还是给医院打了一个电话。

    最后林果阿姨还有小柔阿姨还有他们两个人班主任也跟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经过医生半个小时的处理终于把轩辕宇的后背伤口缝合了起来。

    所有的事情全部忙了下来已经是中午2点钟了。

    林果阿姨和小柔阿姨回到家里面已经是2点半。

    回到家里面,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门口留言墙壁上面贴着用碳素笔所写的便利贴所写下来的留言,吃完了中午饭以后,就回到各自的房间里面休息了。

    小柔阿姨再次睡醒以后,已经是下午傍晚六七点钟了。

    睡午觉有点渴了,就来到厨房里面到了准备到点喝,正好跟在厨房准备做饭的林叔叔碰到了一起。

    在厨房正准备把酒店送过来的饭菜用碗碟腾出来,一抬眼就看到小柔阿姨手掌上面被缠绕了白纱布,连忙就询问小柔阿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柔阿姨看到林叔叔如此担心样子,也把在学校里面发生前因后果告诉了林叔叔。

    林叔叔在知道事情前因后果了以后,又看见小柔阿姨受伤的手部也被医生处理的很好,也没有在说什么,就让小柔阿姨以后注意点,这几天洗碗的工作就交给他来处理。

    小柔阿姨笑着点了点头以后,偏头看到林果阿姨和袁琳还有林叔叔正在把放在酒店食物袋袋子里面食物腾出放在碗碟上面。

    小柔阿姨就想伸手帮忙,可伸到一半的时候就被林叔叔拦了下来,就严厉的说手掌刚刚受了伤,就不要做这些事情,就被林叔叔赶出了厨房。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林叔叔知道小柔阿姨喜欢吃红烧大虾,当时小柔阿姨一双眼睛直直看着装在碟子里面充满色香味的大虾。

    林叔叔看到小柔阿姨那种好吃不得的表情,瞬间就被逗笑了,知道小柔阿姨手掌受伤了不方便,把放在碟子中大虾夹到自己的碗里面,伸手为小柔阿姨把裹在大虾外表上硬壳给撕掉后,递给小柔阿姨。

    当时小柔阿姨也馋的要死,见到眼前红红大虾还冒着香气也顾不得什么事情,就心安理得把林叔叔剥好的大虾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完全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袁琳阿姨一直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小柔阿姨,一下子就醋气涌上了心头来,说着一些阴阳怪气的话。

    袁琳就笑着对小柔阿姨说道:“小柔,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得到晓峰亲手把虾的外壳剥好放在碟子里面的人,看得我真嫉妒啊!不知道内情的人会说你们是一堆情侣呢?”

    座在餐桌前的所有人都听出袁琳的画外音,林叔叔为了平息吃醋的袁琳,也只能把碟子里面的虾剥好后一人一个。

    幸亏的就是晚餐在这种充满了硝烟中平安无事的结束了。

    袁琳真的彻底爆发的一件事情就是,吃完了晚饭以后,林果阿姨因为跟院子里面一些伙伴约定好好出去庆贺一下,原本约定这件事情的人还有小柔阿姨,可惜小柔阿姨当时手掌受伤了,根本没有心情一起去玩,就让林果阿姨一个人去了,所以小柔阿姨就一个人留在家里面。

    当时留在家里面的人除了小柔阿姨还有林叔叔和袁琳。

    原本大家一起座在客厅里面看着电视上面中秋节联欢晚会的节目,小柔阿姨见到林果已经离开了,客厅里面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觉得气氛有点怪怪,还有不让袁琳有东想西想的机会,然后在借机闹出事情来。

    小柔阿姨就用一个借口离家了客厅,让出位置来给林叔叔和袁琳。

    小柔阿姨一个人回到了房间里面看起书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就到了深夜,在客厅里面看中秋节联欢晚会的林叔叔和袁琳也在节目结束后,分别回到各自房间里面。

    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看书的小柔阿姨,见到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拿了换洗的睡衣,来到二楼卫生间洗澡准备睡觉休息。

    小柔阿姨洗完澡以后,穿着凉爽的睡衣回到了自己房间,打开书包,从书包里面拿出医务室里面所开的药膏出来,准备拆下手背上缠绕的白色纱布,可是一个人很难好上药,那个时候林果阿姨还没有从外面回来,小柔阿姨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人可以帮助,就这样如此艰难的一个人换着手掌的纱布。

    让小柔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她换药的一幕正好被还没有睡觉的林叔叔看见。

    站在门外看到这一幕的林叔叔见到小柔阿姨如此艰难的换药,没有多想就推门进了房间。

    林叔叔就淡笑着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手掌晚上要换药?”说着,就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小柔阿姨听到林叔叔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上大棉签一时间没有拿稳,连带着棉签上面药膏就掉在了床上,让粉色被单上面印下一个痕迹。

    “你怎么来了?怎么晚还没有睡觉。”小柔阿姨觉得被林叔叔看到她无助的一面,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原本是想去你房间里面喊你,可是先到袁琳,我不想让袁琳在误会你什么?就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在看一些资料,所以还没有谁。”林叔叔笑了笑,一边收拾着掉落在被单上面药膏一边把放在被子上面乱放的药膏和纱布整理了一下:“你和袁琳还有林果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只不过你和袁琳是不一样,袁琳是我的女朋友,你是我今生最疼爱的妹妹,所以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必须让我知道,知道吗?”为了防止以后小柔阿姨把什么事情都埋葬在心里,不由板着脸说道。

    当时虽然小柔在听到林叔叔有点心酸,但是更多的甜蜜,因为小柔阿姨心里面知道林叔叔的位置还有一个她,这样让她很高兴,也明白她和林叔叔关系不会因为袁琳而发生质的改变。

    小柔阿姨笑着说道:“谢谢你。”

    最后,两个人相视一笑了以后,也在哪一瞬间好像所有隔阂都消失不见了。

    林叔叔说完了以后,也把放在床单上面药膏和白纱布通通都放在一边圆桌上面,按照学校医务室医生所写的方法给小柔阿姨换着药。

    可是这一幕正好被打算上来找林叔叔的袁琳看在眼里。

    当时袁琳知道林叔叔肯定还没有睡觉,就让来找林叔叔说事情,正走到小柔阿姨房间门口,见到小柔阿姨房间门没有关上,正好露出一丝微微亮光来,一时间好奇就停了下来,悄悄的走到门前看向里面。

    或许上天就注定那天晚上是不眠之夜,注定要把全部事情都要和盘突出。

    正在门外偷看的袁琳,从她所站的角度看去就见到小柔阿姨身上穿着一件丝质的小吊带,因为洗了澡原因,小柔阿姨的头发也是略微湿湿的,画面十分诱人。

    而那个时候林叔叔刚刚给小柔阿姨上完药,正在给小柔阿姨受伤的手掌缠绕着纱布,头是的低着的,而小柔阿姨头因为手掌上面有些疼,低着头不由的"shen yin"了起来。

    站在门外偷听的袁琳看到小柔阿姨和林叔叔亲密的动作,放在门槛上面的纤纤玉手不由自主紧握了起来,一直在努力克制着冉冉升起来怒火和极度之火,就是想彻底逮到小柔阿姨的把柄,到时候可以让林家老爷子和林奶奶做主。

    可当听到小柔阿姨"shen yin"声后,再次忍不了,就冲到房间里面把正给小柔阿姨缠绕纱布的林叔叔被袁琳推到一边,接着在房间里面就听到一声巨响拍打物体的声音来。

    等林叔叔反应过来,就看到小柔阿姨的脸颊上面有一道红红巴掌影子,看着小柔阿姨眼眶里面的泪水。

    正在处于气头上的袁琳阿姨,一心想好好教训一下小柔阿姨,狠狠打完小柔阿姨一巴掌后,心中的怒火并不解气,挥手很想在狠狠打响小柔阿姨。

    就在巴掌要落在的小茹阿姨脸颊前一秒钟,就被林叔叔拦了下来,当时林叔叔根本没有多做他想,就要让袁琳日停止发疯,一时间力道没有掌握好,就让袁琳摔倒在了地面上。

    袁琳瞬间觉得尊严被践踏了,就开始口不择言了起来,就大声质问起被打的小柔阿姨:“你知道要脸两个字怎么写吗?你们是亲表兄妹,你知不知道你那种做是**的事情。”

    林叔叔听到袁琳的话,也开不及多想,就挥舞起手掌狠狠打向了胡言乱语的袁琳,并且对着袁琳说道:“你可以不要在这里发疯吗?谁告诉你小柔是我的亲表妹,她根本不是我的亲表妹,她只是我父亲结拜大哥孙女,不要没有弄清楚情况就乱说可以吧!还有你亲眼看到我和小柔做了什么吗?我只是在给小柔换手掌上面纱布而已,所以有些话都不可以乱说。”

    被狠狠打了一巴掌袁琳情绪也变得十分激动了起来,原本想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听到林叔叔的解释,满含眼泪的看向床上和桌子上面,果真看到桌子上面所放着带血绷带,又看向小柔的手掌上面,手掌上面的确有还在冒着血丝的伤口,因为她刚才狠狠打了一巴掌,小柔在反抗的时候不小心触碰都了小手掌上面伤痕,导致手掌上面伤痕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变得血流不止了起来。

    林叔叔见到袁琳彻底冷静了下来,关心的看向挨打的小柔,才注意到小柔阿姨手掌伤口好像越来越严重,的,伤口上面的血珠一滴一滴掉在粉色被单上面,显得十分的刺眼。

    林叔叔看着极度委屈的小柔,心也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疼痛,毕竟自从小柔阿姨被林爷爷和林奶奶从老家接过来抚养以后,林叔叔对小柔阿姨疼爱都比亲妹妹要宠溺的很多。

    林叔叔一直把小柔阿姨捧在手心里面疼爱着,真的重来都没有让小柔阿姨受到过过分的委屈,可那一晚上小柔阿姨受尽了一声最大的委屈,同样也陷入了深深自责当中,甚至自责就不应该一时间心软就带袁琳回到家里面住。

    如果当时不让袁琳跟着回来住,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来。

    当时林叔叔也知道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首先要处理小柔手上的加重伤,也顾不得袁琳是不是还在面前,先是走到房间的衣柜前,从衣柜里面拿出一件干净外衣给小柔穿上,用白纱布紧紧包裹在伤口上面,横抱起受了很大刺激的小柔离开了房间。

    在经过袁琳面前,也郑重对着站在一边发呆的袁琳说道:“我希望你今天晚上就离开林家,我等会会让勤务员给你买返回b市火车票,连夜走,我不想在看到你在这里知道吗?”说完,就横抱着受刺激的小柔离开了房间。

    林叔叔抱着被吓到小茹下楼,来到了客厅里,给大院勤务处的人打了一个电话,让勤务处的人赶紧订一张最快开往b市的火车票送到家里面来,顺便在准备一辆汽车过来,要送小柔去医院好好看一看。

    林叔叔在打电话说完这些以后,给在发呆的小柔整理了一下衣服,亲自走到门前鞋柜前拿出一双平底鞋出来,蹲下亲自为小柔穿上,快要临出门的时候才想起把在学校里面医务室的药也带着一起去,问问这些药对人的身体会不会造成伤害。

    林叔叔再次回到了小柔的房间,完全不理睬傻站在房间里面的袁琳,拿着药就离开了房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