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往事(下)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二十七章 往事(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在冷园长办公室前的走廊看着院子里面林老爷子越说越激动,激动他在办公楼的二楼走廊上面都可以看见老爷子垂在身侧的双手,不可控制捏起了一个拳头来,总体来说发现整个人都不由自主了起来,好像对什么事情极度内疚的样子。

    当时的他虽然年轻还有点小,但是在慕老爷子培养下略微懂一点唇语,只可惜的是那些唇语都不是特别重要的,所以当时在二楼上面看在院子里面的三位老爷子和冷园长,只知道三位老爷子和冷园长好像在说林木母亲的事情。

    虽然但是他年纪小,但是只要在大院生活的人,都知道林木的母亲管小柔原来是林老爷子结拜大哥的孙女,林老爷子在哪位结拜大哥去世以后,林木的母亲就被林老爷子带到了a市的抚养了。

    后来林木的母亲就跟林晓峰伯父结为了夫妻,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说林木的母亲还在怀着林木的时候,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外面的传言说,那天早上原本还怀着林木的管伯母,按照以往的一样去商场买东西,那天早上好像林晓峰伯父也去了,可是到了下午一点,听自家老爷子说,正在大院院子里面舞剑林老爷子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听自家老爷子说,林老爷子接到了林奶奶的通知,随手就把手上剑丢在一边,还来不及收拾了,就只能让在一边自家老爷子替他收拾一下。

    自家老爷子开始以为是林伯母要生了,林老爷子不受控制激动起来,所以就把手上的工具剑丢在一边,自家老爷子还开心终于林老爷子和林奶奶终于如愿所偿,终于可以等到了抱孙子哪天。

    谁知道哪天自家老爷子就接到了一个消息,管伯母顺利生了一个男孩,只可惜管伯母就去世,具体去世原因老一辈的老爷子们和奶奶们,重来没有在他们这些小辈面前提起过管伯母去世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过整个院子里面都在流传管伯母去世完全是因为难产,后来他们也相信了。

    可当时在走廊上面看见三位老爷子和园长院子里面再次提起这件事情,让他不由自主想起了在大院里面流传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在看到林老爷子脸色都充满了内疚,让他有点怀疑林伯母到底是不是因为难产去世的。

    后来他上了大学学医了以后,他有一次机会跟导师一起去国外参加学术会议的时候,在会议上面认识i了一名着名妇产科医生。

    他把林伯母一些当时情况讲给她听了以后,就说如果母体当时排除没有感染的情况发生的话,也没有接收到外部的刺激,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出现难产的情况发生,不过如果是母体发生了问题的话,那么就不一定情况发生,还有一种外部的情况,就比如当天林伯母在商场的时候,让行走的路人不下心撞到地上,又或者在走路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摔倒在地,最可怕就是如果出现了车祸,那么会被前几项更加严重。

    当时他之所以还会纠结以前的事情,完全是因为林木拜托他,他希望知道她母亲到底是因为什么病因难产吗,通过他和林木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了原来林木开始怀疑林伯母的死,不是死于难产,估计是宁有原因。

    当时他从林木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由让他回想起来十几年前在幼儿园里发生的一幕幕,也想起这十几年来只有老爷子每每提起林木的母亲,脸上都不由自主出现了很多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来,不过这些表情中包含着一丝丝愧疚。

    在平常他们看到林老爷子表情表现出一丝丝愧疚来的话,他们都以为老爷子是在愧疚没有完成林老爷子对大哥的承诺,没有照顾好小柔阿姨,让小柔在难产的时候死去。

    现在重新回忆起来,幼儿园的时候,三位老爷子和冷园长在幼儿园院子窃窃私语半天,都怪他当时学唇语的时候,始终是半吊子醋,不仅如此还因为林老爷子语速说的非常快,让他一下子没有那么快的速度去弄清楚林老爷子到底说了什么?

    后来他从自家老爷子口中知道十多年前真相,原来当初果真跟他所猜想一样,当初老爷子们和冷园长让老师带着他们去办公室等他们处理完事情,上来接他们。、

    原来园长和老爷子是故意支走他们,就是为了说小柔阿姨的事情。

    现在的回忆再次回到了那个时候幼儿园里面。

    自家老爷子看着林老爷子表情充满了内疚:“原来小柔在初中那次从山上摔下来,晓峰也有责任的,怪不得你会那么生气。”

    “是啊!我在想当初如果我和小婉两个人没有过分宠溺或者把事情想得太美好,我相信小柔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林老爷子每次想起这件事情来,就对这件事情充满了愧疚:“你叫我原谅那个逆子,是不可能的,如果他真的对当初的事情有一丝后悔,就不会前不久跟袁琳结婚,甚至连通知我们都不通知一下。”林老爷子为了不让两位老爷子为林晓峰的事情白费劲:“六年前的事情,晓峰也会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他他已经和袁琳结婚,我是不会再让他进林家这个门的。”

    “老林,六年前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韩老爷子看着林老爷子始终对六年前事情念念不放着,肯定是六年前发生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要不然林老爷子早就原谅的晓峰。

    林老爷子叹息了一次,看了看站在面前的所有人,也知道在场的人都是自家的人,没有必须等他们在隐瞒着什么?

    林老爷子想通了这件事情以后,就开口对着自家老爷子和韩家老爷子还有冷园长,开始有条不絮说起了事情:“关于六年前发生的事情,总体来说要从我和小婉知道小柔心里面爱的人是晓峰的时候,也是人为这件事情有点不可思议,简直不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时我在走廊门口,看着在阳台相互扭打在一起的男孩和晓峰,我真的很想上前把他分开掉,省的在阳台上面丢人现眼的,谁知道在知道小柔心里面爱着的人是晓峰,我整个腿都走不动,好像有什么东西钉在脚上,让我寸步难行。”

    “就在那个时候,看热闹的人群传来一个医生或者是护士说话的声音,内容是说赶紧去打电话,这个时候在人群有些好心人,实在是看不下来,走到阳台上面劝说着男孩和晓峰。”

    “我刚想上去阻拦他们两个,就感觉有人拉了我,我转眼一看,拉住我的是小婉,就见到小婉在人群冲着我摇了摇头,接着就把我从人群中拉了出来。”

    “我当时还很理解看着小婉,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小婉要把我从人群里面拉出来,后来小婉说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用自己方式去处理,小婉还问我,还记不记得男孩在病房里面所说的事情呢?男孩说小柔和晓峰的事情就像装了一些不好东西番多拉的盒子一样,一旦把盒子彻底揭穿了以后,或许接踵而来的是灾祸。”林老爷子说道。

    “后来我问小婉事情已经发生,应该怎么去做,小婉说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小柔,我们两个就在小婉面前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样子,我们有时间先跟晓峰谈谈,看看晓峰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小婉当时也跟我说了袁琳肯定是对小柔说了什么?要不然一想天真可爱的小柔绝对不会为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就的发生的怎么严重的事情。”

    “当时我听完小婉的分析以后,也绝对小婉所说的事情非常的对,后来我和小婉在小柔养伤那段时间,无论是在小柔和晓峰面前都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照顾着小柔。”

    “那段时间在医院里面我和小婉老两口白天照顾着一直没有醒来的小柔,晚上晓峰就在医院里面照顾着小柔,那段时间晓峰也跟大队里面请了一个假,晓峰那段时间一直忙着照顾小柔,根本没有跟袁琳见面,甚至我和小婉都认为是袁琳做贼心虚不敢来。”

    “就在小柔清醒过来的那天早上,袁琳提着一大篮子水果来看望小柔,开先我和小婉的见到袁琳提着东西来看望小柔,心真的要提到嗓子眼了,真的担心袁琳会对小柔在说些什么?”

    “谁也不知道,袁琳走进病房以后,把手中的水果篮放在柜台上面,接着什么话都没有说,就站起来冲着我和小婉和小柔三个人道歉,弄得我和小婉两个不知道怎么回事?说真的从男孩和小柔身边的同学口中知道袁琳说的那些话,我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在原谅袁琳的。”

    “当初袁琳到底跟小柔说的什么?能让小柔变成那种样子。”自家老爷子听完林老爷子的话,真的是充满了好奇。

    林老爷子听到自家老爷子提到袁琳阿姨的时候,从鼻孔当中喷出一道不屑的气息:“小柔出事第二天,不是那个男孩和晓峰为了小柔受伤的事情在医院阳台打了一架,正好男孩旁边就站着一个女孩,女孩见到晓峰沉默不语的,一时间为小柔打抱不平,就问晓峰‘你知不知道袁琳仗着有你的疼爱,对小柔说的那些话,真的是不堪入耳啊!真的不敢相信说出这话的是一位正规名牌大学生,能讲出来的。’”

    “那个小柔身边的女孩。”韩老爷子听到林家老爷子怎么一说,也不由陷入的回想:“你说的小柔身边的女孩应该是小柔闺蜜仰文月吧!”

    林老爷子被韩老爷子怎么一提醒,也终于想起来以前一直在小柔阿姨身边女闺蜜是谁,于是对着韩老爷子连说几个字:“对对对,这个人,如果不是那个女孩在无意中说出来的话,或许我和小婉永远都不会知道的小柔发生事故内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袁琳居然说小柔是一个孤儿,还说我和小婉知道了小柔喜欢晓峰的事情,一定会不同意晓峰和小柔在一起,还对小柔说如果有一天我和小婉真的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把小柔赶出林家,还告诉小柔她之所以有今天,只不过是因为我和小婉还想在生一个孩子,可是依照小婉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在生育,正好我那个结拜大哥去世,把小柔托付给我,正好我和小婉又不能生养孩子,所以才抚养小柔,我在那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我一直以为袁琳是一个有教养女孩,谁知道袁琳的心机会如此深沉,为了目的真的可以说是为了到达目的不择手段,连我和小婉都能陷害。”

    “如果当时不是小婉在身边拉着我,我第一次愤怒的想打人,第一次想教训一下一个女人,面对袁琳道歉,我真的是不愿意去接受。”

    “就在病房里面全部都是尴尬气氛中,还是小柔的一句话和大度缓和了当时病房里面全部尴尬,最后在小婉和小柔相互夹击下,我在没有办法之下原谅了袁琳。”

    “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开始反思袁琳和晓峰两个人到底合不合适,或许晓峰根本没有彻底了解过袁琳性格到底是什么样子,或许晓峰只了解了袁琳一小部分而已,可是我和小碗心里面知道晓峰和袁琳两个已经是成年人,我和小婉在怎么说,或许也不能改变晓峰的注意。”

    他当时在走廊的时候,看到林老爷子在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其他两位老爷子也十分的惊讶,冷园长也是一直摇着头。

    他在靠在角落里面看见长辈的表情很不一样,虽然不知道林爷爷他们在聊着什么事情,但是能知道就是肯定是议论一些不好的事情,要不然四个人的表情都没有一丝轻松的表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