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往事(中)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二十六章 往事(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男孩则是一脸平静座在床边看着一直麻药劲还没有醒过来的小柔,男孩还是不是跟我们交谈,在交谈中我们知道男孩父母都是做生意,说真的当时我对那个男孩充满了好感,心里面还想着如果男孩真的对小柔很意思或者真的很喜欢小柔,起码给小柔找一个像男孩这种男朋友也挺好,也算对得起当初大哥对我们的嘱咐,可小婉在听到男孩家里面是做生意,脸上挂着的笑容慢慢僵硬在脸上了,不过男孩没有注意到而已,他看到小婉好像在听到男孩家里面是做生意,一下子就变得不太高兴起来。”

    “可男孩当时就在病房里面,我也不能当着男孩面前询问小婉到底怎么回事?刚才小婉还挺高兴,现在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不过幸亏小婉的不开心只是持续了几秒钟而已。”

    “开先我还以为小婉不喜欢那个男孩子,也没有在询问男孩子家里面的情况,就闭口不说吃着餐盒里面的早点,谁知道小婉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询问着男孩子,小婉的问话比他还要直接,小婉直接问着男孩是不是喜欢小柔?”

    “在病床边照顾小柔的男孩面对小婉怎么突如其来的问话给吓呆,突然间不知所措了起来,岂止是男孩不知所措了起来,在小婉没有任何征兆问起了这件事情,我也吓到了,直接是吓得一直咳嗽。”

    “这个时候的小婉压根没有听到我剧烈的咳嗽,一动不动看着座在床边照顾小柔的男孩,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悄悄扯了扯小婉的衣服,小声提醒着小婉,告诉小婉现在问他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况且两个小孩当时在16岁,按照我们的看法属于早恋,不狠狠拆散他们,已经是对他们最好恩赐,小柔和男孩距离大学毕业和研究生还有十多年的时间,谁知道这个十年会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现在小婉没有任何商量就询问男孩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小柔的,是不是觉得有点奇怪呢?”

    “我立马再次扯了扯小婉,让小婉注意点言词,谁知道小婉霸道对着他说道,不要管她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她这样的做法是为小柔好!”

    “我听到小婉这句话,也不管小婉用什么方式和语言去问男孩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的小柔的?我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样子,继续大口大口吃着早点,心里异常着急等待着男孩的回答?眼角的余光时不时注意着男孩脸部表情。”

    “男孩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笑容中带着一丝失落,笑着回答着小婉的问题,他叫我和小婉爷爷和奶奶,从他的话中我和小婉知道原本小柔早就跟眼前的男孩说了她的身世,男孩也知道小柔并不是我们的亲生孙女。”

    “小婉听到男孩怎么一说,更加有些不高兴,就冷着脸反问着男孩是不是认为小柔不是我们的亲生孙女,我们就不会当小柔是亲生孙女一样疼爱呢?当时的情况别说小婉不是很高兴,连我听到男孩那句话也是非常不高兴,我就对男孩说,虽然小柔不是他们亲生孙女,但是我们一直当小柔为亲生孙女一样疼爱的,如果外面的人有人欺负了小柔,我林家是绝对不会轻易就那么放过他的。”

    “谁知道那个男孩非但没有被他和小婉的气势给吓到,脸上继续带着一丝笑容跟我们解释着,他说他说那些话并不是不喜欢小柔,反而是十分喜欢着小柔,如果小柔在心里面愿意给我一个机会,那么他愿意加倍的宠爱的他,他会用自己一身努力来保护着小柔。”

    “我们听到男孩这句话,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笑容来,对那个男孩也不由自主另眼相看,可是后来男孩的回答,让我们一时间摸不到任何的头脑,后来男孩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对着我们说到如果小柔心中没有那个人的话,我想我会有机会的。”

    “我和小婉当时听到男孩怎么一说,彻底呆住,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就是难道小柔心里面有喜欢的人吗?或者小柔早恋,后来仔细一想男孩和小柔初中这三年发生了一切,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完全不符合常规,就在心里想如果小柔心里面有喜欢的人,我和小婉早就应该注意到了,如果是小柔在早恋的话,学习成绩应该是后退而是不是一直保持着全年级三四名的情况。”

    “我和小婉对了一下眼神,觉得男孩的话肯定是在说谎,好不容易男孩在我和小婉心中建立起来的好感,瞬间就轰然倒塌,后来我们继续板着脸说道的,如果你真的十分嫌弃小柔的身份,不喜欢她,就不要去中伤小柔,小柔虽然不是我们两老的亲生孙女,但是我们家从老到小一直把小柔当做自家人看待,如果小柔真的嫁了人,我们能帮还是会帮,彩礼我们也会出,完全不会少了小柔什么东西的。”

    “男孩一句话都没有说打量了我和小婉一下,对我们莫名其妙说了一句话,说原本你们并不知道小柔喜欢的那个男人是谁?既然小柔并没有告诉我你们实情,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说,爷爷和奶奶你们应该去找小柔好好淡淡。”

    “男孩的话,彻底把我和小婉彻底堵得说不出话来,难道小柔心中真的有喜欢男孩吗?随后我和小婉两个人试探性询问着男孩,小柔心中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可惜的是男孩的警惕异常的敏感,我和小婉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发现男孩的警备不是有意识是无意识,完全有点不想那个年龄沉稳,不由自主对男孩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我和小婉都不由自主对男孩起了疑心。”

    “最后男孩见到我们已经没有办法的时候,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爷爷奶奶你们不用白费力气,有些事情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样,是不能打开的,一旦打开就是一场灾难而已,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让当事人说出来,后来男孩为了打消我和小婉的心中疑惑,开始自我介绍了起来,从男孩并没有说出他的身份来,每每说到家庭情况的时候,永远就说家里面是做生意的,随后也跟我和小碗说到,说他是心里十分喜欢小柔,只要他永远站在小柔身边,他永远会用自己方式和力量维护着小柔的安全。”

    “说真的,当时我和小婉看着男孩无比认真的表情,有哪些铿锵有力的承诺,瞬间让我和小婉对男孩的好感瞬间上升了新的高度,不过心里面的怀疑丝毫没有减轻,反而更加对男孩的身份好奇了起来,不过知道男孩不愿意把他的名字和身份告诉我和小碗,就没有必要在勉强下去了。”

    “吃完早点后,小婉继续在床边照顾着小柔,我和男孩在旁边休息着和聊天,后来从男孩话中知道他会下围棋,那么我就从护士站里面借了一盘围棋来打发时间。”

    “就这样,到了中午,小柔始终没有醒来,从早上医生过来查房,护士给小柔量体温的时候,显示小柔之所以麻药劲过去了后,还没有醒过来,完全是因为受了很大的惊吓和刺激,导致一些功能还没有醒来,导致了高烧不退,最后又打了退烧的点滴。”

    “你们也知道当时小柔初中毕业后,我和小婉之所以在小柔跟我们提出来要去b市旅游的时候,是因为晓峰在b市军区工作,小柔有晓峰照顾我放心一点,在我们知道小柔在b市受伤,我连忙给远在b市的晓峰打了一个电话,谁知道根本联系不上晓峰,后来通过一些老战友在知道原本晓峰那段时间一直在军演,直到小柔昏迷不醒的第三天,我在联系到刚刚从外地回来的晓峰。”

    “在电话中晓峰知道了小柔出了事情,也是赶紧请了假,来到市区医院看望受伤的小柔,小柔没有醒过来,男孩就一直在身边照顾着。”

    “晓峰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和小婉去了军区招待所休息,病房里面只剩下了那个我和小婉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男孩照顾着小柔,我们再次去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饭的时候,我们在医院里的食堂打了一些菜和饭食后,提着去了住院部。”

    “让我和小碗没有想到的是快走到病房的时候,无意间听懂走廊的阳台上传来一些殴打的声音,而且阳台上面入口也是围满了人群,开先我和小婉完全没有注意到走廊上到底是什么人跟什么人打架,为什么大家都不打电话报警,这些事情我和小婉完全没有的放在心上。”

    “可谁知道,我和小婉快走进病房的里面,正好有几个家属从他们身后路过,说在那个穿着军装的人比那个看起来在17.18岁的男孩打的够惨的,真的不知道那个男孩跟那名军人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要这种狠打的他。”

    “我和小婉在听到这句话以后,我有点不放心,就把手上的东西交给小婉,让小婉先拿着东西去病房,去看看阳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去了走廊门口,站在看热闹的人群看着阳台上,谁知道让我看到的是哪个男孩正在殴打着晓峰,而晓峰就像一具没有了灵魂的尸体一样,任由男孩殴打着,看懂这种情况,我刚想挤过人群上前阻拦他们。”

    “开先我以为肯定是晓峰认为男孩没有好好照顾小柔,才导致小柔受伤,想好好的教训一下男孩,谁知道男孩也不敢示弱的,两个人谁也不服气谁,所两个人互相殴打了起来,不过这两个人也不觉得丢人现眼,看了看在走廊门口围观的群众,挤进人群当中,准备去阻拦他们。”

    “让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站在人群中看着男孩揪着林晓峰衣领,虽然男孩才16.17岁,但是个子跟晓峰一样有1米75左右点,男孩狠狠揪着晓峰衣领,怒气冲冲质问晓峰,事情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一年的时间,我到现在都不能忘记当时情景,男孩揪着晓峰的看衣领,质问着晓峰‘你明明知道你在小柔的心里分量是不一样,你为什么还要纵容袁琳那样伤害小柔,你可知道小柔听了袁琳那些话,跟我们去爬山的早点,技术因为你纵容袁琳完全都没有考虑到小柔当时什么心情,小柔就带着那些侮辱的话语,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跟我们一去爬山,才导致小柔从山腰上摔下来,所幸的是那座不高。也索性我在半山腰截住了小柔,要不然小柔组很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否会为小柔伤心呢?’当时那些话让我浑身僵硬在原地。”

    “虽然我没有自由恋爱过,但是当时我知道男孩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也明白原来小柔受伤不是小柔不小心,也不是小柔不小心,原本是跟袁琳和晓峰有很大关系,当时我不用理智下来想,也知道肯定是晓峰纵容袁琳说了一些十分过分的话,才影响到了小柔心情,才导致从山腰上摔下来。”

    “就在我站在僵硬在的人群中,听到晓峰十分内疚和自责对着男孩说‘你打死我吧!’接着又见到男孩继续恶狠狠揪着衣领说‘我现在真的恨不得打死你的,可是我知道如果我把你打伤了,小柔绝对不会原谅我的,我不想让小柔恨我,我不会打死你的,’男孩说完单手握拳再次打向晓峰,男孩看着被打倒在地的晓峰,指着晓峰继续说‘这一拳是你应得,刚才那一拳是替你身后那个女人挨的’,以后我不喜欢这个女人在出现在小柔面前。”

    ‘说起这件事情来,我真的觉得当初我不是一味宠溺着小柔,后来就根本不会发生那些事情,就不会弄成这种样子,说起这些事情来,我就想起当初袁琳在医院所表现出来没有错的样子,如果当时不是小婉拉住了我,我或许会跟那个男孩一样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