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二十章 争执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二十章 争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当时在帝都的酒店房间听到思婷怎么评价韩云飞,还觉得有些奇怪,奇怪的原因是因为思婷几乎很少跟韩云飞玩在一起,为什么可以把韩云飞在感情上分析如此清楚,对于这个问题心中也充满了疑问。

    在听完思婷有感而发出这句话来,真的在内心不由为思婷竖起了大拇指,可后来仔细一想,又觉得这句话应该不是思婷说出来的。

    后来在跟思婷聊天过程中,他才知道这句话是绯如花在韩云飞和叶静订婚宴上说出来的。

    在知道这句话是绯如花说出来,在哪一瞬间,他真的能感受到绯如花在说这句话来的时候,内心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在听完思婷说完那句话后,他和思婷都没有说话。

    现在面对眼前的牛云,让他再次想起的那天他和思婷的深谈,也想起了思婷说出那句感叹。

    慕辰看着眼前在偷偷哭泣的牛云,深深叹息了一次,真的实在不忍心再责怪牛云什么:“你还是先擦擦你眼泪吧!”

    慕辰有些同情看着眼前傻站着的牛云。

    有点做贼心虚的牛云在听到慕辰这句话,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照着慕辰所说的话去做,手上很不方便去把放在手掌心的纸巾包装袋给拆掉。

    牛云在手里弄了半天,始终没有把包裹在纸巾外面的包装袋给撕掉。

    再加上因为心里的害怕和手上慌张,还导致手里的纸巾掉在了地上。

    慕辰看着纸巾掉在了地上,又看到牛云一只手里拿着输液瓶和输液管,的确不方便撕开包装纸,看着正在伤心的小护士,又想起小护士之所以会这种的样子,始终也有自己一小部分原因,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过点。

    慕辰弯腰捡起掉在地板上面的纸巾,轻松的撕开包装袋后,从包装袋里抽出一张干净的纸巾递到牛云面前。

    牛云见到手中纸巾掉在地上,心中更加委屈了起来,终于再也忍不住内心中的委屈,哭泣的声音也放大了。

    慕辰望着眼前可怜兮兮的牛云,僵硬的声音不由放轻了很多:“拿着,擦擦吧!这次也算给你一个教训吧!”再次把手里的干净纸巾往牛云面前再次递了递。

    牛云已经够委屈,被慕辰怎么一说,更加是委屈的不得了,哭声越来越大,用不了多久,整个走廊里都充斥着牛云的哭声。

    慕辰看着牛云被他怎么一说,更是哭得十分厉害,在想起来,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有些没有考虑到现在牛云的心情感受啊!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发生,又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哭得很伤心的牛云,更是手足无措了起来,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慕辰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办,说真的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哄过一个女孩,立兰重来都是很乖,几乎都没有让他哄过的,可如今看到牛云委屈的的蹲在地上哭泣着,他真的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去。

    慕辰盲目和担心左右望着没有人的走廊,真的有点担心牛云这种哭声会惊动在病房里面休息病人,虽说这个病区是重症监护室,除了一般的探视时间,几乎除了护士还有医生可以在病区走廊行走,其他时间病人想出来行走一下,也只有在医生和护士允许的时间下,站起来行走一下,其他的时间病人都在病房里面休息着。

    慕辰带着微微一丝担心,心里面十分无奈撩起袖子来,低头看向手腕处的手表,现在距离病人出来活动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按理来说这两个小时所有的病人都应该在病房里面休息,但不代表,所有的病人都在病房里面休息。

    慕辰无奈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哭得很伤心的牛云,也不知道牛云的哭声会不会惊动到其他病人休息,如果真的被牛云哭声惊动到,出来看一下到底发生什么问题,或者说通知其他的医生和护士过来。

    假如被医生和护士看到或者有些好奇病人看到这一幕,他真的到底时候有嘴都说不清楚。

    慕辰一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放下袖口,再次左右来回看了一下后,的确牛云的哭声暂时没有惊动在病房里休息的病人和医生还有护士过来,一句话都没有说,伸手拉起蹲在地上的牛云,也顾不得牛云现在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也不在乎牛云愿不愿意跟他离开。

    就这样,慕辰没有一丝温柔,也顾不得牛云是不是愿意跟他走人,半拖半抱着在哭泣的牛云离开了病区的走廊,超病区的休息室走去。

    病房里,在生韩云飞闷气的绯如花,把被踢到一边放在的被子拉起来,盖在有些凉意的身体上面,闭着眼睛,完全不理睬站在病床,满脸冰冷的韩云飞。

    她真的害怕,会对韩云飞发脾气,努力克制着心底深处冉冉上升的怒气,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完全不去理面前站着的人。

    她真的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忍不住心中的怒气,把所有的怒气发到韩云飞身上。

    她心里面十分明白,她已经没有资格和理由,跟以前一样可以对韩云飞撒娇,可以对韩云飞无理取闹,她心里面十分清楚,她现在没有任何自资格可以跟眼前这个男人撒娇和无理取闹,可以独占属于别人的温暖。

    就在绯如花想通的一瞬间,躺在病床上的她,没有多久,她就听到有轻轻关门声音,这个声音很轻,轻到没有细心留意到的话,完全不知道有人从这个房间里面离开过。

    绯如花知道韩云飞已经离开,心里冉冉升起一阵酸涩来,接着鼻子上只觉得一酸,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难过,双眼中充满晶莹泪珠。

    绯如花深深的把脸埋在枕头里面,不想让等会无意中闯进来的其他人看到自己的人,特别是韩云飞好兄弟慕辰看到。

    如果被慕辰看到她在哭的话,依照慕辰的性格和脾气,肯定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韩云飞。

    她的自尊心绝对不能让她用这个方法来从韩云飞哪里得到一丝的同情和照顾,如果他真的这样去做了的话,跟当初安宁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初安宁为了可以一个人完全霸占韩云飞,或者说能引起韩云飞关心,想起来,才十八岁的一个女孩,可以不择手段,几次都想致自己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现在想起这些事情来,真的觉得有些后怕。

    这个时候的绯如花完全不知道,她心里面以为离开的韩云飞,其实并没有如她心里所想的一样,已经离开了病房里。

    病房门外,韩云飞一双阴郁的眼睛看着躺在病床哑声痛哭的绯如花,放在门把上面的手,也不知不觉中捏紧了起来。

    韩云飞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后,也慢慢关上了门,彻底离开了病房。

    十分钟后,绯如花在慢慢平息了自己的内心。

    平静下来的绯如花慢慢从床上做了起来,靠在病床上来,看着只有她一个人在的病房里。

    绯如花用手擦着脸颊上滑落下来的泪珠,正在擦着面颊上泪珠的时候,不小心看到放在柜台上面的纸巾,纸巾外面包裹的包装袋看起来很新,而且拆封口也没有别人撕开过迹象啊!

    耶!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柜台平面上会有一包纸巾,难道是上一批住在这个病房里面的病人留下来。

    绯如花在心里仔细想了半天,想想应该不可能。

    绯如花再次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放在柜台上面的纸巾,原本空空如也的柜台,被人放上一包纸巾,让人觉得有点扎眼。

    绯如花不由多看了几眼,最后一眼在看到纸巾下来压着一张信纸。

    绯如花没有立即伸出手去拿开压在信纸上面的信纸,而是座在床上看了半天后,才慢慢伸出手去,拿开压在信纸上面纸巾。

    绯如花看了一眼手中的纸巾,又把目光移向纸张,纸张上面用蓝色的圆珠笔,写着哭够了,就用纸巾擦擦你的小花脸吧,后面是几个感叹号。

    绯如花一眼就认出信纸上面字迹是韩云飞的,在她身边的人中,只有韩云飞的字是的苍劲有力,还带着一丝霸气和霸道。

    绯如花看到信纸上面的留言,在彻底恍然大悟了起来,难道韩云飞其实一直都没有走吗?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发生,绯如花就懊恼死了。

    绯如花嘟着嘴把手中的信纸放在柜台的平面上,看着被自己放在一边纸巾,又想到面颊上未干的泪珠。

    最后绯如花还是不争气拿起放在柜台上面,韩云飞为她准备纸巾。

    病房走廊,慕辰正准备拉起蹲在地上痛苦的牛云,一抬眼就看到韩云飞从病房里出来,不仅的如此,而心情好像有点不太好,难道他和绯如花两个人闹了什么别扭吗?

    韩云飞面无表情朝慕辰和牛云走了过去,在经过慕辰身边,停了一会儿。

    韩云飞一句话都没有说,双眼不含任何情绪的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牛云,又看了一眼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的慕辰。

    蹲在地上的牛云感觉有人站在她身边,赶紧站了起来,一边站起来一边胡乱擦了一下眼泪,在抬头看向站在她身边的男人。

    牛云看到身边站着的男人是在病房里面的男人,真的觉得很吃惊,瞪大了双眼,半天说不说话来。

    韩云飞只是短短看了牛云一眼后,又转头看向慕辰,就从他们身边离开了。

    已经十分脆弱牛云被韩云飞的目光,彻底被打击到了,等到韩云飞从他们的身边走过,也不在管什么叫做隐忍,彻底放开了嚎啕大哭了起来。

    慕辰被牛云突如起来嚎啕大哭给吓到了。

    慕辰很不耐烦冲着大哭的牛云说道:“不要哭了,你一点都不委屈,你甚至应该庆幸你躲过这一劫。”

    正在伤心的牛云完全都没有听到慕辰的话,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伤心中。

    慕辰见到牛云完全没有把他的话听到耳朵里面,也很无奈看着牛云,也变得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慕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

    正好有一个保洁人员朝这边走了过来,保洁人员手中推着一个推车,推车上面都放着一桶一桶已经用过的医疗废品。

    保洁员推着手中的推车朝牛云和慕辰走了过来。

    “哎呀,牛护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走进的保洁员一看,靠在墙角哭泣的护士是牛云,不免关心了起来,完全没有看到站在的一边:“牛护士,你没有事情吧!”语气中充满着关心询问着牛云。

    牛云见到站在面前的保洁人员,连忙用纸巾擦干眼泪;“没事。”

    保洁人员望到牛云这种举动,也知道牛云不想跟她说,也不在强求牛云什么,问了一句:“真的没有事情吗?”

    “没有。”牛云摇了摇头:“谢谢你的关心。”

    慕辰对着牛云说道:“把你手中的输液瓶和针管丢进桶里。”

    “啊!为什么?”牛云有些吃惊看着慕辰:“慕医生,你想干什么?”

    牛云听到慕辰怎么一说显得有些害怕,真的害怕慕医生会秋后算账,好不容易放下来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仔细折磨着慕辰刚才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辰见到牛云神色变得害怕和紧张了起来:“你觉得你现在心情还能上班吗?等会我就去给护士长请假,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先跟我去一个地方?”

    牛云听慕辰怎么一解释,也明白了慕医生想干什么?低头仔细想了一下,她依照她现在状态来说,今天真的很难才继续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工作了下面去。

    最终牛云按照慕辰的意思,把手中的输液瓶和针管丢进了大桶里面。

    ……。

    住院部,顶楼

    牛云和慕辰都站在栏杆变,了望着眼前偌大的城市。

    “心情好点了吗?”慕辰看着面前城市说道。

    牛云点了点头:“嗯。”心情不是怎么高兴。

    慕辰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点,再次对牛云说道:“不是你的,就不要强求,一旦强求有时间得到不一定是幸福还是灾难!”

    慕辰看着面前失魂落魄的牛云,再次让他想起了绯如花所说那句话,也同样想起了上学的时候。

    以前他就知道韩云飞对一些主动接近他身边的女孩子,始终保持着一股冰冷,不给任何女孩子机会,除了比如一些女孩子可以引起韩云飞注意的,安宁就是这种情况。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