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一十九长 何其可悲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九长 何其可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护士长,还是我去吧!”说完,牛云把手中还没有完成的工作交给一边护士后。

    就离开了护士站,朝绯如花所在病房走去。

    一路上牛云努力平息着自己嫉妒的情绪,在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紧闭病房外面,看着紧紧关着房间,真的不知道病房门里面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幕幕。

    牛云觉得自己情绪已经完全平息了下来,才打开紧紧关着的房间门,走进一看,就看到温馨的一幕,女孩正座在病床上面吃着男人刚才从她们这里拿的棒棒糖,而男的则是在一边含笑看着女孩,男人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深深刺激上到了她的内心。

    躺在病床上面的绯如花觉得病房里温度好像突然间下降了几度,身体不由冷颤了起来,不由的把盖在身体上面的被子扯了扯,感觉到有一股凉风蹭蹭的往屋里吹了进来。

    观察细微的韩云飞看见绯如花的身体微微冷颤了一下,低头细声询问着花儿:“你觉得冷吗?”说完,也不顾绯如花愿不愿意,伸出一双温暖的大手紧紧包裹着绯如花有些冰冷的手。

    绯如花被韩云飞怎么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有些不习惯的,身体也往后缩了缩,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看着像变了一个人的韩云飞。

    紧握着绯如花双手的韩云飞,明显感觉到了绯如花对他的排斥,这次他不在退缩,双手紧紧包裹着绯如花有些冰冷的双手,把手中的温度源源不断传输给绯如花。

    “云飞哥哥,放开我。”绯如花很不习惯的说道。

    韩云飞假装没有听到绯如花的话,不仅没有放开绯如花,反而握着绯如花的手越来越紧。

    没等绯如花从韩云飞突如其来的动作中反应过来,双手上一阵一阵的疼痛就不断向她袭来着。

    下一秒,绯如花再也忍不住双手的疼痛,脱口而出:“疼。”

    韩云飞听到绯如花的声音,也意识到他刚才有些用力,慢慢松开了绯如花的双手。

    得到自由的绯如花,赶紧抽回自己的双手,轻轻抚摸着被韩云飞捏痛的双手,希望能减轻手上的疼痛。

    韩云飞看着绯如花不停着揉着自己的双手,拿起绯如花一只手轻轻按摩着:“对不起,刚才云飞哥哥捏痛了你。”

    绯如花淡笑着,冲着韩云飞摇了摇头:“没事。”

    的确是没事,这点痛比起这些年来的疼痛,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韩云飞继续替绯如花轻轻揉揉捏着被自己握疼的手:“舒服点了吗?”

    “嗯。”绯如花觉得现在的双手没有了以前的疼了,就很不自在的从韩云飞手中抽出了双手。

    病房里,再次恢复了安静的,一个座在病床上一言不发,一个没有说一句话座在病床边。

    病房门口,牛云经过很长时间在慢慢压制住了心底深处不断涌上来的妒意,直到牛云觉得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才打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座在病床边的韩云飞见到有人走近了病房,抬头一看是护士,慢慢的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让出位置给护士来。

    牛云面无表情走到床边,半弯着腰,伸手关掉了针管上面的控制器,让针管内的液体停止了流淌进了绯如花的身体里。

    退到一边的韩云飞一直注视着牛云手上的动作。

    就在这个时候,韩云飞放在衣服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充斥着安静的病房。

    韩云飞皱眉拿出放在衣服口袋中响个不停的手机,拿出手机一看看到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名字,又看了看正在拔针的绯如花。

    韩云飞手里握着响个不停的手机走出了病房里,来到病房外面走廊,接听着电话。

    病房里,正在给绯如花拔针的牛云见到男人已经走了出去,嘴角不知不觉勾起了一丝笑容来,终于找到机会可以从女人的嘴巴里了解男人和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牛云就像聊天一样,问着绯如花:“你男朋友对你真好。”

    绯如花听到牛云的话,觉得有点好笑,笑着对护士说道:“对不起,她不是我男朋友,她只是我的亲哥哥。”

    正在替绯如花拔针的牛云,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后心里面是激动和开心,不小心把已经拔出来的针管再次伸了进去一点。

    “嘶。”

    绯如花疼得倒吸着一口凉气,低头看着手背上面的针管,看着输液管倒回的血液。

    牛云见到因为自己的措施,而导致血液回流,所以连忙抬起头一个劲不停对绯如花说着说声对不起。

    “没事,我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绯如花笑着说道。

    牛云一边处理着针管回流血液,双眼不明白看着绯如花:“啊!”

    绯如花看到护士满眼的不明白,也笑着为护士解释的说道:“我是说你已经不是第一个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和激动的女孩。”

    牛云见到针管回流的血液慢慢进入了女孩的手背中,也知道是时候拔出针管的时候了,手上的动作快准狠拔出滞留在手背上的针管。

    牛云听到绯如花的话,又看到绯如花什么都知道的眼睛,也不在隐瞒,既然这位病人性格是如此爽朗的,她也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的。

    牛云脸颊之上带着一丝绯红,没有任何拐弯抹角问着绯如花:“那么你可以如实回答我,他到底是不是你的男友呢?”

    没等绯如花开口回答牛云的问题,一道冰冷富有磁性的男人声音打断了牛云和绯如花之间谈话,让两个在病房中女孩子,都睁大了不可相信的双眼。

    “她是我的女朋友。”

    绯如花和云飞都看向病房门口,一看就看到了说这句话的人就是刚才出去接电话的韩云飞。

    走进病房的韩云飞完全没有把站在病床边的护士放在眼里,直径朝座在病床上的绯如花走了去。

    “疼吗?”韩云飞眼睛中带着关心询问着绯如花。

    绯如花表情僵硬在脸上,看着很快就回来的绯如花:“没事,刚才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绯如花为了避免护士的不自在,开口问着韩云飞刚才到底是谁给他的电话,希望能转移韩云飞的注意力,可惜在下一秒听到韩云飞的话,再次觉得她刚才的做法真的是多此一举。

    韩云飞并没有立即回答绯如花的问题,而是看向站在病床边发呆的护士:“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请你离开这里。”

    牛云双眼发愣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见到眼前这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男人满眼柔情看着病床上面的女孩,柔情中还带有一丝宠溺。

    眼前的一切刺激到了牛云,好不容易在压制下内心中的妒意再次冉冉升起,垂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不由自主悄悄紧握了起来。

    韩云飞无视护士眼中的嫉妒,带着没有一丝温度嗓音再次重复着刚才说过的话:“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请你离开这里,不要打扰花儿的休息。”

    牛云听到韩云飞语气中的不耐烦,也知道现在这个病房已经没有她一点容身之地,很快脸上带着一副职业的微笑,跟韩云飞和绯如花道歉了以后,手上就拿着空空如也的输液瓶和针管离开了病房里面。

    绯如花等牛云彻底离开了病房里面,才伸手狠狠推了一把韩云飞,生气的质问着韩云飞:“你为什么要跟护士说我是你女朋友,我不是你的挡箭牌。”

    韩云飞万万没有想到,花儿会如此的生气,也没有做好任何的思想准备,差点没有被绯如花推到地上。

    他知道花儿是真的生气了,要不然依照花儿平时力气肯定是撼动不了他一丝分毫,可刚才他差点被花儿推到在地,如果刚才不是他眼疾手快,顺手抓住了病床上床栏的话,他现在弄不好已经是推倒在地。

    虽然刚才是他抓住了床栏,在不至于被推倒在地,但是他能明确感受到绯如花刚才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能撼动他分毫。

    整个病房里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安静还有一丝诡异的气氛。

    韩云飞站在旁边看着绯如花,绯如花因为生气躺在了病床上,暗自生气着。

    牛云伤心的离开了病房,满脑子想的事情和画面都是刚才病房里面看到的事情和刚才男人对她所说每一句话,完全都没有看到迎面走过来慕辰。

    朝病房走过来的慕辰手中正拿着一台苹果平板电脑上,慕辰低头看着手中平板电脑上面的关于思婷的病情评估报告,也没有注意到从面对走过来的牛云。

    下一秒,两个同时没有注意到彼此的人,两个人都相互撞到了一起。

    撞到在一起两个人,慕辰手中苹果平板电脑也跟光洁明亮的地板来了一个十分亲密的接触。

    慕辰最先反应过来,见到牛云被撞的要朝地上倒去,眼疾手快的伸手抓住了要朝倒去牛云。

    牛云也被这种情况吓了一跳,也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辰把牛云扶住了以后,语气严厉问着牛云:“现在是上班的时间,不是三心二意的地方。”

    惊魂未定的牛云被慕辰怎么一说,真的再也忍不住了,眼眶也不知觉红了起来,眼眶中也蓄满了眼泪。

    牛云强忍着眼眶中要流下来眼泪,也不敢来人,一个劲的跟慕辰道着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慕辰正弯下腰来捡起掉在地上的平板电脑,听到这个护士声音有点不对劲,抬起头一看就见到护士眼睛肿饱含着了眼泪,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慕辰看到这一幕,也在反思是不是他太严厉,吓哭这个护士。

    “好了,不要哭了,我跟你道歉。”慕辰捡起掉落在地上平板电脑,跟眼前的护士道歉着:“对不起,刚才我不该那种对说你。”说完,慕辰也衣服口袋摸出一包纸巾递给牛云。

    牛云心里面很清楚,这件事情跟眼前不知道的男人没有任何关系,面对男人伸出来一包纸巾,犹豫了半天,才从男人手中接过纸巾来。

    牛云低着头指尖从包装带里抽出一张纸来,擦掉在眼眶中溢满的泪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抬头看向递给她纸巾的男人,要跟他说一声谢谢。

    抬头一看,递给她纸巾的男人居然慕辰,一时间觉得有点做贼心虚之感,赶紧再次低下来了头,继续假装哭着。

    可惜牛云这样做,已经是无济于事。

    因为在牛云摇头一瞬间,慕辰一眼就认出这个哭泣的护士就是刚才他在护士站中警告过的护士,心中闪过一丝疑惑来,这个护士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心中充满了很多的疑惑和疑问来。

    他记得他跟这个护士分开才不过一两个小时而已,刚才他路过护士战的时候,还听到这个护士和其他好友还在议论着韩云飞到底多帅,刚才还在护士站里的跟其他好友犯着花痴,怎么一转眼的时间就的变成了好像受了很大委屈一样。

    慕辰的疑惑不由促使他再次不由打量牛云一番,从牛云头顶到脚下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最后看到牛云左手上拿着空空如也的输液瓶和废弃的输液管,有抬头望了望牛云走过来的方向,也瞬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辰又见到牛云一副不敢跟他对视的态度,也瞬间明白牛云刚才之所以会那种模样,肯定是牛云在韩云飞哪里没有得到一点好处,有或者在韩云飞哪里受了委屈,

    慕辰看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无言摇了摇头,看到牛云这种样子,他没有什么能力能帮助牛云可以减轻这种痛苦,真的有点唏嘘,韩云飞真的也太不懂一丝怜香惜玉。

    换一个角度来说,韩云飞这种怜香惜玉是要放在他爱的女人身上,如果是爱他的女人去接近到他的身边,得到是痛苦,如果是韩云飞爱的女人,得到就是一种幸福。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绯如花和安宁,还有叶静。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绯如花曾经对刘思婷说过一句话,这句话就是爱上韩云飞的女人是何其可悲,被韩云飞爱上的女孩是何其幸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