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照顾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七章 照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牛云想通了这件事情后,心情也顺畅了起来,走出了卫生间,脸上也重新带着一丝笑意来,站在卫生间外面盥洗室洗着双手。

    正在洗手的牛云心情不错,时不时看向映照在镜子中的自己,发现自己脸上的淡妆好像慢慢淡化了一些,从护士服的口袋中拿出一些化妆品在自己的脸上扑了一下,等会一定要给男人留下一个深刻印象来。

    牛云很自信的补着脸上的妆容。

    牛云再次回到护士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一个小时,牛云从卫生间回到了护士站。

    牛云一回到护士站,就被其他八卦的护士拉倒一边,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说着中午发生的事情。

    一名心里藏不住事情的护士笑吟吟问着牛云:“小云啊!我等下所说的话你可不要生气哦!”

    牛云知道这个护士是她们妇产科出了名大嘴巴,也知道想从这个护士嘴巴里听出一丝好话来,真的是比登天还要难上几十倍,就更不要说还指望能从护士嘴巴里得到一丝好话来,她早就做好了一丝心里准备。

    牛云想通了这件事情,也笑着对着护士说道:“蔡姐,你比我在仁心医院做事的时间还要长,你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中年护士在听到护士的话,十分受用,脸上的笑容真的是更加灿烂了起来,就拿出长辈的语气问着牛云:“小牛,你也不要怪蔡姐刚才偷听你和小彩之间谈话。”继续笑着对着牛云说道:“可要先说好,蔡姐可不是故意听到了你和小彩之间的谈话,正好在路过你们的身边无意间听到的。”

    牛云听着中年护士解释的话,嘴角不着痕迹憋了一憋,不过时间很短,几乎没有让人发现出来有什么不对情况来,嘴角淡笑对着蔡姐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意见。

    蔡姐看着牛云真的是不介意,才继续的说道:“小云,你年纪还小,你还是挺蔡姐一句话,还是不要异想天开,不是任何灰姑娘都能变成有王子宠爱的公主的。”蔡姐停歇了一下,看了一眼牛云的面部表情,见到牛云面部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就继续对着牛云说道:“小云,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出来,那个男人跟我们的慕院长是好朋友,家庭肯定是你想象不到了,而且那个男人眼睛里面只有那个叫绯如花的病人。”

    牛云不是傻瓜,自然也听得出蔡姐话中的意思,可她不能反驳,虽然蔡姐话说得有点难听,但是蔡姐话糙理不糙,可是她很疑惑的是我为什么蔡姐知道那个病人叫绯如花?既然蔡姐都知道那个女性病人叫绯如花,那么就一定知道男人叫什么名字。

    牛云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心里就兴奋的不得了:“蔡姐,你知道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吗?”

    蔡姐和其他几位围着她的护士,听到牛云这一句话,也彻底明白牛云是真的没有把他的挺近脑子里面,以后肯定会一意孤行的,心里面会想到有这种可能。

    蔡姐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小的女孩,也忍不住深深叹息了一口气,虽然她开先问牛云完全是想知道牛云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是碰钉子,但是看到牛云跟自己女儿差不多,最后实在是不忍心就变成了劝慰的话。

    不过现在看来牛云根本没有把她刚才说的话放在心上,她刚才所说那些话的估计就是把那个病人名字记了下来,其他话根本就没有听在心上,满脑子想的事情全部都是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

    “我并不知道男人到底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女孩叫什么名字。”蔡姐心中很清楚如果不把事情实情告诉牛云,牛云一定会追根问底的问他这件事情的。

    蔡姐看了一眼牛云认真的表情,也彻底明白如果她不把怎么知道女孩名字经过告诉牛云,依照牛云倔强脾气肯定会追着她问。

    蔡姐在心里面想通了这件事情,也只能把前因后果告诉牛云:“慕院长亲自把女孩剩下的针水从药房拿上来,慕医生让我按照药方去配制,我看到药方名字上面写着绯如花。”

    “蔡姐,你说这个人是不是绯氏食品有限公司的大小姐啊!”一名爱关注娱乐新闻和财经新闻的护士说出了心中的疑惑:“我曾经看过一则报道,十几天前东方集团举办了一次香水比赛,优胜者一共有三名,冠军是一名普通的女孩,季军就是这位绯大小姐,亚军就是一名叫做周雨薇女孩。”

    “是啊!你说起这件事情来,我也想起来了。”蔡姐听到小护士的话,也彻底想了起来:“怪不得我刚才在配置针水的时候看到药方上面名字,觉得有点熟悉,怪不得原来是在城市新闻中看到一个报道,就是在十几天前东方集团原本是想在旗下商业大厦进行香水大赛公布名单,还没有公布大厦就好像一些境外恐怖分子就占领,听说没有人员伤亡,是那位绯小姐吗?”

    “是啊!蔡姐。”护士听完蔡姐的话纷纷点着头。

    牛云一句话都不说,安静听着护士和蔡姐两个人之前的谈的:“可是我听说这位绯小姐好像跟东方集团二少爷滕泽在交往啊!我可是在一些财经报纸和财经频道上见过滕泽,好像跟这个男人长得不一样啊!”

    “那些娱乐小报的事情能相信吗?”一名护士不以为意的说道。

    就在聊得热火如荼的时候,护士站里面放在墙边的电铃表再次想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响个不停的电铃表上。

    牛云目光绕过众多的护士,看向电铃表上,白白的呼叫器上面多了一点红色亮光,红色亮光对应的是病房房间号,呼叫病房就是绯如花病房。

    蔡姐回过头一看,就见到小云干巴巴看着呼叫器,表情犹犹豫豫的,知道假如不让小云去一定会不死心的:“小云,你去吧!”

    牛云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最后在手边的人提醒才反应过来,站起来笑着对蔡姐说道:“谢谢,蔡姐。”说完,牛云兴奋跑进了配置室。

    牛云在配置台上面放着众多病房输液瓶,挨个寻找着写着绯如花的名字输液瓶,寻找了半天,终于在输液瓶中找到了写着绯如花名字输液瓶。

    牛云手中拿着两瓶输液瓶前往病房。

    牛云在楼层过道上面差不多行走了一分钟,终于来到了病房门口。

    牛云没有立即走进了病房内,而是站在外面一小会,整理了一下仪容,才推门走进了病房中。

    病房里,座在病床边的韩云飞一直照顾着因为发烧暂时昏迷的绯如花,听到有人打开病房门的声音,抬头很随意看了一眼走进来的护士。

    走进来的牛云见到韩云飞正抬头看着她,心里有点暗暗激动,可随后的牛云见到男人只是随便看了她一眼,心里更多的是失落。

    有点被打击到的牛云努力整理的心情,脸上带着一丝职业的微笑,手中拿着两瓶输液瓶朝床边走去。

    牛云动作麻利的把挂在输液架上空空如也的输液瓶拔出了针管后,就把放在柜台上其中一瓶慢慢输液瓶插入针管,把慢慢的一瓶输液瓶放在输液架上。

    一切都做完了,低头看向男人和女人,见到男人眼睛都不带移动注释着女孩苍白消瘦的脸颊,目光充满了柔情。

    牛云一股嫉妒之情涌上了心头,为什么她一点也不比这个女人逊色半点,为什么男人眼中只有这个女人呢?

    牛云一句话都没有跟韩云飞说,就转身离开了病房中。

    时间一晃就过去,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3点钟。

    外面太阳的温度更加炙热了起来,炙热的阳光照射进了病房中,照在输液瓶上面。

    挂在输液架上的输液瓶最后一点针水顺着输液管进入了病人身体里面。

    输了快一下午的绯如花或许是输进去针水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慢慢醒了过来。

    绯如花悠悠睁开了一双眼睛,首先看到的是天花板,扫视了病房一圈,好像她没有在自己的病房中,到底怎么回事她一下子就昏倒了。

    一直在一边照顾绯如花的韩云飞,见到花儿睁开了双眼,赶紧附身询问着花儿:“花儿,你现在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绯如花耳边传来了韩云飞焦急的声音,慢慢偏头一看果真是韩云飞:“云飞哥哥,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事情?”

    她脑袋中记忆就只停留在在医生办公室跟韩云飞说起关于思婷的事情来。

    从韩云飞口中知道思婷已经没有事情,她真的很高兴,正在高兴的时候,忽然间觉得头一点昏,剩下的事情就完全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韩云飞看着花儿已经有力气开口说话,整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一半来:“没怎么。”说完,一只大手不断摩擦着绯如花光洁的额头:“嘴巴苦不苦?”

    绯如花被韩云飞怎么一提醒,才发现嘴巴真的很苦,嘴巴里苦味弥漫着整个嘴巴里,她真的好想吃糖啊!

    韩云飞一直注视着绯如花脸部的表情,和嘴上的动作:“闭上眼睛,张开嘴巴!”

    “为什么?”绯如花完全不知道韩云飞到底想干什么?

    韩云飞富含磁性的声音在绯如花耳边响起:“乖乖的闭上眼睛。”

    绯如花听到韩云飞那富含磁性的声音,很不争气的闭上了眼睛,心底深处充满着对自己的不满和怒气,为什么每次他只要听到韩云飞磁性的声音,就像被什么东西操控了一样,就只能乖乖任命的按照韩云飞话中的意思去做。

    韩云飞见到绯如花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一根棒棒糖来,用手撕开包裹在棒棒糖外面包装纸,看着棍子上好看棒棒糖,希望这个帮帮糖能符合花儿的口味。

    韩云飞把手中的棒棒糖放进了花儿微张的嘴巴里。

    闭着眼睛的绯如花感觉到韩云飞好像把什么的东西放进了自己嘴巴里,没等她睁开眼睛一看,瞬间整个嘴巴里就被甜味弥漫着,除了一丝甜味更多的是一股花香味道,嘴巴里面的苦味瞬间被甜味所替代,从心中冒出了一个词语,这个词语就是棒棒糖。

    绯如花睁开了眼睛,伸手从嘴巴拿出了棍子,果真印证了她的猜想,真的是一颗棒棒糖:“云飞哥哥,这个棒棒糖你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

    韩云飞没有正面回答绯如花的问题,而是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淡笑来:“棒棒糖的味道,是你喜欢的味道吗?”

    “嗯。”得到棒棒糖的绯如花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冲着韩云飞点了点头。

    韩云飞看着如同一个小孩子的绯如花,也没有在说什么话,心里也得到了很多心满意足。

    虽然他错过了花儿成长六年,也错过了花儿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一个大女孩的过程,但是同样也让他庆幸,庆幸花儿这个方式没有变。

    以前花儿小时候输液的时候,一定要吃颗棒棒糖。

    他曾经很好奇的问过花儿,可花儿无论他怎么哄怎么骗,花儿就是不愿意把为什么要在打针的时候,必须要先吃一个棒棒糖原因告诉他,后来还是绯奶奶把原因告诉他。

    原本是因为花儿在打针的时候,花儿的嘴巴里会很苦的,花儿嘴里只有含着棒棒糖才好点,随着年龄一长,花儿只是打完针后嘴巴会苦而已,可是花儿就怕嘴巴里是苦的,花儿长大后,每次去医院要打针,衣服口里都会装着也一些棒棒糖。

    他开先真的心里有点失落,失落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没有从花儿嘴里得到一个原因,真正失望的原因是花儿没有把原因亲口告诉他。

    他现在真的有点庆幸,他错过了花儿七年的成长历程,但是花儿的一些习惯始终没有改变,要不然他真的会怕他和思婷也变成一个陌生人。

    韩云飞看着沉浸在棒棒糖甜味的绯如花一眼后,接着有抬头看了看挂在输液架上的输液瓶,见到最后一瓶输液瓶中只剩下了一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