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不顾一切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不顾一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她当时望着小彩花痴笑眯眯的模样,先是无奈叹了一口气,就在心里面想,在小彩心里认定是帅哥的人,肯定是那种没有任何特点,身材特别壮硕的男人。

    这一类型的男人在小彩眼睛是帅哥,可在她眼睛可不一定是帅哥,不看也算了。

    小彩喜欢的那种男人,在她的眼睛里那种男人就是空有一副好身材,绝对是那种渣男,不看也是可以的,想到这些,她就继续转过头看向病房里面,看病房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小彩或许是看到她并没有理睬她,也想起到她没有理睬的原因,继续自己激动的继续伸手扯了扯衣服袖子,继续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

    说什么真的是一个地地道道帅哥,甚至比慕医生还要帅上几十倍。

    最后被小彩弄得没有办法的时候,正好也听到耳边传来其他护士惊叹和议论的声音来,这次声音倒是听的一清二楚,话语各不同,但是话中的意思是一模一样的,都说那个男人真的是太帅了。

    转头和转身一看就看到那些护士除了身边站着的小彩,除了小彩一脸花痴以外,甚至是其他护士都带着女孩娇羞不停看着慕院长站在身后男人。

    心里就开始犯了嘀咕,心里就在想难道小彩欣赏男人的眼光真的在她的调教下,真的提高了一个层次吗?带着一丝疑惑看了看身边站着的小彩和身后站着护士,就让小彩身体往后退了几步,让出一个位子来,准备看向慕院长身后站着的男人。

    小彩见到她瞬间来了兴趣,也挺高兴退了几步,让出位子来让她有视线看向站在慕院长身后站着的男人,只是一眼她就被慕院长身后的男人给迷住了。

    慕院长身后站着的男人跟慕院长气质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慕院长和李医生把全院所有医生做比较都没有一个男人能比得上站在慕院长身后的男人。

    这个男人五官可以说就像西方神话中所描述的天神模样一样,有着俊美的面孔,顺着俊美的面孔往下一看是一副能引起全场女人尖叫的身材,身高差不多也有185左右,不过是身上还是面孔都透露着一丝生人莫近的气息。

    等他完全从那种震惊中反应过来,才注意到男人身边站着一个女孩,女孩脸色苍白着,女孩的身体半靠在男人的怀里,男人伸手紧紧的把女孩单薄身体拥抱在怀里,冰冷的男人头一次流露出一丝温柔来。

    她一看女孩苍白的脸色,虽然女孩身上没有穿医院病号服,但是女孩手背上面还留着留置针,就十分肯定女孩是在医院里面住院病号。

    她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就听到男人在轻轻摇晃着女孩的身体,在韩医生安置下暂时让男人抱着昏过去的女孩去医生办公室休息一会儿。

    就这样,男人赶紧抱着已经昏过去的女孩在其他护士主动引路的情况下,抱着女孩走向了医生办公室里。

    现在终于好不容易在妇产科中见到一个十分符合她心中要求的男人,她正准备去试探一下这个男人跟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孩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惜现在慕医生已经下了命令,没有他允许医生和护士绝对不能再病房中没有按下面电铃就走进病房中,打扰到在病房中打针和休息的女孩和男人。

    事到如今,慕院长都已经下了明令,没有他的允许任何医生和护士绝对不能进病房打扰女孩和男人的休息,如果想了解一些具体的事情,也只能等着等会进病房里面换针水的时候了!

    小彩见到牛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抬头看向牛云:“喂,你到底在想什么事情呢?半天都没有说话。”

    半天不说话完全不是牛云行事风格,她和小云两个人在学校里面就是好朋友,当然牛云在学校里也是风云人物,牛云的成绩在学校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外加上学校所有的学生还有个别老师都知道牛云也是贪慕虚荣的女孩。

    只不过小云心底不是很坏,也知道人人都想能嫁给一名有钱人,以后就不用天天上班了,都很正常的。

    小彩看着牛云现在一副有心事的样子,也想到牛云心里现在到底在想着什么问题,今天终于有了一个牛云满意的男人,肯定要想方设法去接近那个男人。

    小彩想到有这种可能的时候,抬头看向牛云,一眼就看到牛云眼眸中充满了算计,看着牛云踌躇满志的样子,她真的是不忍心说一些扫兴的话,但是一想起她和牛云两个人也是差不多有7年的交情,她是真的不忍心让牛云继续走错路下去。

    今天这些事情只要是聪明人一看就能看明白,所以其他护士虽然在听到慕院长嘱咐后,虽然表现出来种种的失望来,但是他们心里面十分明白就算没有慕院长怎么一干涉,她们也不会做出那种出格的事情来。

    先不说这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男人是慕院长的朋友,既然是慕院长的朋友就肯定家里面一定很有钱,这种情况不用仔细也知道。

    但是她必须要好好提醒一下已经被迷住心窍的牛云,刚才所有的人都看到男人身边站着一个脚上穿着一款小兔的毛绒拖鞋,身上穿着一件宽大动物毛绒睡衣,把原本已经够小巧整个人,更显得小巧起来,或许牛云当是整个人都被男人给吸引住,或许是观察男人对女孩态度不是很仔细,肯定会人为男人和女孩是亲兄妹。

    “小云啊!我觉得你还是换一个其他目标吧!”小彩想起她和牛云两个人是多年的好朋友,真的实在不忍心让牛云走下来,好心对着牛云提醒的说道。

    这边牛云把等会要去病房换针水到底应该说什么话,要说什么话才能引起男人注意,都已经完全想清楚了。

    就在她彻底打好了腹稿,就听到小彩在一起很扫兴说让她重新换一个目标,心里虽有点不高兴,但是更多是有点疑惑,为什么小彩要在这种时候说出这些话来的。

    “小彩,我和你之间是多年好姐妹,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对说我。”牛云认真端详了小彩一番后,看到小彩面孔上隐隐约约中有一丝难言之隐。

    说真的,她牛云和小彩两个人已经认识了快七年,重来就没有见过小彩有过欲言又止的情况出现,能让小彩欲言又止的情况,一定是一些重要的事情。

    小彩见到牛云她还没有完全明白她的话中意思,也只能深深叹息了一次后:“小云,那个你男人和女孩一定是男女朋友关系,就算不是男人肯定是喜欢女孩的?”

    “啥?”牛云大吃一惊的,惊得是找不到什么词语和话来形容她现在内心到底是什么滋味:“小云,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你都没有跟男人说过一句话,你怎么断定他们两个是男女朋友?万一是兄妹呢?”

    牛云的内心还抱有着一丝希望,希望就是小云在跟她开玩笑。

    小彩看着内心还一丝侥幸的牛云,真的是忍耐不住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看着这样的牛云也只能一棒子狠狠打醒还在做白日梦的小云。

    小彩无奈的看了牛云一眼后,继续对着小云说出她内心的想法:“我想问一下你见过一个男人会对一个妹妹表现出来过多的珍爱吗?”

    牛云听到小彩的话,先是愣了一会儿,继续嘴硬着说道:“怎么没有。”

    小彩看着嘴硬的牛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也只能继续的说道:“你问问你自己内心,你这种嘴硬,你内心相信吗?”

    牛云白了小彩一眼:“我当然相信了,不说了,我先去趟厕所。”说完,就离开了护士站。

    护士站门口只剩下了小彩一个人在,看着牛云远去的背影,看起来牛云这一次是准备玩真的了,她真的是不愿意看着小云把这条不归路走到黑。

    看到小云被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男人真的是彻底迷住,完全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一看就是一个不好惹的人,小云这种不管不顾的往上冲去肯定会碰的满头包的。

    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为了一个根本不爱或者是没有看到自己的男人付出自己的生命,真的值得啊?作为朋友的角度来说,她真的不愿意看到一位好朋友为了一个空梦付出自己生命来。

    小彩看着因为固执去上厕所的牛云的背影,真的只是无奈摇着头,转身走进治疗室,只能抓到机会才做牛云思想工作,或许牛云在男人那里碰了大钉子,肯定就会吸取教训。

    独自一个人离开的牛云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走进了厕所,在出神的情况下走进了卫生间,满脑子全部都是小菜提醒的话。

    其实她自己心里面也十分明白,虽然小彩有些话说句句插在她的痛处上面,但是她心里真的十分明白小彩那些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也知道小彩之所以会说那些话,也是因为小彩是关心她的。

    对于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性格,她也没有真真正正接触过那个男人,也不好说那个男人性格到底怎么样?不过今天中午在病房门口见到男人悉心呵护着怀里的女孩,她简直是真的看呆了。

    无论是在她身边的朋友和同学还是在大街上,从他身边无意擦身而过的情侣,具她暗中的观察,她真的没有看到过一名男人如此悉心呵护过一个女孩。

    就比如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身体到底得了什么病,但是唯一能知道的是绝对女孩身上病情绝对是一个非常严重病情,弄不到会传染到其他人。

    可是那个如天神般的男人没有任何眨眼,跟慕医生已经走进了医生办公室里,甚至女孩在病房里面打针输液也一直守护在女孩身边,甚至不惧怕会传染上的危险,一直守护在女孩身边。

    她看到这种情况也在心里面犯着嘀咕,也是在怀疑,怀疑两个人真正的关系,难道两个人关系真的是向其他护士所猜测一样,就是普通的兄妹关系吗?她也不停质问自己的内心。

    可惜她的内心和思想就像被撕开了两半一模一样,一边是让她必须接受心中的事实,这个事实就是眼前一男一女肯定不是兄妹关系那么简单,另一边还抱有一丝幻想说在病房里面一男一女就是一个简单兄妹关系,作为哥哥的男人十分疼爱作为女人的妹妹,所以在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去陪伴着女孩。

    最终还是幻想战胜自己理性分析,心中抱有一丝丝幻想男人还单身一个人,心中根本就没有红颜知己。

    可刚才在护士站跟小彩一番交谈后,小彩所说的那些话是彻底戳破了她心中最后一丝幻想,所以刚才她一时间接受不了美梦破碎的原因,随便就找了一个原因离开了护士站,嘴上死不承认小彩所说的话是对的。

    其实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虽说小彩的话说的句句如刀,深深往她胸口扎刀,但是小彩有些话说的非常对。

    谁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性格到底怎么样?退一步来说男人性格非常好,她还能顺利的跟男人搭上话可以说,如果是那种面如心的男人,就比如这个男人随便一看就能感受到浑身上下散发出来冷意,除了对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孩面前微微露出一丝让人的快要几乎觉察不出柔情来。

    虽然她的理性在告诉着她,这种男人一看就是一种不好惹的主,最好不要去惹,但是心中又不愿意就这种不战而败。

    经过小彩怎么一提醒,她真的要好好思考一下,应该去接近男人,绝对不能让男人对她产生着不好的感情和思想,看起来只能通过女孩嘴里面知道一些实情,看女孩模样也是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对,就是这样。

    牛云在心中想通后,也打定了注意,烦躁的心也瞬间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