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再次发烫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三章 再次发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绯如花看见韩御宸两只强有力的手臂死死压在她的肩膀上面,让她的身体很难动弹的起来,知道她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也只能放弃抵抗,乖乖听韩云飞话。

    绯如花真的很不适应突然间韩云飞对她如此亲密:“那个你可以离我远点吗?”试着跟韩云飞商量着,可不可以让韩云飞远离他一点。

    她到现在都没有完全适应韩云飞突然间跟她想六年前一样亲密,她真的一时间很难接受,她需要一个空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韩云飞看到绯如花眼中闪躲,心微微的一疼,也慢慢松开了压在花儿肩膀的手:“你不用太担心,思婷已经没有事情了。”

    韩云飞把刚才慕辰给他发的微信上面内容说了出来,不想让花儿有过多的担心。

    “真的吗?”绯如花很开心一下子就座了起来,开心抓住韩云飞的手:“你不要骗我?”真的很担心韩云飞为了不让她伤心,故意编了一些谎话骗她的。

    韩云飞看着绯如花不知道第几次这种不相信他,心中的疼痛更加深了一层:“是真的,不行你看。”把手中准备好的手机拿给绯如花看。

    绯如花将信将疑看了韩云飞一眼,从韩云飞手心里拿过手机,低头看着手里手机,微信上面的确有一条信息,信息上面写着慕辰发送过来的微信信息。

    属于慕辰上面的对话框写着思婷已经没有事情,后面还写着你相信那种事情吗?前面的话好像被慕辰撤掉了?知道思婷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她真的由衷的开心,可是在看到慕辰和韩云飞分别撤销的消息开心之余,更多是疑惑?

    慕辰开先到底给韩云飞发了什么信息,信息发完了以后,还要在保平安的信息后面写着你相信那种事情吗?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慕辰怎么神秘兮兮问着韩云飞?发送给韩云飞后,给韩云飞看了以后,就神秘兮兮删除了先前对话?

    慕辰和韩云飞到底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她呢?

    “谢谢你。”说完,绯如花又把手机还给了韩云飞:“思婷,没事真的太好了!”真的有点激动。

    “感觉好点了吗?”韩云飞嘴角带着一丝淡笑的问道。

    韩云飞把手中捏着的手机放进了裤子口袋中。

    绯如花被东韩云飞怎么一说,兴奋劲过去了就只剩下了头晕,一时间反应过来,心中突然间有了呕吐的反应,爬在床边干呕着。

    “头还是很昏吗?”韩云飞轻轻拍打着绯如花的后背。

    绯如花难受的点了点头:“恩,真的很昏啊!”

    终于有了点缓解的绯如花有点用力过猛的直起了身子上,忽然觉得头昏的十分厉害,一时间身体情况不允许的情况再次昏倒在了韩云飞怀里。

    韩云飞见到绯如花再次昏了过去,而且身体也觉得有点烫,难道是绯如花病情反复发作了吗?一想到有这种事情发生,赶紧拿出手机给慕辰发了一条微信信息。

    另一边慕辰已经知道思婷没有什么大碍,就准备走出病房,去医生办公室看望一下昏倒至今都还没有醒过来的绯如花和韩云飞。

    可刚刚走出病房门口,拿在手中的手机就嗡嗡一直响着,打开手机屏幕案件一看是韩云飞发过来的微信,微信上面的内容一看。

    慕辰转身跟在身后医生和护士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能进入医生办公室知道吗?”说完,就快速朝医生办公室走去。

    尾在慕辰身后的众多医生和护士,被慕辰这一句话弄得不知所措了起来,为什么慕院长不让他们进入医生办公室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众多的医生和护士都满眼疑惑望着远去的慕辰,最后慕辰的身影消失在拐弯处,非但没有让他们停止对慕辰到底发生事情的猜想,更加深了对慕辰的疑惑。

    有些医生完全被心中疑惑驱使着,完全没有把慕辰的话放在心上,跟在慕辰身后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慕辰也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他,不用转身去看也知道跟踪他的人就是那些充满好奇的同事,他现在没有精神和多余力气来处理这些事情,刚才在韩云飞发过来微信上面说,思婷的身体全身发烫,或许病情有很严重反复的迹象。

    怎么可能啊!难道针对这种寄生虫的疫苗和治疗的针水没有在思婷身体中起到一个很好的重要吗?难道m国研究所花了好多年里才研究出来药物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吗?

    慕辰带着无形压力走到了医生办公室。

    慕辰一走进办公室,就顺手把医生办公室门关了起来,转身把医生办公室大门窗帘也全部都给拉了起来,阻挡了跟在后面想知道事情真相的众人。

    “怎么回事?”慕辰走进办公室就见到韩云飞紧紧把花儿抱在怀里。

    “花儿,刚才浑身有点滚烫。”韩云飞看见慕辰走了过来,就把昏倒怀里的思婷平放在诊断床上。

    慕辰跟韩云飞详细的了解了一些情况后,就给昏倒过去绯如花做着简单检查,发现心跳这些都是正常,起码知道心跳是正常的,而且绯如花的脖颈两则没有一丝发烫的迹象,他知道绯如花会出现这种现象完全是那种位于b国森林深处的特殊寄生虫,他就特别跟伊凡教授借了关于那种寄生虫资料了解过一些。

    原来如果是身体中还有那种寄生虫的存在,那么首先就是脖颈两则如火炉一般的温度,然后就是心跳微微过快,这块的速度是有一定规律。

    现在绯如花无论是心跳还是脖颈两侧的温度都是正常的,最后一点也必须要证实,就是病人的体温,如果病人体温到达39度以上,那么就要严重怀疑病人感染这虫子,只不过现在在临床上面很少碰到有人感染过这种世界上最危险的寄生虫。

    慕辰首先确定绯如花身上心跳没有跟以前一样过快,现在心跳声音都是平缓的没有什么问题,接着就转身走到各个医生办公桌,打开办公桌抽屉寻找着体温计,终于在一名医生的抽屉里面找到了体温计。

    慕辰拿出放在体温盒中温度计一看,体温计里面水银是达到一种正常的地步,又想起花儿这种情况。

    又从放在医生办公室医疗箱中找出一瓶医用酒精,用棉球沾了一些倒在盖子上面的医用酒精擦拭着体温计消毒了后,就交给守在床边的韩云飞。

    韩云飞接过消过毒的体温计,看了看昏倒过去的绯如花,一只手扶起了绯如花,拿着体温计塞到了腋下,抱着绯如花,让绯如花手臂紧紧夹着体温计。

    在等待十分钟过程中,两个男人神色没有一丝的轻松,也没有讲话,都在静静等待着十分钟以后结果。

    跟在慕辰身后的医生和护士全部像一个傻瓜模样站在门口,两眼发愣的看着把他们挡在外面房间门。

    最先反应过来医生摸着自己被吓了不停的小心脏,天啊!幸亏他年纪还年纪,如果换成他们重症监护室肖主任的早就被吓得心脏病突发了吧!

    “天啊!如果慕院长晚关门一分钟,他就能跟着院长进去了!”一名年轻的医生觉得十分可惜。

    被阻挡在门外第一名中年医生听到年轻医生可惜的话,转头回答着年轻医生的话:“你放心吧!就算你跟着院长身后也进不去。”

    “为什么啊?”年轻医生不服气冲着中年医生吼着:“毛老师,你这种是不是叫做**裸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啊!”说完,年轻医生哈哈大笑着。

    这位叫毛老师的中年医生并没有因为年轻医生对他不尊重而生气,而是笑着对年轻医生说道:“小项啊!因为院长早就知道我们跟在他身后,只不过事情有点紧急,所以院长根本不想停下来跟他们计较什么而已。”说完,这位叫毛老师就通过人群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被教训的年轻人小项和其他几名医生就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听着一愣一愣的,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先是抬头看了看紧闭着办公室房间门,又看了看毛老师离开方向,还完全弄不清楚怎么一回事。

    很快十分钟就过去了,韩云飞在慕辰嘱咐下伸手拿出腋窝下夹着的体温计,递给了在一边焦急等待结果的慕辰。

    “你不看看吗?”慕辰为接过韩云飞手中的体温计。

    “还是你看吧!”韩云飞真的不敢看体温计的结果。

    他重来都没有遇到过让他害怕的事情,今天他第一次有了想要退缩的感情,他真的害怕体温计上面显示的温度是超过了39度,那么就可以认定花儿身上的药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慕辰看着韩云飞言表出来的害怕和恐惧,也不在勉强韩云飞,心一狠接过了韩云飞手中体温计,发现有阳光下看着水银到底流向在几度上。

    慕辰正眼看着体温计上面流淌着的水银,最终看到水银上面尽头是停留在38。5的刻度上面,真的可以好好呼吸了一口气,高兴的一只手放在韩云飞肩膀上面。

    韩云飞身体先是一愣,大气都不敢出一分钟,生怕自己听到的是一个不好的消息,慢慢闭上了眼睛。

    慕辰知道韩云飞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就是不想怎么痛快告诉他:“哎!”韩云飞叹息了一声后,迟迟没有说出下面还说的话。

    慕辰见到韩云飞是大气都不敢,也不在跟韩云飞开玩笑:“你放心吧!花儿只是普通感冒,没有什么大碍,等会我开点退烧的针水和拿一件薄毯来,晚上点就会清醒过来。”

    韩云飞听到慕辰结论,有点不相信慕辰的话,从慕辰手中拿过体温计一看,上面的水银果真停留在38。5度刻度上面。

    韩云飞看着慕辰哈哈大笑表情,才反应过来他被慕辰给耍了,不过他现在心情很好,不想跟慕辰计较着什么,这件事情以后慢慢在跟慕辰算这次总账。

    正在为出了心中恶气高兴的慕辰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在以后生活中,他会为这次整到韩云飞付出‘血’的交代,让他后悔这次作弄韩云飞的事情。

    慕辰心情不错座在医生办公室的电脑桌前,打开漆黑一片的电脑,进入了医院医疗系统,在处方系统上面敲打着等会绯如花要打针水。

    慕辰把一切都做完了,打开医生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来到护士站前,不理睬座在护士站里面的医生和护士,就让值班护士那一袋冰袋出来。

    慕辰手中拿着冰袋,对着在护士座着大眼瞪小眼的医生:“等会把病人转到病房里面打针后,你们才能进去。”说着,有转眼叮嘱着护士:“现在重症监护室有没有空的病房,暂时借用一下午。”

    值班的护士听到慕辰的话,就查询了还有没有剩下的病房,经过一番查询:“院长,还有六个病房是空的。”

    说完,为了让慕辰看的更加清楚和明白,就把入院登记表拿给慕辰看了看。

    慕辰也拿过了记录表一看,最后选择离刘思婷病房不是很远的一间病房给绯如花输液用。

    二十分钟后,因为发烧而昏倒过去的绯如花和韩云飞暂时住进了一间病房里。

    韩云飞座在床边照顾着昏倒过去的绯如花,把绯如花冰冷的双手放进了温热的被子里面,以防等会有着凉。

    韩云飞望着对他没有排斥,安静下来的绯如花,指腹轻轻摩擦着嫩滑白皙的小脸,感受着曾经熟悉的感觉。

    韩云飞座在床边,小声的诉说着:“花儿,可以在给云飞哥哥一个机会吗?”

    慕辰刚刚走进病房想询问韩云飞,花儿在输液以后有没有出现其它新的情况,没有想到一走进病房就听到韩云飞那句很无奈的话。

    或许韩云飞能说出这句话,也只能在绯如花没有任何对他反抗时候,才能说出心中最想说的一句话吧!早知道当初又何必现在呢?

    慕辰看到如此韩云飞,也让他想起早上在休息区里一番谈话,他真的不能把六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他,但通过了这次谈话也让他解除了一些心中疑惑。

    这些疑惑就是为什么一向对安宁十分相信韩云飞怎么就突然之间怀疑起六年前的事情,也明白了韩云飞心底最真实感情。

    原本韩云飞知道六年前的事情是一次意外,还是绯如花亲口说出来的。

    说起这次事情来,还有从六天前开始说起,六天前韩云飞请完假后,就从帝都飞到了a市,没有座任何停歇就赶到了医院。

    就在医院里面一直照顾着正在跟病魔做斗争的绯如花,那段时间韩云飞简直是形影不离在绯如花思婷照顾着绯如花。

    那段时间绯如花除了痛苦的折磨还有就是高烧不退折磨,两种折磨简直是要了绯如花半条命,绯如花完全都不知道自己在昏迷当中到底说了,估计连绯如花也没有想到,她亲口在昏迷当中断断续续说出了六年前一些紧要的事情,然后就拉着韩云飞手说云飞哥哥,不要离开她!花儿并没有做出什么事情。

    幸亏的是绯如花当时体力不支并没有把六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韩云飞,如果当时真的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韩云飞,还能这种和平相处下去,那么他真的会谢天谢地,起码让他们这些夹在中间好友可以好好做人。

    可惜在他和东方耀心里所想都认为幸亏当时绯如花在昏迷中没有把重要细节说出来,要不然他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