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怀疑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一十一章 怀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韩云飞准确无误的接住了慕辰丢过来的一次性口罩,又见到慕辰不停跟他使着小动作,顺着他的小动作看去,见到花儿在生他们的气,完全没有把慕辰好心放在身上。

    韩云飞无声冲着慕辰点了点头,一边撕开一次性口罩袋子,一边走到花儿身边:“乖,花儿,把口罩给戴上。”

    韩云飞拿出小时候哄不开心的绯如花方式,来哄现在绯如花。

    绯如花望着韩云飞滑稽面部表情,再有什么怨气就很快消失殆尽。

    整个大厅都弥漫着女孩甜美笑声。

    绯如花笑着把韩云飞手中的一次性拿了过来,正准备把口罩给戴上,就见到韩云飞又重新把手中的口罩拉了回来。

    韩云飞重新整理了一下手中的口罩,慢慢走到绯如花身后,亲自把手中一次性口罩戴在绯如花吹弹即破的肌肤上面。

    绯如花呆呆的站在韩云飞的怀里,感受着韩云飞砰砰直跳的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已经被一次性口罩遮挡住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幸亏被口罩遮挡了起来,要不然真的太丢人。

    韩云飞替绯如花把口罩系好,站在绯如花面前,看着绯如花露出在外面一双又亮又大水汪汪的眼睛,瞬间在硬的心也被柔化。

    韩云飞笑着伸手揉了揉的绯如花的头发,笑着从裤子口袋里面拿出东方耀拿给他的玉颜石:“拿着,进去一定要注意完全。”

    “我知道,我又不是什么小孩。”绯如花非常害羞往前走了几步,用了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撒娇语气:“还有啊!以后请你不要碍我那么近知道吗?”

    韩云飞望着绯如花这种情况真的有点不放心,突然间抬头问着慕辰:“我可不可以跟着思婷一起进去?”

    慕辰听到韩云飞的要求,低头思考了半天,有抬头看了看韩云飞的表情也是非去不可,他能不答应吗?最后点了点头。

    最后绯如花在韩云飞陪伴下,一起跟慕辰还有韩贞换好了无菌的衣服走进了重症监护室里面。

    病房里

    李医生和护士正用尽全身的力气和方式来控制病人下降的血压,可是刚刚开始所有的治疗都取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到了最后好像又觉得不行了。

    李医生做医生那么多年,重来都没有见到如此凶险了病人,顿时脑门上面全部都是冷汗直流着,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

    李医生全身心投入对思婷抢救着,一边冲着护士大喊着:“要去通知慕院长和韩医生过来,就说病人出现了反常现象,叫他们赶紧过来。”

    已经晕头转向的护士听到李医生怎么一吼,一时间吓得手中的东西没有拿稳,手中的东西全部都摔在了地板上面,跟地砖上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发出了一声巨响。

    巨响不仅惊动了正在抢救病人李医生,也同样惊醒了护士,也让慌张的护士慢慢的冷静了下来,迫使自己不再慌张。

    冷静下来的护士赶紧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起来,把手中托盘放在医务推车上面,飞快走向病房门口,伸手打开了紧闭着病房门。

    一打开门的护士就跟走过来的慕辰和韩贞两个碰到在了一起。

    慕辰望着从病房里面走出慌慌张张的护士,很不满意轻斥的着护士:“钱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都变得慌慌张张的?”

    慌张和有点心慌的护士听到慕院长熟悉的声音,瞬间就像看到了光明一样,慌乱的心彻底安静了下来。

    护士看着慕辰,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一把手就把慕辰的手抓在手心里:“慕院长,你还是赶紧去看看,哪位叫思婷病人彻底不行了。”

    跟在慕辰身后的绯如花听到走出来护士怎么一说,忽然站在地上的双腿觉得一软,彻底变得没有任何力气,耳边一直响着护士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花儿。”韩云飞快速扶住朝他怀里倒过来的绯如花。

    “钱姐,你乱说什么啊?”韩贞望着昏倒在韩云飞怀里的绯如花,轻轻呵斥着乱说话钱姐:“猜怎么说你也是差不多了三十多年工作经验的老人了!你要在这些年轻人面前做出一个良好榜样来。”

    慕辰知道病房外面有韩贞处理,他也不想再跟护士废话什么,现在只要有韩贞在,其他事情根本不会太操心。

    慕辰看了一眼被韩贞教训的钱姐,就侧着身子走进了病房里面。

    一走进病房,慕辰就走到床边,并没有开口影响正在给思婷进行抢救的李医生,而是站在一边观察着李医生抢救方式。

    慕辰看着一边观摩了好半天,也同样观察着思婷到底是什么情况,看到思婷紧握成拳头的手和紧皱着的眉头,一看就好像在做噩梦不一样,真不知道思婷在命中梦到了什么事情和东西如此害怕?难道思婷这个情绪不稳难道和这个梦有很大关系吗?

    观察了半天的慕辰才出声打破了正在抢救的李医生:“李医生,加注xx注射液5毫升,同时再加10毫升安定剂在输液瓶中。”

    正在抢救有着高度压力的李医生被慕辰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彻底吓坏了,差点吓得趴在地面上。

    如果不是李医生反应及时的话,那么就真的一时间腿软滑到在慕辰面前。

    李医生伸手扶着床边稳定了一下心神后,才慢慢回想起慕辰刚才嘱咐他的话,虽然心里面真的很疑惑,为什么要加10毫升安定剂呢?但是如今思婷情况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回过神来的李医生按照慕辰方式去做,先给绯如花在皮下注射了的xx注射液5毫升,接着又在10毫升的安定剂注射在输液瓶中。

    李医生看着注射管里面安定剂慢慢注射进输液瓶中。

    在病房门口的钱姐被韩贞教育了几句后,跟着韩贞走进了病房里面,同样也让在重症监护室里护士和医生好好替绯如花诊断一下。

    韩贞说完后,就带着钱姐一起走向了病房中。

    慕辰见到韩贞走了进去,就一直一言不发,微笑冲着韩贞说道:“看来连韩医生对于我的处理方式是没有任何意见的!”说完,慕辰看着韩贞很得意的笑了笑。

    韩贞望着慕辰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没什么问题说着:“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还是想想怎么让思婷完全醒过来吧!”

    真的是看不惯慕辰用这种得意眼神看着她,早就知道慕辰心里面早就压着一股劲要跟她比较一下,现在好了终于找到了机会。

    其实从慕辰踏进这家医院开始,她就知道慕辰早晚就会成为她的灾难,果真没有多久就证明这个理论,这个理论就是在第一次他也正在放假之中,突然当天就有一个十分危险的孕妇入住了医院里面,孕妇的情况也十分复杂。

    但是当时擅长处理这种情况刚刚正好都在休假当中,当时还不是医院院长慕辰才慢慢从国外的大学留学回来,就被慕先生和慕太太就打发医院里,让慕辰跟着当时还是医院院长林医生身边实习着。

    没有想到,慕辰和她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慕辰第一次上班,而她不知道第n次一早去医院上班,他们两个人一起开车进入医院的地下停车库,最不过是从两个不同方向开过来的。

    可是双方的车在第一个地方相见,期间慕辰也很绅士把车位让给了她,他重新找地下停车库找到了一个车位停了下来。

    原本她应该把车停好了以后,主动找慕辰好好说一声谢谢的,可是她正要找慕辰好好谢谢的时候,就突然接到诊室里面打来紧急电话,也只能遗憾看了看把车停到很远位置的慕辰,就提着包包座电梯去了妇产科。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和慕辰缘分真的太深了,深到不是只是让车位那么简单。

    原来科室急匆匆让她过去,完全是因为一位高龄产妇妈妈马上就要生产了,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十分顺利,顺利到让她欣喜。

    没有多久产妇在努力差不多一个小时候,终于把肚子宝贝生了下来,她以为就会顺利的完成的时候,快让身边的护士干净给的妇女收拾一下,就把孕妇推出了产房里面。

    谁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安装在妇产科产室的摄像机已经把拍摄成音像传播到了观摩室中。

    两个男人,一老一少的男人眼睛都一动不动盯着观摩室上液晶显示屏上,两个男人全神贯注看着液晶显示屏上生产操作。

    中年男人见到如此复杂情况,孕妇居然还是顺利的生产,真的十分欣喜:“阿辰,对韩主任技术应该相信吧!”

    慕辰并没有直接给中年男人任何满意答案,而是双眼紧紧盯着液晶显示屏上镜像,接着慕辰也顾不了中年男人到底在说什么事情?

    当时慕辰满脑子想的就是当时看到镜像中发生的一切,拿过妇产科特殊手产房的麦克风对着产室内宣布着:“暂时暂停缝合,他立马过来。”

    她当时就特殊产房内,在听到话筒里面播放的事情,心里面隐约有点不高兴,后来很快就释然,就让护士继续给女孩下体消毒,避免暴露在外面的伤口在进行第二次的感染。

    一边让护士消毒一边等待着那边专门派人过来,她倒想看看敢跟他韩贞说暂停的人,在医院里面重来没有人让这种事情发生过。

    现在既然有一个医生居然通过麦克风让她暂时缝合伤口,他倒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让她暂时手上的过程。

    她当时在一边等待着,一边做好缝合伤口的准备,一边等待着力那个人到来。

    等了十分钟后,在麦克风中喊停的医生赶了过来。

    当时慕辰是全副武装着,身上穿着是那种蓝色手术服和脸上带着一次性蓝色口罩,就走了进来。

    她当时一眼认出来的人带头走进来的人的是林院长,李院长哪副眼镜让她特别特别的熟悉,不过当时走在后面慕辰她完全都没有注意到,他后来是真的没有注意到后面进来医生就是慕辰。

    慕辰走进手术室,首先看了看暂时昏死过去产妇的眼眶眼珠子后,然后又来到女人敞开的下体一看,终于在下体找到了一条在**壁上在缓慢移动的白色虫子。

    如果不仔细一看真的看不出是一条白色小虫子,不仅如此还在**璧上找出了好几条爱白色蠕动的小虫子。

    她当时看到眼前这一幕,就算才有了很多工作的医院工作人员看到恶心异常的,她为什么在生孩子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到刚才这位年纪医生看到白色小虫子。

    这种小虫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他心里面不由疑惑了起来,她并没有明说什么,这是好奇拿起放在桌子上面虫子标本,就没有让她好好观察一会儿。

    接着就听到慕辰让她们把女人重新缝合提来,同时进行抗生素的治疗。

    慕辰的话在特殊产室内的产生一阵不同反响声音,所有医生都睁大着一双眼睛看着眼前很年纪的慕辰,都在质疑慕辰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怎么可以进行抗生素的治疗呢?

    甚至连林医生也开口质疑慕辰的诊断,难道慕辰只是在女人下体**壁上找到了几粒白色的虫子就认定孕妇受到了寄生虫感染吗?难道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在刚刚生产完的产妇身上要进行抗生素资料,风险是极大,如果没有任何确定的结果,谁也不敢露动用抗生素的资料。

    她还记得当时林医生上前苦口婆心劝慰的说道:“阿辰,你是不是对在国外积累的临床经验是不是太相信了,怎么就只是凭从**壁上面找到几颗白色小虫子,就断定是寄生虫感染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可以依据了?”

    慕辰对面大家的质疑,没有一丝心慌,反而从容不迫的讲起了他认定女人感染的目的有三点,第一点就是在女人下体的**壁上面白色小虫的成体,第二点就是他对这个白虫十分熟悉,在y国接触时间最长除了那次在b国丛林中无意发现那种寄生虫以外,最熟眼前这种白虫的十分熟悉,第三点就是女人脖子上面所佩戴着东西。

    这种东西是哪个地方特有的吉祥物,而那种虫子就生活在哪个地方,如果女孩真的去过那种地方,还赤身下过水的话就不言而喻。

    她当时慕辰对于他的结论的时候,她脸上和心上都闪过一丝不屑,如果医院可以猜想事情的地方的话,那么就可以不用仪器来检查什么东西了?

    她说完这个话,就让身后站着助手和她一起把女孩下体伤口慢慢重合了起来。

    慕辰见到他们不听他的话,也没有在说什么,跟林医生一起走出了产房,一起回到了观摩室。

    没有过多长时间,孕妇和孩子顺顺利都离开了医院里面,可谁也不知道在孕妇回去一个星期后,就发现全身无力和发烧的情况。

    最终在普通医院始终都熟不好,最后也只能带着丈夫带着妻子来到医院里面好好做了一个地方,到底是什么一个样子情况。

    正好当天晚上正在医务室值班的人就是慕辰,慕辰走进医生办公室的一刹间,一眼就认出那个女孩就是在病房里面所看到的女孩。

    慕辰看了看女孩的基本降速的情况,最后给女孩去做一个血液报告,看看血液报告上面有没有存在感染着,如果真的是感染事情真的不对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