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零九章 无可奈何的选择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零九章 无可奈何的选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们保守派想起了当初先皇在驾崩之前,曾经泪流满脸伸手拉着他们恩师的手说,如果未来太子有什么做的不对,还请你们多多在太子耳边时常提醒着点,不要让太子毁掉这个国家。

    如今看这种情况,太子是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能他们怎么劝都是无用的,还是他们想好怎么来给云岩国善后吧!

    对,就能是这种样子

    果真云岩国最终哪位刚刚登基,想在臣民和百姓面前树立一定威信,最后完全不听保守派忠言的君王仗着云岩国历代君王积累下来的财力和兵力就跟大魏去拼。

    激进派听到君王下达的圣旨,高兴的跪在大殿上面,终于等到用军工来挣的爵位,他们足足等了差不多了五十多年。

    这五十多年朝中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五十年前原本是重武轻文,五十年后经过多年的休养生变成了重文轻武的情况。

    他们武臣的地位非常的低,低到了在朝堂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

    三代君王都保持着只守不攻,害得他们这些武臣真的是难过。

    现在好了新皇一登基就迫不及待就准备报复当初大魏国给先祖们耻辱,真的太好了。

    大魏国也知道云岩国再次背板了再次签订下来契约,准备进攻大魏国。

    慕容枫连夜在御书房跟大臣还有瑞王商量带兵的人是谁?这场战争到底应该怎么去打?

    最后商量的办法,为了鼓舞很多年都没有上战场的大魏士兵,瑞王和皇帝都带领一支军队出发,镇国公卫廖做兵马大元帅。

    卫廖先带领一支军队前往边境的,年轻的皇帝和瑞王分别在第五天一起出发跟在边境的卫廖汇合。

    慕容枫和慕容清两个人在离开都城舔城的时候,实在不放心把国家重担放在新任国师上面,于是把老国师请了回来坐镇都城。

    老国师知道年轻的皇帝和瑞王是为了国家都上阵,于是就给年轻皇帝和瑞王每个人锦囊妙计,在危险的时候再能彻底打开。

    在誓师大会上,年轻皇帝和瑞王两个人一金一白两副盔甲站在高台上面检阅着三军。

    都城添城门口成千的百姓在街道两边目送着这个国家的皇帝和亲王率领着军队离开了都城。

    所有百姓的目光都放在在前方走着的皇帝和瑞王殿下。

    都不知道两位漂亮的女人站在城楼上面目送着丈夫远去,目光里面都充满了担忧和担心目送着丈夫离开。

    王嫣儿怀中抱着一名刚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孩子,目送着丈夫的背影渐渐离开。

    紫芸则站在王嫣儿身边单手扶在腰杆上面,肚子已经变成了圆圆的一大个,就好像肚子里面被塞了皮球一样,担心和祝愿目送着丈夫离开。

    王嫣儿知道现在紫芸情绪有点不好,赶紧伸手握住王嫣儿已经充满了汗珠的双手,安慰着紫芸,说一定没有事情的?

    奉命暂时监国老国师也站在城楼上面,看着皇帝和瑞王的背影消失在了拐弯处,又听到王嫣儿和紫芸的对话不由开始观察了两个起来。

    其实经过一段的观察,他发现这个叫王嫣儿的女孩和紫芸女孩都是一个好女孩,只不过为了大魏的国运,在没有弄清事实前绝对不能让不属于那个女孩座上皇后的位子。

    老国师想起来等会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就跟王嫣儿和紫芸两个先告退,离开了城楼上面。

    这边队伍当中两个天之骄子也知道他们心爱的女人都站在城楼上面为他们送行着,但是两个男人谁都没有转头看。

    他们都知道就害怕他们转头一看,看到两个女人眼中的担心只会让他们内心中多了一份重担和不放心而已,也真的害怕会带着这份重担走上战场。

    瑞王为了调和两个人身上压抑的心情,笑着跟皇兄开着玩笑,说等皇兄回来了以后,弄不好皇嫂已经给皇兄重新添了一个小皇子或者小公主。

    年轻皇帝也知道弟弟这样做是想安慰他一下,也笑说的说道,说瑞王等才回来孩子就会开口叫父王了。

    ……

    重症监护室门口

    在一边想事情的韩云飞见到慕辰神色有点不轻松,上前小声询问着慕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辰知道韩云飞做出这种多余举动是想干什么,是为了不想让座在一边凳子上面才刚刚复原过来的绯如花知道。

    慕辰也随着韩云飞走了几步,来到了大厅一个角落里面,他还专门回过头看了看坐在凳子上面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想得如此出神绯如花,确定绯如花没有看向这边,才敢小声回答着到韩云飞的问题。

    把重症监护室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韩云飞。

    在角落窃窃私语的两个大男人,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原本座在凳子上面的绯如花正悄无声息走到他们身边。

    绯如花并没有发呆,只是看到了慕辰在接完了那个电话后,脸色明显有点不对劲,她知道如果她光明正大询问慕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知道慕辰一定会看韩云飞脸色,选择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告诉她。

    果真在慕辰挂断了手机后,韩云飞就觉察到了慕辰有什么事情要说,看了看假装在发呆的她,或许是韩云飞早就察觉到她是假装的吧!

    就把慕辰喊道了一处角落在说着什么事情,她也只能放轻了脚步上面的声音,走到了他们身边。

    她正想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一定要把事情背着她说?

    一道惨烈的男人声音打断了她要问出口话。

    甚至也震惊了在角落窃窃私语的慕辰和韩云飞。

    韩云飞和慕辰听到惨烈的男人尖叫声音,赶紧抬起头看向东方耀所站着方向。

    东方耀悲惨的声音也引起了已经醒过来的刘母注意。

    听到尖叫声音的刘母也顾不上身体上面的疼痛,直接从凳子上面座了起来。

    在场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东方耀所站着的位子。

    就看到东方耀手中玉佩光芒在逐渐减弱着,拿着玉佩的双手也慢慢垂放了下来,接着就见到东方耀身体慢慢向地上倒了去。

    韩云飞和慕辰两个人眼疾手快冲了上去,在东方耀身体接触地面上一刹间,伸手抱住了要倒下去的东方耀。

    刘母眼睛直愣愣看着东方耀慢慢要想地上躺了下去,也不知道身上哪里来的力气,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

    “花儿,过来扶一下伯母。”刘母见到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连扶着墙壁走路,眼前都是重影,无奈之下只能向站在一边的绯如花寻求帮助。

    绯如花面对这个突发的事情已经完全给看呆了,刘母这样一喊彻底给吓到了,稳定了一下被吓坏的心脏,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绯如花见到喊她的人是刘母,同样见到刘母已经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丝,双手微颤抖扶着墙壁上。

    绯如花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看到刘母双手颤抖扶在墙壁上,出于本能走了过去,伸手扶住的了刘母。

    这边扶住东方耀的韩云飞和慕辰又看向醒了过来的刘母。

    慕辰见到刘母气色已经好了很多,又看了看手腕上面的时间刚刚好,看来连上天都没有帮主他和云飞啊!

    在紧要关头让东方耀出现这件事情,真的不知道东方耀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发生这种难以承受的事情?真的不知道东方耀到底在白光看到了什么东西和事情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变成这种情况。

    慕辰把手指放在东方耀鼻尖下感受着东方耀的呼吸是不是正常?试探看了好几次呼吸还算正常,就是东方耀这个心脏跳的有点快而已,看来是真的被玉颜石看到的东西给吓到了,要不然东方耀肯定不要大喊了起来。

    东方耀虽说不像韩云飞一样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是冷静的,但是东方耀出了冷静也是在他们圈子出了名的。

    韩云飞见到慕辰正在给东方耀做着起初检查:“东方耀现在情况怎么样?”

    “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受到了很大刺激而已,导致的心绪不宁。”慕辰把他诊断对东方耀说了一遍,接着又看了看手腕上佩戴的手表:“云飞,现在我把刘母还有东方耀彻底交给你了?”

    离内科医生和护士到达的时间仅剩下了2分钟,2分钟后内科的医生和护士就会到达重症室大厅。

    虽然现在丢下韩云飞一个人要照顾3个病号有些残忍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是重症室病房里面有思婷等着他急救,他真的也只能把3个病号交给韩云飞一个人照顾了。

    刘母在绯如花搀扶下也走到了东方耀身边,轻声询问着慕辰,关于东方耀的情况。

    慕辰让韩云飞先把东方耀从地上扶到一边凳子上座下,一边笑着跟刘母说着东方耀情况,按照他刚才跟韩云飞所说的话,在对刘母说了一边,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一时间情绪有点激动而已。

    韩云飞看着东方耀手中紧紧拿着了玉颜石的玉佩,想到万一这块玉颜石等会被医生或者护士给偷偷拿掉,东方家和刘家损失就惨大了。

    韩云飞一想到这些事情,就准备把玉佩拿过来暂时由他保管一下,等会东方耀醒来,再把玉佩还给东方耀。

    万万没有想到东方耀昏倒了,手中的玉颜石红绳还被东方耀紧紧拽在手心,或许是他手上使了很大力气,让昏倒的东方耀有所察觉,东方耀也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东方耀把左手上的玉佩递交给了他,让他把这块玉佩交给绯如花,话刚刚说完东方耀再次体力不支的再次昏倒了过去。

    不过这次跟以前完全不一样,这次另一只手上拿着玉颜石轻轻一扯动就扯了出来。

    韩云飞把随后从东方耀身上扯出来的玉颜石,把两块玉石放在手里看了看后,就把另一块玉佩放在了衣服口袋中,暂时替东方耀保管了起来,另一只玉佩紧紧放在手掌心里面,等会花儿跟慕辰进去的时候,就把这只玉佩交给花儿。

    果真没有过多久,接到慕院长通知内科医生和护士都统统赶到二楼重症监护室里,把状况不是很好的刘母和东方耀都抬上了担架送往了内科住院部。

    整个重症监护室门口所有的病号都抬走去资料了,门口仅仅剩下了绯如花和韩云飞还有慕辰在门口。

    慕辰见到两位特大病号已经送走了,心中两块沉甸甸的大石头,终于有一块大石头已经完全落在地上,还有一块大石头就是在重症监护室里面的刘思婷。

    他到现在始终都想不通按照那个手术方案已经降低了手术的危险,为什么思婷还会出意外?难道是他和韩贞所列出的手术方案不合适吗?

    绯如花见到大家所有担心的人都已经走了,剩下的三个人心里面都是心知肚明,就不要必须在拐弯抹角下来:“慕辰,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思婷出了什么事情?”

    现在全部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半部分,终于有了心情想好好的想一下慕辰刚才所表现出来神色,也明白了到底发生的事情,只不过就是想从慕辰口里证实一下事实而已。

    慕辰看了看韩云飞的表情和眼色,才能把真实发生的情况告诉绯如花啊!他慕辰可以得罪任何人,就是唯一得罪不起的人就是韩云飞。

    韩云飞一旦真的生气了,可是后果非常十分严重的,他还是为了他的小命着想,虽然彼此都是明白人,心里面都很明白,但是为了他小命,他还是要在回答前看一眼韩云飞有什么要指教的。

    “你看他干什么啊?怕他吃了你吗?”绯如花见到两个男人眼神交流,真的差点没有气到。

    慕辰看了一眼绯如花,心里无声呐喊着,大小姐啊!你自然而然不用害怕这个冷面神,但是他怕啊!只有韩云飞一发火,他就感觉到后背脊有点发凉啊!

    站在一边的韩云飞听到绯如花怎么一说,也知道就算想隐瞒也隐瞒不了,再加上等会花儿要随着慕辰一起重症监护室中看望思婷。

    “告诉花儿吧!”韩云飞无奈的淡淡说道。

    慕辰在听到韩云飞这句话就像得到大赦一样,全身的舒坦,最后没有一丝隐瞒把思婷如今具体的情况告诉了绯如花。

    绯如花默默听完韩云飞说完,听完以后,已经是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说明知道真实情况的心情。

    过了一会儿,绯如花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声音:“你也知道。”看着站在慕辰身边一脸了然的韩云飞。

    “我只是猜想过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韩云飞知道是隐瞒不了什么,也只能跟绯如花如实坦白。

    “现在怎么办?”绯如花压下心中可能随时都会爆发的怒气:“慕辰,如果思婷这次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看你们怎么跟刘伯父和刘伯母解释?”

    慕辰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因为他已经是无法可说了,本来这件事情也是他擅自做主的,他当时要进行这种手术主要的原因就是给东方耀和思婷一次机会。

    如果手术成功能留下思婷肚子中孩子,那么有一天彼此后悔还有一丝回转余地,其次他在国外留学那段时间,他也在致力研究这种手术。

    经过他多年的改良手术方案,在动物身上所做的试验也非常成功,也是因为这样他想对着思婷试试看,如果实在不行也只能走最后一步,这一步就是留下大人不保孩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