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零八章 不自量力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零八章 不自量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皇帝望着嫣儿脸上淡淡的微笑,在心中忍不住悄悄叹息了一次,拉过嫣儿有些冰冷手放在掌心之中温暖着嫣儿冰冷的小手。

    座在一边凤椅上的嫣儿感觉到了手心中传递过来的温暖,心里面觉得非常幸福,她重来都没有想到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姑娘,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成为帝王的女人。

    嫣儿一想到这些问题,也抬起头忍不住笑了笑。

    年轻帝王回过神来看向座在底下的亲弟弟瑞王,首先见到瑞王时不时对着身边的女孩嘘寒问暖的。

    因为弟弟强壮和高大的身体拦住了女孩面容,所以让他看不清楚女孩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他只是听一些好事的太监和宫女讲过瑞王和这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孩相识过程,听说瑞王认识这位姑娘也是去郊外打猎遇到。

    当时瑞王殿下发现天色已经晚了,准备带领身边的人在猎场周围的村子里面度过一晚上,第二天准备就会都城。

    瑞王带领着手上在猎场周围差不多寻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见到一点人烟,最后顺着围猎的地方差不多走了好几里的路。

    终于黑漆漆的一片山坳中,终于见到了一丝光明。

    瑞王就带着身边几个跟随的属下走进了村子中,整个村子都是一片黑暗,村子里面的人全部都进入了梦乡当中。

    瑞王处于不想扰民的注意,就没有敲响村子中已经进入梦乡村民院子门,没有吵醒这位进入梦乡的村民家。

    在村子走了一段路程,终于看到有三四家灯火是亮着的,最后找了一家离村头比较近的村民家,一早也好快马赶回都城。

    瑞王率先下马敲响了村民家院子的门,没有多久从院子门缝中见到一名女孩打开了房子的门,朝院子和这边走了过来。

    听说这个女孩没有任何警备之心就把院子的门打开了。

    可打开门,女孩定眼一看,吓得连忙把院子的门关了起来,一边冲着屋子乱喊着,通知在家里面的人,告诉他们家门口有坏人在。

    站在门外的瑞王,听当时在瑞王身边陪伴的侍卫说,瑞王只是在月光下面看了一眼女孩的侧脸,就被女孩的容颜给倾倒了。

    他真的有点好奇能让这个弟弟动心的女孩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他这个弟弟比他还不近女色,弟弟找到肯定是一个国色天香女孩吧!

    要不然一向不近女色的弟弟也不会把这个女孩急急带回了家里面,而且连这种国宴也把女孩带在身边一起出席。

    年轻帝皇一想到这些事情,也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手中抬起放在桌子上面的酒杯走下了阶梯来到了瑞王面前。

    年轻的皇帝第一眼看到瑞王身边的女孩,女孩的脸上的笑容就像漆黑天空上挂着的月亮,让他郁闷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明亮了很多。

    年轻皇帝看到这一切,都看呆了。

    高兴坏的瑞王完全没有看到这一点,整个心思都放在身边的女孩身上,但是还是注意到了皇兄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瑞王也明显感觉到了身边女人的变化,好像女人有点紧张,笑着安慰着女人,就告诉皇兄其实没有那么可怕。

    女孩在瑞王的安慰下,果真变得不再害怕起来,勇敢直视着朝这边走过来的皇帝。

    三个的一幕幕都被座在面对老国师看的一清二楚,他只能看着着急,他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怎么快,刚才他还看到皇帝和嫣儿座在高台上面你侬我侬,他甚至还松了一口气,起码可以暂时让皇帝注意到瑞王哪里?

    可谁知道,他一转眼的时间就见到原本刚刚还座在高台上面皇帝陛下,手中拿着一个酒杯,酒杯里面装着满满一杯的酒水,郑公公手中拿着酒壶跟在皇帝陛下身后。

    女孩感觉到了皇帝看她的眼神有点不正常,微微有些害怕伸手拉着瑞王的衣袖,身体微微藏在瑞王。

    毫不知情的瑞王都不知道自己的皇兄正用一种迷恋的目光注视着他心爱的女人,还以为是身边的娇妻一时间害羞或者加害怕在躲起来。

    瑞王为了避免气氛尴尬,豪放的拿起放在桌子上面的酒杯回敬着皇兄,让皇兄不要太介意芸儿的举动,还替芸儿冲着年轻的皇帝陛下解释的说道。

    皇帝陛下也很快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没有什么事情,眼角余光还是时刻注意着害怕躲在弟弟身后的女孩。

    皇帝跟瑞王和女孩开了一个玩笑后,重新放回高台上座了下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在意料当中,宴会在顺利中结束了。

    宴会结束后,年轻的皇帝就带着嫣儿返回了内宫休息着。

    瑞王和芸儿也在宴会结束之前就离开了大殿,回到位于城中的瑞王府中。

    皇帝和嫣儿回到了内宫之中,就让宫女扶着嫣儿回到自己宫里休息。

    而皇帝就回到了宫殿里面继续处理着从很多地方汇聚起来的奏折,看着奏折上面的字不知不觉中变成芸儿的充满笑容的脸。

    站在一边郑公公见到皇帝好像在出神,也不敢去打扰皇帝在想事情,就悄悄走上前,用银针把蜡烛台中灯光调明点。

    蜡烛灯光挑明了一点,让照影在奏折上面的灯光更加明了起来,灯光变亮了起来,也打破了皇帝的出神。

    皇帝疲困捏了捏眼角的地方,来解除一下眼角疲劳,继续专心致志批阅着奏折。

    时间一晃,一年的时间一转眼就走了过去。

    在此期间,嫣儿经历过十月怀胎终于在一天晚上生下了一男一女,所幸的是孩子和母亲平安。

    皇帝陛下再次在小皇子满月酒上,私下会见了老国师。

    这次老国师并没有跟皇帝陛下在推三阻四,同样皇帝陛下把一副雕刻的龙凤图形的玉颜石凤形玉佩交给嫣儿,只不过绝对不能封后。

    为了这件事情年纪的皇帝陛下也跟老国师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商量,最后给嫣儿争取到的福利就是暂时把玉颜石交给她,剩下的事情才说。

    无奈之下皇帝也只能把的玉颜石暂时交给正在做月子的嫣儿,也是变相的承认了嫣儿是大魏国的皇后。

    虽然嫣儿没能成为大魏国至高无上的皇后,但是嫣儿以大魏国唯一嫔妃得到了玉颜石,就代表以后大魏国就算没有皇后,后宫里面的事情就会交给嫣儿处理。

    而且当今皇上膝下只有德妃嫣儿所生的一儿一女,如果皇上对德妃感情没有一丝变化,德妃的地位就更加的稳定,弄不好德妃会成为未来大魏国的皇太后。

    所以在嫣儿身边伺候的宫女和太监见到嫣儿脖子上面所挂着玉颜石,更加卖力的服侍着刚刚生下孩子的嫣儿。

    期间在做月子的嫣儿见到皇帝每次接触她的时候,就算皇帝陛下无论怎么努力克制心中**都是没有任何办法改变的事情,每次皇帝接触她呼吸的声音非常的重。

    真的担心皇帝会闷坏自己,就找了几个自己比较信得过的宫女打发去乾清宫伺候着皇帝,毕竟他也不是那种特别小心眼的人,看到皇帝为她那么能忍,也有点不忍心。

    可让她没有是想到的是,每天被她派去宫女都是灰溜溜的回来,甚至有些宫女回到她的宫内眼睛都是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

    一开始她心里还挺高兴的,皇上这样做也是对他们誓言的信守。

    当初她愿意跟他进入皇宫内院,完全是被眼前这位天子的感情所打动了,她王嫣儿只不过是一届农村的女孩,她真的做梦都没有想到拥有整个天下的天子喜爱。

    刚开始的时候知道那个人是拥有天下的天子喜爱着她,整个脑袋都是懵的,如果不是在好朋友和家人的安慰下,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情。

    她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后来知道他的身份是皇帝,皇帝肯定是有三宫六院的,又想起皇帝的三宫六院又不想进宫,可最终让皇帝的真心打动了她。

    她也真的很喜欢眼前的英俊少年皇帝,最终她还是尾着他进入了皇宫,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皇宫内院情况真的跟少年皇帝在她面前所说的一样。

    少年皇帝说在她之前他重来都没有宠幸过一名女孩,整个内院只有她一个人。

    后来她怀孕了,在怀孕期间少年皇帝曾经语重心长牵着她的手,满眼温柔看着她,她瞬间着迷了,对她承诺的说道,等把肚子里面的孩子生了下来,就会把大魏国皇后的凤座给她。

    如今她已经被封为了德妃,而且代表皇后位置的玉颜石也佩戴在了她的脖子上面,她所生下来的皇子只是时间问题,只要稍微长大一点,少年皇帝就准备把儿子封为太子。

    王嫣儿回想起这些事情,真的很高兴,就像吃了一块蜜糖。

    后来她出了月子,少年皇帝对她的宠爱更胜以前,差点天天晚上就夜宿在她的宫里。

    在一次床事解释后,少年皇帝已经是呼呼大睡了过去。

    王嫣儿嘴角勾起了一丝幅度来,手摸着平坦的小肚子,在想这个小肚子是不是又有了一个孩子呢?

    期间瑞王和紫芸两个在皇帝赐婚下,结成了一对恩爱的夫妻。

    瑞王大婚当天,年轻的皇帝把另一幅雕刻是木槿花的玉颜石赐给了瑞王夫妻两个,从今以后瑞王和他那个年轻妻子成为了玉颜石的所有人。

    东方耀把资料看到了这一点,就在心里想到这里故事都应该彻底结束后,在历史在大魏国最终还是存在了400年的历史,就代表玉颜石那些传说都是哪位老国师为了洗脱罪名,乱编造一起告诉了少年皇帝。

    可他继续往下翻去,发现历史并没有往好处发展。

    东方耀想到这些又抬看了看窗外的太阳,慢慢又陷入了回忆当中。

    可是在此期间位于大魏国东面的云烟小国为了上供的问题,在朝廷里面达不成一致,云岩国为了缴纳贡品的问题分成了两派。

    有一派支持者说如今云岩国已经很强大了,没有必要在依附大魏国,也没有必要再把国家的主动权交给一个仇人。

    况且他们得到的消息是大魏国刚刚经历一场自然灾害,正是他们云岩国的好机会,趁机拿下大魏国,到时候他们就能一统天下。

    另一派就跟另一派完全是相反的,认为现在云岩国虽然得到了很大恢复,但是想跟大魏国对抗,肯定是没有任何能力可以去取胜,应该继续向大魏国缴纳贡品。

    虽说这一年大魏国的确在天灾加**,或许真的跟某些人大臣所说的一样,这是个很好机会,可以一句铲除大魏这个强盛的国家,然后在慢慢收复剩下了国家,但是周围向大魏国臣服国家很多,有几个可以说是强盛之国,都跟大魏结成了兄弟同盟。

    另一个保守派的话为眼前这位雄心勃勃的帝王狠狠浇一头的冰水,希望能让这位斗志旺盛的君王给冷静下来。

    另一名保守派的成员再次站了出来,把他从大魏国得到全部消息都告诉了这位才刚刚登基的帝王。

    这名保守派成员并没有任何畏惧的上面陈述了他反对原因。

    虽然大魏国的确刚刚经历过内乱的洗礼,但是在大魏国新任皇帝慕容枫和瑞王慕容清两个的铁腕之下,明显已经有了气色。

    如果现在进入大魏都城添成就能看到街道两边一片繁华,来来往往做生意的人群,哪里还有一年前的城市样子。

    先不说两家的国力到底怎么样?就先说说两国国君的资质,如果一定要用一样东西来比较的话,那么大魏那个国君是遨游天际的雄鹰,他们的国君就是一个家雀。

    无论是从资质还是其他原因来说,都绝对不能获胜,就不要说其他的事情了。

    当初在先祖时代云岩国无论是财力还是兵力都要强盛大魏国几百倍,可惜当年先祖倾全国之力去征讨当时国力还不如云岩国一半的大魏。

    凡是经历了祖辈的那场大型战役,在出发之前都认为他们会轻易攻破大魏的边境线,直逼大魏国的都城,可是他们在大魏边境就遭到了大魏兵力顽强阻挡。

    最后先祖和先祖带去十几万精兵都被大魏包围在一个山谷里面。

    结果先祖可以安全回来,完全都是当时他们国家第一谋臣对当时在朝监国的太子敬献了一计,再把先祖和剩下兵力带回了国家。

    不过后来云岩国国力很不强势,作为战败一方,就只能向胜利的一方缴纳贡品,国家一边也重新振作了起来。

    只不过那一战云岩国整整输掉了五十年的,输掉了两代君王所攒下来的财力和国力,而作为胜利的一方大魏国在三代君王的努力的下,终于成了整个大陆唯一强盛国家,这几代其中有两代都在扩张领土上。

    现在整个大陆只剩下了云岩国和易虎国还有出于西北方梁国,这三个国家,易虎国早就和大魏结成了联盟,说好听点就是一个独立国家,说难听点就是一个附属国,连一个国家要选皇帝,也要听大魏有什么指示。

    大魏没有什么指示,才能按照他们的方式去选择,梁国更是对大卫包含着畏惧,更是跟大魏马首是瞻。

    如果慕容枫刚刚登基没有多长时间,最多就是三年的时间。

    这三年的时间慕容枫和慕容清两个兄弟之所以没有时间来管这些事情,完全是因为他们知道必须要稳定国内的情绪,才能彻底没有什么后患之忧的征战。

    现在大魏国国内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底解决,如果他们国家真的要在这个时候对大魏发动战争的话,那么败局已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