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零六章 打听消息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零六章 打听消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御书房

    年轻皇帝和国师两个的各不相让对视着,整个御书房内气氛低迷到了极点,让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大气一出就改变眼前的局势。

    年轻的瑞王则是一副觉得很有意思看着眼前的局面,嘴里吃着点心,一副观众的样子。

    所有在场的太监和站在年轻皇帝身边郑公公微微抬起眼角,看了看自家主子和国师脸色,最后话到嘴边又重新咽了下去,他还是不要身陷这件事情吧!

    当初那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是谁也不知道这这位年轻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还是看清形势在说吧!

    国师继续大义凛然诉说着当初发生的事情。

    当初先皇为了得到玉颜石,可是在全国每个地方都布下了暗卫眼线,他那个好友知道用不了多久先皇的暗卫就会顺藤摸瓜找到他哪里。

    他哪位好友为了保存家人,也只能无可奈何把这块玉颜石拿给他,希望他能给把玉颜石上交给先皇。

    可他第一眼看到玉颜石就觉得这个玉颜石是一个不祥之物,原本是不想敬献给先皇,后来他看到玉颜石也同样知道,如果把玉颜石重新供奉在皇家,受到皇家之家滋养,玉颜石本身的怨气都也慢慢消失不见,他在提议先皇把整块玉颜石打造成石块玉佩。

    让国师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先皇的确听取了他的意见,但是让国师没有想到的是先皇担心玉颜石功效和其他事情会被前来的参与打磨玉石和雕刻的工匠泄露了玉石机密,就在这时候先皇身边太监总管吴公公为了讨好先皇,直接在先皇耳边近敬献了谗言。

    告诉先皇说如果真的害怕这些参与玉石工程的工匠泄露了玉颜石机密,那么先皇可以杀人灭口。

    先皇在听到吴公公的提议后,原本还犹豫了一会儿,先皇在心里面想到了国师当初忠告,说绝对不能在为玉石平添怨气和杀孽了!所以在玉佩完工之后,必须要把这些参与玉颜石工程的工匠平安的送回家里面。

    可后来哪位擅长琢磨先皇心事的吴公公直接说中先皇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怕这些工匠出去了以后肯定会把玉颜石发出奇怪光芒的事情,这样被外面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会给国家造成动摇的。

    先皇就是因为这个理由,下定了决心,准备在玉石彻底完工之后,就按照吴公公所说的用毒药杀死这些来参与设计玉颜石的工匠,或许是苍天有眼在众多的工匠中还有一名幸存者强忍着中毒后的疼痛,来到了仓库,随手抓起了放在锦盒中两块玉颜石,用血站让玉颜石,同样也发出了恶毒的诅咒。

    随后国家和先皇身上都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或许这个就是报应吧!玉颜石是一个十分有灵性的东西。

    年轻皇帝在听完国师所讲的话,放在书房上面的手,重重的拍向了书案上,也冷声问出了心中的不解来,那么为什么朕在前几天祭天的时候,为什么天边出现云彩祥云呢?郑公公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朕说的呢?

    站在一边伺候的郑公公感觉到了年轻皇帝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严和怒气来,郑公公吓得立马跪到在地上。

    郑公公平静但不后悔,有条不絮跟这位年轻的皇帝诉说着一年前发生的事情。

    国师看着跪座在龙椅边有条不絮说话的郑公公,也不忍心才让郑公公受到惶恐的折磨,也开口说着剩下的事情。

    国师上前对着处于盛怒的年轻皇帝抱手作揖,讲述了剩下发生的事情。

    如果不是郑公公一时间好心,救了那一名工匠,或许连陛下和瑞王都无法逃过那次的灾祸,整个国家都会陷入到了一场混乱当中。

    年轻皇帝听到国师的话,眼角余光瞥向跪在龙椅上面一边郑公公,终于开口让跪在龙椅旁边郑公公站了起来。

    在一边看戏的瑞王在听完国师话,斜靠在凳子上面的身体也慢慢座了起来,一双带着意味不明的眼神端详着站着眼前的国师,又看了看座在书案前皇兄。

    在场的人不全部都是傻瓜自然而然能听出国师话中的一丝,就是说如果当初不是郑公公一时间好心把那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工匠都救了,要不然他们慕容家嫡系的血脉是不是就要绝种。

    在听完国师所说的事情,他真的实在是弄不清楚国师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和皇兄的性命为什么要多亏了郑公公的好心。

    站在书案下的国师自然也注意到年轻皇帝陛下和瑞王的注视,他也知道这两个兄弟对于刚才的事情充满了疑问。

    国师继续抱拳作揖着,继续解答着眼前两位兄弟的疑问,也讲出了当初那名工匠对玉颜石所立下来毒誓。

    这个毒誓就是希望帝王全家相互残杀,先皇不得好死。

    原本按照这个誓言来说帝王全部都会死于相互残杀,整个大魏的皇室就会岌岌可危,如果当时不是郑公公动了恻隐之心,非但没有按照吴公公的意思斩草除根,要不然今天的大魏江山和皇室真的是岌岌可危。

    最后这名工匠被郑公公救活了,同样郑公公也让这名幸运存活下来的工匠见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心里面自然就少了很多怨气。

    这样也让这名工匠对玉颜石所发下誓言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并没有对玉颜石产生有太多了影响,也让玉颜石中毒誓威力得到明显减弱,要不然陛下和瑞王殿下真的是难逃一劫啊!

    在资料上面记载,国师在把玉颜石敬献给大魏第二人皇帝慕容枫就已经说明,玉颜石不是一块普通的玉石。

    这块玉石被阿依古丽从玉山河中捡了起来的时候,俗话说的非常对,一块好的玉石是可以养人的,玉颜石更是玉石中上等品,是普通白玉石不是比的。

    玉颜石从玉山河河水中捡起来就已经吸取了阿依古丽的少女气息,本来玉颜石在出河当中就已经是富有了灵气,甚至可以到达跟上天天神沟通的条件。

    可惜的是这块玉颜石沾染上了三对有"qing ren"不能相守的怨气和血,就算才有灵气的东西在如此强大怨恨下就会变成不祥之物的。

    他当时看完这份资料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中觉得玉颜石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玉石那么简单,应该还有其他用途,只不过要把四块玉石全部凑齐才能体现出来,不仅如此还要用拥有这四块玉佩的四个人血液的。

    上面还记载,年青的皇帝在询问完国师的前因后果后,就专门把那天他亲自祭天发生的情况跟国师完完整整说了一遍。

    国师的回答让当时在场的人完全弄不清楚,国师在说什么事情?

    最后国师结束了高深莫测的回话后,也专门跟年轻的皇帝陛下说了,在祭天的时候,玉颜石没有一年多前先皇所诡异的天象,而是天边还出现了七彩祥云,那么就代表玉颜石新皇登基之后,所有国家的灾难也都过去了,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的。

    说完,国师再次上前跟年轻的皇帝陛下说出了多年没有说出来的话。

    国师就跟年轻的皇帝提出了他已经年老,没有什么精力在担任国师一职,希望由他的徒弟能出任他的位置。

    年轻皇帝知道国师已经察觉到了他内心中想除他而后快,就也让国师能已死谢罪,就算对天下的臣民一个交代。

    年轻的皇帝看了一眼站在书案下面的诚实万分想辞掉国师之位的老人,看着已经两鬓斑白的老人,有记起这个老人从先祖一代开始就做了大魏国的国师,无论是先皇还是先祖年代开始这位老人的确为国家立下了一些不朽的功勋。

    杀了这位老人他死后真的没有脸面去见地下祖先,他可忘不了当初先祖为了表彰这位国师可是专门赐给一个免死的圣旨,最后主要他完全没有听懂国师刚才所说那些哑谜,他的确要把这位老人留下来。

    经过这次跟这位老人的深谈,他觉得这位老人对玉颜石十分了解,况且如果当时的情况真的跟国师和吴公公还有镇国公卫廖所说的情况一样,那么他真的要把眼前这个老人留下来。

    年轻皇帝淡笑着从龙椅上走了下来,慢慢走到了国师面前,虚扶了弯腰低头恳求的国师。

    国师也顺着年轻皇帝动作抬起了头和身子,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年轻皇帝,接着又微微的低下了头,不敢跟这位年轻皇帝对视着。

    年轻皇帝笑了笑对着国师说道,国师为了大魏国已经操劳了一生,的确到了回道观颐养天年。

    还对国师所居住的道观进行了大大封赏,让国师所居住的道观成了国家第一大的道观,成了大魏皇家专门供应的道观之一。

    不仅如此年轻的皇帝还对国师本身进行了很大程度的封赏,还专门特赐了国师以后不需要经过通报就直接可以进入内功。

    国师的位子就按照国师的意思去做,让国师的亲传弟子接受国师的位子,继续为大魏的江山做出贡献。

    国师得到了应有的待遇。

    接下来的日子越来越热闹。

    整个朝廷都议论纷纷的,都在私底下笑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可比以往十年发生的事情还要多。

    先是刚刚登基的年轻帝王不顾群臣的反对,坚持一意孤行举行了祭天大典,让他们这些做臣子都是提着提着心,终于没有发生先皇祭天的事情,反而天边还出现了祥云。

    发生这种情况真的是极大鼓舞了大魏国的全体臣民,臣民也重新对未来的生活燃起了希望,在发生这件事情不久,南方和北方的虫灾和洪灾都得到很大改善。

    遭遇了虫灾和洪灾的地方也慢慢在恢复平常的灾后的生活和重建,

    这件事情就先不说了,就先说说国师居然会主动把国师的位子让给徒弟来代劳,不仅如此年轻的皇帝陛下为了彰显对老国师的宠爱和表彰国师为国家效力了半辈子,居然把老国师所居住道观封为天下第一道观,不仅如此还让工部下发一千万两白银修缮老国师所居住的道观,甚至还特许了老国师以后可以随意进入皇宫,根本不用在通报任何人。

    其次就是皇帝身边一直贴身伺候的郑公公,突然在年轻皇帝一次醉酒当中封了郑公公为忠武候,大家都以为是皇帝一时间喝大了,所说的酒话而已,等皇帝完全酒醒了过来就会撤销这道命令。

    一天以后,皇帝酒都醒了过来,跟以前一样按时上朝听政的,一位大臣就上凑了年轻皇帝,就是想证明一下皇帝是不是真的下过这种荒唐的圣旨过。

    皇帝听到大臣怎么一说,也觉得有点模糊后,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就随手摆了摆后,就说封了就封了,只不过是一个名称和几亩田地还有一些不是很多银两,还有一栋在京都的住宅,没有什么事情的。

    站在金銮宝殿下来的群臣望着年轻皇帝迷糊的样子,先是愣了一会儿,并没有下跪呼喊皇帝万岁。

    站在下面的群臣瞬间也顾不得是在什么场合,就开始在议论纷纷的,都怀疑是不是皇帝酒还没有醒过来,望着皇帝迷糊的样子,也十分肯定皇帝酒还没有醒过来的。

    他们大魏建国差不多有一百年的历史,无论是这个朝代还是以前的历史,重来都没有见过一位太监没有什么功劳就被封为忠武候的,要么就是皇帝被这个太监给控制住了,要么就是皇帝喝多,一时间酒还没有完全醒过来。

    就在他们其中有一位大臣还想站出来用祖宗规矩来让无论是酒醉了还是皇帝到底处于什么样的情况封一位太监作为侯爷。

    不仅如此郑公公死了以后,可以在郑公公家族人群中选择一位诚实善良的子侄过继到郑公公的膝下,以后郑公公过世了以后就可以接任侯位。

    这位大臣刚刚想站出来说这件事情,就见到站在一边假装漫不经心的瑞王率先站出来,跪在了地板上面,表示赞同这件事情后。

    所有站着的大臣听到瑞王都已经同意了,就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肯定是瑞王和皇帝商量过的事情。

    要不然依照瑞王恪守祖宗所立下规矩,才知道皇帝不顾祖宗立法,执意要给一位太监封候,第一个应该反对的人就是瑞王。

    可今天瑞王一反常态没有跟皇帝陛下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真的已经很奇怪了,可在他们犯疑惑的时候,就见到瑞王突然间站了出来跪在了地板上面,表示支持皇帝陛下的意见。

    那么瑞王这个举动是不是代表已经跟皇帝陛下商量好的事情呢?

    最终一大部分大臣见到连瑞王都对这件事情十分赞同,最终也只能抛开了什么祖宗律法就跪在了瑞王身后,表示拥戴皇帝的意见。

    最后一个太监就这样被封了忠武候,可能郑公公继续在皇帝身边伺候着。

    当然最让他们高兴的一件事情就是皇帝已经昭告了天下,准备要选妃大典了。

    这段时间有女儿的大臣都鼓足的力量,无能用什么办法都想让自己女儿成为了大魏国的皇后,就算能进入后宫成为一个嫔妃也是好的,万一得宠,女孩和女孩家族就会鸡犬登天的。

    今天有些重臣早早来到了皇宫里面,一是为了自家女儿跟内宫里面的太监打听好皇帝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二是想从内宫太监知道皇帝是不是已经有了内定人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