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零五章 纵火焚尸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零五章 纵火焚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经过大家的坚持努力,很快大火就被扑灭了,被大火烧过工部局一片狼藉,火灾中心位置已经是烧成了一片焦炭,位于火灾中心位置工棚里面人也烧的面目全非。

    火熄灭没有多久,得到消息的太监总管就领着一群贴身的太监走了过来,这位太监总监的场景简直是惨不忍睹,略微看了几眼,看了看已经被烧成焦炭的打磨玉石的工人们,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也略微看了几眼后,就让站在身边的太监把这些是尸体都拉出宫外,随便找一个地方把这些尸体都埋了。

    接着就询问小太监们,玉颜石的所在的仓库是不是完好无损的?

    一名比较机灵小太监走上前回答着太监总管的问题。

    总管太监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让禁卫军看住了没有任何事情的仓库,如果仓库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用十个脑袋不能换仓库里面的东西。

    那些刚刚还参与的救火禁卫军瞬间变得的严肃了起来,在禁卫军统领安排下,把完好无损的仓库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救人的小太监就站在一边听着总管太监和禁卫军统领所说的话,心再次咯噔了一下,让他一下子就想到昨天晚上他为了救那些还有一丝气息的工人,一时间忘记清理了仓库现在,如果现在让总管太监进去确认玉佩在没在,肯定会看到玉佩被随便乱放在桌子上面的。

    就在小太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运气就是那么好!一名穿深蓝色太监服的小太监走到总管太监耳边说了一句话,就急乎乎的走了。

    临走之前还对所有在场的太监和宫女还是禁卫军说了一边,大家的眼睛都睁大点,这四块玉颜石都是皇上要祭拜天地用的,绝对不能有什么差错,要不然他们的头就会没有了。

    说完,总管太监才急冲冲的离开了工棚前。

    站在一边的小太监知道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趁着禁卫军还没有彻底包围之前,进入仓库好好清理一下现场。

    小太监心里十分清楚他只剩下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必须要在这半个时辰的时间整理完仓库。

    小太监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了人群,火速的来到了仓库,小心翼翼见到两边没有什么人,快速闪进了仓库里面。

    小太监仅用了半个时辰就离开了仓库里,白天为了不想引起别人怀疑,就慢悠悠的返回了住处。

    小太监一回到住处就见到工人已经醒来,不过因为身体里面毒素没有完全清楚的原因,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奄奄一息的。

    最后小太监为了不引起帝王和帝王身边的太监怀疑,他就暂时把工人移送到外面修养,就在外面请了一个十分可靠的大夫给这位工人治疗,同样也通知这位工人的家里面的人。

    幸亏这位工人中毒不是很深,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终于有了很好的情况,只不过虽然体内的毒素已经彻底清除了,但是身体变得十分的虚弱。

    工人又在太监私宅里面静养了一个星期,最后工人和工人家里面的人给这位好心小太监留了一些钱,就离开了太监私宅。

    后来这位工人就没有在出现过小太监面前。

    工人和家里面除了给小太监留了一些钱作为报答,同样也给好心的小太监留下了一句让人弄不明白的话。

    小太监开始也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随便把那句话放在一边的盒子,算是给彼此留一个念想啊!

    这件事情结束后,没有过多长时间,终于到了帝王要祭天的日子。

    这天帝王率领朝廷的文武百官来到了专门用祭天建造的祭祀台上,帝王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朝廷中两千包括两千以上的诸侯王一起登上了高台上。

    工匠们的精心雕刻的玉石放在供桌上,玉石的外面是贡品,玉石面前是一鼎有了很长时间古董燃香大鼎。

    资料上面记载着,这位帝王恭恭敬敬的给上天献上了一炷香后,忽然间天色大变,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边成了乌云密布,是不是还伴着几声让人都觉得很害怕的惊雷。

    所有大臣都被如此场景都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是站在高台上面的皇亲国戚还是站在高台下面的平民百姓又或者是普通大臣,见到如此天象都议论纷纷的。

    突然乌云密布的天空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重新恢复到了晴朗的天空。

    大家都望着如此奇异的天象,更加是议论纷纷的,全体大臣都认为不祥之兆,当场纷纷跪在场地上面谏言,希望帝王能把这种不祥的玉石丢弃,要不然会影响国家的运气的。

    帝王站在高台上面看着左右两边和高台底下乌压压一片的臣民,也陷入了沉思之中,又抬头望了望已经晴朗起来的天空,接着又看了看放在供桌上面的玉石,难道这块玉石真的是不祥之物吗?

    帝王站在高台上面思考了很久,最终当着所有国家臣民面前让身边的国师收了玉石,带回了宫中放在了一边。

    后来发生的事情,果真应验了当时的天象,整个国家都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国家先是南部发生了虫灾,造成了百万民众受灾,接着帝王最喜欢准备传皇位给的皇子就在奸臣的破坏中导致父子离心。

    皇子最终斗不过父亲,最终皇子没有办法,也只能在家里面自杀。

    帝王见到自己最喜欢的儿子亲手被自己逼死,瞬间整个朝堂都是乌云密布的,帝王的身体经过这次的打击也一天不如一天。

    这位伟大帝王或许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也立下了遗照,让其他两位他同样喜欢的儿子继位,一个成为了太子,一个成为贤王。

    这位帝王在立下遗照一个月后,终于驾崩在皇宫正殿中。

    太子顺利登基,成为了国家新一代的领导着,而太子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是贤王,在一边和哥哥一起处理政事,两个兄弟好的不可得。

    更让人奇怪的是,新皇登基以后,不管是南方的虫灾还是其他地方灾祸也在慢慢的好了起来,当然这也是年轻的皇帝和年轻的贤王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但是资料上面还写着新皇登基后,为了安定民心,证明现在这些国家灾祸跟玉颜石没有关系,哪位年轻皇帝为了遏制这种谣传。

    坚持要重新举行几天的仪式,最终帝王的命令就是圣旨,没有任何臣民可以违反圣旨的,在加上情况已经有所好转。

    而刚刚登基的新皇也对这件事情充满了希望,所以全国人民都热情重新准备着用玉颜石祭天的准备。

    这天很快就到来了,这天刚刚登基在两年的年轻男人跟他的父亲一样,带着朝廷文武百官登上了高台。

    年轻的皇帝为了显示郑重其事,一直从高台底下三步一叩的叩拜到了高台上面,十分虔诚对玉颜石上了三炷香。

    让群众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天象跟一年前先皇的天象完全不一样,没有了乌云密布和惊雷,有的是祥云瑞光,天边散发着五彩祥云。

    所有民众看到了这种情况,都纷纷由衷跪在地上三呼着万岁。

    所有臣民看到如此的情况,都在心里面认为连上天都让这位年轻皇帝坐稳皇位,会不会在这块玉石真的有灵性,都认为大皇子是当之无愧君王吗?

    年轻的皇帝更是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脸上带着从心底由衷发出来欣慰的微笑,望着跪在地上民众,心中一块巨石也终于落下来了。

    年轻皇帝带着本身的自傲和霸气站在高台上面用一种傲视群雄的气势望着眼前的一切,同样眼角的余光是看着放在供桌上面的玉颜石,露出了一丝让人很难觉察到的不安。

    祭天仪式顺利结束了,但是城市中街头巷尾始终流传着当日祭天盛况,坊间都流传着他们国家有了一个让天指定的皇帝,以后他们的日子肯定是会越过越好的。

    坊间祭天余热并没有散去。

    皇宫的御书房中,年轻的皇帝穿着一件黄色圆领绣着九龙祥云的常服危座在龙椅上,面前的书案上放着前段时间祭天的玉颜石。

    书案下面左右站着是一名穿着一件白色圆绣着四爪蟒袍的玉面书生模样男人,另一边站着的人是身穿一件深灰色道士袍满头银发,看起来有些沧桑的一位老人。

    年轻的皇帝带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看着放在眼前的四块玉颜石,看了半天都没有说话。

    整个御书房内被一阵诡异的气氛笼罩着,站在整个御书房的人大气都不敢处,谁也不知道这位年轻皇帝到底在想着什么事情呢?

    真的很害怕,万一没有琢磨透眼前这个年轻的君王到底在想些什么?万一他们这些人没有琢磨透年轻君王到底在想什么?一时间说错了君王心中的事情,又或者是太懂君王心中的事情都是做臣子和太监的大忌。

    一旦犯了这个大忌,轻则重大五十大板或者丢官免职,重则是杀人重罪的。

    年轻男人抬起一双眼睛看着站在书案底下站着的老者,问着老者,国师对玉颜石到底是什么看法?

    因为年纪皇帝知道当初这块玉颜石被敬献给先皇的人是面前着的国师,也是国师对先皇说这块玉石只能配呆在皇家,接着还默默说了一句让人听不懂的话。

    当时的年轻皇帝还不是太子,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皇子,就站在旁边听着这位神秘国师语言。

    年轻皇帝在听完国师的话,完全是不相信国师所说半句话,在当时的年轻皇帝心中,真的对这位国师不屑一顾,始终认为这个国师都是骗人。

    后来发生的事情印证了这一点。

    先王才听完国师的话,心里面很高兴的,就让工部局的大人把这块玉颜石给拿了去,还让工部局的人访遍全国玉石能工巧匠。

    经过整整一年的探讨,在动工开始玉石的雕刻。

    可是在一年前祭天大礼上,玉石的作用差点没有把整个的国家都捣乱掉。

    这种事情已经罪大恶极了,连上先皇的去世也是这位自称会神通的国师有很大关系。

    年轻皇帝一想到这些事情,眼睛散发着寒冷的目光看向站在中央的国师。

    国师面对年轻皇帝的质问,也并没有表现出来一丝害怕,而是很淡然看着眼前年轻的皇帝,走上前,手拿着拂尘轻轻一挥,真的是颇有一些仙风道骨。

    国师微微对着年轻皇帝弯了弯腰,就算了君臣之礼,抬起头对的着年轻皇帝说道,玉颜石根本就是不祥之物,但是玉颜石如果长时间被皇家给供奉,就会消灭玉颜石身上所自带的不祥之气,可惜先皇在祭天之前,不听老臣劝告,一心只听当时的太监总管吴公公的谗言,误杀了几十名的参加玉石打磨的工匠,幸亏有一名工匠被当时心好了郑公公给救了下来,可惜在郑公公发现他的时候,已经对玉石说出了很恶毒誓言。

    国师把当初发生事情前因后果全部都告诉了年轻皇帝,说完,又把目光放在站在皇帝身边伺候的郑公公。

    年轻皇帝完全不解问着国师,你那句是什么事情?

    国师早就知道年轻皇帝完全不相信他的话,他也只能把玉颜石的传说全部都是高速眼前这位年轻的皇帝,玉颜石在三千年前曾经被一些污浊的血液,而血液已经浸润在玉石里面,整个玉石全部都是始终消退不下去的。

    这些血丝包含了三对不能相守的,不能相爱的血液,让原本就是不祥之物的玉颜石变得更加不祥。

    当初我也是受以为老友所托,把这块玉颜石想给先皇,其实当时先皇也在动用暗卫的力量寻找着玉颜石的下落。

    说着,国师上前鞠了一个躬,你不相信的话可以传召但是是暗卫首领,现如今是镇国公的卫廖起来作证。

    年轻皇帝将信将疑看着眼前这个铿锵有力的国师,最后也无奈把镇国公卫廖叫来当面对峙,也好让这个振振有词的国师也好死了这个心,乖乖接受惩罚。

    站在一边的瑞王看着哥哥和国师之间争锋相对,很有意思座在一边榻上面,一边吃着吃着干果,一边觉得是很有意思座在一边看着好戏。

    他可重来没有见过谁敢对大哥如此的不讲情面,如今真的见到,这个人是国师。

    这件事情他还是不要在想掺和什么啊?还是安然自在当着一个局外人。

    等了一会儿,镇国公卫廖就已经走到了御书房内,对着年轻皇帝行了一个礼以后,见到国师和瑞王两个人重臣都在,也分别跟他们行了一个礼。

    东方耀不由回想起那份资料,抬头看了看手中两只玉佩,再次不由想起了一些事情来。

    卫廖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皇帝找他肯定是有事情的,唯独没有猜到是原本是皇帝陛下和国师在争论二十多年的事情

    卫廖既不想得罪皇帝,又不想得罪国师,如果也把二十年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陛下。

    甚至把当年怎么寻找玉颜石的过程和情况全部都告诉了年轻的皇帝。

    年轻皇帝在知道了卫廖的证明,也让卫廖退了出来。

    年轻的皇帝不想让今天发生的事情让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情,在打发卫廖离开的时候,特别告诉了卫廖,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的。

    卫廖听到年轻皇帝语气中带有着威胁之气息,也连忙点头答应了年轻皇帝,一定会遵守保密协议的。

    说完,卫廖就赶紧退了下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