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零四章 全部都碰到了一起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零四章 全部都碰到了一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绯如花只要一想到东方耀,担忧的目光又看向紧紧关着的重症监护室的大门,小说和古书上面上不是说如果两个真心相爱的人。

    如果男女两方有一方出了事情,另一方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感应得到吗?不知道思婷能不能感应到东方耀现在的情况呢?

    重症监护室

    从大小和布局来说是重症监护室,还不如说是一个病区。

    重症监护室里面有三十个病房还有独立无菌手术室,手术室里面的东西也是最先进的仪器,一点都不必顶层的中央手术室差,占了住院部左侧楼的位置,每个病房里面只有另一张病床,所住在里面的人全部都是经过大手术的人,必须要严加看管,确定手术非常正常,经过医生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就会转移到普通病房里。

    安静的重症监护室,十分的安静,医生还是护士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安安静静的,没有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来。

    突然安静的空间响了一阵警报声来。

    在医生办公室的医生和护士站里的护士听到警铃一响,就快速的跑了出来,来看挂在天护板上的指示牌上亮着的房间号是哪个房间。

    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跑了出来,站在天花板指示牌前,见到牌子上面闪动的房间号,所有人都纷纷露出了哭脸,

    这个病房的病人是科主任和慕院长亲自手术的病人,而且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前他们就听到了一些风声,说这个病人是慕院长的好朋友,慕院长为了这个女孩的手术是特地让在y国休假韩贞主任亲自回国主刀。

    这种就算了,听说院长院子亲自为给这个女孩找到最好治疗方式,让她们科主任韩医生跑了y国一名着名的妇产科医生家里面拿了一份资料。

    有同事跟他们说起这件的事情,哪位八卦的同事让他们猜一下最后哪位妇产科医有没有把那份重要的资料交给韩主任。

    她们一致都猜的哪位医生应该没有把手中资料交给韩主任,听哪位同事说那份资料对哪位她们也不知道姓名医生真的很重要,那份资料听说是哪位女医生父亲冒着生命危险留下来的,按理来说哪位女医生应该不会轻易把那份资料交给韩医生带回来的。

    所以她们就全猜不可能,可结果哪位同事告诉她们说,那份资料已经被韩医生带了回来,不仅如此韩医生连夜研究起来资料上所说的方法可行性,最后在院长的要求下,韩医生勉强相处了一个很好办法来。

    就这样,这个女孩子才能进行保胎手术。

    从那个时候他们也意识到这个病人的身份绝对不一样,随后韩医生和慕院长都打过电话给他们打来了电话,说这个病人由他们负责,结果期间一些情况不是很稳定,必须打电话给他们的。

    有医生想到了这件事情,赶紧让身边护士去给院子和韩医生打电话,通知院长和韩医生20床病人情况很不乐观。

    医生让护士打电话通知慕辰和韩贞,几位医生也没有闲着,带着剩下的人手朝20号病房所在的方向走去,希望能帮助李医生稳定下病人情况。

    20号病房

    20号病房是特护病房,病房配备着最有工作经验的护士和医生。

    昏暗而开着灯的病房,在病床上躺着的思婷脸色极度苍白,嘴唇没有血色,口鼻上面带着氧气罩。

    在抢救的医生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刘思婷细细的眉头微微往里面皱了皱,平放在病床上的双手也在察觉不到的时候紧握了双拳。

    医生和护士都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所有人把全部经历都放在病人始终都止不住血压下降的问题上。

    护士和医生有条不絮进行了抢救着。

    医生在一边嘱咐着医生继续强大药量,一边抢救着病人,额头时不时冒着细汗。

    站在一边的护士更是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不停猛咽着口水,她从医将近二十多年,重来就没有见过如此凶险的病人。

    “李医生,你还可以吗?如果不可以我们通知韩医生和慕医生过来。”护士对着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控制病人的血压李医生提议的说道。

    蒙着口罩的李医生抬头看了一眼护士,先是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冲着护士点了点头。

    护士听到李医生准许,打开病房的门,准备去护士站打电话通知院长和韩医生过来一趟。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刚刚一出门就跟站在门口张望的医生和护士碰到了一起,差点没有把心脏病给吓出来。

    从病房里面走出来的护士一点都没有防备,还没等她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在窗口张望的医生和护士纷纷围了过来。

    医生七嘴八舌着急问着出来的护士:“里面那个病人情况怎么样?”

    护士们见到医生已经问出她们心中最想知道,没有在说什么,也在一边附和道:“是啊!”

    护士满眼无奈看着八卦要死的这些同事:“情况很不好,我要赶紧去大电话通知慕院长和韩医生。”

    一名护士喊住了焦急万分的护士:“你不要去了,刚才我过来已经让留守护士站的万姐打了电话给慕院长和韩医生。”

    “谢谢啊!”护士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就麻利打开病房门。

    重新走进了病房,顺带关上了病房门,把来看热闹的医生和护士阻挡在外面。

    正在抢救的李医生听到有关门的声音:“已经打电话通知慕院长和韩医生过来了吗?”继续做着手上抢救措施。

    “是的,已经打了。”护士说道。

    这个时候,重症监护室大厅门口慕辰和韩云飞正在商量怎么才能让东方耀回过神来。

    从刚才东方耀拿着玉佩站在窗户前到现在足足过去了二十分钟,真的很担心东方耀是不是着了魔。

    韩云飞看到这种情况,也陷入了一阵为难中,假如他和慕辰两个人合力把东方耀手中玉佩给抢下来,但他必须要想这种成功的几率到底有多大,万一非但没有把玉石从东方耀手中夺下来,还导致东方耀和他们两个争执下,不小心把玉佩打碎,他和慕辰两个真的是没有脸去见东方老爷子啊!

    这块玉颜石可是东方老爷子花了一亿才得到,而且还是要传给东方家未来孙媳妇,东方家未来的孙媳妇肯定会是思婷,万一那天思婷知道了这块玉佩是被他和慕辰两个人为了让东方耀醒过神来,不小心就把东方耀手中玉佩给打碎。

    依照思婷的性格知道了事情真相肯定会对他才去报复,对于他的报复肯定是在花儿耳边乱说一些话。

    现在他和花儿的关系已经处于悬崖边,如果思婷为了报复他,在悬崖边再伸手推了一把,那么他和花儿关系真的就会临近冰点。

    可继续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肯定是不行,毕竟这里是医院人多嘴杂的,被一些来来往往的人知道一定会引起渲染大波着,到时候肯定会把那些无孔不入记者全部都招到医院里面。

    绯如花座在椅子上,心不由的不安了起来,一双担忧的眼睛分别看了一眼处在白光的东方耀,又看了一眼紧闭着重症监护室,为什么她不由慌张了起来。

    这种慌张不像有意识的,这种慌张更像有意识的,好像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心中再次一纠,她是不是太过度关心这件事情了?

    “云飞,你还是赶紧下定注意吧!”慕辰望了望手腕上所佩戴的表。

    距离内科医生和护士到来这里仅仅剩下了五分钟,这个时间还是他的保守估计,或许时间会更加提前。

    韩云飞冷眼望了望一边焦急不安的慕辰,又回过头来看向已经被玉颜石彻底吸引的东方耀。

    正在慕辰担心的时候,被慕辰放在裤子包包里面手机一直响着不停的,慕辰烦躁的拿出音乐声响个不停的手机,定眼一看,见到来电显示的电话,觉得有点眼熟。

    慕辰想了半天,终于想起这个座机号码好像是重症监护室的号码,一想到思婷刚刚做完手术,就在重症监护室里面特殊护理,难道思婷怎么就有反应了吗?

    慕辰内心中抱有着一丝希望接起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护士的汇报。

    慕辰脸色不好看到了极点,又看了看站在窗户前方的已经被玉颜石迷住了心智的东方耀,这一对发生事情真的是赶到一起了。

    “好,我马上过来。”说完,慕辰就挂断了电话。

    慕辰在挂断电话的那一刻,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可以让东方耀回过神来的好机会。

    ……

    深陷在迷雾当中的东方耀的确被两块玉颜石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所迷住,但是脑袋里面还有大部分是清醒的。

    东方耀望着手里拿着俩两块玉颜石,心里也陷入了重重疑惑当中,在心里想了很多的可能,最后都被自己给推翻。

    东方耀望着两块玉颜石中相同的血丝纹理,把两块玉佩重合在一起,玉佩中血丝也是相互吻合的。

    当初爷爷把玉颜石所有的资料全部都交给了他。

    他拿着玉颜石的资料回到了自己房间里,满脑子全部都是那三位教授所叮嘱的话,玉颜石虽然有着最漂亮外表,但是同样也是不祥之物。

    可最终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他必须要去了解玉颜石全部信息,最终当天晚上他还是翻开了放在牛皮袋中的玉颜石的资料。

    打开牛皮袋的一瞬间,就被放在第一层的资料所吸引了,彻底被吸引了,玉颜石还有寻找前世今生的功能。

    凡是拥有过这块玉佩情侣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虐恋,就好像这块玉颜石真的被赌咒了一样,完全都是悲剧结束。

    爷爷手上的资料明确了记载了在哪位伟大皇帝得到了玉颜石后,就让当是最有名能工巧匠亲手制作了四块玉佩,两块玉佩上是雕刻着木槿花,另外两块玉佩是雕刻一龙一凤。

    这位皇帝才让能工巧匠打磨完玉颜石后,皇帝为了不想让那些参与雕刻和打磨的工人把玉石真实情况传播出去。

    打磨和雕刻完成的工人也认为全部都结束,心中满怀希望就等着拿工钱,就可以出宫回到家里面好好过日子。

    或者这些工人完全不知道在玉佩雕刻成功的那一刻,他们生命就注定要为这块奇珍的玉颜石陪葬。

    就在工人庆祝玉佩雕刻成功庆功宴上,大家开心的探讨着,等拿了赏赐和工钱回家给孩子和媳妇买点什么东西好,完全都不知道在他们所喝的酒中已经被皇帝的贴身太监下了药。

    没有任何戒备的工人喝下了有毒的酒,都纷纷毒发身亡,可其中有一个人因为酒量不是很行,在大家起哄下轻轻抿了一口。

    虽然太监朝酒中下了最厉害的毒药,但是那名玉石工人只是轻轻抿了一口不是很多,并没有造成他当即毒发身亡。

    那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打磨玉石的工人见到身边的工友都被毒死了,并不知道工友到底食用了什么东西才导致中毒身亡的,但是这个时候工人也意识到伟大的帝王为了怕事情败露,准备把他们这些知道内情的人全部灭口。

    那名工人想通了以后,就像疯了一样把桌子上面的酒和菜全部都掀翻在地上,酒瓶中酒瞬间晒在了地上,酒瓶中的酒液一旦触碰到了地上,瞬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就像起白沫子一样。

    这名工人彻底疯了,不知道突然间要去什么地方?他在心底深处只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去玉佩摆放仓库。

    工人忍着腹中的疼痛,一步一步努力的走到了摆放玉颜石的仓库,撑着身体努力掀开了玉佩上面的白布。

    最后工人拼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把两块玉颜石紧紧握在手中,努力张开嘴唇,对着两块的玉佩许下了最恶毒誓言。

    最后的情况是这位工人还是得救了,是因为宫中一位心底中善良还没有完全被淹没,一时间于心不忍把这名才二十多岁的工人偷偷救回了自己所住的地方,然后用从太医院里面打听到解毒方式。

    小太监把工人扶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连忙回到了工棚里面,为了防止等会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过来查看情况的时候露馅。

    小太监在慌乱中无意看到插在工棚上面的火把,一下子让他想到假装工人在毒发之前,因为痛苦而没有注意到情况,身体不小心碰到了插在工棚上面的火把,所以火把不小心摔倒了工棚上茅草上,一不小心就燃起了大货。

    小太监这样在心里面想,就这样去做了,用火把点燃了一边放着干湿茅草。

    也不知道当天晚上是不是老天有眼,小太监刚刚把放在一起的茅草给点燃,顿时狂风大作了起来。

    小太监见到火势非常的强大,也只能肯定会引起一场大火来。

    点完火的小太监见到四处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就迅速了离开了着火的地方,回到了住处他立马就把装作一整晚都没有出去迹象,一整晚都在照顾着还有一丝气息的工人。

    小太监完全都没有想到,他的那把火整整让整个工部局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等小太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在外面巡逻的禁卫军和守夜太监呼喊声知道。

    小太监为了不想让别人怀疑到他,他赶紧把昏迷不醒还在吐血的工人用被子遮盖起来,接着就跑出去,跟那些人一起去救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