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零三章 会有事情吗?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零三章 会有事情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花儿,你不要乱动。”慕辰及时喊住了绯如花不要在有大幅度的动作去碰触刘母的身体:“云飞,你先把刘伯母抱到一边平坦凳子上平放着,我要给刘母做一下身体检查。”说完,又看了看站在窗户前的东方耀。

    现在真的是管得了老,管不下小的来,还是以刘母现在的情况为准吧!万一刘母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和绯如花还有韩云飞真的是对不起现在还在鬼门关门口生死徘徊的思婷,也没有脸面去见思婷的。

    韩云飞依照慕辰所说意思去做,弯下腰来动作很轻抱起已经彻底昏死过去的刘母,走向位于墙边放着的平躺椅边

    “对,就是这样,轻轻把刘母放下。”慕辰在一边指挥着韩云飞。

    韩云飞按照慕辰去做,按照慕辰所说的把怀里的刘母轻轻放在平躺的椅子上,让出了空位给慕辰足够的空间去诊断。

    慕辰见到韩云飞按照他所说的方式,已经把昏死过去的刘母放在平坦椅上,也走上前给昏死过去的刘母做了一些基本的检查。

    一系列的检查下来后,慕辰悬着的心也终于安定了下来,真的是谢天谢地没有伴随其他的问题,最多就是血压有点高。

    这些情况都是因为刘母一时间不能接受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被一时间被吓到了导致血压瞬间升高,同样导致昏死的原因也是因为血压的问题,一时间接受不了眼前看到的事情而导致了昏死。

    虽然刘母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必须要住院观察一天,看看所有的情况是不是好点了,没有好就要接受统一的治疗。

    “情况怎么样?”绯如花上前焦急的问道。

    “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血压有点高!”慕辰看见绯如花满脸的担心,微笑的说道:“我现在就用电话通知内科医生过来。”说着,扬了扬拿在手中的手机。

    绯如花知道刘母没有什么大碍,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的,看着平躺在椅子上面昏迷不醒的刘母。

    “慕辰,玉颜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韩云飞目光锐利盯着在白光中隐隐约约出现的玉佩。

    韩云飞锐利的眼光,一眼就看出东方耀手里拿着的就是玉颜石。

    “我怎么知道啊!”慕辰看到眼前的一幕,身体也愣住了,直接冲着韩云飞吼道:“云飞,你确定阿耀手中拿着的玉颜石。”慕辰紧张猛咽着口水。

    韩云飞脸色很不好看冲着慕辰点了点头:“只有玉颜石才能发出这种耀眼的光芒。”

    “我靠,”慕辰一时心急忍不住骂了脏话:“这个玉颜石不是在冯郁手上吗?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啊?”而且还是出现在东方耀手中。

    在一边关心刘母身体情况的绯如花,没有注意到韩云飞和慕辰两个人的对话、。

    知道刘母没有什么大碍,绯如花在想起东方耀还在白光的深处,望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真的不知道东方耀的情况怎么样啊?不由担忧起东方耀情况如何?

    “放心,阿耀一定会没有事情。”站在一片的韩云飞见到绯如花内心在替东方耀担心,走上前抓住绯如花垂在身体两边的手来。

    绯如花望着还不断发出白色强光的玉佩:“可是,这种白光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危害啊?”还是不放心问着站在身边的韩云飞。

    “不会,这个是玉颜石本身散发出来的光芒。”韩云飞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盯着眼前白色光芒。

    “你说这个是玉颜石本身自带的光芒?”绯如花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玉佩怎么可能会发出这种类似太阳白光的光芒来啊?”绯如花完全是不相信韩云飞所说的话。

    韩云飞面对绯如花的质疑,他也没有生气,笑着说道:“花儿,你说你从小到大云飞哥哥在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绯如花眼眶中眼珠向上仰着,若有所思思考起韩云飞刚才所说那句话,在脑海里面寻找着全部记忆来证明韩云飞对她所说的每一句话的真实性。

    可惜搜遍了储存在脑袋记忆,韩云飞真在她从小到大真的重来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谎话,可玉石的怎么本身会带着怎么强烈的光芒啊?

    绯如花失落的微微低下了头,用蚊子的声音来回答着韩云飞:“没有。”

    韩云飞望着如此的绯如花,一句话都没有说,伸手紧紧把面前失落的女孩拥进怀里,感受着女孩身体上的温暖,才让他的砰砰乱跳的心安静了下来。

    绯如花正在因为找不到韩云飞撒谎的证明而失望着,突然感觉一道强劲有力的包围在她的身边,等她彻底反应过来后已经是被韩云飞紧紧抱在怀里。

    韩云飞明显感觉到了怀里女孩的挣扎,闭上眼睛对着绯如花耳边说着:“不要动,让我好好抱抱你。”抱着有温度的绯如花,才能让他觉得绯如花就在他身边。

    绯如花耳边响起韩云飞磁性的声音,内心就像被电击中了一样,全身由里到外的酥酥麻麻的。

    绯如花心中一惊,这种酥酥麻麻感觉不应该出现在她和韩云飞之间的,为什么难道她的内心深处还对韩云飞有一丝感情吗?

    韩云飞默默无言感受着怀里女孩的感情变化,嘴角露出了一丝欣喜的微笑,谢谢上天!上天起码让他知花儿对她也不是全没有感情的,谢谢苍天!

    谢谢苍天,愿意给他一次不弥补的机会。

    在走廊给同事打完电话的慕辰再次返回重症监护室门口,看到了在一边拥抱在一起的绯如花和韩云飞。

    按照常理来说他这个局外人看到这一幕,应该识趣乖乖的离开这个地方,不要去打扰他们两个,可现在是非常时刻,他也只能冒着被韩云飞记恨的危险,开口打破这种好不容易才有的温馨场面。

    慕辰走路没有任何声音靠近了忘我两个人,咳嗽了两声,提醒着他们这个地方不是病房,而是公众场合,还是注意点好!

    韩云飞听到了咳嗽,睁开了眼睛,狠狠瞪了一眼破坏他好事慕辰,又看了看已经被玉颜石迷住的东方耀,也把心里的不爽暂时放在一边,双手也慢慢松开了绯如花。

    绯如花听到慕辰咳嗽声音,身体先是一愣,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她真的重来都没有发现慕辰这次来可真是一个好时候,虽然被慕辰看到了让她有点不适应,但是又想起不是慕辰的出现,她有应该去用心情和态度来面对韩云飞。

    绯如花再次在怀里动了动,发觉韩云飞拥抱她的力气没有以前那么紧,双手使劲趁着韩云飞没有注意情况下,伸手推开了韩云飞,终于得到了自由。

    绯如花看也不看身后站在的韩云飞到底是什么表情,就朝慕辰小跑了去,只用彼此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慕辰大哥,谢谢你。”

    慕辰开先听到绯如花道谢的声音,心里面完全不知道绯如花在说什么?心里面还想着他好像没有为花儿做过什么感谢的事情?

    开先心里还挺疑惑,后来又看到韩云飞脸色很难看盯着他身边站着的小女孩,心中也瞬间明白了,原来小女孩谢谢他的是这件事情。

    看这种情况韩云飞和绯如花的事情,跟东方耀和刘思婷一模一样,两个一样天之骄子在感情这条路途上,只走出了一步,感情的长征还有很多步路要走的。

    慕辰见到韩云飞脸色很难看,瞬间想到以后有人会替他给韩云飞报仇了,想到这里心里就无比舒畅,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来。

    慕辰无视韩云飞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笑着小声凑到绯如花耳边说道:“没事,如果真的要谢谢我,以后就替我好好气一下这个自大的男人。”

    “啊!”绯如花一脸懵逼抬头看着带着不怀好意微笑的慕辰。

    到底是怎么回事?慕辰和韩云飞两个人不是一起在战区大院长大吗?两个好的是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吗?为什么慕辰面对韩云飞都是苦大仇深模样啊!

    “慕辰,不要把我的小女孩教坏了。”韩云飞上前拥住一脸懵懂的绯如花,霸道的对着慕辰说道:“你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冲着我来,我等着。”一脸挑衅看着慕辰。

    两个男人彼此对视着彼此,两个眼睛里都带着对彼此不服,可以闻到一股浓浓的战火味道。

    最终慕辰率先投降的说道:“好了,好了,我认输可以了吧!”冲着韩云飞举起了双手:“不过阿耀怎么办?”收起了刚才嬉笑的态度,很正经问着身边站在的韩云飞。

    如今看东方耀的状态,肯定是被手中玉颜石本身所散发出来光芒给迷住,要不然他们这里发生了那么大事情,东方耀也没有任何反应,唯一能解释就是东方耀被玉颜石所散发出来的给迷住了。

    “我想应该不是被玉颜石给迷住的。”东方耀不赞同慕辰所下的结论:“我觉得阿耀肯定是在玉石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们在发生发出那么大声响来,都没能影响到东方耀,依照他多年对东方耀理解,唯一的可能就是东方耀肯定是在的玉佩中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绯如花站在一边听着两个男人的分析:“慕大哥,云飞哥哥,你们两个都知道玉颜石的事情吗?”

    “嗯。玉颜石的事情当年可以传遍了全世界,能不知道嘛。”慕辰看着什么都不知道的绯如花。

    恐怕连东方耀都没有把玉颜石真实情况告诉过思婷,思婷对玉颜石了解最多就是玉颜石是东方家族孙媳妇的标志吧!

    关于玉颜石的资料最多就是电脑上面一些爱情传说而已,完全都没有记载其实玉颜石是一种发光玉石,而且听说这种玉石能有治功效。

    所以思婷和花儿两个女孩知道的事情应该仅仅只有玉颜石是东方家传家之宝,能佩戴这个传家之宝的人就是东方家族长孙媳妇。

    东方耀关于玉石的事情连思婷都没有告诉的。

    所以对一些事情也很好理解,为什么刚才绯如花和刘母身在白色光芒之中,会变得那么慌张,变得那么手足无措,绯如花和刘母在心里认为这种光芒会不会对人体造成一定的伤害,更多是对眼前发生事情排斥吧!

    毕竟玉颜石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正常的世界上。

    慕辰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距离同事和护士到来这个地方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必须要在着十分钟内让东方耀把玉颜石给收起来。

    如果被前来接人护士和同时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被眼前发生的一幕给吓疯的,被看到还有更麻烦的事情要去处理。

    就在慕辰和韩云飞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在平躺椅躺着刘母突然睁开了眼睛,环视了一圈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

    刘母发现自己躺在重症监护门口的椅子上,想坐起来,轻轻一动就觉得脑袋太昏了,无奈之下只能继续躺在椅子上,忽然一阵强光的刺向了眼睛,不舒服闭了闭眼,觉得眼睛慢慢适应了强光,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向发出强光的位置。

    刘母望着发出强光的位置,有些不相信的伸手掐了掐手臂,手臂上一阵疼痛,又看了看刚才所掐的位置,皮肤已经红了,确定她开先看到一切不是在做梦的。

    东方耀拿着玉佩走到窗前,让玉佩照耀在阳光下,下一秒还没等她和花儿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到她和花儿所站着位子就被白光给侵吞了。

    一时间紧张的大喊了起来,没有过多久她和花儿她们就被韩云飞从白光里救了回来,随后她就昏倒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母一急,眼睛顿时红润了起来,眼眶里蓄满了眼泪,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流进了头发里。

    重整监护室大厅出口的绯如花和韩云飞还有慕辰三个都站在原地,也变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刘母眼角的余光无意中看到了门口,见到绯如花和韩云飞还有慕辰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站着,心里重新燃起了一丝失望,赶紧用手擦干脸上了的泪痕。

    刘母用沙哑的声音冲着站在门口三个人喊道:“花儿,云飞,阿辰。”

    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三个人都在想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提醒忘我的东方耀,根本就没有听到刘母的呼喊声。

    刘母见到站在门口的花儿和云飞还有阿辰没有听到她的呼喊声,心里有点失落,可见到花儿一副若有所思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刘母也瞬间明白了,望了望现在眼前的情况,也不想在给小辈添什么麻烦,她还是安安静静躺了一会儿吧!等会觉得头不昏了再说吧!

    刘母这样在心里想,也这样就去做了。

    站在重症监护室大厅门口的绯如花的确在低着头想事情,可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其他原因,她感觉有一双渴望什么东西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绯如花的一想到这些,心里面就有点心烦,就朝一边凳子走了过去,慢慢座在凳子上面,面对正好是昏迷不醒的刘母。

    她不放心的抬头看向刘母所躺着的椅子面对,见到刘母跟刚才一样没有什么动情,也就继续担心看向身在光芒的东方耀,真的不知道东方耀的情况到底的怎么样?

    一想到东方耀,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样,如果当时看到了东方耀做出那么奇怪的举动来,及时制止他不要去做,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的,万一东方耀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