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零二章 她跟你说吗?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零二章 她跟你说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东方耀努力压制着内心的难受,不带任何一丝情绪问着绯如花:“思婷,跟你提过玉颜石的事情吗?”

    “是啊!”绯如花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

    说完,绯如花悄悄抬起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偷偷观察着东方耀,希望可以从东方耀脸上看出一丝愧疚或者是心疼来,可惜无论他怎么观察,始终都没有观察到一丝的情绪。

    说真的,她真的希望能从东方耀脸上看到对思婷的心疼又或者是愧疚,起码让她觉得思婷这十年付出是值得的。

    可惜无论她怎么观察,都没有看出东方耀一丝情绪来,就像某一个人一样,难道东方耀真的对思婷这十年所做的一切只有感激和恩情吗?连一丝爱情都没有嘛?

    是的!刚才的话,她是故意说出来试探东方耀的,她想看看东方耀真的是对思婷一点感情都没有嘛?

    可惜是她功能还不够还是东方耀隐藏的太深了,深到让她也看不出来,可仔细的一想,的确很有可能的,东方耀和韩云飞一样,深到不知道有时间在想什么事。

    她第一次知道玉颜石都要从一次思婷生日开始说起。

    那天是思婷十六岁的生日。

    思婷和她的生日是一样,都是在每年的暑假。

    她和思婷只要每一次想到生日在暑假,心里面就开心不得了,同样也觉得很庆幸啊!

    对!就是很庆幸,庆幸她们两个的生日是暑假。

    到了过生日那天她和思婷就可以痛痛快快好好玩上一天,到了晚上一家人和朋友围坐在桌子边,吹着蜡烛,吃着蛋糕。

    然后可以接着继续疯玩着,玩累回到房间爱你里面痛痛快快的好好睡一觉,就算第二天睡到中午也没人管。

    这就是暑假过生日的好处。

    那年思婷十六岁的生日,按照以往的惯例,她会先和思婷两个人在刘家相聚,两个人好好打扮一番,就会去外面玩上一整天,或者去什么商场疯狂购物一次。

    天快黑下来的时候,回到刘家,跟已经到达刘家的同学和朋友围坐在餐桌边,吃着刘母亲手做的饭菜。

    吃完了以后,大家会来到刘家别墅的花园中,一边烧着烧烤,一边嬉闹着。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就会由刘父推着一个很好看蛋糕走了出来。

    那年思婷十六岁的生日,也是思婷跟东方耀交往的第一个年头。

    那年她和思婷经历一年魔鬼式的初三,同样也跟她们的努力分不开的,终于考上了她们两个梦寐以求的市一中高中部。

    思婷知道考上了市一中的高中那一分钟是失望,失望东方耀也在同一年考上了全国最着名的学府a大。

    相比思婷的失望,她考上高中部更多的是高兴,高兴还一丝压制不住的苦涩。

    东方家的老爷子和东方伯父认为两个孩子已经都交往一年了。

    不顾思婷和东方耀的愿不愿意,就跟刘伯父和刘伯母一商量是不是应该跟外界宣布两家结成亲爱的事情。

    她还特别记得思婷在从刘伯父口中知道东方老爷子和东方瑞叙准备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对外面宣布自己和东方耀的事情。

    思婷知道父亲所决定的事情,是不能更改的,也只能在心里和一些事情上跟爸爸赌气。

    那段时间可就为难她的,一边是刘伯父交给她的任务,这个任务就是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要说服思婷出席在东方大宅举办的十六岁生日宴会,另一边她听着和看着思婷不停跟她抱怨着刘伯父的不对。

    接着思婷一边吃着零食,还苦大仇深对着她说,她绝对不会参加在东方大宅举办的生日宴会。

    她当时在思婷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别注意了一下思婷脸部表情,才发现思婷在说完后,两边脸颊上全部都是满满红霞,要有多红就有多红。

    在哪个时候,他也瞬间明白了过来,原本思婷不是在气刘伯父和刘伯母替她擅自做主,估计是因为其他事情,才不想参加东方家所举办生日宴会吧!

    她就趁着这次机会试探了一下思婷,才知道原来思婷还没有做好准备而已,把她和东方耀的事情向别人公布。

    思婷也担心别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外界会不会认为是她们刘家用恩情来逼迫东方家答应这门亲事。

    她为了让思婷暂时忘记这些心烦的事情,就能思婷说起在学校里面听到关于东方耀的事情,当然偶尔也会在原本的事情添油加醋告诉思婷。

    最后思婷被她说的事情气到,也终于跟刘伯父和刘伯母说,十六岁生日那年一定会跟他们去东方大宅。

    现在仔细想想真的有点对不起思婷,看来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补偿一下思婷,要不然心里面的良心真的是过不去啊!

    后来发生的事情,果真就按照思婷担心的方向发展着。

    终于到了思婷生日那天。

    因为她跟思婷是闺蜜的原因,东方老爷子和东方伯父看在思婷的面子上,也给她和绯承同志夫妻两个人也发了邀请卡。

    绯承同志在接到东方老爷子委托身边秘书带来的邀请函,简直有点兴奋过头,接到这个邀请函那天高兴了整整一天。

    她那个时候年岁小,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绯承同志在接到那份邀请函整整开心了一整天,后来她慢慢知道为什么绯承会那么开心。

    不仅如此,一向对她们继续保持良好作风的绯承同志,也格外大方给她和母亲都准备了价格不菲的衣服。

    后来家里面的生意越来越好,节约的绯承同志也不在控制她和母亲什么,不过后来她和母亲也养成了这种习惯。

    衣服和鞋子如果不是烂的不能穿了,她和母亲都不会丢掉的,当然也会适时添点衣服的。

    思婷那天生日,她穿上了爸爸花了很多买的香奈儿的小礼裙。

    生日当天,思婷除了一些要跟东方耀一起出席的时间,大部分时间就跟她在一起,有着东方耀应酬完那些人,想静静就会跟她们待在一起。

    时间一晃,终于到了生日宴会的**。

    由德高望重的老爷子站在宣布东方耀和思婷交往的事情,同样也让东方耀把代表东方家的身份信物很中郑重交给了思婷。

    **结束后,思婷满心欢喜的把代表东方家信物的东西好好贴身收藏着,宝贵的程度甚至连她都不许摸,只能让她在远远看上几眼。

    她当时还笑话思婷,让思婷好好把这个信物收起来,要不然弄不在了,他们这些人责任就大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个年轻妇人从她们身边经过。

    说这个刘家运气可真好,让他们刘家看准了东方家的一定是不会夸得,所以就按照女儿的意思把全部资产来帮助东方家度过这一劫。

    反正那些话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她想上前跟她们那些人好好理论一番的,就被思婷给拉住,就听到思婷说不要。

    两位年轻妇人并没有停止下来,还说思婷肯定没有得到东方老爷子和东方伯父和东方家族的承认,要不然东方耀为什么不直接把老爷子在x市拍卖会上玉颜石给思婷戴上。

    说着还得意笑着。

    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思婷情况好像有什么不对,没有了刚才得到信物的开心,就仅仅剩下忧伤,时不时摸着手中的信物。

    她也意识到思婷好像很在乎那两个女人口中所说的玉颜石,明明知道思婷也在乎这件事情,身为好朋友和闺蜜不该去揭开思婷的伤口,最后是理智战胜心中好奇心。

    她正在打算放弃想说出口的话,就听到思婷幽幽开口,告诉了她关于玉颜石的故意。

    从哪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本东方家认准媳妇的标准是那块玉颜石,也终于明白那两个年轻妇人为什么会笑着如此得意,也知道那块玉颜石被冯郁给带走。

    最后她也安慰着思婷,说东方耀也不是故意不想把那块玉颜石给她,而是现在玉颜石的根本就没有在东方家的人手里。

    当时为了让思婷开心点,她还对思婷保证的说道,如果有一天东方耀重新找回了玉颜石,肯定会把玉颜石给你的。

    最后思婷脸上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可如今事情发展成到了这个地步,虽然不知道玉颜石是因为什么原因回到了东方耀的身边,但是她知道玉颜石东方耀肯定不会给思婷的。

    “思婷,是吗?女儿很在乎玉颜石?”刘母有些怀疑问着绯如花。

    “是啊!刘伯母,你不要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绯如花无视刘母眼中的怀疑,微笑对着刘母说道:“我看就算思婷想,东方总裁也不会把这块玉颜石给思婷戴上了。”绯如花遗憾对着空气说道。

    刘母一看到玉颜石也想起了很多以前发生的事情,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这块玉颜石是东方老爷子花了重金才得到的宝物,自然要送给他最宠爱的孙子和孙儿媳了,真是造物弄人啊!

    东方耀淡淡望了一眼眼前两位唉声叹气的两个女人,很抱歉对着刘母说道:“伯母,对不起,这块玉颜石好不容易失而复得,可以佩戴这块玉颜石的女人只有阿耀的妻子。”

    东方耀说这句话意思很明白,是个人也听得出来东方耀话中的意思,就是说这块玉颜石的主人只能是他东方耀将来喜欢或者要娶的妻子,绝对不会给妻子和爱人以外的。

    对东方耀还抱有一丝希望的绯如花和刘母,亲耳听到从东方耀口里说出来拒绝话来,虽然在心里面已经知道结果是什么,但是还有些不死心想知道东方耀如今对思婷到底是什么态度?可惜她们等到的结果是跟希望相反的结果。

    刘母脸色一白,又想到一句话输人不输阵,脸上继续保持着灿烂的微笑,继续用长辈爱护小辈柔和的声音说道:“阿耀,要怪只能怪思婷没有这个福气,算了,你和思婷事情我们也不在强求什么。”

    东方耀望着刘母隐藏在灿烂微笑下苍白的脸色,心里也很怨恨现在的自己,可他必须装作毫不在乎的表情离开。

    东方耀努力克制着真实情绪,一边淡淡的说道:“谢谢伯母的谅解,伯母我可以看看你手中玉佩。”

    “嗯,可以。”刘母就看了看身边站着的绯如花:“花儿,把你手中的玉佩拿给阿耀看看。”

    绯如花望了一眼强忍伤心的刘母,又瞅了一眼东方耀:“你可要小心拿着,千万不要摔了。”剩下的话又被她重新咽回了肚子中。

    反正对这种负心人,说也是白说,还是不要浪费口水了。

    绯如花动作十分小心把绕在手腕上玉佩解下来递给东方耀。

    东方耀拿过绯如花递过来的玉佩,仔细研究了一下,走到有阳光照射进来的窗户前停了下来,接着把拴在玉佩上的红线缠绕在手指上,为了以防万一大拇指死死压在红线上面,以防出了什么意外所做出来的安全措施。

    另一边站着的刘母和绯如花满眼疑惑的看着站在窗户前做着诡异动作的东方耀,一时间也不知道东方耀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边东方耀一切都准备好了,把刘母带过来的玉佩放在阳光底下,下一秒玉石和带着玉石东方耀都被掩埋在光芒中。

    在一边站着的刘母和绯如花还不理解东方耀那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的时候,她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一道白色的亮吞噬在光芒当中。

    绯如花和绯母望着自己都身在光芒中,来不及的惊叹眼前所发生的事,就被从心底深处散发出来的不安所替代,转身离开光线所能照到位置,可惜的是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完全看不清楚那个地方是没有被光线找到的位置。

    绯如花就在不知所措的情况,就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没有欣喜中彻底反应过来,就觉得有一道力量把她扯出白色光能照到的位置。

    等绯如花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白光之外,拉她出来的人是韩云飞。

    “你有没有什么事情?”韩云飞把绯如花抱在怀里,接着又推开绯如花眼眸中带着关心上下看着绯如花:“现在你觉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地方?”双手也没有闲着,担心在绯如花只穿了一件薄薄病号服的身体上乱摸着。

    绯如花开先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可看到韩云飞身边看着的慕辰,才发现问题真的很大,娇羞的脸颊更加红润了起来,也让她的脑袋清醒了过来,转头望了望还身在白色光芒中的刘伯母。

    “我真的没有事情。”绯如花随便说了一句,让韩云飞不用担心:“你赶紧把绯伯母拉出啊!快点啊!”说完,用手使劲拍了拍韩云飞,体现内心的焦急。

    韩云飞确定绯如花身体没有什么事情,才按照绯如花的意思,冲进白色光芒中把身处在白色光芒里的刘母拉了回来。

    刘母被韩云飞安全送到了安全地带后,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吓呆,两眼发愣着,接着两眼一闭彻底昏了过去。

    绯如花见到刘母昏了过来,着急走到韩云飞身边,把昏过去刘母抱在怀里,大拇指掐着人中,始终都不见刘母清醒过来。

    一直是局外人慕辰看到刘母昏了过去,以为是一时间刘母没有做好任何思想准备,一时间看到眼前发生的事情吓昏了过去,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就站在一边继续当着隐形人,没有必要的时候,就不要在少参合这些事情吧!

    慕辰就站在一边看着,可见到绯如花已经掐了刘母的人中,始终不见刘母醒来,这个时候在意识到刘母应该不是单纯被吓昏过去的事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