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章 为什么是她?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章 为什么是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司泽航和欧阳宇见到他不想听接下来的事情,也没有在继续说下去,接着什么话都没有,继续躺在租足球场的看台上,打发着下午的休息时间,等会有还有3个小时晚自习,不好好抓紧休息一会儿,等会剩下了3个小时会很难熬得。

    他当初以为那个女孩已经在冯郁面前已经吃了一次亏,应该会自难而退。

    他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女孩并没有知难而退,后面发生的事情,他才慢慢注意到了这个女孩。

    又一次他们学校跟其他学校进行足球比赛,学校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在足球场上面给他们加油。

    在那次足球场上他被对方一些下三滥,但是没有犯规的动作伤到了腿部的。

    当时腿部受伤的的情况,足可以骨折,无法进行剩下的比赛。

    因为腿上的伤,还在家里面休息了两天,所以两天后一瘸一拐回到学校里面上课。

    回到学校正好是周六学校休息。

    他回到学校后,冯郁就扶他回宿舍休息了一会儿。

    来到宿舍门口,因为女生的不能随便进行男生宿舍楼,所以冯郁扶他走到了男神宿舍楼门口,就把他交给司泽航和欧阳宇返回了女生宿舍楼。

    就这样,在司泽航和欧阳宇半调笑半搀扶下回到了宿舍房间。

    他刚刚座在他床上,司泽航就把他桌子上放着一个快递趁他微微不注意的时候,就朝他丢了过来。

    幸亏当时他反应及时,要不然他的脑袋也会受伤的,他伸手接住司泽航丢过来的快递包裹,低头一看寄过来的地址,寄信地址和人名都是空,只有收件人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司泽航的电话号码。

    他看着贴在箱子上快递单,抬头问着司泽航是那个时候寄过来的。

    正停着歌曲司泽航也如实回答了他,他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快递员送来的时候,就是这种样子,快递单上面只有的收件人的名字,其他寄信人的名字就是没有,对于这件事情他也问过送快递来的快递员,快递员也表示他们不知道。

    司泽航正经回答完他的问题后,再次恢复成了不正经人,还说可能是他一个仰慕者送给他脚部受伤的慰问品,她因为害怕冯郁,不敢亲自出面,所以就只能用快递形式寄过来来慰问一下。

    他有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叫司泽航把拆信刀递给他一下。

    原本在各自书桌前做各自事情的司泽航和欧阳宇在听到他的话,都纷纷朝他靠近了过来,都想第一个知道盒子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他当时只有白了一眼面前这两个人,拿着拆信刀,划开贴在盒子上面透明胶带。

    打开盒子一看,里面还有一个很小礼品盒,把小礼品盒打开一看是一瓶药还有一件亲手织的固定袜,药的效果和名字都是治疗他腿部伤痛,还有亲手写的信,信纸上面写着乱七八糟的事情。

    司泽航和欧阳宇见到礼物盒中一瓶药物喷雾剂和一双亲手所织的护膝还有一封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的信,很失望座在床上,嘴上还说着以为可以得到什么大八卦。

    他看到了盒子里面的东西和那封信也知道送来的人是谁。

    那天他第一次向司泽航和欧阳宇询问了被冯郁教训的女孩叫什么名字?

    司泽航听到的话,简直是不敢相信上下看着他,就如同在看怪物一样眼光看着他,十分惊奇的看着他。

    最后司泽航和欧阳宇还是把那个女孩名字告诉了他,让没有想到的是司泽航和欧阳宇两个人是无聊到把女孩在学校情况都查的一清二楚。

    他第一次知道这个女孩子叫刘思婷,是一名初三学妹。

    那是他第一次认识思婷,后来他第一次破例自己给自己定下来的条例,特别叮嘱司泽航和欧阳宇这个最大八婆,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冯郁。

    后来他就常常在心里面告诫自己,他为打破他一直遵守快十年的列子是因为他不想让这些事情在学校里面继续传得沸沸扬扬的。

    随后他再次破例司泽航告诉那个女孩,她的东西已经收到了,但以后不要在给他送东西,他不需要。

    后来果真没有在接到女孩所邮寄过来的东西或者是信。

    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他腿部伤也在慢慢愈合,又可以重新站在足球场上拼搏。

    从那天开始每一场足球赛和篮球赛他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这双眼睛没有任何的敌意,有的是浓浓爱慕,可他始终没有在人群寻找出那双眼睛的主人来。

    后来发生的事情,他终于知道那双眼睛主人,他知道那双眼睛的主人是思婷,只不过那个时候是在最难堪最不合时宜的知道。

    同样也让他认清那个叫思婷的女孩,跟其他女孩是不一样,甚至冯郁都一样,他能强烈感受到思婷对他的爱和更多无可奈何。

    他当时真的害怕这种强烈爱,他在心里认为能感受到这种强烈的爱,就代表是冯郁背叛和不公平,他从心里排斥这种思婷。

    最后为了让思婷死心,他纵容冯郁去没有下限伤害着思婷。

    有时间连司泽航和欧阳宇都觉得冯郁做的有点太过分,甚至都在暗中帮助着思婷。

    后来或许思婷真的被他的伤透了,在那次南宫家的宴会上思婷哭着说出了以后再也不会缠着他。

    个个人都以为他的心真的是铁石心肠,对思婷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的感动和心动,只爱着冯郁,心里面只有冯郁一个人。

    他可以说是骗过了所有人,可唯独一个没有被他骗过,这个人就是他自己,他能感觉的到思婷在宴会上被迫所说那些话来的绝望和伤心。

    后来东方集团因为爷爷在冯郁父亲的怂恿下,完全不顾当初四大家族祖先在树下所发的誓言,开始慢慢侵吞与南宫集团和欧阳集团有合作关系的公司。

    期间他和叔叔还有父亲都劝过爷爷这样做的风险非常的大,可爷爷始终不听他们的话,跟冯远征要一意孤行下去。

    他们也没有办法看着爷爷这样一意孤行下去。

    彻底激怒了南宫老爷子和欧阳老爷子,终于两位老爷子联合一起对抗爷爷,最终东方集团不堪压力从一艘坚固无比的大油轮,变成了四处漏水大油轮。

    再加上期间冯氏出了那么大事情,因为冯雨馨的关系,所以冯氏集团也受到了明显的重创,一夜之间冯氏彻底宣布破产。

    剩下的只有东方集团一家在死死硬撑着。

    还好当初父亲和二叔有先见之明把香水这块收入没有并入东方集团主营业收入,而是一个单独品牌的,要不然他们东方集团根本坚持不到南宫和欧阳两大集团停手的时候。

    那段时间他也回到公司里面主持大局,几乎都没有去过学校一步,完全不知道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但是东方集团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如果南宫集团和欧阳集团不停手的话,就算在继续投资下去都是无用。

    而他因为思婷的原因,早已经被南宫和欧阳两家的长辈划入了黑名单,根本不给他见面解释的机会,他也只能重新想其他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刘东阳突然愿意跟他们合作,没有让他们东方集团正在建设新楼盘成为烂尾楼,刘东阳到了最后明明知道现在投资进去,钱就等于丢进了无底洞,还不一定得到回报。

    刘东阳在跟东方集团签约时候,他曾经在私下问过刘东阳,他为什么明明知道东方集团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情况,为什么要愿意跟他们合作下去呢?

    刘东阳笑了笑回答他,因为他相信东方集团,也更相信他的努力和本事。

    他知道刘东阳这样说只不过是表面的话,肯定有其他的原因。

    他当时开先并没有想过会是思婷,他真的没有想过会是思婷,毕竟他忘不了当初思婷在宴会上当着他们面所立下的誓言,同样也忘不了思婷发自内心的绝望。

    刘东阳的帮助只是让东方集团有了喘息的机会,他也借助这次喘息的机会重新整顿东方集团的内部。

    在没有发生东方集团这次危机,他完全都没有想到东方集团内鬼会那么多,老爷子和父亲真的对他们一起守护江山的人,真的太仁慈。

    怪不得东方集团在没有出现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一艘我坚固无比的轮船,在被南宫集团和欧阳集团两者相互打击之下,瞬间就变成了千疮百孔的一艘轮船。

    他当时也十分想不通,就算南宫家和欧阳家实力很雄厚,就算期间的冯氏一夜之间宣布破产,只不过是少了一个共同承担风险的公司而已,毕竟东方集团当时的实力也不差,就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几乎被南宫家和欧阳家攻击喘不过气来。

    整顿后东方集团同样还是伤痕累累的,已经是苟延残喘。

    可就在刘东阳跟他们签订了合约后,南宫家和欧阳家都停止对东方家制裁。

    他开始还以为南宫家和欧阳家准备商量下一步的战略,而他趁着那次机会重新布置了新的战略,他知道东方集团在a市发展空间彻底被南宫家和欧阳家侵吞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准备把东方集团所有市场都放在国外市场。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完全看不懂了,南宫家和欧阳家不仅停下了进攻手段,甚至南宫家愿意重新跟东方家签订合作协议。

    等所有的事情都彻底结束后,他曾经代替爷爷分别去南宫家和欧阳家上门赔礼道歉。

    那次的赔礼道歉让他顺利见到南宫老爷子,他真的很感谢南宫老爷子还念及旧情放过东方集团一码。

    谁知道南宫老爷子却说不是他念及旧情放过东方集团一码,是一个女孩冒着酷暑和大雨在他们家门口跪了三天三夜,让他和欧阳老爷子感动,愿意放过东方集团,在重新给东方集团一次机会。

    他立马询问那个她到底是谁?南宫老爷子和欧阳老爷子相互彼此看了一眼,由南宫老太爷对他说,他已经答应那个人一定会保密,接着就说了一句,希望以后他能看住东方家这一片家业,随后就让仆人送他起来的南宫大宅。

    他跟着佣人走在南宫大宅的小道上,脑袋想着的事情都是南宫老太爷所说的那个她?

    快走到南宫大宅大门口,突然李紫冉和唐绵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一句话都没有说,李紫冉就向他偷袭了,幸亏他反应速度很快,躲过了第一招的偷袭,接着李紫冉对他使出第二招,正要接招就想到当时李紫冉已经怀孕了两个月,如果他能李紫冉计较下来,万一李紫冉肚子中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罪过真的就大了,他束手让李紫冉压在铺满鹅卵石路上。

    他被李紫冉压制在鹅卵石所铺成小路,抬头一看不仅是看到了李紫冉和唐绵绵,还看到了南宫阳明和韩御宸这两个夫妻狂魔。

    看到这种情况也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说,也乖乖被李紫冉压制在铺满鹅卵石道路上,接着就听到李紫冉包含怒气质问的声音。

    问他跪在鹅卵石小路上面感觉如何?

    虽然不知道李紫冉和唐绵绵为什么要怎么做?还有问他那么多莫名其妙问题,但是也知道李紫冉和唐绵绵会那么做肯定是有原因,他也把当时真实的感受告诉了李紫冉。

    他刚刚说完,抬头看向李紫冉,想从李紫冉表情看出一点事情来,就被李紫冉身边所站着的韩云飞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他当时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在看到韩云飞对他竖起的大拇指,心里原本够疑惑的了,面对韩云飞和南宫阳明给的按时,更加让他一头雾水了。

    不过能肯定的是在他如实回答李紫冉问题后,李紫冉并没有压制着他的身体,反而让他从地上站起来。

    他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后来也反应了过来,李紫冉那样做只不过是想让他感受一下跪在这种凹凸不平鹅卵石到底是什么滋味。

    但是他一点都不知道为什么李紫冉要那么做?

    他在心里面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到南宫阳明声音,说有人为你在这个鹅卵石的路上整整跪了三天三夜,在换来老爷子善罢甘休。

    听完南宫阳明的话,在看看李紫冉的举动,再笨的人也应该知道跪在这种凹凸不平鹅卵石的人是谁?

    他当时艰难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三个音节来:刘思婷。

    他当初甚至还抱有一丝幻想希望是自己猜想错了,可后来南宫阳明点头彻底让他低落到了十八层地狱。

    他就像着了魔一样冲着在场的人,为什么她要那样做?为什么她就不能远离他?他不值得她那样做?

    李紫冉望着发疯的他,狠狠瞅了一眼他一眼,上面扬起左手来狠狠打了两巴掌,就听到李紫冉淡淡说,她怎么做是为了什么,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他感受着面颊带上的疼痛,当时他只能在感觉到脸上的痛和心中的痛,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他只知道他回到家里面,爷爷和父亲还有母亲担心着一直睡不着觉,一夜就座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回来。

    见到他回来后,母亲赶紧上前问他事情怎么样?才看到他的脸上有两个红红巴掌印,情绪激动问他是不是在南宫家挨打了?

    他望了望站在母亲身后的爷爷和父亲,把母亲的手从自己脸颊上拉了下来,拉着母亲的说,笑着说道,没有,放心吧!爷爷,爸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