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是给你的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九章 是给你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完,没等三位教授从那句话反应过来,就把高脚杯里的红酒全部喝完了,把手中空空如也的酒杯放在桌子上,离开了包厢。

    他离开了包厢后,支开了跟在他身后保护的保镖,一个人漫无目的散步在x市街头,想慢慢消化从三位教授口中知道关于玉颜石的传说。

    听完他们把故事全部讲完后,真的快要郁闷死了。

    没有想到如此漂亮的玉石,居然会有如此悲惨的爱情故事。

    玉颜石难道真的按照三位教授所说的一样,真的沾了故事中三对有"qing ren"的泪和血吗?难道它真的按照史书中记载的有一个不祥的玉石吗?

    当天晚上等他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的2点钟,回到酒店的他,他以为他心里面消化了三位教授所讲的故事,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十分确定,他根本消化不了那些故事,只要他一趟在床上,整个脑袋里面就会回想着在餐厅包厢中所听到的故事。

    那一晚他出现了失眠,怎么睡都睡不着,最后无奈座在床上,一边看着电视打发着时间,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想看看网上有没有关于玉颜石有用的消息。

    打开网页一刹那全部的消息都是关于这次拍卖玉颜石的的消息,其他有用的消息都没有了,关于在坊间一直流传着玉颜石传说,也跟他从三位教授口中知道的情况一模一样。

    上面就是记载玉颜石传到了中原王朝两百年后,就被中原一位伟大的帝王命当时国家所有玉佩的能工巧匠把玉石打造成四块刻有图形的玉佩。

    帝王为了保护秘密,就下令把所有参与玉石的设计和玉石工作的人全部都杀死了,后来随着这位帝王的死亡,玉颜石所打造的四块玉佩也变得下落不明了。

    其他有用的资料一丝一毫都没有,剩下全部都是报道关于这次酒店拍卖玉石的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了过去,漆黑的天空也露出了鱼肚白,耗尽了一整晚功夫都没有找到玉石后续资料,他很失望躺在床上,看向电视。

    见到电视上在播放早间新闻,吓得连忙让他从床上座了起来,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看了看所播放的新闻,才彻底反应过来。

    他没有任何迟疑从床上起来,踩着酒店的拖鞋走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

    一边洗漱一边责怪刚才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都忘记现在是冬季,天亮的非常晚,以为现在时间才五六点钟,差点就误了今天早上拍卖活动啊!

    等他一切准备好从卫生间出来,外面的天空已经是白天再次取代了黑夜,一丝阳光照射进了屋内。

    一切都准备好了,觉得时间也差不多才走出房间,去跟在隔壁房间的父亲和老爸汇合,等会一起进场。

    他刚刚打开房间门,就听到隔壁的房间门也有被人打开的声音。

    他站在门口伸头一看,果真如他所料的一样,老爸搀扶着爷爷走出了房间。

    老爸见他已经站在了门口,就让他搀扶着爷爷一起下楼。

    大家一起进入了拍卖会场。

    拍卖会场,经过一番激烈的交锋,在爷爷势在必得的情况下,最后这块玉佩以一亿的成交价格被爷爷买了下来。

    拍卖结束后,应该是爷爷去亲自办转交手续的。

    可谁知道爷爷把这件事情交给了他去办理,他是先一愣,完全搞不清楚爷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爷爷这种行事风格几乎不像以前的行事风格,以前爷爷拍下的古董或者玉佩都是由爷爷带着律师亲自办理过户手续的。

    如今这块玉颜石可是爷爷花了整整一亿才得到手的,按照爷爷以前的行事风格肯定是要自己亲手处理的,况且这次所拍的玉颜石可是爷爷惦念了很久在得到,怎么突然之间变得那么大方让他代表爷爷去处理这件事情。

    爷爷看到他不解的表情,笑着对他说道,这块玉石本来就是为了他所拍下来的,希望以后由他转交给自己心爱的女孩,这种也代表属于他们东方家的儿媳一个标准吧!

    在听完爷爷的话,整个人都是懵的。

    如果不是爸爸首先反应过来代替他跟爷爷道谢着,或许他一辈子都反应不过来吧!

    他当时简直是太惊讶,除了用惊讶两个字来描述当时心情,已经早不到第二个合适的词语来描述了。

    等他反应了过来,在爷爷和老爸再三催促下就带着律师,去跟酒店办理着转交手续。

    三天后他再从酒店手中拿到了玉颜石,他和爷爷继续在x呆了三天,直到拍卖会彻底结束后,才座飞机离开了x市。

    从玉石交到他手中,一直都被他贴身保管着。

    回到a市后,他就把玉佩放进了东方家书房中加密保险箱中。

    直到爷爷知道他要去参加冯郁的生日聚会的前夕,他把这块玉颜石从保险中拿了出来,放在他面前,就算爷爷不明说他也知道爷爷的意思,这块玉颜石在他和爷爷甚至在东方家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定的位置,拥有这块玉佩就代表了她东方家合法的儿媳。

    他原本想开口拒绝爷爷的,可爷爷比他先说出,希望他能把这块玉佩亲手佩戴在冯郁的脖子上。

    他看着爷爷拿给他的玉佩,他还犹豫过一会儿,觉得爷爷是不是太操之过急点了,他和冯郁当时只不过是两个刚刚升初二的学生,在两家家长默许下谈了两年的恋爱,爷爷就那么肯定冯郁真的合适他吗?就真的那么肯定冯郁是他心中的儿媳妇吗?

    他当时虽然对爷爷这样的做法充满了排斥,但是又拗不过爷爷,在加上他看到了爷爷眼中的期望,他不想让爷爷失望,就只能先从爷爷拿过玉颜石放在自己房间,想了好几天,最终在爷爷‘看护’下把玉颜石佩戴在了冯郁脖子上面。

    随着时间的发展,他和冯郁的感情也随之升温,也觉得那块玉颜石应该让冯郁一直佩戴着。

    在她和冯郁感情顺利发展中,一名女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开先他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孩的存在,直到一次他跟好朋友司泽航和欧阳郁三个人无聊座在足球场的看台上吹着冷风。

    司泽航和欧阳宇津津有味聊着学校那个班的学生最漂亮,越聊越起劲的时候无意中说起了冯郁的事情。

    等他出声询问他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他们两个才发觉说了不该说的事情,想停止已经来不及了,知道实在是瞒不了什么,还没等他逼问他们两个人,就破罐子破摔的,一股脑全部告诉了他。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座在看台上静静听着他们所说的事情。

    在听到他们把事情说到了中间,他开口就打断了他们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就算他们不说也知道下面会发生事情,对着这种事他已经听腻了对于他们所说的事情他从小到大实在是经历了太多了,反正对他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从小学到高中始终有一些花痴女喜欢围在他身边,对于这种他已经是见怪不怪。

    他刚刚上小学那段时间,因为在母亲再三要求下,父亲打消了给他送入国办小学读书,父亲就按照了母亲的意思,把他送到了a市最着名的贵族学校上学。

    他可永远都忘不了,他第一天进入学校的情况。

    那天在他妈妈和爸爸家长陪伴下来到了校园,他们一从车里出来,站在教学楼门口校长和学校其他的主要领导还有他所在班级班主任朝他们走了出来。

    校长走上前,很客气跟着父亲和母亲打着照顾,寒暄着。

    经过一阵寒暄后,他见过了校长和学校其他主要领导后,就由班主任带进了房间。

    一路上班主任十分殷勤给他介绍着学校和班级一切。

    他跟在他身边听着班主任殷勤介绍,一句话都没有说。

    就这样,他开始小学的学习生涯。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学习环境跟他以前在脑海里面幻想的完全不一样。

    因为他长大可爱外加学习好,家世好,常常会有一些小女孩或许这些小女孩受到了父母指示,时不时主动带有目的接近他,甚至有些事情班主任都会主动来接近她,除此之外还有常常收到小女孩所送的昂贵礼物和表白情书。

    他对于这些事情真的是不厌其烦,也只好耐着性子一直到小学六年级,小学快要毕业的前夕。

    爸爸把他单独喊道了书房,问他意思,是想继续在贵族学校小升初,还是等考试结束报考国办初中。

    他自然没有一丝犹豫告诉了父亲,当然要通过正规考试进入国办初中。

    他真的害怕如果他在贵族学校继续读下去,肯定会发疯。

    经过他和父亲的谈话,最后由父亲做通了母亲思想工作,经过他不懈的努力,终于在放暑假期间,接到市一中的录取通知书。

    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刹间,心情真的是好的不得了。

    在心里以为,终于可以脱离那种让人受不了的环境。

    谁知道小学的情况仅仅是一个开始,顺利进入了市一中,他才真正的发现小学发生的情况仅仅是一个开头,初中更加夸张,有些胆大的女孩直接拦住他的去路,光天化日之下对他表白。

    随着这类的事情越来越多,知道自己是躲不了的,也就只能慢慢接受了这种环境,后来直接是麻木对这些人和事情冷眼旁观不在乎。

    有一次在学校组织活动中,他认识同样是女学霸冯郁。

    第一次见到冯郁,他就被冯郁身上那股自信给征服,活动结束后,他也会时常找一些机会去接触冯郁,才发现冯郁跟其他的女孩不一样,慢慢他跟冯郁成为了好朋友,经常在一起讨论着学题或者其他事情。

    他很喜欢跟冯郁在一起,或许是冯郁身上有股安静的性格吧!在他身边就感觉时间过的非常快。

    所有学校里面的学生都认为他和冯郁两个也在谈恋爱,就连他身边的好兄弟司泽航和欧阳宇都八卦到他的面前来,问他是不是在跟冯郁在交往中?他也没有正面回答他们两个人。

    因为他不想回答怎么无聊的事情,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可以了,正好也可以借助这次的机会,让那些花痴的的女孩死了心也挺好的,所以他始终都没有正面回答他们。

    在跟冯郁走的很近那段时间,他一直在心里认为冯郁就跟学校其他女孩一样,有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他在知道原来冯郁是冯氏房地产千金小姐。

    这件事情要从一次集团周年会开始,上初一那年正好集团建成100周年纪念日,那天正好是暑期放假。

    身为东方集团未来接班人,必须要出现在酒店所举办的集团周年会。

    那天他在酒店宴会上看到冯郁穿着一件齐膝的小礼裙,长长的头发披上肩膀两侧,手挽着一位画着精致淡妆的女人。

    他当时一直跟在父亲和母亲身边游走着会场上,跟着他们拜访那些所谓叔叔和伯伯。

    在看到冯郁也出现在这场宴会上,他真的有点吃惊,因为在他心里面想的是冯郁是那种书香门第的女孩,要不然为什么冯郁可以如此安静呢的?

    就在这种情况下,冯郁跟着冯远征还有冯母朝他们所站的位置走了过来。

    最后在父亲和母亲介绍下,他才知道冯郁是冯氏房地长千金小姐。

    冯郁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也是大吃惊了一眼,眼睛也睁的要有多大就多大的,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他。

    在宴会上面因为他和冯郁是同学关系,又很熟悉的原因,并没有因为彼此之间的身份而生疏,反而越走越近,和跟司泽航和欧阳宇他们几个聚在一边热聊着。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过去,舞会正式开始,所有在场的男人都在找自己心仪或者亲密女人,双双携手滑进了舞池当中,跟随着美妙动人的音乐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着。

    司泽航和欧阳宇他们几个人没有任何女伴,无法进入舞池中跳舞,也只能很扫兴看着在舞池里跳舞的别人,谁知道他们不能跳舞,就把歪主意打到他和冯郁两个人身上,在他们两个参合和游说之下。

    最终冯郁和他实在是受不来这两个在耳边呱呱直叫的麻雀,无奈的跟冯郁进入了舞池当中。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幕正好被同样在舞池里跳舞的双方父母看到。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普通好朋友真的变成了恋人。

    两家父母是十分看好他和冯郁这一对,最终在冯郁16岁的时候,他把那块爷爷在x市所拍下来的玉颜石亲手佩戴在冯郁脖颈上。

    随着他和冯郁交往深入,到了高中整个学校都已经知道他和冯郁是一对恋人,以前一直围在他身边的女孩也很识相的知道,她们永远都比不了冯郁,也没有了以前的疯狂,最多就是花痴一下自己。

    他瞬间感觉到了无比轻松,学校老师在知道他们两个再谈恋爱,见到他们并没有影响学业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听到司泽航和欧阳宇八卦聊起了冯郁和那个女孩之间的事情,他开心以为是冯郁在那个女孩手里吃了亏,他才开口询问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可真的从司泽航和欧阳宇口中知道事情前因后果,才知道原来不是那个女孩为难冯郁,而是冯郁为难那个女孩。

    只要知道冯郁没有事情,没有吃亏,其他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