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玉佩的故事结束(下)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八章 玉佩的故事结束(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完,就让阿春放下撩开的窗帘,把他抱在怀里。

    或许他还没有睡够,被母亲抱在怀里没有多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马车已经到达了王宫门口,马车外面的天空也蒙蒙亮了起来。

    站在宫门守卫的侍卫见到是长公主家的马车,一名带刀的将军走上前,隔着车帘跟座在彻底的母亲和他请安着。

    然后母亲一言不发冲着座在侧位的阿春姑姑点了点头。

    他就见到阿春姑姑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是冲着母亲表示明白了点了点头,屁股慢慢移动到马车门口,撩开门帘的一角出示了一个腰牌。

    他只知道站在马车外面的将领看了一眼阿春姑姑递过去腰牌后,没有多久,拿着腰牌的将军恭敬的把腰牌还给了阿春姑姑。

    下一秒就听到将军放行的声音,接着听到门帘外就传来了马夫用鞭子抽打马匹的声音,马车也随着马鞭轻轻落下的声音,走进了王宫中。

    马车外面传来将军恭送的声音和马车行驶的声音。

    后来长大了,也逐渐明白了那个黄橙橙的腰牌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来那种摇摆就是可以自如进入皇宫的一种标志,后来他长大了,王舅也同样给他一块,到了后来他也有了代表自己身份腰牌。

    他一直被母亲抱着怀里,随着马车再次走进王宫当中,母亲再次把出门时候所说的话,再次重新跟他说了一边。

    在刚刚从睡梦中醒过来的他还是没有把母亲叮嘱放在心上,反而对王宫大院到底是什么样子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从他有了记忆开始,就知道他的母亲是当今王上一母同胞的亲妹妹长公主,而他有着整个国家最尊重身份王子。

    在他耳边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小王子不要乱跑啊!要不然公主从宫里的回来见到你身上脏兮兮的,我们肯定要受到惩罚的,小王子你就可怜可怜奴才们,就不要乱爬和乱走了。

    说完,身边照顾他的奴才也纷纷朝他跪了下来,他当时年纪小也并不懂这些事情,但是看到服侍他的小姐姐悲惨的样子,也安静了起来,任由她们联合把他身上脏衣服给换了下来,等母亲从宫里出来回到家里,就见到如同一个小丸子一样干干净净站在府门口等候着母亲。

    母亲从马车下来后,见到他干干净净很满意走了过来抱在怀里,狠狠亲着,还直夸这个小丸子又香又嫩。

    每次只要母亲没有在府里,听得最多了一句话就是母亲进宫来了,要明天晚上或者是着晚上才能回来。

    他慢慢对王宫了向往之心,在想着王宫是不是跟府里一样漂亮,一样的很大。

    终于有一次,他一摇一摇的小身体在奶妈照顾下从自己的房间走到母亲的房间,准备去找母亲,正好遇到阿春姑姑从母亲的房间走了出来。

    阿春姑姑先板着脸问着在身边照顾奶妈,问奶妈是不是他一个人走过来。

    在身边照顾奶妈知道阿春姑姑是母亲身边贴身侍女或者是小红人,听到阿春姑姑怎么一问也不敢说谎,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了阿春姑姑,告诉阿春姑姑的确是他自己扶着墙壁走过来的。

    阿春姑姑见到他会扶着墙壁走路,高兴的把手中托盘放在地上,紧紧抱着他,直说小王子的终于可以走路。

    他当时很嫌弃推了推阿春姑姑要凑过来的小脸,不想让阿春姑姑亲,他的软乎乎的小脸只能让一个人可以亲,这个人就是母亲,他绝对不喜欢母亲以外的人亲他,绝对的不允许啊!

    阿春姑姑并没有为了他这个动作生气,还说了一些莫名奇怪,就这样抱着他小小的身体,小声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说什么公主看到王子可以这路了,肯定会高兴的坏的。

    他当时并不明白阿春姑姑说的那些话。

    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母亲。

    或许是阿春姑姑知道了他的目的,扶着他还有一些站不稳的身体,对她说,公主正在房间洗澡,等会要去宫里赴宴。

    他听到阿春姑姑怎么一说,小脸一挂,就憋着嘴,眯着眼睛哭了出来,下一秒整个走廊都充满了哭声。

    阿春姑姑和奶妈还有跟在他身后的奴婢见到他哭了,还哭的那么惨,也不知所措了起来,特别是罪魁祸首的阿春姑姑手忙脚乱看着哭的那么惨的的他。

    后来他才从阿春姑姑口里知道了事情真相,原来那天她也被吓到了,重来都没有见过他哭得那么惨,嗓子都快哭哑了。

    反正他只知道他的哭声惊动了在屋内洗澡的母亲。

    在屋内洗澡的母亲听到他的哭声,也没有什么心情在洗下去,连忙让在身后伺候侍女给她穿上浴袍就走了出来。

    门打开的一瞬间,母亲就看到他在阿春姑姑怀里哭了惨不忍睹,赶紧把他抱进怀里柔声哄着。

    阿春姑姑见到公主出来了,又见到嗷嗷大哭的小王子在公主的怀里也安静了下来,也笑着对公主说着是小王子自己走过来的。

    谁知道母亲的反应比阿春姑姑还要大,一边亲着他的脸,一边说着他终于长大了,说着说着母亲就哭了进来。

    他重来都没有见到母亲哭的如此伤心过,心里面也不懂得什么叫难过,就知道心里面闷闷的,就安慰着母亲。

    终于把母亲哄笑了,他可没有忘记他这次来找母亲的主要目的,声音软绵绵对着母说道,母亲我今天要跟你一起进宫。

    母亲知道他心里小九九,又看了看他期待的神情,又想了一下。

    他看到母亲这种样子,又加上阿春姑姑在母亲耳边敲打着边鼓,绝对肯定会没有问题的,母亲肯定会带着他进宫的。

    思考完的母亲就冲着他摇了摇头,告诉他,等他在长大点,等他路走稳点在带他进宫。

    第一次进宫请求就被母亲给拒绝了,他还伤心了好久。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只等待了一年母亲就愿意带他进入王宫,真的开心不得了,他以为按照母亲的说法起码还需要在等上两三年的时间,母亲才愿意把他带入宫中,可现在只是等了一年就同意了。

    终于可以进入了他不知道在心里面想了几遍了皇宫,不知道皇宫里面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甜心和水果啊!

    突然间行走的马车停了下来。

    阿春姑姑伸手撩起门帘看向外面的,回过头看着他和母亲,轻轻说了一声,公主已经到了。

    母亲点了点头,弯着腰走出车门外,踩着一边车夫的下到了地上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才从阿春姑姑手里接过他来。

    母亲牵着他的小手一步一步走向阶梯,走向王宫的大殿。

    宫里来来往往布置的人见到母亲和他,都会恭敬的叫一声长公主和小王子。

    等他在母亲牵引站在大殿平台上,早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

    母亲看着他额头上面的汗水,半蹲着用手中帕子替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他第一次站在王宫大殿的门口,对王宫每一件东西和事都充满了好奇,就主动撇下了母亲独自一个人跑进了大殿。

    瞬间就被大殿金碧辉煌惊住了,母亲跟在身后为他讲解着说这个是王舅每天上朝,接受群臣跪拜的大殿。

    参观够的他,就被母亲带到了母亲在宫中所居住寝殿休息。

    经过半个时辰的休息,一直在外面伺候阿春姑姑急匆匆跑了回来,通知他们到了朝拜的时间。

    就这样,她就随着母亲还有阿春姑姑来到了另一处院子,一进院子发现这个院子里面好热闹啊!比起母亲安静的院子,这个院子好热闹。

    院子有着几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小孩正在玩着躲猫猫,很快乐的样子。

    母亲或许早已经看出了他的渴望之心,也就放手让他玩去了,让阿春姑姑在身边照顾着他。

    母亲就一个人朝里面的房间走了去。

    几位跟他同龄的小孩重来就没有见过他,一名气势汹汹的女孩子双手插着腰,带着傲视一切的目光看着,问他是谁家的孩子。

    他也不甘示弱的告诉这个女孩:我的母亲是长公主,我叫奎尼。

    谁知道女孩鄙夷的看了一眼,说了一句,原来是哪个"dang fu"的儿子啊!算了,算了,我们不要跟他玩了。

    很快所有的人听了女孩怎么一说,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是鄙夷的,对,不错是鄙夷的。

    看着他们玩得如此快乐,他只能站在一边眼巴巴看着他们玩耍。

    阿春姑姑见到他很不开心,就让他去找母亲。

    他也同意的点了点头,就准备离开,去屋里找母亲。

    谁知道那个刁蛮的女孩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和阿春姑姑,刁蛮女孩突然开口喊住了要走的他和阿春姑姑。

    刁蛮女孩一改刚才看他的鄙夷,热情的牵起了他的手,主动跟他说要邀请他跟他们一起玩。

    他真的很开心,没有任何戒备之心跟他们玩在了一起,开先挺好的,随后他输了,就只能当猫,眼睛就被他们身边的侍女蒙上了眼睛。

    他跟着他们走了一段时间,最后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他就继续往前走。

    突然间感觉到身体一空,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觉得源源不断的水朝他这边涌来,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水浸湿了,幸亏水不是很深,他还能站起来。

    他伸手摘下了眼前蒙着的布块,首先看到的不是大家伙担心,而是由刁蛮女孩为首的大家大声的嘲笑着。

    为首的刁蛮女孩就用手指指着他骂,说什么"dang fu"儿子也应该丢进水里好好洗一下,说完就让身边的侍女把他死死按在水里,他不停的挣扎,想挣脱侍女的手,可什么都是徒劳的。

    耳边是阿春姑姑恳求声和头磕地的声音。

    他当时并没有哭,也瞬间了明白了这个女孩是故意的,望着放肆大笑的女孩,他瞬间也意识到那个"dang fu"应该是说着母亲。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站在庭院外面的太监冲着空气大喊着:王上,太子殿下驾到。

    围在他身边嘲笑的人也变得慌张了起来,特别是为首的小女孩嘴里说着,千万不能让父王和王兄知道我在这里,要不然她就惨了。

    很快女孩就带着身边那些人离开了庭院里。

    他则是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座在水池里面,在想为什么那些人会离开的那样匆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整个庭院就只剩下了他和阿春姑姑在。

    阿春姑姑从地上站了起来,见到他一动不动座在水池里面,一副发呆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反应以为他被刚才事情吓呆。

    一边轻声细语安抚着他,叫他你不要害怕,她马上下来救她,一边走到水池脱下脚上所穿着的鞋子,赤脚走进了水池里,一步一步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阿春姑姑终于走到了他的身边,蹲下伸手抱起座在水池里他。

    他没有反抗任由阿春姑姑把他从水里抱起来,任由着阿春姑姑把他放在水池边。

    ……

    听完这个玉石故事的东方耀沉闷了半天,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块玉石可以拍出天价来。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有感而发的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种奇特的玉石,真的是死也瞑目了。”

    “是啊!我一直以为玉颜石只是传说中玉石,我真的没有想到玉颜石是真实存在的。”一位穿着西装教授也附和着老人的话。

    另一位穿着白色唐装的中年男人,听完关于玉颜石的传说,激动是热泪盈眶的:“没有想到玉颜石身上会有那么多感人的故事。”

    东方耀看着眼前三位教授:“三位教授,你说这块玉颜石流传到了中原,被一位中原一位帝王打造成了四块玉佩是吗?我想问一下你们手上有没有其他三块玉佩的资料或者下落呢?”

    三位教授彼此看了看彼此,最后冲着东方耀齐齐摇着头。

    头发花白老教授最先对着东方耀说道:“玉颜石一直被当做传说存在着,如果今年不是在这次拍卖会有缘见到这块玉佩,或许世人永远都不相信会有玉颜石的存在。”

    另一名中年教授接着老教授的话,继续说道:“我们穷尽一生都没只能知道这四块玉佩分别落在谁的手上,如果这次所拍卖的玉佩不是上个世纪初被探险家在s省一个村子里的洞窟从一名男性的尸体上找到的话,或许玉颜石永远都不会现世的。”

    老教授见到东方耀对玉颜石很痴迷的模样,也好心的提醒着东方耀:“东方少爷,在史料的记载中无论是从的3000年的中兹国开始到后面许许多多的国家的证明,只要玉颜石一露面就引起一大场浩劫来,或许玉颜石真的按照史书上记载的是被赌咒的一块玉石,或许还请东方少爷远离玉颜石,要不然你会变得疯狂的。”

    其他两位教授一言不发的听着老教授所讲的事情,也十分赞同老教授的话,纷纷点头,附和的说道:“是啊!东方少爷,有些美好的东西,或许就代表不美好吧!”

    东方耀听着老教授的忠告,面无表情的抬起放在桌子上面的红酒,抬着酒回敬着愿意把故事讲给他听的三位教授:“谢谢,教授们的忠告,也谢谢你们愿意把玉佩的故事告诉我,谢谢你们。”看着首先给他忠告的老教授:“老教授,或许这块玉佩已经认定了我是主人呢?还有今天所有的消费都计算我的头上,请三位教授慢慢享受没有上河豚鱼片吧!”

    ------题外话------

    大家玉佩的故事彻底结束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