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请你放过她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六章 请你放过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村民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件事情的主人甘兹夫妇,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甘兹夫妻还继续跪在地上,他们这些人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事情?

    “你们两个还不接旨起来。”站在阿米尔身边两名侍卫见到两名农村夫妇没有起来,就大声呵斥着跪在地上的甘兹夫妻。

    甘兹充耳不闻侍卫呵斥,对着阿米尔郑重磕头道:“请恕草民不能接这个上谕。”

    甘兹这个话一出,引起了在场人一片哗然,所有村民都不解看着还跪在地上的甘兹夫妻两个。

    有些村民都认为是不是甘兹不想要肩膀上面头颅了,居然敢拒接这道圣旨,他们夫妻两个可知道违抗圣旨,是要杀头的啊!

    况且这种好事情求也求不来的,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早就开心不已接了那道圣旨,弄不奥他们以后就鸡犬升天了。

    真的不知道甘兹是不是脑袋出现了什么问题,居然会抗旨,真的是让他们想不通啊!

    “你大胆。”站在一边的侍卫听到甘兹不想接圣旨,脸色一边勃然大怒:“你这个大胆刁民知不知道违抗圣旨是什么罪过,你是不是现在就不想要你的脑袋了吗?”说完,就抽出挂在腰间上的弯刀。

    距离很近的阿米尔自然也听到了身边侍卫拔刀的声音:“我还不知道一个小小统领就可以在本王没有下令的时候,就拔刀,不知道是谁给你胆子,是太师还是其他人啊?”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睛看向站在旁边的侍卫。

    拔刀的统领感觉一股杀意直扑而来,拿到的手哆嗦了一下,又想到主人吩咐他做的事情,和主人在行事前对他的承诺,也不在惧怕什么。

    统领直接把刀架在甘兹大叔脖子上,说道:“奎尼王子,你怎么维护这家人,是不是早已经没有把王上放在心上呢的?”

    跪在地上的甘兹觉得脖子一冷,他心里知道现在已经拔刀架在了脖子上,如果真的可以用他的性命来换女儿未来的幸福,是值得的。

    阿依古丽的母亲见到刀已经架到了丈夫的肩膀上,人一急就昏倒在了地上。

    村民见到如此情况,跟甘兹大叔家玩的好的村民见到阿依古丽的母亲昏倒在地,想上前扶起昏倒的阿依古丽。

    可又看了看眼前的局势,也的不敢在乱动什么,任由昏倒的阿依古丽的母亲倒在地上。

    阿米尔听着统领的质问,冷笑了一下,也低头拔出了佩戴在腰间上的佩刀指向拿刀的统领:“我真的不知道有一天阿木统领胆子大到在本王面前拔刀了,阿木统领应该了解本王,本王最恨就是要挟本王的人,你也知道要挟本王的下场是什么?”

    还没等对方回答阿米尔的话,就见到阿米尔手中紧握着的弯刀横向挥舞了起来,一下秒就见到刚才还在说话和拿刀的人瞬间一动不动倒在了地上,定眼一看脖子上赫然出现了一条血口。

    重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场面的村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一些妇女和胆小的村民和孩子都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有整片整片害怕的哭声。

    阿米尔持刀蹲在地上,确定阿木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拉起死人身上穿的里衣擦干了佩刀上的血迹:“把阿木抬出去,好好保管起来,等回去送到太师府上,知道吗?”吩咐着身边站在的侍卫。

    “知道。”侍卫面无表情回答着阿米尔的话。

    阿米尔站了起来,把手中的弯刀重新放进刀鞘中,看着惊恐的村民:“你们两个人先把人扶进房间休息。”随便指了指站在离安伊娜不远两名农村妇女。

    农村妇女听到阿米尔的吩咐,也不敢有任由怨言,蹲下来赶紧扶起已经昏倒过去的安伊娜,驾着安伊娜回到了房间内。

    “甘兹大叔,你先起来。”阿米尔亲自上前扶起跪在地上下了不轻的甘兹。

    已经被刚才一幕吓得腿软的甘兹在阿米尔搀扶下,勉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甘兹耳边听着的是妇女和孩子的哭声,开口跟阿米尔提议道:“亲王,可不可以让你的下属把这具尸体抬下来,不要在吓到了村里面的人。”

    “阿含,把阿木的尸体抬下去,但是一定要好好保管起来。”阿米尔嘱咐身边站着的贴身侍卫。

    “是。”侍卫单手放在胸前对阿米尔行了一个礼,就朝院子外面走了去。

    ……

    被父母派去河边找姐姐和艾则孜哥哥亚布终于到达了河边,站在距离河边不是很远的地方,就看到有一对俊男美女正在河边相互依靠着。

    站在岸边的亚布双手放在嘴边,做成喇叭形的形状,冲着站在河边两个人喊道:“姐姐,艾则孜哥哥。”

    站在河边的艾则孜和阿依古丽一对有"qing ren"相互拥抱着,周身都散发着幸福。

    亚布的喊声打破了这种平淡的幸福。

    艾则孜和阿依古丽听到喊声,纷纷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见到是喊他们的人是亚布。

    在艾则孜怀里的阿依古丽不由的紧张了起来,在心里面想着是不是父亲已经知道她偷偷出来见艾则孜的事情,所以派弟弟捉他回去啊!

    艾则孜觉得怀里的人儿情绪有点不对,笑着说道:“放心,等会我陪你跟伯父认错,绝对不会惩罚你的。”说完,捏了捏阿依古丽的手:“走吧,不要让亚布等着太久。”说完,目光爱惜的看着要下来的亚布。

    原本很紧张阿依古丽听到艾则孜的声音,也不在害怕什么,笑着对着艾则孜点了点头。

    两个人相互牵着手朝河岸的小道走了去。

    站在河岸边小道上的亚布见到姐姐和艾则孜手牵手的朝这边走了过来,也打消了要下去的意思,就稳稳站在了河岸边。

    没用多大一会,艾则孜和阿依古丽手牵着手走到了亚布面前。

    阿依古丽温柔问着弟弟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亚布也把父亲和母亲家交代的话,没有任何遗漏告诉了姐姐。

    阿依古丽和艾则孜还有亚布回到村里已经是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纷纷离开了回到家里了。

    阿依古丽率先爬进了家里,一进家里,站在院子中央就看到阿米尔和父亲低着头一言不发着,而阿米尔也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今天的阿米尔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身上散发成让人畏惧的气息,而且身上穿着衣服也变得怀里很多,喝水的姿势也变得跟艾则孜哥哥一样优雅起来。

    完全没有了当初在家里养伤的邋遢,为什么阿米尔再次到访他家呢?

    艾则孜和亚布尾在阿依古丽身后,一前一后跑进了院子。

    艾则孜见到阿依古丽站在院子里,没有走进屋内,觉得很奇怪,上前轻轻抱住在院子里发呆的阿依古丽:“怎么不进去啊!”

    阿依古丽没有回答艾则孜的问题,眼睛呆呆看向屋子内部。

    艾则孜见到如此情况,也没有强迫阿依古丽回答他的问题,也顺着阿依古丽看了过去,见到甘兹大叔和阿米尔没有任何交流座在正屋的床榻上,甘兹大叔一看明显就是神色很不好。

    看到这种场景,心中升起一丝不安来,同样也把目光看向座在桌子另一边阿米尔,看到了阿米尔身上所穿的衣服上,看都衣服用丝线缝制图形,一副有事情的模样盯着阿米尔身上的图形。

    亚布站在院子内见到阿米尔座在屋内,高兴的直接跑进屋子内,一下子就扑进了阿米尔的怀里。

    屋内,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阿米尔被亚布这个举动也弄得不知所措了起来,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着把还是孩子亚布包在怀里,问着亚布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怎么晚才回来?

    “亚布,赶紧从亲王身上起来。”甘兹严厉看着在怀里没大没小的儿子。

    还很小的亚布在听到甘兹的声音,也知道父亲在生气,但是并不知道亲王到底是什么,害怕的往阿米尔的怀里移动一下。

    “没事的,我很喜欢亚布这个孩子。”阿米尔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甘兹见到阿米尔也不在意孩子没大没小扑进他的怀里,他也何必在乎呢?也没有在要求儿子从阿米尔怀里出来。

    亚布声音很小的声音问着阿米尔:“阿米尔哥哥,什么叫亲王啊?”

    阿米尔看着亚布天真无邪的小脸,换了一个姿势把亚布抱在怀里,为亚布解释的说道:“亲王就会一个很大很大的官。”

    亚布听着阿米尔的解释,明白又不明白说着:“是不是比城主大人的高还要大啊?”说着,对着阿米尔比划着。

    “是啊!”阿米尔也被亚布做出了动作逗笑了。

    心情不好的甘兹也被儿子的话和动作逗笑了,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

    甘兹见到阿米尔心情大好,站了起来,单膝跪在阿米尔面前,单手放在胸前:“奎尼亲王,如果你真的爱我的女儿,就求你放过阿依古丽一次,你心里很明白阿依古丽她并不属于你或者是王上的。”

    他虽然久居在村子里,很少跟外界的人相处过,但是外界的事情还是会通过村子在外面读书或者在外面经商的村民还是会带回村子里的,他知道当今了朝廷里,奎尼亲王势力不可小视,当今的王上身体自幼就不好。

    虽说奎尼亲王不是先王所生的孩子,先王就只生下了当今王上,不过当今王上的身体是全国人都知道的,王上自幼身体就不好,遍寻了全国的良医都没能治好。

    奎尼亲王虽然是先王亲妹妹所生的孩子,但是先王原本是想把王位传给奎尼的亲王,听外界传说奎尼亲王从小就有为王气度,只不过是碍于的大臣反对,先王在把这件事情作罢而已。

    后来随着当今王上和亲王的长大,更加证明了奎尼亲王的气度和政治眼光,奎尼亲王在表面装作每日花花公子一般的人生态度,其实私底下的是一个心计深沉的人,朝廷一大半群臣已经依附了奎尼亲王,甚至他们国家能跟中原朝廷建立关系,也是奎尼亲王亲手达成的。

    如今王上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朝廷里面已经有人在准备王上的去世的事情,现在朝廷已经风云涌动,一直觊觎王位的太师更加在暗中小动作不断。

    他相信今天被奎尼亲王亲手斩杀的那个叫阿木的统领一定是太师那边人。

    他是一届村民,也能感觉奎尼亲王身上散发出来的王者之气,那种杀绝果断气息,早晚这个国家会是奎尼千万篮中之物。

    只要能做通奎尼亲王的思想,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

    阿米尔看着甘兹跪在面前,脸上的笑容也的慢慢消失不见,看着跪在面前恳求他的老人,他知道老人话虽然说的十分耿直,但是老人的话有一句话十分对,就是阿依古丽永远不可能是他的人。

    早在阿依古丽委婉的拒绝了他表达出来的爱意,他就早已经明白了,他也在早已经放弃了,为什么他的心在听到这句话为什么还会撕裂的痛呢?

    阿米尔伸手捂在心口,感觉着心口的疼痛。

    一直站在屋外院子的阿依古丽和艾则孜看到父亲跪在阿米尔面前,是那么的卑微和恳求。

    虽然阿依古丽和艾则孜离得很远,没有听见他们在屋内到底在聊什么,但是看到父亲一把年纪不知道的因为什么事情要跪在阿米尔面前,但是父亲这个做法是刺痛了阿依古丽和艾则孜。

    阿依古丽气不过的走进屋内,蹲下扶起跪在地上的父亲:“父亲,你跪在地上干什么?起来,我们有什么事情起来说。”完全不理睬座在床榻上面的阿米尔。

    阿米尔见到阿依古丽突然出现在这里,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已经知道现在在阿依古丽眼里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吧!

    跪在地上的甘兹听到女儿的声音,跪着的身体动了一下,伸手使劲的把蹲在的身边女儿也扯着跪到地上:“阿依古丽,不得无礼,赶紧给亲王行礼。”

    阿依古丽听到父亲的话,也愣住了,父亲到底在说什么啊?父亲就趁着她的惊讶的时候,就被父亲双膝跪在阿米尔跪在地上,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盯着座在床榻上面的阿米尔。

    艾则孜望着座在床榻上面的阿米尔,也不卑不亢对座在床榻上面,单手放在胸前,单膝跪在地上:“草民艾则孜叩见奎尼亲王。”

    阿依古丽被艾则孜声音拉回了现实,也跟着父亲和艾则孜一样对着座在床榻上的阿米尔:“民女阿依古丽拜见奎尼……。”

    “不要行礼。”阿米尔看了一眼不卑不亢跪在地上艾则孜,有看了看跪在地上心爱的女人:“不要跪了,都起来吧!”感觉放下怀中的亚布,主动扶起要行礼的阿依古丽。

    他真的害怕阿依古丽怎么的一跪,也把他和她最后的一丝回忆也破坏掉,以后他们两个人的之间只剩下了疏离和尊卑,不想让事情变成这种样子。

    年纪还很小的亚布,完全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和姐姐还有艾则孜要跪在地上的吗,只谁能傻傻的站在一边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阿依古丽站了起来,感觉到手臂上的温度,属于男人的温度正穿透她身上薄纱的衣服,让手臂感受到手掌上的温度,觉得于理不合,赶紧收回了双手臂。

    艾则孜和甘兹从地上站了起来的,都共同的注意到了阿米尔,不是现在应该奎尼亲王看着阿依古丽的眼光是那么温柔,温柔中又带着一丝害怕。

    艾则孜和甘兹也是各有心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