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宣布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五章 宣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已经知道房间里面或许是空无一人,但是可真的看到这一幕,还是觉得有些吃惊。

    她和丈夫可没有忘记女儿看到房间里面空无一人的时候,那种明显一副有心事的事情,在哪个时候她她和丈夫就断定阿米尔没有交代一句话就离开,肯定是跟女儿有明确的关系。

    她和丈夫心里面跟明镜一样,既然女儿不想让他们知道她跟阿米尔的事情,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去缠着女儿必须要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们。

    他们见到阿米尔已经离开了,屋子的温度都已经凉了下来,也准备转身继续去院子准备要下地的工具和东西。

    他们正要转身离开屋内的时候,听到亚布突然间叫了起来。

    瞬间整个屋子内就充满了亚布尖叫声音。

    当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他们都被亚布给吓到,以为是亚布出了什么事情,差点没有被亚布这样的举动给吓死。

    大家都转头看向亚布,就见到亚布手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包黄金,黄金散发出来光芒差点没有亮瞎他们的眼睛,他们也被金子散发出来的光芒给愣住。

    他们从来就生活在乡村当中,重来就没有见过那么多钱,都已经惊呆的站在了原地。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丈夫,他连忙板着脸问着亚布,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翻出来的?

    亚布虽然没有看见父亲不高兴,但是也如实回答了丈夫的话,说是从枕头边找到,袋子上面放着一张纸,这张纸上面好像是写给姐姐的。

    站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女儿一阵恍惚着,直到弟弟的声音把她从恍惚中拉了回来,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看着弟弟,问道发生什么事情。、

    亚布见到姐姐完全都没有把他所说的话听在耳朵里,也只能无奈提醒着这个不知道思绪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的姐姐,让她任真好好听听完他重说一边的话。

    女儿望到亚布小大人的模样,又听到亚布小大人的教训,笑着一个劲跟弟弟道歉着,希望他在重复刚才她没有听到的话。

    亚布望着诚恳道歉的姐姐,心情也很好把发现那张纸的事情重新告诉了姐姐。

    亚布并没有轻易把手中阿米尔留下来的信交给姐姐,也想知道阿米尔哥哥在临走前留给姐姐信中到底都写了什么?

    一时间淘气的亚布受不了内心好奇折磨,也顾得姐姐和她还有丈夫是不是在场,直接拿着信跑到了院子里。

    他们瞬间被弟弟这个弄糊涂了,完全不知道弟弟这个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完全不知道弟弟想干什么?

    可女儿一焦急就追着弟弟离开了房间里,追到了院子里。

    她和丈夫站在屋里看真眼前已经把他们老两口弄昏头的姐弟两个,没过一会儿,追闹的声音在院子里面响了起来。

    她和丈夫人听到这个声音还真的挺高兴,毕竟家里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种热闹过了,也让他们暂时打消了今天下地干农活的事情。

    那天早上所有的事情都碰到了一块,她和丈夫一商量就打消了下地干活的事情,相对院子里面的热闹,屋内是一片平静,她和丈夫的眼睛都不由看向被放在桌子上面的金子,觉得不安了起来。

    她和丈夫看着那袋桌子上面金子,也泛起了愁了起来,这带金子够他们几辈子生活用的钱,为什么阿米尔要留下这一袋金子来?

    就算阿米尔想留下一些钱两答谢他们也是挺理解的,只不过这个钱是不是也太多了点啊!他记得阿米尔是被城主大人带过来的,他记得阿米尔在受伤的时候,城主大人还到了很多东西过来。

    这些东西包含了名贵的药材还有当地名贵玉石,他当时就对阿米尔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城主大人把阿米尔带来的时候,跟他们介绍阿米尔只是一个从都城过来收购玉石的普通商人而已。

    在城主大人没有来看望受伤后的阿米尔前,他和全家人都把阿米尔的一直把当成一个普普通通会点拳脚的商人。

    可没有多久那天的晚上着实吓了不轻的城主大人在知道阿米尔的受伤后,先是差人从距离他们千里之遥的城池里面送来能救命的人参。

    不仅如此更是把只有国家皇室才能服用的解毒良药玉希丸也送了过来。

    他对这些事情都不是很懂,如果不是听到巫医和村长还有阿米尔讲起来,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救了他女儿不仅是艾则孜和阿米尔两个人,还是阿米尔和艾则孜两位第一时间把那种的珍贵药物出来,要不然女儿早就毒发身亡。

    阿米尔和艾则孜两个同样优秀年轻人对待女儿态度,他们这些做长辈都是看在眼里,可惜他们家也只有阿依古丽怎么一宝贝女儿。

    他们这些做父母也不能过多干涉女儿选择自由,真的不知道阿米尔这次来是福还是祸啊?

    就在这种忐忑不安环境中,站在院子里面等待阿米尔带着人驾临。

    相对亚布的兴奋,两位年轻父母在没有得到准确的结果,他们也没法安下心来。

    希望阿米尔能想通,能放过女儿一次,毕竟爱情强求不来的。

    甘兹身为父亲左右想了一下,对站在身边的儿子说道:“去河边帮你姐姐和艾则孜哥哥喊回来。”

    “不去。”亚布也很不高兴拒绝了父亲:“我要在这里等阿米尔哥哥来。”很不爽的耍起了小孩子脾气来。

    甘兹摆出了父亲的架子来,严肃冲着耍小孩子脾气的亚布:“赶紧去河边找到你姐姐和艾则孜哥哥,告诉他们阿米尔来。”

    从小到大的亚布重来没有见到父亲对他和姐姐发过那么大的火,一时间也被吓到了,眼眶也不知不觉红了起来,接着整个院子都是小孩的哭声。

    阿依古丽的母亲心疼的把被吓到的儿子拥在怀里,说着情绪不是很稳的丈夫:“你也不要太担心,或许那些事情只是我们这些做长辈猜想的事情,万一事情不是你们所说的那样呢?”

    甘兹停着妻子温柔的声音,也感觉如同一股清泉流进了他的心间,平缓着内心的不安,他心里也还抱有着一丝的幻想,幻想那些村长和巫医估计的事情都是假的,女儿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可在他心中就是不能安宁,真的不知道是他自己过度担心,还是他就是能预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甘兹望着被妻子抱在怀里的儿子,也软下来声音,伸手把自己被吓哭的儿子:“亚布,刚才父亲不该对你发火,只是你姐姐和艾则孜哥哥的幸福就在你的小手上。”说完,伸手拉起了儿子的小手。

    眼眶充满泪水心里面的委屈的亚布望着面前的父亲,也觉得今天的父亲跟以往不一样,为什么今天父亲所说的话让他有点弄不明白?为什么要说姐姐的幸福就在他的手上?他真的完全听不懂。

    阿依古丽的母亲见到如此担心的丈夫,也抬眼看向里他们家不是很远的队伍,半蹲了下来,眼睛平视着儿子天真无邪的眼睛,笑着哄道:“亚布,你是我们家的小勇士,所以什么都不怕对不对吗?”阿依古丽的母亲笑着说道:“现在你姐姐的幸福全部都在你的手上,你应该站在姐姐面前,保护姐姐对吗?”

    亚布听着母亲的话,也像一个小男子汉用衣袖擦干了面上和眼睛中的泪水,说道:“是的,我一定会保护好姐姐的。”

    阿依古丽的母亲见到儿子就像一个小大人勇敢承担着属于自己重任,也挺欣慰的,继续对着儿子说道:“那么你现在就去河边找到你姐姐和艾则孜哥哥,去告诉他们阿米尔哥哥来你,希望见一见他们。”

    亚布如同一个瞬间成长的大人,对着母亲和父亲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把母亲和父亲的话带给姐姐。”

    “恩。”甘兹站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顶:“快去吧!”

    亚布听到父亲的命令后,就转身跑出了家门口,朝村子河边的方向走去。

    ……

    这边阿米尔身穿一袭银色的盔甲,骑着大马上,带着身后两排并走的士兵走着,一双如太阳一样明亮的眼睛带着让人的不懂情绪看向里他距离不是很远的院子。

    不知道现在阿依古丽是不是在家里面,带着女儿的娇羞正跟着母亲学习怎么做嫁衣吧!知道马上就要嫁给自己最心爱的人,会不会心里面早已经迫不及待。

    阿米尔了望阿依古丽家的目光,眼睛继续看着前方,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情绪。

    队伍又走到的六七分钟,终于阿米尔驾驭着马皮停在了阿依古丽家门口,动作娴熟的从马背上下到了地上。

    院子门口,甘兹夫妻两个人已经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站在门口迎接从远方而来客人。

    站在门口的甘兹和妻子身为村民重来没有见过如此大阵仗,微微被吓到了,不敢正视骑在马上的阿米尔。

    骑在马上的阿米尔看向老老实实站在院子门口甘兹和他的妻子,动作娴熟的从马背上轻轻一跃跳到了地上。

    阿米尔面无表情走到了站在院子门口的甘兹和妻子。

    “草民,民妇叩见将军。”甘兹和妻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完,就双膝弯曲准备给下马的阿米尔跪下。

    “起来吧!”阿米尔赶紧走上前上拦住了甘兹和他的妻子:“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如此多礼。”

    甘兹和妻子见到阿米尔拦住了他们,赶紧站了起来:“大人,请进。”

    说完,甘兹和妻子就退到院子门口一边站着,让出一条通道来,让阿米尔和跟在阿米尔身后的贴身侍卫走进屋内。

    阿米尔望着甘兹和妻子的谨慎,也没有在说什么,转身嘱咐尾在屁股后面的士兵,让副将带着他们去距离村子不是很远的一块平底上宿营,只带了两名贴身侍卫走进了屋子内。

    站在院子外面的副将听到了阿米尔的意思,看了看围着他们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也明白阿米尔是什么意思,也没有闲着,按照阿米尔刚才所说的意思向村外走去。

    来围观的村民见到阿米尔已经走了甘兹家,就没有在跟着剩余的士兵去了郊外,而是留下来想阿米尔跟甘兹有什么事情。

    留下来村民个子高的就爬上甘兹的墙头上,看着院子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个子不高的村民就跟在甘兹大叔身后走进了院子。

    走进院子阿米尔眼睛还是不知不觉看向通往后院的过道,开口说道:“阿依古丽没在家吗?”他都进来老半天了,也没有见到阿依古丽出来迎接他。

    甘兹听到阿米尔的话,弯着腰的身体愣了愣,走上前如实回答着阿米尔问题:“阿依古丽和艾则孜正在河边,不知道将军是不是找阿依古丽有什么事情吗?”试探的说道。

    阿米尔听到甘兹的回答,握着弯刀刀柄上手不由紧握了起来,心里就像被一把无形的刀狠狠刺了一下。

    “哦!我听说阿依古丽马上就要跟艾则孜结婚了?是吗?”阿米尔内心抱有着一丝的希望问着甘兹。

    一直低着头的甘兹和妻子听到阿米尔的话,彻底大惊了起来,也忘记了心中害怕,一双不可相信的眼睛看着站在院子中央的阿米尔。

    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难道他在村子里面有什么耳线一直在监视着他们一家吗?艾则孜和女儿结婚的事情,是在这个男人走掉以后村长和巫医才来他们家商量这件事情,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会知道这件事情。

    甘兹壮着胆子微微走上前,对着男人再次行了一个礼:“请问将军是怎么知道爱女已经和艾则孜订婚的事情。”

    阿米尔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甘兹,为了女儿居然如此变得大胆了起来,居然敢上前质问他:“甘兹大叔,请你放心我并没有在村子里面安排什么眼线,我知道这件事情完全是因为你们城主大人亲自告诉我的。”

    站在一边的甘兹和妻子在听到阿米尔前一句没有在村子里面安排眼线,终于放下心来,后来听到最后一句突然间意识到事情变得没有怎么简单。

    “那么请问将军这次来到底有什么公干吗?”说完,阿依古丽的母亲抬头看向阿米尔面无表情的侧脸。

    阿米尔看着站在旁边的阿依古丽的父母,也没有在说什么,直接拿出怀里放着的圣旨:“甘兹一家人接旨。”

    站在院子里面的人和外面偷看偷听的人还有甘兹夫妇听到阿米尔所说的话,也纷纷都跪在了地上,听候着阿米尔宣读上谕。

    阿米尔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村民:“我主上谕,寡人听象屿村有女从河里摸出奇石来,是国家之幸,是全民之幸,寡人想一睹玉石和圣女风采,特遣奎尼亲王前来护送两者入朝拜见。”

    跪在地上的村民听完阿米尔宣读完上谕后,纷纷把头触碰到地上,嘴里说着:“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阿米尔宣读完上谕后,就让跪在地上的村民站了起来。

    甘兹和甘兹的妻子也慢慢站了起来,在听完阿米尔宣布完上谕那一刹间,两个老人脑袋全部都是昏的,完全对外面的事情没有任何感知能力。

    阿米尔在宣布完圣上的上谕,一直在观察跪在地上迟迟没有起来甘兹夫妇,他早就知道如果他宣读了这封圣旨,对甘兹一家人来说不是荣誉,更多是不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