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回来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四章 回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阿依古丽的母亲想起古丽那家人也气的说不出话来,把手中的未缝制的衣服放在一起。

    甘兹听到妻子提前古丽那家人来,也是无奈的叹气着。

    原本以前他们家和古丽家原本也是好邻居,也是相互帮助的好乡亲,可谁知道阿依古丽当上了圣女后,古丽全家人就把他们家当成仇敌。

    特别是古丽的母亲只要逮到就会就肯定会好好奚落妻子一番,那些对阿依古丽不利的传言就是从古丽母亲嘴里传扬出去的。

    他是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两家的关系会势成水火,以前他跟古丽的父亲经常是一起下乡劳作,古丽的母亲和自己的妻子更是经常一起去河边洗衣服,两家也会经常走动写。

    可现在是情况是古丽母亲天天恨不得一有机会就当着村民的面处处诋毁着女儿,狠不得把女儿这颗眼中钉除掉,甚至一抓往妻子在场场合,就会处处给妻子难堪,甚至交待自家儿子见到他家儿子就欺负。

    有几次他家那儿子想给生病的姐姐报仇,就偷偷伙同村子里其他几个小孩在半路上伏击了儿子,差点把儿子打死,如果不是艾则孜在回来的半跑上遇见了这件l事情,出声制止了,要不然还不知道是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天晚上艾则孜把受伤的小儿子背了回来,他们这些做父母看到儿子身上的伤,心疼的很,可也无能为力。

    毕竟他们也不想为了其他事情跟古丽家才起波折,就只有忍气吞声,他和妻子还有比女儿都不想为为了小孩子们之前小事情把事情闹大,让整个村里都知道这些事情,况且传言出去,对两个孩子都很不后,从各个方向综合考虑后,他们还是选择保守这件事情,在外人面前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所幸儿子身上身伤在艾侧孜和女儿照顾下得到了痊愈。

    他们都以为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就算彻底结束,只要他们不事情的真相告诉外面的人,外面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他和妻子甚至还有女儿都认为可以瞒天过海,这样的日子有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他正好去地里面干活,正走在去往地里的小道上,恰好在小道上面遇到村长和巫医,他跟以往一样,按照其他村民见到村长和巫医的时候打着招呼。

    打完招呼后,他以为村长和巫医只不过是正好路过这里,也没有多做它想,肩膀上面继续扛着锄头朝地里所在的方向走去。

    谁料村长和巫医两个人停了下来,站在路边询问着他关于小儿子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在听到村长和巫医说出来的事情,他坚持是不敢相信,剩下就是吃惊,吃惊为什么村长和巫医会知道这件事情?他和妻子都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难道是艾则孜一时间多嘴告诉了巫医和村长吗?

    可后来想了想完全不可能,艾则孜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暂且先不说艾则孜的性格,就单说说艾则孜一直对女儿的话都照做着,女儿在见到小儿子一身受伤回到家里面,开先同样是对古丽家那种做法又气又急,气的是古丽家有什么不满,直接冲着女儿去,不要在折磨自己家里人,急的是她一向疼爱弟弟会不会伤到了重要的部位?

    阿依古丽一时间情急就去巫医家找了艾则孜,关于弟弟受伤的事情也在三叮嘱了艾则孜千万不能告诉别人,按照艾则孜对女儿迷恋,肯定会保守这个秘密的,对,一定不会是艾则孜把这件事情告诉巫医和村长的,心里面十分的肯定到。

    村长和巫医看到了他眼中的吃惊,一切的事情都解释通了:“放心,不是艾则孜告诉我们,是一位诚实的村民从儿子口里知道了事情全部过程,想得到村规宽大的处理,就深夜带着他儿子来找到我,诉说在古丽家小儿子指使下在山间殴打你的小儿子。”反问着眼前为古丽一家隐瞒的中年男人:“你是想继续替古丽一家人隐瞒下来,还是用村规来惩罚这家已经被利益蒙住心智的一家人。”

    他在听完村长的话,他知道村长把决定权交给了他,他没有任何迟疑维护了古丽一家人,或许现在古丽一家人真的像村子和巫医所说那样,已经被的利益和不甘蒙住了心智,在弄出不把人命放在眼中的态度吧!

    可他始终相信人性一开始就是的本善,其实古丽一家人会变成的这种样子,他们家要付一半责任,不是女儿从河里摸出那块会发光的玉石,古丽还是继续担任着光彩耀眼的圣女,也不会成为整个村子建村以来被全体村民罢免的圣女,也成为了全村人笑柄。

    这些事情他和妻子还有女儿都是看在眼里,他们心里面也十分清楚是他们还古丽一家人在村子里面变成了笑柄,他和妻子甚至他们一家人都想对古丽家进行补偿。

    虽说这次是古丽的亲弟弟来报复他们,差点把他的小儿子打死,但是这是他们甘兹家欠他们古丽家,他当时还在心里面经过这次的事情,他觉得古丽家应该吸取到了教训。

    最后在他恳求中,村长和巫医也把这件事情重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对于坦白的村民村长和巫医也没有处罚他们。

    可谁知道古丽的母亲安静没有多久,又重新站起来散步的谣言,说女儿早就不贞洁,要不然村长家怎么会急冲冲的连忙给儿子订下这个亲,而且还是艾则孜会那么迫不及待的肯定是因为女儿怀了孩子,怕随着时间一长,肚子就会显现出来,所以在那么迫不及待跟他们家定亲。

    这次古丽母亲散播谣言是有鼻子有眼睛,村里一些不懂思考的村民就相信,一百十,十传百吗,经过很多人谣传更是说的让他们有理都说不清楚。

    瞬间他们家成了村子里面所有人质疑的对象,更是议论中的中心点,没错就是议论中的中心点,那几天他们都不敢出门,就害怕一出门就会被一些好奇心很大村民围了起问东问西的。

    在那一秒钟,他真的很后悔,不应该帮助古丽一家人隐瞒着那件事情,古丽一家人是想把他们一家人都往死路上逼。

    最终还是村长和巫医出面甚至艾则孜承担起那些流言蜚语,要不然他们今天还天天窝在家里,还不能光明正大走出家门口。

    最终村长和巫医出面做通了村里村民思想,脑袋和心里也慢慢接受了女儿要成亲事实。

    村长最后还是惩治那天跟古丽弟弟闯祸的村民家的小孩,只不过是想借那个村民家的小孩来证明给古丽母亲看,不要做的太过分了,你也是用把柄在他们手上的,希望以后你能安静点?

    虽然最后村民谅解了的他们和女儿,但是他们行事就要变得地调点,所以他就跟女儿做了一个约法三章,这三章分别是在出嫁之前绝对不能去看艾则孜,第二点和第三点是同样的要求。

    可现在好了,在妻子不忍心,女儿再次违反了他们曾经定下来约法三章,真的是女大不由父母啊!哎!

    想到这里,都不由叹了一口气

    “叫了,你也不要唉声叹气的。”阿依古丽母亲笑骂着眼前舍不得女儿的丈夫:“你放心吧!女儿出去有艾则孜在身边保护着,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看起来女儿是真的长大了。”甘兹有些不舍对着对面在缝制女儿衣服妻子。

    阿依古丽的母亲见到失落的丈夫,没有忍住笑了出来“你看看你现在样子哪有一个做父亲样子啊?”打趣的说道:“假如不知道内情的人看到你这种样子,肯定是误会的,不是嫁女儿而是嫁妻子,我都有点吃醋了哦!”假装吃醋的说道。

    甘兹抬眼一看果真见到妻子一脸不爽的模样,又看了看妻子腿果真是生气了,妻子只要一生气脚朝着方向就会朝里面移动了一下。

    甘兹见到如此情况也知道妻子是真的生气,赶紧笑嘻嘻移到妻子身边,伸手抱住妻子哄道:“整个村子里面又谁不知道,你在我心里面可比女儿重要多了。”

    阿依古丽的母亲不相信看着丈夫:“我心眼还是挺大的,没有必要吃女儿醋。”说完,看着勉强哄她的丈夫。

    甘兹见到妻子真的在跟他闹别扭,也赶紧正色对着妻子说道:“我真的对天神发誓,你在我的心中始终比女儿重要。”

    很正经站了起来面对着敞开的大门发誓着。、

    阿依古丽的母亲重来没有见过丈夫如此认真过,心里真的很感动,其实她也没有真的生气,站起来慢慢向丈夫怀里靠近着。

    甘兹看着往他身边靠近着,笑着伸手把妻子拥抱在怀里。

    “父亲,母亲,你们出去看看吧!”在外面看热闹,一路小跑回来的阿依古丽亲弟弟甘布。

    正在屋里温存的甘兹夫妇,被小儿子火急火燎叫喊声给打破了。

    阿依古丽的母亲听到儿子叫喊声,立马离开了丈夫的怀抱,脸色微红整理着身上衣服。

    “父亲,母亲,你们赶紧出去看看把!”一路小跑回来的甘布站在门口大口喘息着:“有一大批人正朝我们走来。”

    阿依古丽的见到儿子跑得气喘吁吁,上前去给已经跑得满头大汗,一边擦着汗一边细问着儿子:“你慢慢说?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母亲,我刚才去村子里面看热闹,见到那队人正冲着我们家走过来。”甘布伸手抓住母亲替他擦拭额头上面的汗水:“我看到那对人带头的人就是在我们家修养了好几天的阿米尔哥哥。”兴奋的说道。

    阿依古丽的母亲和甘兹听到儿子的话,并没有儿子的兴奋,而是相互彼此看了看彼此。

    最后异口同声对着儿子问道:“甘布,你真的没有看错,的确是阿米尔回来了吗?”

    “我没有看错,我还跟阿米尔哥哥打了招呼。”甘布高兴对着自己的父母描述着当时场景:“母亲,你是不知道当时全村的小伙伴都用羡慕眼神在看着我,如果阿米尔哥哥能做我的姐夫就好了。”有些失望的说道。

    阿依古丽的母亲温柔伸手摸着儿子头发,笑着问道:“你说这样的话,也不怕你艾则孜哥哥伤心啊!”

    亚布听着母亲的所说的问题,也像一个小大人低头沉思了起来,失望的说道:“如果我有两个姐姐就好了,艾则孜哥哥和阿米尔哥哥都能做我姐夫了。”

    阿依古丽的母亲笑着教训眼前的小儿子:“亚布,这个世界世界上有一种选择叫做舍取,世界上很少有什么东西是两全的?”

    年龄还很小的亚布安静听着母亲的教训,可他年纪还很小,完全听不明白母亲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也只能顺从自己的心对母亲摇了摇头,表示他完全不知道母亲所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阿依古丽的母亲也并没有的开口责怪亚布什么,只是淡笑着摸着乖巧儿子的头。

    外面所有村民为了热闹一直都跟在军队后面朝阿依古丽家里面走了的过来。

    屋里,亚布和甘兹还有妻子站在听屋里,三个人都竖起了耳朵听着外面响动,果真听到热闹的声音距离他们是越来越近。

    甘兹也挺起了胸膛来,伸手拦过紧张的妻子和兴奋的小儿子,小声安慰着妻子:“没事的。”

    阿依古丽的母亲感觉到了丈夫温暖的怀抱,也不在害怕了起来:“要不要让人去通知到阿依古丽啊!”

    毕竟他们这家子严格说起来跟阿米尔也不是很熟悉,阿米尔只不过来这里瞻仰有玉石,运气不是一帮差的遇到了一伙打玉石注意的盗匪。

    这位叫阿米尔年轻人在保护的玉石过程为了救女儿和打杀土匪过程受了伤,女儿为了报答阿米尔救命之恩忍受着背后没有康复的伤口照顾了阿米尔一段时间。

    阿米尔在家养伤的一段期间,他和女儿的关系,他们这些做长辈都是看在眼里,他们现在能保证的是自家的女儿对待阿米尔就像恩人一样,保持着一段距离。

    而阿米尔在自家养伤这段期间,她和丈夫明显看到阿米尔看女儿眼神充满迷恋,但她和丈夫就认为女儿对阿米尔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那么他们这些做长辈就放心了。

    阿米尔一直在家里面养伤了半个月,更家里面的人关系处的十分好,而且儿子亚布非常喜欢这个帅气有阳光的大哥哥,一天到晚就围在阿米尔身边,希望阿米尔能交给他一些功夫,以后就能好好保护姐姐和家里面的人。

    可是他们一天再次起来准备下地干活,想起正在客屋养伤的阿米尔,于是走到客房前敲响的关着的房间门,跟阿米尔打一个招呼,告诉阿米尔他们要下地干活,中午饭已经做好放在炤台。

    丈夫没敲几下,就见到原本关起来房间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隙。

    所有人看到这条缝隙都认为肯定是阿米尔起夜的时候,没有把门给关好,应该没有什么事情。

    她和女儿还有儿子就站在院子里面收拾要下地用东西,丈夫继续礼貌敲着门。

    可他们迟迟没有的得到屋子内阿米尔的回答,这下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丈夫知道屋内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很有礼貌敲了一下房间门,表示他们要推门进去了。

    可真的把门推开那一刹间,眼前是没有任何温度空无一人的房间还是给他们惊呆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