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九十三章 结婚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三章 结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起来有时间他真的要和村长商量一下艾则孜的事情,就是不知道村长是怎么看待艾则孜和阿依古丽的事情。

    毕竟现在阿依古丽的身份跟从前已经不一样,如今的阿依古丽是领导村子每年一度玉石祭天的圣女,而且阿依古丽在刚刚从河里摸出了让村子里全部人当做神物的玉石。

    阿里古丽的身份不是普通圣女那么简单,阿依古丽是摸出神石的圣女,在村子村民的心中地位是不一样。

    如果阿依古丽在当圣女没有多长时间,就辞去圣女位子嫁人,肯定会引起村子里面所有人的反对,不过看着艾则孜怎么喜欢一个女人,真的希望阿依古丽带给他的是幸福吧!

    屋内,正在对峙的两个一老一少男人,让室内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屋外,艾则孜的一句话打破了这种局面的冰点。

    室内的温度慢慢上升了起来。

    巴哈尔也如释重负冲着温暖的空气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那个老骨头终于来了,再不来他真的不知道还能对男人震慑多久。

    “现在巫医已经来了,不知道贵人放心了吗?”说完,巴图尔手中杵着拐杖,一拐一拐走向紧紧关着房间门。

    伸手打开紧紧关上的房间门,打开门的一瞬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到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他身边走进了房间里,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也转身走进了房间,见到是艾则孜。

    艾则孜快速的走进了房间内,正视站在眼前身材挺拔年轻男人。

    侍卫也在观察走进来的艾则孜。

    就这样,两个差不多男人一声不吭望着对方,眼睛中都带着一丝丝敌意看着对方。

    巴哈尔并没有看出两个男人暗中较劲,出声给两个人做着介绍。

    对视持续了一会儿。

    艾则孜率先打破了屋内怪异的气氛:“你好,我叫艾则孜,不知道这些先生可以让开一下,我要为阿依古丽检查一下后背伤口。”说完,看向挡在床榻前的侍卫。

    侍卫没有按照艾则孜的意思让开:“你是什么人?不是说不能让其他男人看圣女的身体吗?”说完,看向刚才还振振有词拦住他查看伤势的村长。

    巴哈尔上前笑着解释说道:“眼前这个是我们村巫医的助手,助手是有权利给圣女检查身体的,所以还请贵人让开一下,不要在耽误阿依古丽身上病情。”

    侍卫听着村长的解释,很不情愿从床榻边走开,让出了一个位置来。

    艾则孜也清楚的看到了睡在床榻上面阿依古丽的情况,肩膀上面背着药箱,赶紧上前去给阿依古丽诊治。

    艾则孜把肩膀上药箱放在地上,见到阿依古丽身上的衣服是完整,又抬头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侍卫,才低头给中毒导致昏迷不醒阿依古丽。

    经过艾则孜的诊断,有看了看阿依古丽后背的伤口,伤口不是很深,只是那个毒性有点毒,这个毒他也是在巫医搜集回来医书上面看到过。

    这种毒叫洛秋,使用几种有毒的蛇毒提炼而成,名字叫洛秋,其实锤炼的方法也是有千万中,如果不知道到底是由那几种毒蛇的毒液提炼而成,就配制不出解药来。

    艾则孜双手紧握着,一时间也泛起难来,抬头看向身边站着挂着佩刀的侍卫:“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吗?”

    座在一边巴哈尔见到艾则孜没有给阿依古丽处理伤口,而是问了站在一边侍卫的一句话,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艾则孜不给阿依古丽看病,而是在诊治后,站起来问着侍卫那句很奇怪的话?难道有没有活口,跟治病有很大的关系吗?

    一边,刚刚在村民搀扶下走进来的巫医也听到了艾则孜跟年轻男人的对话,也知道阿依古丽所中的毒是全国独一无二的毒,只有配毒人才有这个毒药的解药。

    经过大家努力,阿依古丽的伤也养好了。

    同样康复的阿依古丽也陷入了两难中,在她养伤期间她明显感觉到了侍卫十分的喜欢她,可是阿依古丽内心中只有艾则孜。

    在侍卫离开村子前夕。

    侍卫把阿依古丽喊道了那条清澈的河边,侍卫勇敢的向阿依古丽表达了他心中的爱意,可是心中只有艾则孜阿依古丽拒绝了这位侍卫的爱意。

    随后侍卫抱着遗憾离开了村子。

    单纯的阿依古丽人为或许她以后都没有机会在见到这个男人,事情也会很快的结束,可是让阿依古丽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向他表白爱意的男人会再次回到村子里来,同样也带来了她一生的不幸。

    没有多久,侍卫再次回到了村子,不过这次侍卫不再是一个来到村子里,侍卫的身后跟了许多穿着盔甲,腰间配到着弯刀,雄赳赳的士兵。

    一直生活在山里面的村民重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阵仗,纷纷站在路边看着热闹,有些眼尖的村民一眼就认出来带队的年轻男人就是前段时间助他们捉拿住那些劫匪年轻男人。

    认出人的村民心里面都十分疑惑,这个男人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可以指挥王的军队。

    虽然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村子里面,很少离开村长里面,但是一些必要的的时候,他们也会去都城或者距离他们很远城里市集购买着一些东西,对外面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

    他们一眼就认出士兵手里扛着旗子是王旗,他们国度是由三个人掌控着军队,一个人就是他们国家至高无上的王,另一个人就是王的亲弟弟圭尼王子,另一个是国家的大将军,没三个人所领导的军队军旗都不是一样的,至高无上的王所领导军队军旗是太阳,圭尼王子所领导军旗是遨游在天空上神鹰,另一位大将军的军旗是虎虎生威的老虎。

    现在跟在男人身后的士兵手里所扛着军旗是金灿灿太阳图形,为什么这个人能指挥王的军队,难道他是王身边的最信任的人吗?

    村民都在心里纷纷猜测着这个叫阿米尔的年轻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骑在马背上面阿米尔穿着厚重银色愧疚,面无表情,一双好看的眼睛正视的前往,单手紧紧抓住马的缰绳。

    一个美丽倩影高兴在人群中追着军队走着,一边走着一边痴迷看着骑在骏马上面阿米尔。

    巫医家

    艾则孜心不在焉看着手中的医术,是不是嘴角会浮现一丝淡淡的笑意,好像是在幻想着什么?

    在院子里晒草药的巫医伸长脖子看向距离他们不是很远的热闹处,在心里面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村子里面那么热闹?在他的记忆中好像没有什么知道庆祝的日子?

    巫医心里面还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从门口跑过的村民回答了他。

    一名住在巫医家旁边村民刚刚从家里面跑出去,准备去看热闹,就见到一向不爱管闲事的巫医伸展着脖子向热闹处看去。

    村民也没有什么心眼的,把那边发生的事情告诉巫医:“巫医,你不去那边看看嘛?听已经看了那边热闹村民回来,好像是王的军队来我们村子里。”

    “是吗?”巫医听到村民的话,只是笑着淡淡的说道:“那你们还不赶紧去看,等会热闹就没有什么可看的了。”没有表现出太多了表情,还笑着赶紧催促着要去看热闹的村民。

    已经迫不及待的村民,在巫医催促下更加的心急了起来:“巫医你不去看看嘛?”

    “我等会去,我把手里的草药晒好才去。”说完,巫医抬着手中的竹制簸箕向村民扬了扬。

    村民看了看巫医手里端着的簸箕,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我就先去了。”

    “去吧!”巫医笑着说道:“我等会就带着艾则孜过去。”

    “嗯。”村民顺嘴答了一句。

    村民就迫不及待的跑向了热闹所处着的方向。

    在晒药的巫医见到村民已经离开了,也把手上端着的簸箕放在架子上面,眼睛了望着热闹的地方,又看了看座在书房里傻笑的艾则孜,危机终于来了。

    该来无能使用什么手段和办法都是没有办法可以逃过的,哎!艾则孜的婚事看起来肯定要一波三折了。

    巫医一想到这些事情,就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真的不知道阿依古丽家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希望当时他和巴哈尔商量的事情,只是他们一厢情愿,这次哪位年轻男人过来只是想把玉石带走,其他的事情只是他和巴哈尔多心了。

    真的不知道艾则孜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能不能承受以后发生的事情。

    另一边,阿依古丽家里一片欢乐的气氛,马上就要嫁人阿依古丽正在在母亲指导下缝制着要出嫁的嫁衣。

    阿依古丽的父亲甘兹和弟弟就在院子里面劈着柴木,每个人脸上都是充满着幸福和快乐笑容。

    “母亲,这个花太难绣了。”阿依古丽娇羞抱怨怎么绣都无法绣好的花样。

    阿依古丽的母亲顺着女儿抱怨地方看去,笑骂着说道:“这种花样都能难得住你,看来太阳就要从西边,我看你想艾则孜想的无法定下心来绣你手上的嫁衣。”伸手把放在女儿腿上嫁衣拿了起来端详了几下,最后笑着摇了摇头。

    “母亲,你在说什么啊?”阿依古丽听见母亲说中了她的内心真实的想法,两边的脸颊更加的羞红起来:“母亲,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啊!”

    阿依古丽的母亲放下手中针线活,望了望撒娇的女儿,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儿嫩滑如丝绸的小脸:“不行,婚礼之前男女是不能见面的,如果见面以后婚后的生活就会不顺,再忍忍,其实时间也没有多久了,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而已。”

    “可是母亲,我真的很想见一下艾则孜。”阿依古丽嘟起嘴拉着母亲撒娇着:“一想到还有半个月才能见到艾则孜,我一分钟都不想在等待。”说完,露出了难过的表情来。

    阿依古丽的母亲望着女儿相思的一张脸,最后还是冲着女儿说道:“好吧!等会我去院子把你弟弟和父亲喊进来,等会你趁机悄悄的出去,但是必须在天黑之前回来知道吗?”

    “真的吗?”阿依古丽兴奋伸手拉住母亲的手臂,已经是高兴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给母亲保证的说道:“母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在天黑之前回来。”

    “你啊!”阿依古丽无奈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女儿的脸颊:“等会,你赶紧回房间去吧!我这就出去把在院子干活的父亲和弟弟叫进来,等会你趁机出去吧!但是一定要记得天黑之前必须回来。”

    “我知道了,谢谢母亲。”阿依古丽一边收拾着床榻上面东西一边笑着对母亲说道。

    “感觉藏好。”阿依古丽的母亲看着女儿笑着像一个孩子,也是无奈摇了摇头:“如果被你父亲和弟弟知道了,肯定要好好教训我一顿。”

    阿依古丽调皮的冲着啰嗦母亲扮了一个鬼脸,就拿着东西走进了里屋,就等会母亲把在院子看守的父亲和弟弟叫回来,她就可以出去了,一想到等会就可以见到艾则孜,心就会乱跳着。

    阿依古丽的母亲见到女儿已经藏好了,就起身走向院子中,说了一句让丈夫和小儿子进来替女儿或姐姐选一些以后加到了巴哈尔家要穿的衣服。

    在院子干活顺便看守不安分的女儿,防止女儿偷跑出去看情郎,他们甘兹家可没有那些人传说的难听。

    听到妻子在屋里喊,又想到女儿肯定在生他的气,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暗自生气着,想着应该不会跑出去的,就放心带着小儿子转身走进了屋内。

    躲在母亲和父亲房间的阿依古丽见到父亲和弟弟已经被母亲叫了起来,就赶紧从屋内出来,悄悄的离开了家里,朝远方走去。

    回到屋内的甘兹和小儿子见到妻子和母亲正在榻上缝补着女儿以后出嫁要穿的衣服,身边是还没有缝补起来的绣布。

    甘兹也奇怪看着妻子:“你不是把女儿嫁过来要穿的衣服布料都选好了吗?干嘛还要让我进来参与挑选啊!”说着,很不解看着妻子,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沉着脸问着妻子:“阿依古丽呢?刚才不是还跟你在房间缝补要出嫁时候要穿的嫁衣吗?”

    阿依古丽的母亲白了一眼明知故问的丈夫,说道:“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说完,没有任何惧怕抬头看着丈夫。

    阿依古丽的父亲甘兹刚刚放下手中的茶杯,刚想发火,一抬头就见到妻子正强势看着他,想发火也不敢在发火,谁叫他对妻子可以说是又爱又怕。

    甘滋也只能耐下性子跟妻子说着:“你又不是不知道村里那些好事妇人是怎么说阿依古丽。”每每想起那些在村里流传的疯言疯语可以气死人的。

    只要一想到那些话,他就气得不行,说什么女儿早就偷偷跟艾则孜在河边约会了,弄不好早就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别人,说女儿是一个不贞洁的人。

    如果不是村长和巫医两位村子里得高望众的人出面制止了这种害人的流言,弄不好女儿早被族里那些人给捆绑起来丢到贞洁湖里。

    每每想起这些事情都会在梦中惊醒,现在女儿的身份还是圣女,万一他们两个约会被村民给看到了,那还得了啊!

    阿依古丽的母亲不以为意的说道:“那些话不就是古丽丫头全家放出来的吗?”说道古丽那家人就气不打一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