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他交给你了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二章 他交给你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看着站在门外的巴哈尔,看着被露水给打湿的头发,瞬间明白了,巴哈尔肯定是在外面找了艾则孜整整一夜。

    他让已经找了整整一夜的巴哈尔赶紧进来,让满身是露水的巴哈尔进来喝一杯热茶。

    谁知道巴哈尔把他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走进院子里,客气的话都不说,直接问他艾则孜是不是在他这里。

    他能说什么呢?谁让人家是艾则孜的亲生父亲,也只能带着的人去找正主。

    身为正主的艾则孜很没有良心早早已经睡了过去,手中还抱着奴日汗在艾则孜小时候给他做好留下来的小布老虎。

    巴哈尔见到艾则孜安然无恙,胸腔里面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落了地,要离开的时候,见到艾则孜调皮的把身上的被子给踢开,推开屋子的门,走了进去,细心的为艾则孜把身上被子盖上。

    巴哈尔才放心从屋内走了出来。

    正好他煮的以防感冒的茶也煮好了,好心的端了一杯给巴哈尔。

    巴哈尔看了一眼巫医,没有说话,从巫医手里接过了那杯感冒茶,一句都没有说,一仰头就把杯子中感冒茶给喝掉了。

    巴哈尔把杯子交还给巫医,然后说了一句:“以后我就把艾则孜交给你了,明天我会把他的东西给你送过来。”说完,就大步的离开了巫医家。

    巫医的院子里,只剩下巫医一个人在冷风中凌乱着,整个脑子都没有反应过来,耳边一直回响着一句话‘以后我就把艾则孜交给你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是准备让艾则孜长久住在这里吗?

    等巫医完全反应过来后,直接在院子生气的直跳脚,骂了几句脏话,才罢休走进屋内。

    巫医走进屋内后,很快也想通了,谁叫他欠了奴日汗和巴哈尔的情呢?又想起奴日汗那封留给他的信,看起来照顾艾则孜的职责,他是跑不了了。

    第二天,他还在梦乡中,就被一阵敲门的声音给吵醒。

    他从床上做起来,穿好了衣服,不停打着哈欠,打开紧闭着房间门,就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睛,出于本能闭上了眼睛,好一阵子在适应过来。

    耳边的再次传来敲门声,他有气无力靠在门框上,冲着敲门的人说道:“不要敲了。”说完,步履阑珊朝门口走去。

    他打开了紧闭着的房门,首先看到摞在一起有一座山一样高的东西,他一眼就认了出来抱着有一座山一样高东西的人是村长家仆人,望着被仆人抱着的东西,也明白了过来,还没等仆人自报家门,就让仆人走了进来,让仆人把东西放在他的房间里。

    仆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听见巫医让他把二公子的东西搬进屋内,心里面虽然很疑惑,为什么巫医一句多问的话都没有问他,就让他二公子的东西放进屋内。

    虽然心里很的疑惑,但是他知道这句话是不能说,只能低着默默做着事情。

    站在门口的巫医瞧见外面还有一车的东西,也很识相退到一边,让仆人可以畅通无阻,看见停放在门外满当当的推出,真的有些感叹。

    这些来巴哈尔对艾则孜的疼爱,他也是有目共睹的,巴哈尔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给艾则孜,其实从巴哈尔看艾则孜眼神中可以看的出来,他是在通过艾则孜来看奴日汗。

    他看着停在门外的小推车,巴哈尔是把所有好东西都搬了过来。

    巫医见到仆人从屋内走了出来:“只有门口这些东西吗?”

    仆人听到巫医在问他的话,停下了脚步,尊敬的回答着巫医的话:“还有东西,等会我们老爷会亲自送过来的。”

    “哦!知道了。你继续搬东西吧!”巫医就转身走到水井边,没有在打扰搬东西的仆人

    仆人见到巫医没有任何话可以说,就继续完成手中的事情。

    巫医则是把放在水井边的水桶丢了下去,重新打上一桶满满的水上来,把半桶倒在锅里面烧水洗脸。

    仆人足足搬了半个多小时,才把推车上面的东西一件不落搬进了屋内,仆人再跟巫医告别了。

    巫医这边也洗漱了干净,见到仆人已经离开,等巴哈尔才来是两个时辰后,想到这里,也关上的门。

    如今已经是日上三竿,睡到侧屋的艾则孜也差不多醒了,他还要用很多时间去做通艾则孜的思想工作。

    一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瞬间觉得有很多事情要自己去做,以后只怕他的日子会更加热闹,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了他心中想法。

    他把手中空空如也,没有一丝重量的水盆放在地上,看向到现在都没有打开房间门的侧房,叹息了一声,走向紧闭着的房间门,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手敲响了房间。

    房间里,艾则孜正睡得很熟,在梦中听到有人敲门,才悠悠醒了过来,慢慢睁开还是十分困得不行的眼睛,慵懒的用手揉了揉眼睛。

    从床上座了起来,缓一下还是不清醒的脑袋,再次听到敲门的声音,慢悠悠穿上昨天晚上脱掉了衣服,脚步不是很稳的走到房门前,伸手打开了房间门。

    打开房间门,一抬眼就见到巫医站在门前。

    艾则孜开启嘶哑的声音:“巫医,你那么早找我干什么?”

    休息了一整晚的艾则孜早已经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还以为他是在自己家里。

    巫医微笑看着还没有清醒过来的艾则孜,说道:“我亲爱的大少爷,现在已经日上三竿,已经是中午,肚子饿不饿,赶紧起来,我去做饭给你吃。”

    艾则孜被巫医怎么一说,混沌脑袋也彻底醒了过来,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外面院子,又转身看了看屋子里面摆设,才反应过来,在记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艾则孜很失落冲着巫医点了点头:“恩,昨天晚上我父亲过来找过我吗?”

    站在门口的艾则孜听到艾则孜的问题,又想起巴哈尔在临走前特别嘱咐他的话,最后笑着冲着满怀希望的艾则孜摇了摇头:“没有,你喜欢吃什么东西?”

    艾则孜满心失落随便冲着巫医说道:“随便。”

    巫医望着眼前极其失落的艾则孜,也不忍心把巴哈尔后来对他所说的话,讲给这个还不住七岁小男孩听,可他知道巴哈尔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要不然巴哈尔不会违背当初在他承诺对奴日汗信中所说的事情做出来承诺。

    唯一能让巴哈尔必须要怎么做的原因,最大原因应该是阿娜尔罕已经对眼前的艾则孜已经下手了,巴哈尔为了不想让阿娜尔罕在伤害到艾则孜,也只能把艾则孜送来他这里来,让他暂时替他照顾艾则孜。

    “艾则孜,我想跟你说句话。”巫医想了半天,还是准备把巴哈尔的决定告诉艾则孜:“你父亲准备把你交给我,在你成年之前必须要住在这里。”

    艾则孜扶着门框的手颤抖了一下,很快也接受了巫医的话,淡淡的说道:“我的东西是不是已经被父亲搬来的。”

    他当时听到艾则孜平静的话语,都不由佩服这种样子的艾则孜,他以为艾则孜在知道这件事情,会闹上一番,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可结果是艾则孜出奇的平静,他真的怀疑艾则孜是不是小孩子。

    同样也让他想到八年前巴图尔把代表族长的玉佩交给艾则孜的事情,在那一秒钟,他真的觉得巴图尔没有看错人,眼前这个男孩在经过一段时间教育,肯定会成为他们村子一等一男子汉,面对这种事情都能表现不哭不闹的态度来,以后艾则孜真的是前途无量,村子交代他的手里也是对的。

    “恩,你的东西已经被仆人搬到我的屋内。”巫医开口说道。

    “知道了,等我睡够了,我自会去你房间把东西搬过来的。”说完,艾则孜眼睛朦胧一副没有睡关上了门。

    就这样,艾则孜平静在他这里整整生活了十几年,直到他长大成人,期间艾则孜到了要去城里读书年纪,巴哈尔也早就联系了城里最好的书院,可是巴哈尔来家里把这件事情告诉艾则孜,艾则孜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

    他和巴哈尔这个时候在注意表面平静的艾则孜,其实在心里面深处是很排斥巴哈尔的,这种排斥是发自心里深处,后面才发现艾则孜对巴哈尔的不满和恨意一直藏在深处,如果不是在这次争执中表现出来,他和巴哈尔永远都不会知道吧!

    从那一次他真的发觉艾则孜做什么事情都藏在内心深处,很少察觉到他心中到底怎么想,心里面隐隐约约能感觉道艾则孜身上有着非比寻常的气度和气息。

    艾则孜隐藏的非常好,甚至隐瞒过了跟艾则孜长期生活的他,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表现的出来,这种气息连身为父亲的巴哈尔都惧怕,他就在心里面就更加奇怪,为什么艾则孜身上会带有这种特殊的气息。

    不过巴哈尔始终拗不过艾则孜就没有让他去城里面的书院读书,而是专门请了教书书生上门教书,艾则孜也很平静接受了巴哈尔这个要求。

    这位教书医生是巴哈尔以前在私塾中的学长,几次考试都名落孙山,在加上岁月饶人,人都已经到了中年,还是始终考不中国考,也只能打消了考试的念头,回到家乡当了富人家教书先生。

    巴哈尔把教书先生请到了家里后,每个月教书25天,剩下的时间就是艾则孜的休息时间。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8年,艾则孜也到了去都城考试的年纪,可是艾则孜始终跟着巴哈尔对着抗,巴哈尔叫他去都城的参加三年一次的国考,艾则孜偏偏不去。

    这可把巴哈尔给气的差点没气昏过去,最终巴哈尔也想开了,也在没强求艾则孜。

    艾则孜没有去参加国考,反而一天到晚埋在他的书房里面看他从各个地方搜集来的医术,他真的太奇怪,只有巴哈尔看到艾则孜这种样子,没有觉得艾则孜有什么不正常,反而还挺高兴,起码有东西让艾则孜是感兴趣的。

    比起巴哈尔的高兴,他心中是更加疑惑,巴哈尔一点都不了解眼前这个儿子,他变得有点担心起来艾则孜是不是从什么地方听到了不干不净的话。

    艾则孜已经长大,也有自己秘密自然而然不可能跟以前一样把什么心里的事情主动告诉他,他也只能在暗中观察着艾艾则孜。

    一晃时间过去了2年,2年后,他从一些八卦的村民口中了解到了艾则孜一些感情上面的事情。

    从今天看来村民有些传言是真的,就是艾则孜或许真的对阿依古丽动了真情,要不然也不会不顾他身体老迈牵着他就跑到了阿依古丽的家。

    站在阿依古丽房间门口的两位村民定眼一看,发现的确是巫医来了,快速上前迎接巫医和艾则孜走进来。

    巫医看到向这边走来的两位村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把我着急的请过来。”

    因为外面的当残局早已经被外面的村民全部收拾了。

    所以巫医和艾则孜一路走过来,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到村子里面所有的村民都在阿依古丽家里,也知道肯定是又有不法之徒在打玉石的注意,具体阿依古丽出了什么事情是完全不知道的。

    一位村民冲已经是馒头白发的巫医,尊敬的行了一个礼,再说到:“请巫医救救我们的圣女,圣女在跟那些劫匪打斗的时候,不小心被劫匪在后背砍了一刀。”

    巫医听着村民禀告,也是眉头皱了起来,看向亮着油灯屋子:“这个屋子里面有谁在?”

    另一边站着的村民开口回答着巫医的问题:“屋子里面有村长还有一名来历不是很清楚一位年轻男人。”

    巫医听到村民的话,再次询问道:“只是后背被匪徒就砍伤了吗?”

    如果仅仅是阿依古丽后背被盗匪砍了一刀,巴哈尔绝对不会火急火燎把他喊过来。

    村民也不知道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刚才听那个年轻男人说圣女好像中毒了。”只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巫医。

    “到底中了什么毒,你们知道吗?”艾则孜担心不等巫医开口,就率先开口询问着眼前的村民,眼睛充满了担心时不时向上仰看去灯火通明的房间。

    “我也不知道。”村民把几分钟前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艾则孜。

    艾则孜听完村民的话,眼睛睁大了起来,盯着窗户看:“你说那个年轻男人要给阿依古丽脱掉衣服检查?”包含着怒气的说道。

    两位村民冲着艾则孜点了点头:“是的,现在村长还在房间里跟那个年轻男人商谈着,弄不好……。”

    艾则孜没等两位村民说完,一想到房间里面,他心爱的女孩被另一个男人脱了衣服,虽然知道是给阿依古丽检查后背的伤口,但是心里始终不好受。

    艾则孜在也不能忍受心中滔滔的怒火,放开了气喘吁吁,走路都还需要人的搀扶的巫医,快速走向了关着门的门口,伸手敲响了紧紧关着的房间门:“村长,巫医已经来了。”

    被艾则孜放开巫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瞬间觉得双腿软了下来,差点就跪到在了地上,如果不是两位村民眼疾手快上前扶住了他,弄不好他早就被摔成狗吃屎。

    他心里面有一股的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来,艾则孜就是一个典型有了女人就忘记师傅的人,他无奈的在心中哀嚎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