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交给你照顾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九十一章 交给你照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现在巴哈尔把玉佩让他交给奴日汗和奴日汗未出世孩子就代表,以后这个族长的位子也将又奴日汗肚子里面的孩子接任,他真的觉得巴哈尔这种决定太草率了。

    先不说奴日汗肚子里面孩子是男是女?万一退一步来说奴日汗剩下来的是一个女孩,巴哈尔这种草率就把玉佩托他转交给奴日汗,会造成什么后果,他真的无法可以想象后果是什么模样。

    可他当时望见巴哈尔坚决的态度,就没有在推移什么,就当着巴图尔的面把玉佩收进了怀中。

    他在巴哈尔家里一直商量到月亮高高挂在天空,最后商量决定就是由他出面宣布奴日汗病情十分严重,起码要在家里面修养一年左右的时间,还要对外面宣布奴日汗是一个不祥之人,谁来看望奴日汗就给传染上霉气,这样就可以避免村子里面的人来家里面来看望奴日汗。

    这样就可以在村长夫人眼皮子底下,既可以保住奴日汗和奴日汗肚中孩子,又可以保住奴日汗能安全生下肚子中孩子,到时候把孩子生了下来,村长夫人再有什么怨气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木已经成舟,到时候就算村长夫人想出什么办法来,也是已经没有用了。

    巫医想完这些,又想起被他放在胸前衣服内的玉佩,既然玉佩的主人已经醒了过来,那么他就把这块玉佩交给应该给的主人。

    巫医伸手摸进胸口,在胸口摸到了那块硬邦邦的玉佩:“这是村长叫我交给你的。”把手中的玉佩递给正在伤心的奴日汗。

    奴日汗抬头看了一眼巫医,最后把目光转移巫医的手中,见到巫医手中玉佩,眼睛不由睁大了气力,一脸吃惊望着巫医手中的玉佩:“为什么他要把这块玉佩给你?”

    巫医望到奴日汗吃惊的表情,也瞬间明了,看来奴日汗也是认识这块玉佩:“既然你认得这块玉佩,自然就知道这块玉佩的到底是代表着什么意思?我也不想多说什么,这块玉佩是巴哈尔拖我交给你。”说完,也不顾奴日汗愿不愿意,伸手把奴日汗手强制性拉了出来:“现在这块玉佩物归原主。”说完,巫医把手中的玉佩放在了奴日汗手掌里。

    奴日汗望着手掌中的玉佩,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哭了出来,死死的把玉佩给捏着。

    巫医对着感情的事情,也爱莫能助,哀叹了几声后,就离开了屋子内,整个屋子内只剩下奴日汗孤身一个人。

    时间一晃,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奴日汗顺利在一个晴朗的日子中,历经了千辛万苦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艾则孜。

    奴日汗在生下艾则孜后,一切的发展都按照他当初和的巴哈尔商量的一样进行着。村长夫人在知道奴日汗生下了一名男孩,气的直发抖,甚至把家里能砸就砸东西全部砸烂了,也没有什么办法能对付已经生了孩子奴日汗。

    奴日汗在做月子期间,巴哈尔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过来陪奴日汗几个时辰,或者有时间干脆就睡着巫医家。

    而奴日汗生下孩子,性格也变得开朗了起来。

    这边巴哈尔看着为他辛苦生下来孩子奴日汗和他期待已久的孩子,越着急想给奴日汗和孩子一个正式名分,他不想让奴日汗和孩子生活在黑暗中。

    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最终巴哈尔再也坐不住,再次来找他商量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村长夫人真心诚意接受奴日汗和孩子。

    日子就像流星一样,一眨眼一晃就三个月了。

    这天他天都没有亮就起来了,准备去后山挖点草药去。

    他刚要出门就听到了从奴日汗屋里面传出来的哭声,他起先也没有并没有把孩子哭声放在心上,认为孩子有母亲照顾,很快就可以不哭,就转头继续背起放在角落边背篓准备离开。

    他在踏出门槛一步的时候,在心里面琢磨了半天为什么这次艾则孜会哭那么久,艾则孜一般都很乖的,怎么今天奴日汗怎么哄都哄不好,不过后来心中的担心很快就被一种想法给代替了,想的是估计是艾则孜今天太调皮,才仅也哄不好吧!

    随后他也没有多想什么,就走出了门槛,走在外面的小路上,刚走没有多久,眼角无意中看向了院子,见到奴日汗所居住屋子一直都是黑,难道是奴日汗睡得很熟,才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

    今天晚上巴哈尔临时有事,跟阿娜尔罕去了城里面,要在城里住一晚,所以没有过来,又想起奴日汗在生下孩子后,身体也大不如以前,会长时间陷入昏迷当中,他也给奴日汗认真检查过,可始终查不到真正病因。

    巴哈尔见到奴日汗身体大不如以前,也担心奴日汗夜里起来照顾孩子会对身体很不好。

    于是巴哈尔特别跟他要了足够一年用的迷香,这种迷香是他无意中在一位从y国商贾之中买到的,这种迷香能让很快睡着,人一旦睡着就算在弄出多大的声音都没有办法醒来的,他知道巴哈儿要这种迷香要干什么,也知道这种迷香对人的身体没有任何副作用,把他手上仅仅剩下的迷香全部给巴哈尔了。

    每天晚上巴哈尔都来他这里看奴日汗和艾则孜,原因不是阿娜尔罕可以大度到放任自己的丈夫去找别的女人,完全是因为巴哈尔在晚上悄悄点燃了迷香,所以自从奴日汗生下了孩子,巴哈尔每天晚上就会来他家照顾奴日汗和孩子。

    他望着这一对有"qing ren",真的很感动同样也很懊恼,只要看到巴哈尔每天晚上按时来找奴日汗和孩子,再硬的心也软了吧!更何况他也不是那种狠心的人,望着巴哈尔和奴日汗痛苦,他真是十分的懊悔,在懊悔己当初为什么要逼迫巴哈尔取自己不喜欢人。

    如今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往他当初所想美好场景发展,每每看到奴日汗的挣扎和巴哈尔的痛苦,他就懊悔的不行,可事情发展已经不在他和巴哈尔的控制中。

    现在巴哈尔临时有事,今天晚上没有在奴日汗和孩子身边。

    屋内就仅仅剩下了奴日汗和孩子,万一奴日汗再次旧疾发作,一时间昏睡了过去,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喊声,想到有这种可能,他赶紧折回了院子内里。

    来到奴日汗房间前,伸手用力敲打着房门,一边大声喊着屋内的奴日汗。

    无论他怎么喊,房间里面都没有人说话和有任何声音,回应他的是艾则孜洪亮的哭声,他又喊了一阵,可结果还跟前几次结果都是一样,屋内根本人回答他。

    在心里面大叫不好,屋内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他喊了几次,敲了几次门,都没有应答。

    他刚想使出全部的能力撞开门,可身体刚刚碰到门,就没有阻力进了屋内,差点没有摔在地上,幸亏他记忆力惊人赶紧伸手扶住放在一边桌子,才不至于被摔成骨头断裂。

    他跪在地上面休息了一会儿,感觉手不是很疼,在慢慢扶着一边桌子站了起来,在注意屋内一片漆黑,除了艾则孜的哭声,其他多余声音都没有。

    彻底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伸手摸出放在怀中的火石,按照脑袋中记忆,慢慢伸手摸索着在屋内寻找着油灯,最后在桌子上面找到了油灯。

    巫医伸手打着手里两块火石,没过一会儿火石擦出了火花来,飞散的火花点燃了油灯,原本黑漆漆的屋子,瞬间变亮了起来,让人把屋子内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房间亮了起来,巫医看见整个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艾则孜再次发出剧烈的哭声,让他按时没有办法去想为什么奴日汗没有待在房间内,就只好走到床榻边的摇篮前面,打算伸手抱起摇篮中的艾则孜哄一哄。

    首先让她看到的是两封信,两封信壳上面写的字体不是一样,一封信上是用他们当地字体写的,另一种他以前在城里见过,这字好就是汉字,信被放在信封当中。

    巫医看起放在孩子身上两封不同字体的信,他只知道用他们语言所写那份信,信封上面写着让他亲自拆开看,另一封是用汉字写,虽然他看不懂封信上面到底用毛笔字写着什么,也知道这份信是给巴哈尔。

    整个村子里面只有巴哈尔认识这种汉字的。

    巫医再次看了看手中的信,把手中的信放在桌子上面,又点起了一盏油灯,拿起刚刚点起油灯走向床榻前,用手先摸了摸床榻上面温度,床榻的上面温度真的如他心中所想的是冰凉,床榻也是整整齐齐的。

    又赶紧走向奴日汗平常放衣物和东西的柜子前,打开柜子一看,原本柜子中奴日汗的衣服已经不见了,而且被奴日汗悄悄放在柜子中银两也不见,这个银两是巴哈尔给奴日汗,让奴日汗没有整天闷在家里面,应该出去走走零花钱。

    整个柜子只剩下了的艾则孜衣服,看见艾则孜春夏秋冬的衣服都有,而且还是从小到大都有,看到怎么多东西,更加确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奴日汗在生下艾则孜就已经有了要走的决心,怪不得奴日汗自从生下艾则孜就闷在家里面做衣服,他和巴哈尔开先还以为奴日汗心里面闷,想做一些事情来打发时间。

    刚开始巴哈尔还不以为,就按照奴日汗吩咐托人去城里买了好多衣料,后来时间一长巴哈尔也觉得这种样子也不行,毕竟这样子在家会闷坏掉的,就提议陪着奴日汗去外面走走,散散心,谁知道都被拒绝了。

    巴哈尔还为奴日汗这种样子担心过呢,没有想到奴日汗早就想过在生下孩子就离开。

    巫医想去外面寻找,在看到整洁床榻,就知道奴日汗在昨天晚上就离开了村子,就算现在去追也已经来不及了。

    巫医抱起摇篮中大哭不止艾则孜哄了起来,只能等待天亮,巴哈尔从城里回来在座打算。

    天慢慢亮了起来,安静的村子被热闹的村子给替代了。

    巫医家

    巫医好不容易把整整哭了一夜的艾则孜哄睡了,抱着已经睡着的艾则孜在屋里面乱转悠,神色着急时不时看向院子门口,又看了看天上的日头,太阳已经升到了天际的正中,看这个时辰已经是中午。

    巫医心里面越来越着急,为什么都到了中午巴哈尔还没有回来?

    就在巫医心里着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巴哈尔的人影出现在了院子门口,手中还提着好多东西,一脸高兴的朝院子走了进来。

    巴哈儿人未到,声音已经到了:“奴日汗,你看我从城里带了什么东西?”

    在屋内已经是万分焦急巫医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抱着已经睡着艾则孜从屋内走了出来:“奴日汗昨晚就离开了村子,你赶紧跟巴图尔骑上马赶紧去追她。”一口把最重要的事情全部说了的起来。

    巴哈尔听到巫医的话,不相信的丢下了身上的东西,先是跑进了屋子看了看,又打开柜子一看,见到柜子里面全部都是艾则孜的衣服。

    巴哈尔看到只有艾则孜的衣服柜子,身上的力气就好像被什么给抽空了一样,就听到噗通的一声,什么东西碰到地面的声音。

    站在院子的巫医也听到了奇怪的声音,走进房间一看,就看到巴图尔目光呆泄的跪在地上,一双目光呆泄的眼睛直愣愣盯着衣柜看。

    巫医刚想上前对巴图尔说几句话,就见到目光呆泄的巴图尔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睛中也有了色彩,简单交待了他几句后,就快速离开了他家。

    后来无能巴哈尔和巴图尔怎么找,始终都找不到奴日汗。

    艾则孜被巴哈尔带回了家亲自抚养,可是艾则孜在那个家并没有得到快乐。

    阿娜尔罕非常讨厌他,也连带了阿娜尔罕所生的孩子也十分讨厌艾则孜,因为艾则孜抢走了他们的父爱,所以他们都会选择父亲不在的时候欺负艾则孜。

    小时候艾则孜并不知道他不是阿尔娜罕亲生儿子,也为阿尔娜罕不管他而生气过和伤心过。

    随着时间一长艾则孜也慢慢长大和懂事了,有一次他跟阿尔娜罕所生的儿子打架,那个儿子一气之下把从母亲那里听到的事情全部对艾则孜说了出来。

    一气之下的艾则孜就跑去问了巴哈尔,谁知道一向疼爱他的父亲会如此严厉教训自己,艾则孜一生气就跑出了家里面的,在村子里面游荡了大半天,最终去了他家。

    他见到艾则孜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一样,望到这个样子艾则孜,又让他想起奴日汗留给他信中所说的话,如果有一天艾则孜没有家可以回去,还请你能收留这个孩子,替我照顾他一辈子,谢谢了,下一世我愿意用一身来偿还你。

    他看到艾则孜可怜兮兮的模样,也让他想起了奴日汗当初留下信中专门交待他的事情,最终那一天他把艾则孜留在家里面住宿。

    恐怕艾则孜永远都不会知道,在那天艾则孜负气离开了家里面。

    巴哈尔就立马处置了那个儿子,差点没有把那个儿子打死,如果不是阿娜尔罕从屋里跑出来扶住那个小儿子,早就被巴哈尔一气之下给打死了。

    惩罚完的巴哈尔也后悔对艾则孜发脾气,也离开了家里,跟村子里面人打听艾则孜去什么地方?

    直到已经夜深了,在找到他家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