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惨不忍睹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九章 惨不忍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巫医掀开盖子奴日汗身体被子,见到奴日汗身上的伤痕已经想不到什么不男女授受不亲的之类的汉话,他已经被奴日汗身上的伤害给惊住了。

    天啊!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本来应该洁白如玉的身体,如今变成坑坑洼洼的,特别是**上面用针所刺的刺青,看到如此,也对阿娜尔罕手段的不寒而栗了起来,

    经过他细心的检查看到,奴日汗的身体除了私处,其他地方全部都是伤口,脸上被阿娜尔罕在左脸颊深深划了一刀,就算治疗好脸部血痕,也会脸上一个伤疤,看起来阿娜尔罕是诚心想让奴日汗毁容啊!

    巫医无言摇了摇头,叹息着女人战争真的太可怕了。

    一旦两个女人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就必须要用尽身上全部力量和手段去去争去夺,到今天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君王女人要耍尽手段,也要去争宠。

    如果不去争宠,给轮流别人欺负的对象,如果一旦受到了君王宠爱,就会不留余力的去争更多了宠爱和财力。

    因为在她们心里面很明白,如果一旦受了君王的宠爱,就会遭到别人的陷害甚至是冷嘲热讽,如果自己败下阵来,不是别人毒害就是收到别人更多欺凌。

    就比如现在的奴日汗,不生不死尝受着身体和心里面伤痛,这样真的必死还要难受很多。

    巫医无言的叹息着眼前所看到了一切,重新给奴日汗盖上了被子,把放在一边凳子放在床榻前,伸手拉出放在被子里奴日汗满胳膊都是伤痕的手臂,给奴日汗号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的太阳也一分一秒变化着位置。

    屋内一片安静。

    座在床榻面前替奴日汗号脉巫医的眉头越皱越深,低头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奴日汗,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内心中所得到了诊断。

    以为是自己一时手误,诊断错了,重新再次给奴日汗号脉着,两次都得到同样结果,心里面有些害怕把奴日汗的手臂重新放进温暖的被子里。

    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他刚才给奴日汗号脉的时候,发现奴日汗的心跳跟别人心跳完全不一样,奴日汗心跳比别人多出了一条来,他知道那条心脉代表成是什么意思?

    这条心脉的主人真的很坚强,经历如此的磨难还能存在奴日汗身上,难道奴日汗和村长两个人事情会被阿娜尔罕发现是因为这件事情吗?

    巫医在心里面仔细一想,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奴日汗和村长两个人事情才揭穿话,按照阿娜尔罕行事风格肯定那条血脉早就留不下来了,还有就是如果村长知道奴日汗有了那条血脉,就一定去告诉他,可事实是村长一句话都没有说。

    事到如今,如果村长知道了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必要在隐瞒着他,所以村长一定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就连这件事情主人奴日汗也不知道吧!

    巫医一时间也变得心乱如麻,也不知道应该办才好,事情比意向中的麻烦还要大很多,眼睛无意中瞄到了放在一边澡盆,让他想到澡盆里面有一种药材对奴日汗现在的身体非常不好。

    也暂时忘记心里面烦躁的事情,快速走到澡盆边,伸手把放在澡盆里面的,把放在澡盆里面中药材全部拿了出来,丢在一边。

    重新给奴日汗准备了治疗身上新的药材,可每每看到躺在床榻上面的奴日汗,心里面就会不由的想起奴日汗肚子里面那个孩子应该怎么办?

    奴日汗怀孕的事情绝对不能让阿娜尔罕知道,如果阿娜尔罕知道奴日汗怀了村长的孩子,按照阿娜尔罕的手段肯定会想方设法来除掉奴日汗肚子里面的孩子,然后才把阿娜尔罕五马分尸。

    他今天跟村长商量的办法,仅仅是想保住奴日汗,不让奴日汗以后在村子里面受到什么委屈,不让村长夫人再在村子里面为难奴日汗。

    他今天所想办法除了是想保护奴日汗,心里面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让巴哈尔暂时放下心来,没有任何挂碍好好休养身体,可计划中出现了一个意外,这个意外就是的奴日汗肚子里面孩子。

    今天整个村子里面都知道奴日汗是他所下命令从村长夫人手里救回来的,肯定会有村子里一些好心人来他这里探望奴日汗的。

    随着时间一张,奴日汗肚子里面的孩子就会一天一天长大,肚子也会一天一天的变大,如果被村子里面来探望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万一那个村名口风不是很紧,往外面一传扬。

    那样村长媳妇早晚都会知道奴日汗怀孕的事情,到时候村长媳妇把村规拿出来说事情,他和村长谁也不能保护奴日汗和奴日汗肚子里面的孩子。

    村子里面有一条规矩就是针对村民里面黄花大闺蜜所立下的,就是村里凡是没有成亲的女孩,在结婚前怀了孩子,就代表这个女孩子不贞洁,是要被惩罚,所谓惩罚就是被绑起来沉入村子后面贞洁里,到时候他和村两个人就算有心相救奴日汗,也已经回天无力了。

    巫医看了看睡在床榻上面的奴日汗,又看了看奴日汗平坦如初的肚子,哎!现在事情已经发展成这种地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巫医把这件事情想开后,就专心给绯如花重新配置洗澡要用的药材,对婴儿有害药材一律都没有用,如今奴日汗已经怀了孩子,不可能才弄药给奴日汗,这样对孩子的身体会没有什么好处。

    也只能小心处理着伤口,让伤口不要出现感染的情况,也只能用白布把有刀伤的位子包裹起来,不让外面细菌附着在伤口上。

    巫医重新配置药材放进了澡盆里面,摇头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冲着在院子外面烧水的巴图尔喊道:“巴图尔,水烧热了吗?”

    屋子外面,巴图尔座在灶火旁边看守着锅里的水到底烧没烧开,手上撇了一根木头放在灶火里,时不时站起来看锅里火是不是已经烧开了。

    巴图尔听到从屋子里传出来的巫医喊声,再次站起来看了看锅里面情况,也冲着里屋喊着:“已经开了,我马上把水拎进来。”说完,巴图尔把手中锅盖放在一边。的

    转身在院子里面寻找着水桶,终于在墙角边看到了水桶,跑到墙角边把两个水桶拎到灶火边,用木勺把锅里面已经烧开热水摇起来放进水桶里面。

    把两个水桶都装满了水,用力提起两桶装满水木桶走进了屋内,走到了澡盆前,把两桶满满的水倒在澡盆里面。

    巴图尔来来回回跑了四趟,终于把澡盆里面都装满了水。

    澡盆里面因为转满了烧开的水,原本清澈的开水微微变成了黄色。

    巫医看到澡盆里面的水和药都变了颜色,知道澡盆里面药已经可以,就让巴图尔变把浑身**的奴日汗抱过来,放进澡盆里面。

    巴图尔变得犹豫了起来:“村长,这个不好吧!”

    巫医知道巴图尔在顾忌什么,叹了一口气,为难的说道:“我巫医根本亲近女子,除了看病需求,而且我都这一把骨头了,你叫我怎么抱得动奴日汗,万一一不小心把奴日汗摔在地上,又出了什么事情,你叫我怎么跟你结拜兄弟,我们的村长交待呢?”对巴图尔说出了几点不能抱奴日汗的原因来:“况且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也是你一直在照顾奴日汗,还有一句我要对你说,只有永远面对心中所想的事情,才可以没有任何邪气可以侵蚀自己的心,明白吗?”巫医库把巴图尔心中最害怕面对的事情说了出来。站在原地的巴图尔在听到巫医说最后一句话,慢慢的抬起了头,满脸吃惊的看着巫医,心底闪过意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巫医,你看出了我的内心吗?”巴图尔问着巫医。

    巫医冲着巴图尔点了点头:“是的,我也是刚才在知道的。”不想让巴图尔对自己引起没有必要的误会,也如实告诉了巴图尔:“巴图尔,事情已经个发展成这种样子了,你现在能为你和奴日汗所做的事情也只有面对自己的心,不要去逃避,你越逃避心里就越难过,记住要逃避,只有勇敢去面对这件事情和跟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人,你心里面再不会痛苦,知道吗?”

    巴图尔在听完巫医所讲的事情,也痛苦闭上了眼睛,满脑袋一直在回响着巫医所说那一句话,不要害怕去面对心里所想的事情,只有勇敢的去了让自己害怕的事情,才不用有任何邪气能侵蚀自己的心。

    是的,他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些事情,这几年书真的是白读了,今天如果不是巫医点破他藏在心底深处的事情,他恐怕一辈子都不能走出自己内心的心魔吧!

    巴图尔难过的内心,经过巫医点拨,心里也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人的也好了很多,重新恢复了起来豪气万丈的自己。

    巫医见到巴图尔比刚才好了很多,看见巴图尔脸上重新扬起了笑容,一下子大叫了起来,又转头看了看澡盆中药的颜色,赶紧让傻站着巴图尔把奴日汗抱进澡盆里面:“快点把奴日汗抱进澡盆里面,等会药效已过去,泡也白泡了。”一边时刻注意着澡盆中颜色:“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奴日汗抱进来。”转头看到巴图尔还傻站原地,用手推了推巴图尔。

    巴图尔重来没有见过巫医这样焦急,不由愣住,傻站了一会儿,直到巫医伸手推了推他,这时才反应过来,赶紧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看着奴日汗满身是伤的身体微微愣了一下,很快想到巫医所说那句话,把奴日汗没有多重的身体抱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澡盆边,把全身**的奴日汗放进澡盆里。

    屋内的两个人完全不知道,这时进来了一个人,把所的发生事情全部都看在眼里。

    没错,这个人就是来巫医家找巴图尔的哈里克。

    来找巴图尔的哈里克见到巫医家的院门并没有关起来,觉得去隔壁村通知村长家亲戚的事情比较重要,而起天色越来越暗,就没有敲门就走了进来。

    谁知道他走进屋内,就看到巴图尔叔叔好像掀开了盖在奴日汗身上被子,然后没有什么男女之分甚至违背村规好像在照顾奴日汗。

    真的着实被眼前的一幕给看呆了,都忘记了来巫医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巴图尔把全身**,满身是伤的奴日汗放进了澡盆当中,就和巫医一起站在澡盆前观望着奴日汗泡药的情况。

    如果不是哈里克看得出神,无意间碰到了放在窗口的东西,东西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东西掉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不仅把站在屋门口偷看哈里克给吓到了,同样被惊动了围在澡盆边的巫医和巴图尔。

    听到巨大声音的巫医和巴图尔纷纷转头看向屋门口,首先是见到掉在地上的东西,顺着掉在东西的地方往上一看看到了哈里克睁大眼睛不知所措站在房间门口。

    巫医脸色难看望着站在门口偷看哈里克,严厉教训着哈里克:“哈里克,难道你在城里面读书先生没有叫你什么叫非礼勿视吗?”

    已经吓了不轻的哈里克,这个时候听到巫医的声音,更是吓得脸色苍白了起来,一副做错事情的样子,把头低头,不敢看一眼巫医和巴图尔。

    巴图尔见到屋门口偷看的是哈里克,心里面也放心不少,他知道哈里克在这些小辈中,嘴巴是最紧的一个人,又看到哈里克被巫医和掉下来东西吓到模样,就伸手拉了拉身边严厉巫师,提醒巫师注意点,不要把小辈给吓坏了。

    巫医自然而然也感觉到了巴图尔拉扯,转头看向站在身后的巴图尔,最后也知道了巴图尔拉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巫医又看向站在门口被吓坏的哈里克,声音也柔了下来,没有刚才的严厉:“哈里克,你来这里干什么?”不过语气中还是透露着也是威严。

    被吓坏的哈里克,听到巫医在问着他,也不敢有任何隐瞒,把这次来的目的如实告诉了巫医和巴图尔。

    巫医了解的看了看哈里克,提醒着哈里克:“今天你在这里看到的一切,绝对不能跟外面人说起来,知道吗?”为了防止哈里克在无意间说出来,也只能继续威胁的说道:“哈里克,从今天你出这个门以后开始,如果我在外面听到不实传闻,你知道按照村规诬陷巫医和未来族长要受到什么惩罚。”在哈里克心里加注一道随时会爆炸事情,提醒着哈里克。

    要不然万一哪天哈里克最快一时间传扬出来,他和巴图尔到时候就是有嘴也说不清楚,被阿娜尔罕知道还不知道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现在只有拿哈里克最在乎人和事情来威胁他,让他说不出去。

    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哈里克在听到巫医的忠告,站着的身体不由的抖索了一下,赶紧开口说道:“巫医,我现在就对天神发誓,如果今天发生的事情我说出半句话就不得好事。”

    巫医听到哈里克的誓言,才放心的说道:“你不要怪巫医狠心,这件事情一旦说出去一定会牵连更多的人。”巫医柔声安慰着哈里克:“还有以后不要养成偷听和偷看习惯,这种习惯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的。”

    哈里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听着巫医的教诲,心里也明白巫医所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