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八十八 断定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八 断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村长夫人的事情就更加简单了起来,村长夫人本来就是嫁进来的女儿,自然而然在村里面继续没有什么亲戚可以说。

    如今村长和村长夫人都纷纷这种样子,他们也只能派人去距离他们村子一南一北村长和村长夫人近亲家人所居住的村子,告诉村长和村长夫人的近亲亲戚,村长和村长夫人如今发生的事情。

    可从如今的情况看来,村长和村长夫人需要立马让人照顾。

    刚开始他们以为巫医今天晚上会留在村长家照顾村长和村长夫人,可现在看起来是不可能了。

    “艾尼大叔,你就让我和哈里克去吧。”一直一声不吭的阿尔罕看着天边云彩,焦急的说道:“现在村长和村长夫人情况晚上肯定需要让人照顾,你所怕的那些事情,我相信我和哈里克的运气一直都好,而且村长和村长夫人在你的犹豫下出了什么事情,你觉得是一个人可以承担的吗?”阿尔罕发现出了读书人特性,把事情严重性给艾尼分析了一下:“艾尼大叔,你也说了老虎岭那窝土匪是不定时出现在那个地方,万一今天我和哈里克去的时候没有遇上呢?艾尼大叔,你就不要犹豫了,现在太阳已经西斜,如果我和哈里克两个人骑快马在天黑之前可以到达村子里的。”

    阿尔罕为了让艾尼下定决心,不由用村长和村长夫人现在情况向艾尼大叔施压着,他知道如果出村长和村长夫人在没有得到细心照顾,发生了什么事情,艾尼大叔是没有能力来承担这一切的事情。

    他知道艾尼大叔是一个胆小怕事,万一期间村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后果不是艾尼大叔和艾尼大叔一家人所承担的。

    沉默不语艾尼大叔听到阿尔罕如此一分析,双眼的眼皮不由抖了起来,是啊!他怎么没有想到今天需要近亲亲戚照顾的人是一村之长的村长。

    如果在他犹豫不决怕东怕西的时候,已经受伤的村长和村长夫人怀疑在没有的到细心的照顾,万一期间真的出了什么大事情,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照顾之类的问题,让村长和村长夫人出现了其他的问题,他真的没有办法拿出几乎不存在的理由来跟全体村民来解释,结果他不是长辈能承担的。

    艾尼把所有厉害关系在心里过了一遍,觉得阿尔罕有些话是说的没错,也决定了下来:“哈里克,阿尔罕。”艾尼站了起来,表情十分坚定吓着命令:“哈里克,你和巴图尔去北边通知村长夫人的父母还有兄弟姐妹,阿尔罕,你和吐尔地两个骑快马去通知村长哥哥和姐姐。”

    艾尼还是有点不放心让两个年轻人去完成,于是加了两个村里功夫还不错的两个人,这样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两位中年男人在,也不会让这两个年轻人一时间慌了,做出什么荒唐让人后悔的事情来,有巴图尔和吐尔地两个十分有经验的人照顾两个年轻人也让他放心点。

    “知道,我马上去巫医家叫巴图尔大叔去。”哈里克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对什么事情都是保守态度艾尼大叔,也同意让他们去试试看。

    虽然给他们安排了两个人在身边照顾他们,有点失望,但是后来仔细想一想艾尼大叔能让他们去已经很不错了,就不要在激怒了艾尼大叔,万一他着把艾尼大叔给逼急,不让他就完蛋了,好不容易得到了这次在心爱女人面前的发现机会,绝对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一想到自己喜爱的女人用一双崇拜目光看着自己,也变得迫不及待了起来。

    艾尼很怀疑的看着眼前这个对这件任务,无比兴奋的哈里克,为什么哈里克对这件事情也表现出来无比的热衷,不过只是在心里面怀疑了一秒,最后仔细想想有觉得哈里克有这种态度也是正常,看到哈里克无比兴奋的态度,就想起当初的自己。

    当初的自己在接到这种任务,也表现出来了无比兴奋,还记得父亲说这种态度是一个男人成长的表现。

    “恩,我也去通知你们父母。”艾尼大叔望着眼前已经跃跃欲试阿尔罕和哈里克,不忘再次叮嘱了阿尔罕和哈里克:“你们跟着出现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一定要听巴图尔和吐尔地的话,知道吗?”

    阿尔罕和哈里克为了不让艾尼大叔担心,也郑重的跟艾尼大叔异口同声保证说道:“我们向天神保证一旦遇到了事情,我们两个一定会听从巴图尔和吐尔地叔叔的话,觉得不会出什么差池的。”

    艾尼听到了阿尔罕和哈里克保证,起码半颗心就放了下来,很满意看着眼前这两位年轻人:“去吧!等会我会和你的父母在村口给里面送行的。”

    阿尔罕和哈里克点了点头,先分后的说道:“那么我和阿尔罕(哈里克)就分别去找巴图尔和吐尔地叔叔去了。”说完,阿尔罕和哈里克飞快的离开了村长家的院子。

    艾尼和身边中年男人站在院子里看着阿尔罕和哈里克背影消失在门口,也彼此点了点头,也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也分别离开了村长家。

    ……

    巫医回到了家里面,推开没有上锁的院子门,一走进了院子里面就为闻到了从屋子里面散发出来的血腥味,意识到奴日汗身体情况很不好。

    脚上的步伐快速的走进屋内,见到巴图尔蹲在担架床上,手上拿着拿着毛巾,动作很轻柔为满身是伤奴日汗擦拭着身上不断往外冒的鲜红血液,又看到放在巴图尔身边已经被血液给染红一整盆水,也瞬间明白了他刚才在院子里面闻道血腥味是从水盆里面散发出来。

    巫医得到这个结果,整颗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幸亏不是他在院子里面所想像的情况,差点没有被吓死。

    都怪他这个敏感的鼻子,每次遇到这次事情都是鼻子敏感的问题,只要在家里面有一点血腥味,他的鼻子就会放大几倍闻道血腥味的味道,望着水盆里的一大盆血水也明白了刚才在院子闻道的浓重血腥味的原因。

    巫医扶着门口暗自松了一口,那个浓重血腥味是从水盆立马散发出来,不是他心中所想那种,看起来这个奴日汗意志还挺坚强的。

    巫医刚想开口的说道,看到眼前这一幕,又半天开不出这个口来,是被眼前这一幕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反正心里面觉得有些怪怪的。

    如果是其他人对奴日汗做出这种温柔的表情来,他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只是这个男人是巴图尔。

    他刚才在巴哈尔家里面一边再给巴哈尔处理着伤口,一边还在为家里面奴日汗和巴图尔担心,担心把巴图尔会不会按照他所说的去做。

    毕竟巴图尔平时的为人就是大大咧咧,豪爽的人,真的有点担心巴图尔照顾不来满身是伤的奴日汗。

    他让巴图尔暂时替他照顾一下已经是奄奄一息奴日汗,完全是没有办法的选择,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不敢在阿娜尔罕的面前抱走从木桩解下来的奴日汗,就更不要让村子里面女性村民要承担跟阿娜尔罕对抗条件,才能让村女性村民去照顾奴日汗。

    在村长家,他让站在奴日汗身边的村民把绑在木桩上面奴日汗放下来。

    虽然那些村民按照他的要求把已经昏过去的奴日汗从木桩上面解救了下来,但是奴日汗因为受了重刑的原因,根本没有能力站稳。

    村民把绑在木桩上面奴日汗解了下来,就以为大功告成,就等着还有一丝气息的奴日汗自己从木桩上面下来,完全没有想到奴日汗因为受了严酷的惩罚,早就已经是体力不支了。

    上去把奴日汗解救下来的村民就认为把奴日汗急救下来就可以了,或者那些村名是害怕村长夫人淫威,根本没有想过上去扶住奴日汗,最后扶住奴日汗的人也只有巴图尔。

    他看到如此情况也打消了让村民照顾奴日汗的想法。

    他也知道村里面女性就算对奴日汗有太多了可怜和同情,也不敢跟阿娜尔罕作对去帮助奴日汗的,知道着原因和结果,在加上村子里面还是流传这一个传说,最后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既然这些村民害怕得罪村长夫人,那么他就只能把因为受了重伤而昏睡过去的奴日汗交给巴图尔暂时替他照顾一下奴日汗,所以在巴图尔要抱着奴日汗离开村长家的时候,他快速喊住了要离开村长家巴图尔。

    让巴图尔送奴日汗回到自己家里面后,立马让巴图尔把他放在架子上面一瓶用绿色陶瓷瓶里所装药物安静给奴日汗清洗身体的干净的水里,那些绿色陶瓷瓶里所装的药粉对已经遭受了重伤的奴日汗有很大疗效功能,也可以减轻奴日汗身上痛苦,让奴日汗好好一会儿。

    对于受了重伤的人,休息也是一种治疗身体的最好的药。

    可在村长家里面,他始终内心有点七上八下,有点不敢把巴图尔照顾奴日汗真相照顾巴哈尔,真的害怕他告诉了村长,村长肯定会担心睡不着还有就是吃醋,弄不好还会连累身上的伤口上,让身体上面的伤口很难很好愈合好。

    其实他心里面也是担心不得了,就害怕一向大大咧咧的巴图尔拿错了药,糊里糊涂的把家里面放在木架子上面其他药物或者药粉当做给奴日汗治疗伤口的药给弄混了。

    可现在看来,他心里面担心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同样也让他有点吃惊,一向豪放的巴图尔也会有柔情的一面,看起来他和村子里面所有人只看到了巴图尔的另一面,根本没有看到巴图尔内心的一面吧!

    不过看到巴图尔对待奴日汗的动作和表情又否定内心的想法,心里面冒出一个十分可怕的想法,这个想法就是难道巴图尔早已经知道了奴日汗的真实身份,难得巴图尔和巴哈尔一样喜欢着奴日汗吗?

    蹲在地上的巴图尔把身上满是血迹的奴日汗擦干净后,把手上已经沾满血迹的毛巾放在水盆里面,转头目光温柔凝视了奴日汗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小脸后,嘴唇蠕动了起来,无声在说着什么?

    这些一幕都被站在门口巫医看到了眼里,看到巴图尔对奴日汗的一幕,更加肯定了巴图尔也是知道奴日汗真实性别之一的人。

    巴图尔说完了以后,就站了起来替全身**着奴日汗细心的盖上了赶紧被子,抬起放在地上水盆转身准备走到院子里面倒掉水盆的血水,一转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巫医。

    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巴图尔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巫医,有点被吓到了,不过很快又镇定自若了起来,走到巫医身边尊敬喊了巫医一声后,就把巫医没有在这段时间,对奴日汗做了什么事情,跟巫医汇报了一切。

    站在门口的巫医对巴图尔的一举一动都没有放过,当然也包括了巴图尔吓到模样,安静听着镇定自若巴图尔汇报奴日汗的情况。

    巫医听到了巴图尔汇报,也笑着走进了屋内,看了看已经睡着的奴日汗,笑着说道:“看起来你挺会照顾女人,以后那个女人嫁给你,真的是她好运气。”巫医也把心里面最真实想法告诉了巴图尔:“在村长家里面给村长治疗腿伤的时候,心里面还在担心你会不会照顾女人,不过刚才看到你把奴日汗照顾非常好,也很放心,你等会把这一盆血水倒掉后,在烧一盆热水过来。”

    巫医不忘对巴图尔说出他刚才所想到治疗方式,刚才水中的药粉只是对奴日汗起到安神和暂时站在镇住了身体上面的疼痛,可对伤口愈合完全没有任何作用,一旦清洗伤口药粉药效过去后,奴日汗肯定会感到无比的疼痛,这种疼痛应该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现在必须两个药一起用在伤口上面,以防伤口感染出现发绕的情况,而且还可以尽量减轻奴日汗身体上痛苦。

    要出门倒水的巴图尔听到巫医吩咐,也轻轻开口说道:“知道了。”说完,手上就端着水盆离开了屋子里。

    巴图尔来到院子里面,找到院子一个偏僻的地方把水盆里的血水,一使劲就把手中盆里血水倒在了地面上,来到一边火灶旁边,重新隆起一个熄灭的火来,在专门煮药的锅里到了一些冷水。

    巴图尔一句话都没有说,拿过一边的小凳子座了起来,看着炉灶里面的火,眼睛时不时会看向屋子里面巫医和奴日汗,最后收回了眼神,专心烧着热水。

    巫医从药箱里面拿出了一个紫色好看的瓶子,把瓶子里面的药和葫芦里面无根水一起倒在碗中,用小木勺搅拌成浓浓浆糊状后,把石碗中搅成浆糊的药倒入白色纱布上面的,用赶紧的绳子把纱布上端松口给拴上了,走道距离床边不是很远的澡盆处,把手中纱布和他刚才倒进澡盆中药材放进了澡盆当中。

    他刚刚掀开的盖在奴日汗身体上面被子,已经用清洗好的身体,更加能让人看得十分清楚,看到奴日汗身上一个好的地方都没有,不由为阿娜尔罕狠毒感觉到心凉,心中也隐隐对阿娜尔罕改变心存着怀疑,估计一辈子阿娜尔罕都不可能改变,后来发生的事情也印证了他心里面想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