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犹豫不决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七章 犹豫不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村民连续喊了昏倒在地上村长夫人几声,始终听不到村长夫人说话的声音,他们正准备合力把昏倒在地上村长夫人扶进房子里面。

    村民刚刚把阿娜尔罕扶起来,就见到刚才还在房子门口巫医已经他们面前。

    村民看着巫医走到了他们面前,也不知道巫医想要干什么?只好傻愣愣扶着村长夫人站在原地,等待巫医下一步指示。

    巫医走到阿娜尔罕面前停了下来,开口让村民继续扶着昏过去的阿娜尔罕的,在原地给阿娜尔罕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得到的结果是真的昏了过去,不是假装出来的,就让村民把阿娜尔罕送到阿里木江的房间里。

    村民听到了巫医嘱咐,也不敢有任何懈怠,赶紧把昏睡过去的的阿娜尔罕按照巫医要求送进了阿里木江的房间。

    巫医一声不吭站在阿里木江的房间门口,看见村民阿娜尔罕躺在了床榻上面,看着村民一个一个出来。

    巫医随便叫了一个村民去隔壁村通知巴哈尔和阿娜尔罕亲戚过来照顾这两个病号,肩膀就背着药箱离开了院子。

    所有的村民站在门外面,奇怪的看着已经走了很远的巫医,真的太奇怪,为什么今天巫医没有给昏倒过去阿娜尔罕开调理药啊!

    按照巫医以前对女人因中暑和体力不支而昏倒,都会给女人们留下一包调理的药,还会嘱咐女人说爱惜自己身体之类的话,为什么今天对待村长夫人很例外啊!难道是生村长夫人气吗?

    不过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不对啊!如果巫医还在生村长夫人的气,刚才村长夫人昏倒在地上,巫医可以直接不管,让村长夫人继续躺在冰冷的地上。

    可巫医并没有不管啊!反而是让他们把村长夫人扶进房间里面,让村长夫人好好休息一天,然后就说了一句让他们其中一个人去隔壁村把村长和村长夫人兄弟姐妹叫过来照顾受伤的村长和生病的村长夫人。

    他们真的是想不通,算了,既然是想不通那么就不要去想,村长家和巫医之间的事情不是他们这些普普通通村民能说道算的。

    他们还是办好巫医所交待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几个谁去隔壁村去通知村长的哥哥和村长夫人的哥哥和妹妹?”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的村民开口询问着眼前这些年轻小辈们。

    “我和阿尔罕去吧!”两位壮实了年轻人自告奋勇的说道:“艾尼大叔,你和萨比尔先回家吧!”

    中年男人艾尼望了望眼前两位年轻人,知道这两位年轻人办事能牢靠,也没有太多了反对,嘱咐了两位年轻人两句后,就让两位年轻人趁着天还没有黑下来的时候离开,争取在天黑之前骑快马赶到一南一北的两个隔壁村。

    这段时间世道也不怎么安全,可村长和村长夫人这种情况,又需要有亲人在旁边照顾着。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绝对不放心让这两个年轻人在快要天黑的时候,还要让他们出远门,村长和村长夫人的亲人分别在一南一北两个方向,两个村子都距离他们村子差不多有一百多里距离,就算骑快马也要一个时辰左右才能到达对方村子里。

    中年大叔艾尼想到这些事情,最后不放心还是开口拒绝了眼前这两个年轻人,他可没有忘记当初村长在当选村长所说一句话,他们村在没有必要的时候,是绝对不能让年轻人去冒险的。

    因为每个村子里面最宝贵的东西不是财物,也不是大家每天种的田,而是村子里面年轻人。

    他们曾经问过村长为什么村子里面最宝贵的东西会是这些15。16岁的年轻人呢?

    村长曾经是这样回答他们,因为每个年轻人都有无穷无尽的希望,村里有了这些年轻人是村子就是有了村子未来的希望,所以如果不是村子发生什么大事,几乎不可能动用村里面的年轻人。

    可现在只是去通知村长和村长夫人的亲戚,这种小事情有必要动用这些年轻人吗?万一路上真正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让他怎么对年轻人父母和村长如何交代,也让他怎么面对父老乡亲啊!如果真的做了什么的事情,到时候他真的就对不起村长和所有乡亲父老。

    两位年轻人见到中年大叔艾尼突然间改变了注意,心里面很不服气问着艾尼原因:“艾尼大叔,为什么你突然改变主意,不让我们去了啊?”

    他们两个真的想不通,在短短几分钟,艾尼大叔就亲口推翻他们的事情。

    艾尼心烦看了一眼要原因的两位年轻人阿尔罕和哈里克:“你们还年轻。危险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你们做。”

    阿尔罕和哈里克听着艾尼的回答,都觉得非常的可笑,他们两个只不过是去隔壁村子送口信而已,会有什么事情?艾尼大叔就是有点太谨慎了?

    “大叔,我想请问你一下,我只是去送信,哪里有什么危险啊?”哈里克完全没有艾尼所讲话放在心上:“虽然我和阿尔罕是一届读书人,但是在城里书院读书时老师也教了我们一些功夫,我们保护自己是卓卓有余的,你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个机会?”

    两个年轻人始终把送信当成一件小事情,见到艾尼大叔连这种证明自己机会都不给自己,真的觉得挫败啊!

    艾尼望着眼前始终坚持的两位年轻人,也耐下烦躁的心情,做着两位的思想工作:“阿尔罕和哈里克你们回到村子从城里和村子里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吧!你们知道外面形势到底是什么的样子吗?”反问眼前这两个愤愤不平的年轻人。

    哈里克和阿尔罕不知道为什么艾尼大叔要问他们这种事情,不过也如实回答艾尼大叔摇了摇头,表示他们回到村子已经几乎接触不到外面的信息,就算接触了外面的信息也是外面很久的消息了。

    他们这个村子什么都好,就是这个位子太偏僻了,接收外界的消息真太困难,困难到了几点。

    他们回到村子里面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接到了外界消息,难道艾尼大叔突然改变注意是因为这种小事吗?那么他们更加不理解了。

    艾尼身为长辈想了想,这两个孩子从城里回来就关在各自的家里面看书准备今年的秋试,很少跟村里的人交往,两家的父母更是害怕会打扰到两个孩子的复习,自然肯定不会对自己孩子说的,不知道也也算情有可原。

    艾尼一想到这些事情,就把这两个月外面发生事情告诉了两个年轻人:“这两个月在村子不远有一个地方叫做老虎岭的一段山路,也不知道怎么会是在你们从城里回来后,那个老虎岭就来了一窝杀人不眨眼盗匪,专门杀那些来往旅客和商贾,几乎是没有任何人幸存下来。”说到这里,艾尼就一屁股座在石磨上,哀怨的叹了一口气:“正好这个老虎岭就是你们要去的两个村子交叉口中央,我问你们一句,依照你们身上一点小三脚猫的功夫怎么能抵挡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呢?”反问着站在眼前两位狂妄自大的的年轻人。

    两位年轻人听完艾尼大叔所说的事情,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相互彼此看了看彼此后,也陷入犯难中。

    他们两个人在书院里面所学武功,所有加起来估计都不是那些亡命土匪对手,如果他们两个执意单独前往隔壁通知村长和村长夫人的亲戚,万一运气不好,正好碰到那些亡命之徒正在老虎岭上,他们真的有可能有去无回。

    “艾尼大叔,如果你不让我和阿尔罕去通知村长和村长夫人的亲戚。”哈里克问着座在石磨上面低头沉思的艾尼大叔:“大叔,你心里面是不是已经想好让其他人去隔壁村传递口信?”

    艾尼愁着眉摇了摇头:“我的心里面并没有想好让谁去传递口信。”说完,看了看天边的天色已经逐渐露出了夜幕。

    这种情况无论是喊村子的谁,谁都是不会去的,马上就要天黑,天黑后的老虎岭更加让人害怕,先不说老虎岭上神出鬼没土匪,就先说说实在老虎岭口那些过路商贾和旅客,被那些没有情感土匪斩杀在老虎岭的入口处,一想到这些就已经是够渗人的,村子里面的人谁又敢去呢?

    就算现在把村子最胆大有些武功底子的村民喊过来,他相信那些的村民也不敢在晚上的时候路过老虎口的,就算白天行走老虎口都要结伴而行,就更不要说阴森森夜晚,弄不好还会碰到什么不干净东西。

    从小胆子就大哈里日望见艾尼大叔愁眉苦脸的,也知道艾尼大叔肯定是没有想好,又或者是艾尼大叔也知道就算他心里面想好让谁去,这种时候村子里面的人绝对不会去的。

    原因就是村子里面的人都知道晚上途径老虎岭,就是等着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耳去传口信的,村子里面的人不是傻子,肯定是不会去。

    可他看村长和村长夫人如今的情况,真的需要人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仔细想起来和村长夫人在这个村子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比较亲近的亲戚可以让他们过来照顾村长和村长夫人。

    这也跟他们村上流传下来规矩有很大关系,想起那些村规来,有时间真的觉得这些村规盯得太不通情达理了。

    就比如现在,村长和村长夫人两个人都因为一些特殊情况卧病在床,可是按照村规里面规矩来说,现在这个情况必须要病人最亲近的人才能照顾病患,就算在村子居住的远方亲戚都不能照顾,说是为了不让病人的秽之气传染给其它人特别是远方亲戚。

    村子有个传言说,以前村子里面就有人违反了这条村规,违反村规的那个人只不过是好心想帮助人而已,结局让他觉得有点太神话。

    凡是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几乎都会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结局真的有点太神奇了’世界上面怎么可能会有怎么凑巧的事情啊!

    那个好心帮助的人村民,照顾了生病远房亲戚好几天后,生病的远房亲戚身体也变得大好了起来,没过多久,生病的远房亲戚就完全好了起来,但是远房亲戚好了没有多久,那位好心照顾远方亲戚的村民就离奇生病,没有多久就在家中去世。

    这样还不算,在传言里面这个人在去世以后,家里面的情况也是不太好。

    后来整个村子里面都把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的,最后惊动了村子里面的村长还有巫医。

    他们村第一百二十一位的村长和巫医见到事情已经发生,也没有什么办法来阻止已经发生的事情,略微惩治了一下远房亲戚。

    得到村长和巫医惩治的远房亲戚,也觉得愧对自己家的亲戚,在接受完惩罚后,就离开了村子里面。

    从今往后村子里面人经过了血的教训,就一直对这种事情深信不疑,在村子里面生活的人谁也不想变成第二个人好心的村民。

    就一直遵守着这种荒唐到了极点的习俗,一直在村子里面延续了几百年。

    每当村子哪家家里面有人生病,如果哪家生病的人有近亲亲戚住在村子或者是由这个病人里就让父母或者兄弟姐妹直系亲属照顾生病的人,如果生病的病人是从外乡或者隔壁村的人。

    村子里面就会派人去生病那个人村子或者家里面去寻找生病人直系亲属,让生病那个人的父母或者亲姐妹过来照顾。

    如果去的村子里面没有寻找到病人的直系家属,就会让村子里面巫医来亲自照顾那个生病的人,直到那个生病的人完全好起来,巫医在算完成了任务。

    就拿村长和村长媳妇这一对夫妻来打一个对方,虽然村长家里面是在村子里面土生土长的人,村长家原本有村长父亲和母亲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但是村长的亲生父母在村长去城里读书那年出现了意外去世,那么村长的直系亲属就剩下了一个哥哥和姐姐。

    因为村长父亲和母亲去后,村长家家里面的家业没有人擅长管理产业的人,很快家里面还算有点家业和存款,很快就被村长的大哥全部败光了,所以村长家也从村里最富有的人家变成了做贫穷的人家。

    村长大哥把家业全部败光后,知道他手底下还有一个正在城里面读书弟弟,还有一个马上就要出嫁的妹妹。

    正好隔壁村有一个比较富有财主家庭看中了村长大哥有一副强壮身体,为人也挺实诚,就看中了村长大哥,想让村长大哥娶了他家一个脑袋瓜不是很好的姑娘作为妻子,还附赠一份丰厚的嫁妆钱。

    媒婆来的村子里面说媒,村长大哥为了即将出嫁妹妹和还有城里读私塾年幼的弟弟,摇了摇牙齿就做了哪家财主女媳,不过哪家财主主人和媳妇人都不错。

    村长大哥做了上门女媳也没有受到什么大的气,虽说妻子脑袋有点傻,但是平常生活还是能基本自己整理。

    村长大哥做了隔壁村财主家上门女媳,自然而然就搬到了隔壁村去生活。

    村长姐姐也是嫁到了距离他们这里差不多有几百多里村子里。

    所以村长在村子里面就没有了什么近亲的亲人了,村子里面就仅剩下了一些堂表哥姐妹的亲戚,这些亲戚按照村规里面所说就属于远亲,不能在村长身边照顾村长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