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这跟玉石有关心吗?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这跟玉石有关心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小时候,他记得在他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天下午放学回到东方大宅。

    一走进大宅里,就见到了座在沙发上面的爷爷,刚刚开始看到爷爷在家里面,觉得很奇怪,奇怪为什么爷爷会在这个时候在家里。

    因为在他小时候的记忆中,爷爷和父亲不管是周六周日都会去公司上班的,一上班就是每天工作到深夜在回来,所以关于那次爷爷在家里面让他记忆犹新。

    他回到家里面见到爷爷在家,虽然心里面觉得奇怪,但是心中的奇怪很快就被一种情绪所代替了,这种情绪就是高兴。

    他那个时候年纪还很小,他只记得爷爷在家里面就会给他讲很多有趣,是他重来都没有听过故事,他觉得十分有趣。

    他见到爷爷座在沙发上面,也不管爷爷在看着手上什么东西,开心的朝爷爷猛扑了过来。

    他永远都没有忘记爷爷被他吓了一跳模样,他也没有想到爷爷会对手上的东西看的如此入迷,差点没有把爷爷给吓病。

    最后爷爷见到他已经放学了,也笑着合起了手上的资料,放在一边没有人座的沙发上,然后让佣人把资料放到他的书房办公桌上,伸手摘下了老花镜,把他还小小可爱的身体抱在怀里。

    开始给他讲有趣的故事。

    他当时年岁还很小,在听到爷爷讲故事后,也把当时无意间看到的资料很快就忘记。

    现在仔细想起来,又听到几位教授对玉颜石的夸张描述和喜爱,也一下子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他想爷爷那天没有去公司坐镇,应该就是为了玉颜石的资料,才让爷爷放弃坚持了快五十年的习惯,为什么爷爷会对这个叫玉颜石的玉石充满了喜欢,喜欢到不去上班,也想看阿树叔叔废了很大力气才弄到玉颜石的资料。

    难道爷爷要亲自参加这次拍卖会就是知道这家酒店这次所拍卖的贵重物品就是玉颜石吗?

    可是仔细想想看,又觉得应该不可能啊!这次这家酒店采取的拍卖模式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以前这家酒店的拍卖模式是把所有拍卖的物品的照片,做成图片,制作成书本,供来参加拍卖的人好选择自己喜欢和中意物品。

    这次这家酒店为了让所有来参加拍卖会感觉到新奇,更多的是酒店想借着这次机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酒店名气。

    爷爷是通过什么方法得到这次拍卖会重头戏是玉颜石?处处充斥着可疑的疑点。

    “如果东方少爷,你想知道接下来的事情,那么就请你不要在打断我们所讲的故事。”一位年老,头发已经花白的教授不高兴的说道。

    东方耀也知道今天想知道全部有关玉颜石的事情,就必须要把的玉颜石传说全部给听完。

    再从传说中找出玉颜石有关的消息来。

    东方耀听着教授意思,想知道玉颜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玉颜石到底又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有后者的他们一直把玉颜石当做传说,重来没有相信过有实物可能性。

    东方耀一想到这些事情,又看了看老教授生气模样,也知道在他继续打断下去,他保证这位在z国历史学界的泰山北斗肯定会一气之下离开的。

    以后在想知道玉颜石全部的事情,还要看人家高不高兴了。

    东方耀一想到这些,也只能对这位能做他爷爷和叔叔的人妥协了:“知道了,以后晚辈绝对不会在开口喊停。”

    为了安抚这几位被他弄烦的老教授,只能亲自给他们赔罪,并表示没有什么大的事情,绝对不会在开口喊停的。

    满肚子气的几位教授见到东方耀诚恳的道歉,最后也原谅东方耀这个无知的小辈。

    其中一位穿着西装教授接着被东方耀所打断地方,继续讲着。

    最后母亲就像疯了一样,先是冲上去对着父亲一阵猛打,接着母亲就冲进了屋内。

    母亲从屋内拿出了一条鞭子,什么话都没有说。

    母亲手中拿着许久没有用鞭子,凶狠的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奴日汗,扯住奴日汗的长发,拖着就把奴日汗给拖到了院子里,接着就用沾了盐水的鞭子狠狠打向奴日汗。

    巫医看着手舞足蹈的在他面前焦急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前不久发生的事情,再次听不下去,看不下去,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村长媳妇有如此疯狂虐打奴日汗啊!

    巫医在站在村长家院墙外面小路上,一抬头就看到一根细长的鞭子,估计是因为使用鞭子的人手劲非常的好,让打在地面上鞭子反弹到了天空,所以就看到一根细长的鞭子跃到了半空中。

    看到这种场,巫医不用想也知道院子里面到底是一种什么惨烈的情况。

    正在巫医准备进院子里面阻止这些悲剧的事情发生。

    下一秒就见到在村长家围观的村民走进了院子中,一些村民一边喊着村长的名字,一边走进了院子。

    巫医看到这一幕,也知道里面一定是发生不好的事情,正走向村长家的时候,再次听到从院子里面传来女人哭天喊地的声音。

    这次巫医知道发出这种声音的人就是村长媳妇,阿里木江的亲生母亲,听到阿里木江母亲悲伤的声音,彻底肯定了他心中最不愿意相信的事情。

    巫医看了看身边站在身边小小年纪还是一个孩子阿里木江,又想到屋里面发生的事情,仔细想了想,不能让阿里木江小小的年纪就看到院子中血腥的场面。

    这样对今后阿里木江的生活会有很大的影响,一想到这些事情,最后就让阿里木江留在外面,等会等他信号,有了他的信号再让阿里木江回家。

    巫医嘱咐好阿里木江,得到阿里木江保证后,才转身大步朝村长家走去,好不容易挤进一部留在村长家门口继续观望的村民人群中。

    巫医在人群中看到了村长兄弟媳妇,避免等会阿里木江一时间好奇就跑进去的情况发生,就开口让村长的兄弟媳妇把阿里木江赶紧带到自家屋中,看好阿里木江千万不要让他偷偷跑出来。

    村长的兄弟媳妇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她知道巫医为什么要这样这样做,为的就是不让阿里木江看到的院子发生的事情。

    虽然阿里木江按照村规来说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是现在村长家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可以说是少儿不宜,不能让阿里木江看到如此血腥场面。

    村长的兄弟媳妇也没有什么二话,对着巫医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

    巫医得到了村长兄弟媳妇保证,才放心继续朝村长家走去。

    又行走了一分钟,就走到了村长家门口,站在院子门口看向院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很感谢他刚才所做的一切是没有错,要不然让阿里木江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影响到阿里木江往后生活。

    当时甚至连他看到那一幕也不由心惊了起来,他都不忍心在看一眼。

    院子里面,奴日汗浑身**被绑在木桩上面,连女人的私处和**都暴露在空气中,这还不算悲惨,更悲惨的是努日汗的身体每一处都有鞭子所打的伤痕。

    这样还不算完,奴日汗的**上面有被针刺文字,因为是刚刚在刺上去的,所以用针刺的**那一部分还是血淋淋,不过并不影响别人看到文字信息。

    **上面文字信息是淫妇,两边的**上面都被人刺上相同的文字,脸上更是被有人特意划上了两刀。

    村长也好不到哪里去,村长脸上甚至手臂上面都有鞭子所打的伤痕不算,村长的腿好像也在流血。

    村长的媳妇紧紧把受伤村长搂在怀里,任何人都不允许靠近,满脸泪珠,目光呆滞看着地面上面。

    场面真的太血腥了,甚至是不忍直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村长媳妇像疯了一样对待奴日汗?

    围在村长和村长媳妇的村民,看着村长媳妇手中所持着的弯刀,和村长媳妇发狂的模样,谁也不敢靠近村长半步,就害怕会变成村长的后继者。

    村民在没有办法的时候,看到了巫医站在门口,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赶紧跑到院子门口,希望让巫医能给他们拿一个注意。

    巫医望了望众人,走进了院子里面,首先站在离奴日汗很远地方看了一眼被折磨成鬼样的奴日汗,感觉到奴日汗还有轻微呼吸。

    巫医伸手拿出被他放在胸前衣服的东西,打开了包裹在药丸外面的粗布,拿出了一颗药丸,走上前去把手中药丸正准备喂到奴日汗醉里。

    这个时候瘫坐在地上,手中紧紧抱着村长的村长媳妇,突然间大吼了起来:“不准给她喂药,不准医治她,我就是这样活生生把她和她肚子中野种折磨死掉。”

    所有站在院子的村民和巫医都感觉到了村长媳妇的无比怨恨,那双恨不得杀死奴日汗的眼睛,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觉得害怕。

    连一向胆大的巴图尔望到村长媳妇那双眼睛,也不由身体抖了抖,心里面也一直在打着鼓。

    更不要说其他人被村长媳妇怎么一吼,准备解开奴日汗的村民吓得也往后退了几步,任何人都不敢在往前走一步。

    “不要听她,赶紧把奴日汗从木桩上面解下来,让巫医治疗。”村长强撑着一口气,命令着站在奴日汗身边犹豫不决的村民。

    “你说什么?”村长媳妇阴狠看着抱在怀中丈夫:“你们谁也不能给这个贱人解开绳子,你们是想得罪我还是得罪村长。”阴狠的威胁着准备解开奴日汗身上绳子的村民。

    站在奴日汗身边的村民听到村长媳妇的话,也不敢在上前一步,他们心里面都知道村长是有多么疼爱他这个妻子,眼前虽然村长为了奴日汗跟村长媳妇闹翻了,但是他们心里面十分的清楚村长的妻子,在村长心里面位置远远奴日汗重要。

    要不然刚开始的时候,为什么的村长并没有为了奴日汗跟村长夫人闹翻掉呢的?先不说村长夫人到底在村长心里是什么位子?就单独说村长怕媳妇的缺点,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他们心里明白在村子里面可以得罪村长,都不能得罪村长的夫人。

    假如真的得罪了这位村长夫人,谁知道这位村长夫人会不会在村长耳边吹枕头风,谁都知道,村长又是村子里面出了名的怕老婆有一号的人物,谁知道村长会不会被村长夫人温柔风和暴力风中向村长夫人妥协,暗地里面给他们小鞋穿呢?

    整个村子里的村民都知道千万不能得罪村长夫人,一边是村长的命令,一边是村长夫人的威胁,他们到底听谁的?得罪谁都不好。

    现在村长可以为奴日汗挡下村长夫人的一刀,也知道奴日汗在村长心里也有一定地位的,况且奴日汗也够可怜的。

    今天他们算是见到村长夫人吃醋是什么样子了,用三个字就可以说明了,简直突太可怕了,就算奴日汗做得的确不对,也不能这样折磨一个才刚刚满十五岁女孩啊!真的是惨不忍睹。

    他们可不想变成奴日汗第二。

    村民站在奴日汗身边,村民都把目光投向了站在一边的巫医,因为他们心里面很清楚现在能结束这种场面的人也只有眼前的巫医。

    虽然巫医主要职责是为村子里面的人治疗疼痛的,但是巫医在担任村子的祈福巫师,在村子中权利甚至在一些村子里的事情决定权会高于村长。

    就比如奴日汗这样的事情。

    只要村长下一个命令,他们想村长夫人就算心里面不服气不解气,也会无可奈何看着他们把奴日汗从木桩上面解下来。

    村长望着站在原地不动村民,失望的低下了头颅,抱着一丝的希望看向巫医,希望巫医能看到他在面子出手相救奴日汗。

    巫医万万没有想到村长会有如此骇人不凡,不可思议愣了一下,转身看向满怀嫉妒的村长夫人怀中的村长,看见村长的恳求,又看了看绑在木桩上的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奴日汗,心里面也不忍心。

    “你们赶紧把奴日汗从木桩上面解下来,把她立即送往我的家里。”巫医走上前把手中药丸给奴日汗喂了进去,再让站在一边村民解开了绑在木桩上奴日汗。

    站在一边犹豫不决的村民听到巫医的话,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在巴图尔带头下赶紧把绑在木桩上面奴日汗解了下来。

    巴图尔和村民把奄奄一息的奴日汗从木桩上面解下来后,望着奴日汗身上惨不忍睹的伤痕,不忍心就这样把奴日汗送到巫医家里。

    巴图尔把身上衣服脱了下来盖在奴日汗**伤痕累累的身体上,暂时遮盖了奴日汗的四出和**上面可怕的伤痕,在抱起服了药暂时昏过去的奴日离开村长家。

    “巴图尔。”村长夫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到巴图尔把身上衣服脱了下来,盖在奴日汗**的身体上,咬牙切齿的喊道:“巴图尔。”恨不得把巴图尔狠狠砍上几刀才能消除心中的恨。

    巫医无视村长夫人眼中不甘,上前拉住了要走的巴尔图,在巴尔图身边悄悄嘱咐了几句后,才让巴图尔赶紧把奄奄一息的奴日汗送到家里。

    瘫坐在地上的村长夫人眼睛中带有怨气死死盯着巫医,今天的事情全部都要怪这个多管闲事的巫医,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多管闲事的巫医,要不然他突然出现这里,她早就把奴日汗那个贱人千刀万剐。

    ------题外话------

    亲爱读者们:

    新的一年开始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健康快乐。

    从今天开始开这本书结束。

    琉璃会天天会w更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