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悲惨的身世(下)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三章 悲惨的身世(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当时很疑惑看着村长,瞬间觉得村长好像跟变了一个人一模一样的,完全都不像他以前认识的村长。

    当时在他的印象中村长一直都是一个温文尔雅,又是一个很关心大家的人,为什么村长都已经看到了他,为什么不让他赶紧给奴日汗诊治呢?

    他当时都快要郁闷疯了起来,他这个人就是怕心里面藏着一些事情,这样让他特别的难受。

    没有过多久,巴图尔和村长也说完了村里面的事情。

    说完事情的巴图尔在注意到睡在篝火旁边的奴日汗,转头问了村长一句:“不用让巫医给奴日汗看看嘛?”

    说完,有点担心看着还滴着水珠的头发,身上盖着村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的薄毯,心里一下子好奇了起来,这个地方并不挨着村庄啊!那么奴日汗身上盖着薄毯从哪里来的。

    村长想了想拒绝了巴图尔的好心:“不用了,这个小子就是呛了一点水的,没有什么大碍,估计是吓到,所以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吧!”也一眼看出了巴图尔望着奴日汗身上盖着的薄毯:“这条薄毯是把我们救上来的商贾好心送我们的。”

    村长把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也把他在河中跟汹涌的河流斗争的时候,把他身上力量的给用光了,非但没有把被冲走奴日汗救上来,反而昏倒了在水里,最后就跟着奴日汗顺着河流给冲到了这里。

    最后运气好被来往商贾给救了,商贾见到他们身上衣服全部都是湿了,好心的把他们手上随身携带的换洗衣物当中顺便找了几件衣服给的他和奴日汗换上了。

    商贾晚上并不想在河边度过一晚,想抓紧时间赶到下面一个城镇里面住宿,问村长跟不跟他们一起走。

    村长一想到他们估计会带人来找他和奴日汗,就好心拒绝了商贾提议,商贾又见到奴日汗身体单薄,就好心把他们货物当中的一个薄毯也给了他们。

    满怀疑惑的巴图尔听到村长的解释后,也笑了出来:“哎,是我多想,这个小子以后应该让他跟着我们一起上山打打猎,就可以好好锻炼一下身子骨了,真的不知道以后哪家姑娘会看上奴日汗这样的男人。”

    巴图尔是整个村子里面最豪放的人,谁知道巴图尔这句话是没什么意思,就是担心以后奴日汗找不到一个好女人而已。

    他和村长都被阿图尔的话逗得哈哈大笑。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让他一下子想清楚了,为什么奴日汗那天落入水中。

    他们找到村长和奴日汗后,村长会有这种不正常的举动。

    当天晚上他们和几位同村的村民还有村长和奴日汗就在河边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山间还是雾蒙蒙的一片,天空只有一丝亮光。

    他们就醒了过来,准备早点回到村子里面,毕竟村子外面还有一伙吃人不吐骨头的人,他们不赶紧。

    村子里面,万一村子出了什么事情,后果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承担。

    众人都已经起来,唯独昨天睡了一晚上的奴日汗没有起来。

    论村民和巴图尔还有他怎么叫喊奴日汗都没有起来,最多的就是奴日汗睁开了一下眼睛,没过多久再次闭上了眼睛。

    他当时凭借巫医知觉十分肯定的奴日汗已经发绕了。

    他想立即蹲下去掀开薄被为的奴日汗诊治,就被身后传来村长磁性的声音给打断了。

    村长就以在外面不易让巫医诊断就搪塞了过来,然后就走到奴日汗身边,连带着奴日汗身上盖着薄被也一起抱在了怀里,一声不吭朝前方走去。

    河边原地只留下了他们这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人站着。

    随后还是没什么心眼的巴图尔说了一句话,才跟上已经走了很远的村长。

    经过一白天行走终于在天黑前回到了村子里面。

    回到村子后,村长先把昏迷不醒的努尔汗送回了家里面,在返回了村后,继续跟村里的人商量怎么才能让对面那些为了一点水就伤人的别村村民。

    别村村民见到自家的村长已经落入敌方了手里,也派人过来谈判了。

    最后在一阵激烈的谈判中,最后两个村子都达成了协议。

    就这样,为了生存而强水源的事情也完美结束。

    村子里面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祥和,大家继续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这样宁静祥和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

    一天中午,所有的村民都在家里面准备着午饭,一声悲惨哀嚎声彻底打断了这个村子的平静。

    所有在家里面准备午饭的人听到声音后,都从屋里面出来,伸长脖子想知道这个惨烈声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

    正在村民议论声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传来,那道尖锐而又惨烈哀嚎声音再次传来了。

    所有站在院子里面的村民把声音再次听到了耳朵里,也明白了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来,所有村民和村民媳妇眼睛都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他当时也听到那道悲惨女人的尖叫声音,他甚至拿筷子的手都不由抖了一下,现在想到都有一种不想听到第二次那种声音的想法。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正准备出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打开房间门的一瞬间,他就跟阿里木江碰到了一切,差点没有把阿里木江小身板撞到在地上。

    阿里木江一抬头看到是他,伸手扯了扯他身上的衣服,又焦急指了指家的方向。

    他望着阿里木江焦急神色,试探性问着:“是不是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又或者是家里面有人受伤了?”

    阿里木江见到他充分理解了他的意思,着急的脸上也出现了微笑,冲着他赶紧点了点头,再次用手拉了拉他的衣服。

    他也意识到了村长家肯定是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要不然不会让阿里木江一个过来的,难道是村长出了什么事情吗?一想到这里,也坐不住,他叫阿里木江在院子里面等着他,他进去屋子里面拿一下医箱。

    他赶紧进屋子里面,把放在墙角边的医箱拿出来放在木桌上面,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屋子里面,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放在墙角边上木架子上面,然后又快速的走到了木架前。

    他踩着放在木架前凳子上,在木架找了好半天。

    最后从木架最上面的一层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很珍惜把放在顶层黑匣子拿了下来。

    从不是很高的凳子下来后,他开了黑木匣子后,很满意看着放在黑木匣子内部用粗布包裹起来的东西,眼神中也带着一丝的犹豫和心疼。

    这黑布中的药物可是他话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在做成的,黑布里面东西总共加起来也只有5颗而已,这5颗药是他用二十年青春才研究出来的。

    按照典籍中和现实试验中都证明了这种药的确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当初他研究出这种要来一共是有8课,其中一颗在药物成功的时候,为了证明药物是不是真的有汉书典籍中那种神奇,于是他专门找了一个已经病入膏肓的东西来做试验对象,试验的结果证明这种秘制药丸的确可以让得了一些严重外伤和内伤,出现了奄奄一息症状,只要吃下怎么一粒小小药丸就可以让这个人起死回生。

    在后来过程中也得到了证明,其他两粒药丸都给村子上面一些上山打猎,被上山的野兽误伤的村民,得到的证明是这种特制的药方比以前普通的药物治疗,疗效也比以前好了很多。

    知道这个药的威力后,也被他小心翼翼珍藏了起来,剩下的五颗就基本没有用,主要是他不想在浪费剩下的5颗药,他就把剩下5颗药珍藏了起来。

    如果今天不是阿里木江急匆匆来找他,又见到阿里木江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的,也意识到了村长家肯定是出了大的事情,要不然阿里木江是绝对不会跑的那么快来家里面找他。

    他一想到这里,就把放在盒子里面的药丸连着粗布一起装进了衣服里面,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他把要用药物全部都放在医疗箱中,正准备检查一下到底还有什么东西要带的时候,就听到在院子里面等他阿里木江。

    在阿里木江催促下,伸手把放在桌子上面从汉地传来下来的针灸,也不管有没有用,顺手就把针灸放进了衣袖内口袋里面,就离开了屋子内部,来到院子里面。

    他刚刚踏出屋子一步,手上刚刚把门紧紧关上后。

    就被阿里木江半拖半搀扶着朝村长家跑了去,跑到村长家门口也是气喘吁吁,也顾不得什么巫医形象,大口大口喘息着。

    在休息差不多了,抬头看向村长家的家门口,差点没有吓得蹦起来,看见村子里面所有人都站在门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村里面所有在家人都跑到村长门口围观着。

    他刚想低头把心里面疑惑跟阿里木江问清楚的时候,再次听到村子家院子里面传出来尖锐的女人声音,女人的声音好像还掺和了一声轻微鞭子声音。

    他听到从村长家院子传来的声音,心也不由跟着颤抖了起来,颤抖是因为院子传出来的声音太可怕了,但是也觉得很疑惑。

    村长家上上小小只有两位女眷,这两位女眷分别是村长的媳妇和村长那个在刚刚满周岁的小女儿,能的发出这种惨烈声音的女人,在村长家除了村长媳妇好像就没有其他成年女性。

    村长媳妇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要被村长如此惩罚。

    他当时心里面想着估计是村长媳妇犯了什么村里面大忌,再被村长如此惩罚,后来站在村长家院墙外仔细一想,瞬间又觉得的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在村子里面生活的人谁不知道,村长和村长媳妇两个人始终是恩爱有加,重来就没有为什么事情红过脸,就算有也是甜蜜的争吵。

    退一万步来说村长媳妇真的犯了什么不可绕怒的错误,按照村长疼媳妇的标准来说,就算村长媳妇真的犯了大错,村长也会想方设法的把村长媳妇所犯的过错想办法圆过去的。

    可如今是这种样子,真的很难想象连村长都不能保护的事情,到底会是什么事情。

    站在村长门口观望事态的村民也被女人悲惨叫喊声吓得退后了几步,又或者是偏头不看在院子中央发生的事情。

    他看着村长门口站着的村民的表情和动作,不用想也知道院子情况到底有多么的惨烈。

    他低头询问着阿里木江,村长媳妇到底犯了什么事情,要受到如此严重的惩罚呢?

    跑了两趟阿里木江休息了一会儿,气也不在喘了,就是小脸通红,额头上面不停流着汗珠在告诉众人,他刚刚在跑步。

    阿里木江害怕看着他摇了摇头,最后直接伸手扯住他身上的衣服:不是母亲,是奴日汗。

    他听到阿里木江说完这些话,整个人都是昏的,还怀疑过是不是他生了什么严重的病,连累了耳朵出了什么毛病,才让他觉得奴日汗喊出来的声音是女人喊出来的。

    阿里木江接下来的话,差点没有把他彻底吓昏过去。

    阿里木江完全没有看出他的不正常,还继续拉着他身上的衣服,恳求的说道:“巫医,请你一定要救救奴日汗啊!奴日汗都快要被母亲给打死了,父亲叫我过来找你。”

    说完,阿里木江可怜兮兮看着他。

    他望着阿里木江那双纯洁又天真孩童的眼睛,他默默向佛祖祈祷着。

    如果他今天不管这件事情,是不行了,只不过就算是村长媳妇知道奴日汗是女人,也没有必要生那么大气啊!难道还出了什么大事情吗?

    他低头再次询问着阿里木江是不是还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情。

    阿里木江眼眶红红的就说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原本今天早上他正在梦乡中,就被母亲剧烈撕心裂肺的声音给弄醒了,赶紧穿上了身上的衣服,出门一看,就见到母亲穿着十分整齐,奴日汗跪在母亲面前,没有多久母亲最里面就开始辱骂着奴日汗。

    后来一边站着没有说话父亲实在看不下来,开口呵斥了母亲了一声,母亲就像疯了一样,用手指着父亲,一边流泪着一边质问着父亲。

    父亲看到母亲这种样子,也低着头什么话都没有说,最后母亲……。

    “喂,几位教授,我是想知道这块玉佩的颜料什么叫玉颜石?”东方耀客气打断了说故事的教授们:“并不想知道跟玉颜石无关的事情和人物。”

    他从进入包厢里面到现在整整听了一个小时的故事,除了开先的确是说道了玉石正题上,可越往下听就越觉得好像不说玉石的来历,怎么连不是女主人公的事情也出现在了玉颜石传说中,难道是这几位相遇x市的教授有什么难掩之语吗?

    几位正在讲故事的教授被东方耀打断了,并没有生气,反而耐心跟东方耀解释着:“东方少爷,其实这个也是玉颜石传说一部分的。”

    东方耀不解望着说出这句话来的教授:“为什么这个男孩故事也是玉颜石传说的一部分?”

    他真的完全不知道啊!说真的,他一直认真听着几位教授所讲的故事,或许是想打发晚上无聊的事情吧!所以关于教授所讲玉颜石的传说都仔细听在了耳朵里面。

    其实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玉佩除了得到渠道很特殊后,更让他好奇的是这块玉佩到底是何德何能能在这次的拍卖会拍出天价来,还有就是为什么玉颜石在几位教授口中变得那么珍贵了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