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悲惨的身世(中)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八十二章 悲惨的身世(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村长也意识到不能在继续容忍下来,就在一天一名村民跟往常一样来到河边取水,就再次被那些村派来看守河流的村民打伤了,那次差点还出了人命。

    村里面人已经忍无可忍了。

    村长就带着村里面的男人们去讨要一个说法,这些人中就包括了村长的大儿子和艾则孜的母亲。

    那个时候村长的大儿子已经是十岁孩童,按照他们当地村规来说,男人十岁就已经彻底成年了,村子里面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参加的。

    就这样,艾则孜的母亲出于责任心和不放心害怕村长的大儿子出了什么事情,也跟了去,其实艾则孜也是村子里面的人,就算她不去也是不行,就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一起去。

    那边村子里面的人也做好了准备,两村的人一时间谈不拢就打了起来。

    艾则孜的母亲本来就是一名女孩,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也赶紧把要上前欲欲跃试的村长大儿子阿里木往站在河边看着河滩上双方打起来的场面。

    艾则孜的母亲奴日汗就站起河边,怀里紧紧抱着乱动的阿里木江,一双水灵灵大眼睛担心看着人群里面,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村长的身影。

    已经很害怕奴日汗没有忘记村长媳妇在临走前交代的时间,一定要照顾好村长,如果场面实在控制不住打了起来,就让她赶紧拉住或者抱住要上去凑热闹的阿里木江站在一边,然后时刻注意着村长的声音,看着村长有没有受伤。

    其实那个时候村长在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读过书,身上除了一股男子汉气息,还有一股书生气,打架也是一个不要命的,前提之下就是不要把他惹急,他重来不会在村民面前露出这种气息来,除了在一些特定场合下才会表现出来。

    当然那个时候奴日汗心中也仅仅把村长当做一个救命恩人一样照顾和崇拜。

    他到现在都相信奴日汗当时根本对村长就没有动过心,根本没有存在后来村长媳妇所说的心机。

    当时奴日汗废了好大劲在从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村长,就一直盯着村长有没有受伤迹象,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刚才还在怀里乱动的阿里木江趁着奴日汗过度关注的时候,手臂和手上的力量逐渐减弱离开了怀抱。

    等奴日汗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见阿里木江偷偷冲进了慌乱的人群中,跟一名跟阿里木江个子差不多,身体情况也差不多的人打了起来。

    奴日汗也没有多想,心里面想的事情就是村长媳妇在离开家之前嘱咐的话,也顾不得什么害怕不害怕,也冲进了混乱的人群,想把阿里木江从人群中拉回来。

    奴日汗刚刚走进混乱的人群中,就被拥挤又混乱的人群给挤得晕头转向,在人群也找到了村长和阿里木江在什么地方,心里面一着急,身上彻底没有了任何力气了。

    就在人群中,随着人群移动着,也不知不觉来到河岸。

    他当时就站在旁边观战,因为作为村子里面的巫医,村子里面每当有什么大型活动或者事情,他都必须在场,可以争取最佳的时间为受伤的村民疗伤,所以他当时也在河边。

    他见到奴日汗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娃娃挤到了一边河边,刚想走上前去把奴日汗给拉回来的时候,就见到对方的一名身形魁梧的男人就挥舞着拳头冲着奴日汗打了过来。

    他眼睁睁看着奴日汗瘦弱小身体无声的倒在了河里,他正准备上前借助奴日汗的时候,就见到村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打出了重围到了河边。

    村长看着对方态势不分出一个胜负,那个村子的村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弯刀准备擒住对方村民带头闹事的人。

    眼睛随意的一瞄,就瞄到了顺着湍急河边飘向河中央的奴日汗,一时间着急就把手中弯刀放进了刀鞘中,又望了望继续打斗村民。

    焦急冲着在混乱人群一直是村长左膀右臂的好兄弟,用当地语言嘱咐了几句后,就义无反顾的跳进了湍急和冰冷河流。

    用着身上所有力气跟湍急水力极大的河流做着斗争,也顺着河流漂了很远,直到消失到了众人目光中。

    他当时望着这种情况也恨自己为什么不把阿里木江紧紧看住,不让阿里木江参和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的。

    而一边混乱的人群也停止了打斗,两方的人都停止了手上动作。

    人群中纷纷向左右两边散开了,见到村长的好兄弟巴图尔已经劫持了对方的村长,一把弯刀架在对方村长的脖子上面。

    一边发号施令的让对方的退后半里路程。

    对方的村民见到村长被挟持了,也只能听巴图尔的意思退后了半里。

    就这样,巴图尔把村长劫持了回来。

    虽然村民是收了伤,但是所有村民的伤也不怎么严重。

    不过局面两个村子还是保持着对阵的情况。

    巴图尔让村民把对方村长来到村子里面好生看守着。

    他见到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以后,才把村长和奴日汗被河流冲走的事情告诉了巴图尔。

    巴图尔赶紧让几名村民还有他顺着河岸边找了去,直接找到天黑,终于在距离村子十几里地方找到了在岸边拢起篝火来的村长和奴日汗。

    他们见到村长和奴日汗都没有事情,真的很高兴。

    当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也不能趁着天黑回到村子里面,也只能在岸边度过一晚。

    几位跟着过来村民得到了村长嘱咐后,拿起手中弯刀还有弓箭去周围的山林上看看能不能捕捉到猎物,让他们晚上饱餐一顿。

    村长和好兄弟巴图尔寒暄了几句后,就座在篝火边说着今天战况和村子的情况。

    他身为巫医根本不是打猎耗能手,也只能跟村长们一起座在篝火边。

    村长见到他也跟巴尔图来,村长又看了看因为呛水至今还昏迷不醒的奴日汗,也没有做出什么指示来。

    ------题外话------

    亲爱的读者们:

    2017年即将结束,祝大家在新的一年中健康快乐。

    玉石的故事还有几章就很快结束,剩下的全部都是花儿和云飞还有滕泽三个人的故事。

    请大家继续支持我。

    谢谢大家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