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受到惩罚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受到惩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已经年老了,不想在经历那些让人头疼的事情。

    成为圣女后就必须遵守圣女规则,圣女的规矩第一条就是圣女在出嫁之前必须保持着圣洁的身体,绝对不能让其他男人看到圣女身上每一片肌肤,就更不要让村子外面男人看到圣女的肌肤,这样的做法是对圣女的尊重,也代表圣女是洁白无瑕的。

    如果村子里面的男人在没有跟圣女家里面的人行过正式的定亲礼,就算在无意间看到过圣女的肌肤,也必须要受到惩罚的,这个惩罚十分难得残忍,凡是无意看到圣女肌肤的男人必须要受到刺青之行,就是在男人脸上用针刺成某一种图形又或者是一种代表耻辱的文字,这种刑法不是一天之类完成,而是分成十天完成的,每一天在同一个时间犯错的人必须要接受惩罚的。

    有意调戏或者对圣女有图谋不轨的人,就会处于火刑,就是把人活生生架在火堆上面烧死。

    不过第一条的明文规定也是有例外,这个例外就是村子可以触碰圣女身上的肌肤,第一是圣女的家人,第二类就是村子里面巫医,除了这几类人,其他人触碰还是无意间看到就必须要受到无比惩罚的。

    眼前这个男人先说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但是如果他真答应了这个男人要求,就是违背祖上几百年定下来圣女规则,那么他要拿什么身份去说服村民呢?

    可阿依古丽的身份和在村子中位置又是不一样,如果阿依古丽真的出了事情,后果也不是他承担的。

    村长为难低头看着从男人手中接过来黄金打造成的腰牌,见到腰牌上面所雕刻的图案,就好像被天上的一个响雷劈到了一样,整个人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村长抬起那双已经是浑浊不堪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仪表堂堂的男人,这个男人的身份比他想象中还要高贵。

    如果真的把眼前这个男人彻底得罪,他们村子就会遭受灭顶之灾,可是一边是村子传承下来的规矩,一边是村子里面上上下下一千多条的人命,这让他怎么办才好呢?

    刚才态度还十分强硬的两位村民,看见村长根本不用搀扶就站了起来,已经让他们十分的吃惊了起来,接着又看到村长眼中惶恐的,心里面充满了疑惑,刚才村长到底看了男人什么东西?能让见多识广的村长吓成这种样子。

    两位村民大喊质问着眼前这个陌生男人:“你到底给村长看了什么?能让村长变成这种样子?”手中拿着武器也紧紧握了起来,以备不时之辈,谁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会不会是那伙盗匪的同伙呢?

    男人无所谓看着进入战斗状态的两位村民:“我只是把代表我身份腰牌的拿给这位老者看了而已,你以为我拿了什么可怕东西给老者看吗?”语气带有尊敬对着老者说道:“村长,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现在给这位姑娘进行医治吗?”

    村长望着眼前的男人,权衡再三后:“你们两个先离开房间,我想跟这位贵人单独好好聊一会儿。”

    “村长。”村民喊了一声。

    村长知道村民是担心自己,笑着说道:“放心吧!我相信这位贵人一定不会伤害我的。”

    最后在村长强烈要求下,村民无可奈何离开了房间。

    整个屋内只剩下了男人和村长还有昏迷不醒的阿依古丽。

    村长看了一眼躺在床榻上面的阿依古丽,微微向前了走了几步,走到男人面前停了一下。

    村长小心翼翼甚至带有卑微的单膝跪地,单手放在胸前,向眼前这个一看就器宇不凡的郑重行了一个礼。

    “草民拜见……”剩下的话村长还没有完全说话,就被男人开口打断了。

    侍卫不耐烦再次问道:“不知道我现在可不可以的替这位姑娘疗伤呢?”

    他现在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礼节上,他刚才借助了放在床榻上面油灯隔着衣服给这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孩检查了身上其他的伤口,这些伤口甚至身体上面大部分皮肤就像被人涂了颜料一样,在女孩手腕和脚腕四肢明显能看清了手上和脚上的血管。

    正常人血管一般情况下是深青色,如今女孩手上和脚上的血管跟正常人血管的颜色是不一样的,现在女孩手上和脚上的血管在油灯下面可以显现出来,颜色是黑青色,好像被什么毒物咬到的一样颜色,血管周围的皮肤都变成了黑青色。

    这种情况不用在给女孩号脉也应该知道,盗匪手中拿着弯刀已经涂了某种涂药,现在女孩四肢已经呈现出黑青"se qin"况,就表示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来让他来浪费。

    房间外面,两位村民不放心的趴在窗户上面,拼劲了身上所有力气想看到窗户里面情况到底怎么样,真的不知道村长会不会一时间心软就答应了那个外地人要求啊!

    “老二,你说村长会答应那个男人要求吗?”其中一名村民小声询问着站在身边兄弟。

    叫老二听到大哥怎么一说,也变得七上八下了起来:“我怎么知道。”说完,趴在窗户前的身体站直了起来,抱怨道:“真的不知道村长的儿子去请巫医那么长时间都还没有回来。”

    就在抱怨的时候,两道急冲冲步伐声音和村长儿子口中不停催促声音从前面的院子传到了后面安静的院子中。

    两位担心异常的村民听到了声音,赶紧上前迎了一步,果真看到村长的儿子肩膀上背着巫医的医箱,一边单手仅仅搀扶着已经快要走不动年老的巫医。

    年老的巫医实在是走不动了,一边气喘吁吁一边用苍老的声音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事情不是很重要,你看已经那么近,我们可以休息一会儿吗?”他的老腰都快要跑断。

    实在跑不动的巫医使劲的甩开了搀扶他手臂笨徒弟,在继续跑下去,他保证到达目的地不是他给人看病,而是要让人别人给他看病,在继续跑下去,他这把身子骨肯定要散架的。

    巫医白眼看着眼前这个臭小子,还敢在撒谎骗他,说什么他一心只想用最快的速度学好他屋子里面所放的书籍,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鬼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