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佩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哪位小和尚了解对着师傅点了点头,就把她和绯母带到寺庙中的房间里面后,就让她和绯母暂时休息一会儿,喝点用山中山泉煮的龙井茶和点心。

    就这样,她和绯母就在房间一边喝着茶一边吃着点心,打发等待的时间。

    十分钟后,房间的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打开,这次刚才带她们过来的小和尚搀扶着碧云寺老方丈走了进来。

    方丈微笑和蔼座在她和绯母对面,还没等她和绯母开口说话,就听到方丈从苍老而温和的声音说出了他和绯母这次来碧云寺目的。

    开始她真的很惊讶,为什么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位很和蔼的方丈就已经知道思婷身体正在危在旦夕,接着还对她和绯母两个人说了几句让人听不懂的诗句。

    正在她和绯母琢磨着方丈所说几句诗句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沉默半天的方丈再次开口说话,这次是让站在身边的小和尚把手中拿着锦盒放在桌子上面。

    她和绯母也暂时把诗句默默记在了心中,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放在桌子上面红木锦盒,她和绯母一向对什么古董都不是太了解,但是偶尔还是陪喜欢古玩的丈夫偶尔会出席一些古玩拍卖会,在一些情况下耳濡目染也对古董微微基本了解。

    从刚才了然方丈让站在身边明远小师父把手中一个大约15厘米乘20厘米大小红木雕花锦盒放在桌子上面,就被红木锦盒斗给吸引住了,也明白这个红木锦盒肯定是价值不菲,但真正仔细一看发现这个红木锦盒是已经有很多年头古董,红木锦盒上面所雕刻的花鸟图形一看就是出于名家之手,也明白仅仅是这个锦盒就能拍出能吓死人的价格来,就更不要说锦盒里面所装的东西了。

    她和绯母两个人都欣赏完放在桌子上面红木锦盒,心里面也升起一丝疑惑来,为什么了然师傅要让明远小师父把手中锦盒放在桌子上面,充满疑惑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安。

    她和绯母当时害怕的相互牵着的手,手掌心连全部都是冷汗,就在她们两个满心的不安,了然方丈伸出枯燥苍老的手打开了红木锦盒,红木里面里面还有两个不同颜色的盒子。

    她到现在都没有忘记了然方丈在打开红木盒子后,抬起一双眼睛看了她和绯母一眼后,说了一些什么让她和绯母胆战心惊和莫名其妙的话,到现在大致的内容她还是记得,了然方丈他们寺庙主持所保管的东西,现在终于可以物归原主。

    她和绯母当时听到了然方丈说完的这句话,整个人都很不好,手心里面的冷汗越冒越多,看都不敢看放在红木锦盒中两个盒子,谁知道盒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了然方丈无视她们对盒子里面东西的排斥,了然方丈看到她们从心底里面排斥盒子里面东西,还说了一句让她们弄不懂的话,说这个红木锦盒当中两个盒子是几百年前由他们寺庙上上上代主持保管,几百钱还是寺庙主持的了远方丈在一天清晨分别在不同的时辰接待了两位同样是器宇轩昂,一看就是人中之龙的两位男人,两位男人先走入正堂十分诚意给佛祖的佛像上了三炷香后,就分别把放在衣袖里面的盒子交给了了远方丈,在临走之前特别嘱咐了了远方丈,说希望交给这两样东西主人手上。

    了远方丈始终把两位男施主的话铭记在心中,因为当时了远方丈始终认为这两样东西的主人用不了多久就会必定寻过来,所以就把两位男人临走前嘱咐的话铭记在心中,可了远方丈在圆寂前始终也等不到这两位盒子中主人来寻找,了远方丈在知道自己圆寂前,把这两个东西专门用一个施主专门送给寺庙的红木锦盒把两样东西放在一起后,交给身边最信任的弟子,也把两位男子临走嘱咐的话没有一个字落下全部讲给的弟子的,也就是后来继任的方丈,而这个方丈也等候了一生也没有等到盒子的主人,就这样,这个盒子的东西就放在佛祖面前一直供奉着,盒子里面的东西也在佛祖面前供奉了几百年。

    这段时间寺庙也经历过了战火,毁灭,可是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始终被他们寺庙历代主持所收藏着,始终没有因为乱战和抢劫落在别人手中,或许真的是盒子里面东西有灵性,经历了那么多次战乱和劫匪,盒子里面的东西始终留存在红木锦盒当中。

    了然方丈还说一句或许盒子里面的东西就是在等待着原有主人到来的,当时她和绯母听到这句话吓得脸色苍白,同样也觉得这种事情真的有点太玄妙了,不管盒子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能确定一点的就是盒子里面东西是死物?身为死物从哪里得到应有的灵性呢?

    刚开始她是对了然方丈所说的话几乎是不相信的,而绯母对这些东西完全是深信不疑,但是同样对盒子里面的东西非常的排斥,排斥到了极点,甚至连一眼都不想见到,最后她们还是从了然方丈手中接过盒子里面的东西,在离开庙宇以后,在下楼梯的时候,她终于从绯母嘴中知道了然反正最后对绯母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本花儿在小时候经历过一件非常可怕灵异事件,所以绯母也对这种东西变得非常排斥,在房间里面听完了然方丈说完那些事情以后表现出现排斥。

    了然方丈一看就看出她和绯母对盒子里面东西的排斥,了然方丈又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就是在等待它们前世的主人。

    再次听完了然方丈说完这句话后,她也忍不住心中疑惑开口询问着为什么了然方丈一见到她和绯母就知道她们两个的女儿这盒子里面的东西所有人?

    了然方丈对待她的疑问并没有声音,而是爽朗大笑回答着她们心中的问题,因为你们是怎么多年来唯一为病重和正在深陷感情纠葛的女儿来求佛祖保佑的人,在加上前世的原因,所以了然方丈一眼就认出了她和绯母的女儿就是这个东西的主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