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失态的滕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失态的滕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辰想起这些事情,下意识的开口问着在一边抽烟的东方耀:“阿耀,现在滕泽到底是什么态度?”

    “什么什么态度?”在抽烟的东方耀一时间没有弄清楚慕辰话中的意思,就顺嘴说了出来。

    慕辰见到东方耀完全没有把他刚才所说的话放在心上,差点没有气得吐血,忍耐着性子重新说了一边:“阿耀,滕泽现在到底什么意思?他真的准备放弃,成全云飞和花儿吗?”

    东方耀听到慕辰再次提起滕泽来,特别是提到韩云飞和绯如花还有滕泽三个人感情来,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回答慕辰这个问题,毕竟他又不是当事人,可是他有身为滕泽的大哥,这件的事情他又必须知道。

    他真的看不透滕泽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唯一能肯定的事情是他这个弟弟真的太傻,每做一件事情都是为绯如花着想,就算心里面在怎么难过永远都不会在绯如花表露出来。

    就比如说那次酒楼的事情,那天晚上他嘱咐思婷陪着如花一起送韩云飞去医院,则她十分担心一个人离开的滕泽,等他追着滕泽后脚出去,在酒楼周围完全见不到滕泽半点人影,他当时真的有点担心小泽一时间想不开做出一些后悔事情来。

    正在他在酒楼门口焦急寻找着滕泽声音,最后他放在衣服口袋里面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手机号码,就觉得手机屏幕上面的手机号码有点眼熟,一时间着急想不起手机号码到底是谁的?不过现在想起来真的要谢谢当时接听了那个电话,要不然那天晚上就算他把整个a市全部翻过来都不会找到滕泽。

    那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是滕泽身边秘书的电话,以前他曾经见过滕泽身边的秘书袁敏,怎么说呢真的是美人胚子,当初袁敏可以从低沉员工做到滕泽身边的秘书,除了跟袁敏努力分不开以后,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爷爷想弥补滕泽,所以对于滕泽的做法也是睁一只眼紧闭一只眼睛。

    其实这些年来滕泽背着爷爷和爸爸做出来事情,爷爷和爸爸都是知道,只不过重来都没有阻拦过,就比如酒楼那件事情,明明爷爷和爸爸都知道事情绝对没有希望,可面对小泽提出来的要求,还是愿意去努力一下,最主要的原因爷爷是想尽可能弥补对小泽以前不公平。

    他接到袁敏打过来的电话,用最快速度赶到袁敏电话中所说的地方,发现那个地方是一间酒吧,瞬间意识到大事不好,赶紧跑进酒吧寻找了一番后,终于在酒吧吧台那边找到已经喝了很多酒滕泽,滕泽身边还跟着一位一脸无奈着急的女孩。

    他赶紧越过在舞池跳舞的人群,朝吧台走了去,看到滕泽烂醉如泥甚至不要生命的模样,他在明白绯如花在滕泽心里面到底是什么地位。

    他从袁敏口中知道了滕泽在酒吧里面来龙去脉,原来滕泽从酒楼里面跑了出来后,就给在家里面休息的袁敏打了电话,袁敏在电话里面发现滕泽的口气有点不对劲,袁敏就按照滕泽在电话里面所说地方找了去。

    袁敏到达了地方后看到滕泽所说的地方居然是酒吧,立马觉得大事不妙赶紧走进酒吧里面一看,最后在吧台边寻找到了已经足足喝了两大杯最烈性威士忌,期间无论袁敏怎么询问滕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滕泽永远用包含着痛苦眸子看着袁敏,接着继续喝着威士忌,袁敏看到这种情况又着急又吓到趁着滕泽没有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滕泽的手机拿到外面,再给他打了电话。

    最后他赶到那件酒吧见到滕泽和袁敏两个人一起座在吧台边上,滕泽一句话都没有说,把最烈威士忌当做自来水拼命喝着,他刚刚到达酒吧,在吧台边找到滕泽和袁敏两个人的时候,滕泽的刚刚喝完一瓶最烈威士忌。

    看都这种没有任何斗志的滕泽他真的从心底中燃起一丝丝担心,知道了解滕泽对绯如花感情的人都知道,绯如花是滕泽这二十年来唯一心动女孩,滕泽在这四年虽说已经从a大毕业离开了,但是始终通过思婷在默默关系着滕泽,甚至滕泽在知道绯如花一直喜欢着韩云飞,而韩云飞始终介意着六年前安宁那件事情。

    滕泽六年前并不认识绯如花,在知道绯如花爱着韩云飞,通过从思婷身上侧面了解到的情况,一下子就想到六年前的事情一定是有内情,站在他角度上他一直无条件相信着绯如花绝对不会做出那些事情来?也瞬间明白六年前知道详细实情的人就只有他。

    滕泽也一眼看出韩云飞对于自己感情的不承认,也明白绯如花在韩云飞心中有着不一样的位子,也发现到了韩云飞和绯如花之间鸿沟就是六年前的事情,也明白了绯如花宁愿自己遭受韩云飞误解和发泄报复,为了不让韩云飞伤心,绯如花宁愿自己默默承受着这一切,都不想把真相告诉韩云飞。

    滕泽看到绯如花这样的做法和真相也瞬间明白,他无能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让绯如花喜欢他的,所以在绯父跟小泽提起想跟爷爷和父亲见上一面,他也知道也能测出来的花儿在韩云飞重要性。

    绯父提出要见爷爷和父亲的要求后,滕泽在绯承全家和绯如花面前表现出异常的兴奋和期待,可是背后是滕泽已经知道韩云飞演习结束的日子,滕泽把一切的事情都计划好了,甚至连爷爷和爸爸也算计在内,唯独失算的是韩云飞会受伤。

    他就站在离吧台不远处的位子上站着,默默看着滕泽像疯了一样完全不顾及身上反应,一口口把最烈威士忌喝进肚子里面,当时望着滕泽背影也能感觉到滕泽内心当中的痛苦,当明明知道自己对威士忌有着不同程度过敏,又何必折磨如此折磨自己呢?

    座在旁边一口一口喝着啤酒的袁敏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来准备伸手拿下滕泽手中紧握着加了冰块装满威士忌的杯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