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摊牌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三十三章 摊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值班室门口所发生的事情,她站在楼梯上面真的看的一清二楚的,开先有点不相信看到眼前的一幕,刚开始猛眨着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出现了幻觉。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后,再次看向站在值班室门口的一男一女,她刚才真的眼睛没有花,她的确看到刚才那位漂亮的阿姨脸上有着很深自责,难道是因为她吗?

    跟着韩木棉身后股下来的宿管大妈,见到韩木棉一个人站在楼梯上面,语气有点粗鲁的说道:“二零二是室的韩木棉你不赶紧去接电话,站在楼梯上面干什么?”

    正在想事情的韩木棉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身后的宿管大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听到后面一道粗鲁的声音,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真的也吓了不清。

    韩木棉一时间脚上没有站稳,再加上那道如鬼魅一样从身后发出来的声音吓个不轻,忽然间脚上一滑,身体也跟着微微向前方倾倒,脚上也连滑了几节楼梯。

    袁晓丽看到楼梯上面发生的一幕,害怕大喊了起来,想也没有多想,推开丈夫正想跑上去接住要倒下来的木棉。

    谁知道刚跑没有几步,就被丈夫使劲拉了回来,正在她心里面疑惑着为什么丈夫要把拉回来,就见到丈夫一双眼睛一直盯着那边看,她也顺着丈夫的眼睛看去,见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冲了过去,也跟着丈夫很乐意站在一边看着结果。

    南宫云天在韩木棉摔倒的时候,赶紧跑步冲上去扶住要摔下来的韩木棉。

    快要摔倒韩木棉也只能接受着身体上面的疼痛,因为刚才她已经错过最好站扶的地方,所以也只能认命闭上眼睛,等待着身体上面的疼痛。

    站在韩木棉身后的宿管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呆,她真的没有想到她的一句话会把女孩吓的站不稳,眼看着韩木棉的身体要往地上倒去,第一瞬间想伸手拉住要往地上倒去的韩木棉,可惜只差一小点就抓住了要往地上倒下去的韩木棉。

    因为害怕而闭上眼睛的韩木棉迟迟没有等到身体上的疼痛,反而感觉一丝柔软,所以睁开了眼睛一看,发现眼前是一片白色,顺着白色的范围抬眼一看,一张放大长得不错的男性面孔,半天都没有反应不过来。

    南宫云天见到怀里的女孩已经睁开了双眼,声音温柔的问着怀里着实吓得不轻的女孩:“请问你现在可以站稳吗?”

    韩木棉听到男人温柔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像是一道从山上流淌下来清泉一样,不由再次愣了一会儿,很长时间在慢慢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韩木棉,在慢慢清楚她正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再觉得有点失态,赶忙扶着一边有点滑扶手勉勉强强站稳了起来。

    “谢谢你。”韩木棉带着一丝害羞真心跟着南宫云天道谢着。

    南宫云天对着韩木棉笑了笑后,开口说道:“你看看的脚是不是扭到了?看看能不能动。”

    韩木棉依照南宫云天所说的意思去做,轻轻动了动脚踝,轻轻一动脚踝上面的疼痛更加剧烈,疼的忍不住惊呼了起来:“啊!”脚踝上疼痛加剧一时间站不住的座在楼梯上面。

    南宫云天见到韩木棉的确脚踝受伤了,见到韩木棉要伸手要去揉受伤的脚踝:“你不要动,你脚踝刚才被扭到了。”

    疼痛难耐的韩木棉死死咬着后槽牙,努力从嘴巴里面发出声音来:“扭到为什么那么疼啊?胀痛胀痛的。”说完,也顾不得这样轻轻揉捏会不会缓解到脚踝上的疼痛。

    袁晓丽和南宫京东夫妻两个站在值班室门前看着发生在楼梯上的事情,两个人都是一副心想事成的样子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早就已经忘记他们两个正给在c省韩柱子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韩柱子不是聋子,自然而然也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叫声,对于电话那道传来的叫声他是在熟悉不过,他能听得出来那道声音主人应该是属于女儿的,难道那边女儿出了什么事情?想到这里,不由担心了起来。

    直到电话那边再次传来南宫京东的声音,赶紧询问着是不是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京东带着丝丝笑意说道:“没事,韩兄,现在需要让我把电话拿给木棉吗?”说完,带着一丝满意眼神看着被妻子扶着的韩木棉。

    韩木棉有着敏锐的听力,站在电话旁边自然而然听到电话那边说话人的声音,电话那头的人她能确定是爸爸,慢慢也眼前两个人的身份也不在怀疑什么。

    就这样,那年暑假韩木棉就被南宫京东和袁晓丽夫妻两个带回了a市,那一年的暑假韩木棉就在南宫家度过,在一个半月相处下韩木棉的也终于知道二十年前两家父母所订下娃娃亲。

    开先韩木棉知道这件事情是极度抗拒的,可经过一个半月的相处,韩木棉整颗心彻底遗落在南宫云天身上,而那段时间南宫云天对善良活泼的韩木棉也十分的宠溺,只不过这种宠溺更多像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

    韩木棉在南宫家那段时间,南宫云天完全不知道联姻的事情,而南宫云天有什么事情也跟韩木棉说,所以韩木棉在南宫家那段时间也是南宫云天和是吗映佳在亲密交往中,而且也知道司马映佳已经坏了南宫云天的孩子。

    凡是正常人知道了这件事情,趁着自己还没有深陷时候,趁早快刀斩乱麻的方式迅速斩断已经冒出来的情丝,趁着情丝还没有长成大树情丝一刀切下来。

    可是韩木棉并没有这样做,他是不知道当时韩木棉到底是怎么样,居然在知道南宫云天已经有了司马映佳的情况下,还主动帮助南宫云天给司马映佳创造着机会。

    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长时间,那段时间南宫京东和袁晓丽夫妻两个也在暗中观察着韩木棉和南宫云天这两个人,发现两个人的关系比他们意向当中进展十分顺利,就在那年暑假快要结束,韩木棉也准备收拾东西回到c大。

    或许南宫京东和袁晓丽经过一个半月的观察,真的觉得南宫京东和韩木棉真的合适在一起,或许南宫老爷子和老太太真的觉得机会已经完全成熟了,于是把南宫云天和韩木棉专门喊到了书房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