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同意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六章 同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南宫京东和袁晓丽在一边听着,他们知道韩家夫妇已经做出了最大的退让,也不能在奢求什么,于是让身边女佣去书房里面把一个用红色小纸袋装着的东西拿到饭厅里面,他和晓丽也刚刚做了父亲和母亲也知道父母亲不指望子女多么成才,只要子女健健康康生活下去就是最好的希望。

    在一边的女佣听到老爷的话也没有一点迟疑转身离开了饭厅,去了书房里面,在书房里面木质书架上面找到了少爷所说红色小纸袋,没在书房呆上多章时间,就在木质的书架上面找到红色小纸袋,就离开了书房里面,重新放回饭厅里面。

    南宫京东见到佣人返回了,手中拿着红色小纸袋,站起来从佣人手中红色小手提带,回到凳子上重新座了下来,从红色小手提袋中拿出锦盒,当着韩柱子和高丽坤和妻子面前打开了锦盒。

    身为南宫京东妻子的袁晓丽看到锦盒中所放着东西,态度也变得大吃了一惊起来,天啊!丈夫为了让木棉顺理成章成为南宫家儿媳妇真的是下了血本,居然把属于南宫家主母地位玉镯子都拿了出来,如果她猜的没有错的话,锦盒上面的信封里面装的应该家里面的地址。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一大早起来,丈夫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就问了她,婆婆在临死的时候,给她代表主母地位玉镯子放在什么了地方的,她当时也没有任何怀疑如实告诉了丈夫玉镯子被他放在什么地方,如果丈夫是有这种用处,想到这里略微有点生气,她生气不是因为丈夫把这个代表主母玉镯子直接给未来儿媳妇,而是现在丈夫居然会有生气隐瞒着她,不行等丽坤和柱子他们夫妻两个走了的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已经开始隐瞒她事情的丈夫。

    南宫京东不是傻瓜,自然而然能感受到妻子的目光,也觉得心虚卡抬起头来对着正在生气的妻子笑了笑,用两个彼此能懂得手势不停跟着暗自生气道着歉。

    独自生闷气的袁晓丽也明白了丈夫的道歉,趁着柱子和丽坤没有注意的时候,俯身在南宫京东耳边说道:“等会柱子和丽坤走了以后,我才好好跟你算这场账,现在先把儿子终身大事给搞定了。”

    南宫京东听到妻子的秋后算账,也只能哭着脸给妻子做了一个鬼脸后,继续微笑跟着韩柱子做着介绍:“这个玉镯子是我们南宫特有玉镯子,这个玉镯子是当初我母亲亲手传给晓丽的,现在晓丽把这个玉手镯正式交给木棉,以后木棉真的是我们南宫家的女儿和儿媳。”

    韩柱子和高丽坤完全被放在锦盒中玉镯吓了一跳,这个锦盒中玉镯可比那个玉佩要值钱很多,既然那个雕刻木棉花的玉佩代表南宫家的身份,那么这个玉镯就代表其他的含义,还没等韩柱子和高丽坤完全反应过来,南宫京东就亲口向他们解释了这个玉镯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听完南宫京东的解释,不用南宫京东细说也明白这个玉佩是南宫家儿媳妇标志。

    韩柱子一想到这个玉镯子是南宫家儿媳妇才有资格拥有的,吓得赶紧把锦盒重新推回了南宫京东的手边:“南宫兄,这个东西有点太贵重,我们木棉真的没有这个福气。”

    南宫京东听到韩柱子这个话,笑容也慢慢的消失不见,微微生气的说道:“韩兄,说真的我和晓丽是诚心诚意想跟你们结亲,你们真的担心木棉以后嫁到南宫家会受到委屈,我就以我们南宫家拜年信誉担保,我们一定会把木棉一样当做亲生的女儿一样对待,绝对不会让木棉受半点委屈,这个玉镯就算我提前送给木棉的生日礼物,以后有空我们也常常联系一下,或者以后暑假或者寒假木棉放假都可以来我们家玩或者长住,或者你们工作忙,没有空送木棉过来的话,我和妻子一起去开车接木棉也行,我们从小就让两个小女孩培养感情,我就不相信感情是不能培养的。”

    心里面正在犹豫韩柱子重开没有见过南宫京东如此正经或者是生气过,看都这种情况主要是不怕南宫京东生气,而是知道了南宫京东是真心要结亲的,听完南宫京东的话,也觉得南宫京东说得很有道理,反正以后女儿大了可以回到a市里面慢慢跟的南宫敖培养感情。

    想到这里后,韩柱子和妻子对视了一眼,见到妻子没有任何意见,甚至脸上还有一丝动容的表情,也彻底明白了,于是抬起放在面前酒杯,一口把酒杯里面黄酒喝了下去,喝完后,把酒杯轻轻放在桌子上面,站起来伸手把放在南宫京东手边锦盒重新了回去后。

    韩柱子拿过放在热水上面保温的老黄酒酒瓶,俯身拿过南宫京东面前空空如也的酒杯,重新给南宫京东倒上了一杯老黄酒,说道:“南宫兄,弟妹,以后我们家木棉有什么不对的,还请你们多多包涵。”说完,整杯酒全部喝了下。

    南宫京东听到韩柱子如此的话,也明白韩柱子和高丽坤已经是想了很清楚,在决定这件事情的,接着也很爽快的站起来,把眼前韩柱子亲自倒得老黄酒喝了下去,心里面别提有多么开心了。

    “嫂子,你放心以后我和京东一定把木棉当成女儿一样对待。”袁晓丽也郑重承诺的说道:“所以这个玉镯就代表我们之间两家正式定亲聘礼,以后结婚还有一部分。”说完,就把韩柱子已经还回来玉镯子交给高丽坤。

    高丽坤接过玉镯子,说道:“那么以后木棉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就这样,两家大人就为还在襁褓和肚子里面孩子订下了娃娃亲,在此期间韩柱子也是辗转了许多的地方,最后彻底退了休以后在回到了a市养老,所以南宫敖跟木棉两个人几乎没有人任何时间培养感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