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拒绝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五章 拒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韩柱子起身从南宫京东手中拿过酒杯后,把酒杯放在鼻尖闻了一下,瞬间酒杯里面酒香通过鼻子到达了里面,一秒钟就被酒杯中撒发出来的酒香给吸引住了。

    酒杯中散发出来的酒香可以完全说明南宫京东多说的是真是假,虽然他从刚才南宫京东打开酒瓶盖那一瞬间,闻道散发在空间中的香味,就一定断定南宫京东说手中这一瓶老黄酒已经有了三十年的时间是没有错,不过心里面还是有一丝怀疑,三十年的老黄酒很少见的,就算有也是千金难买,没有想到居然会在南宫京东手中。

    韩柱子微微抬起手中的酒杯品尝了一下后,味道刚刚正好,酒的口感甘醇,这个酒储存年代应该是在三十年以上。

    韩柱子被美酒的味道所吸引住了,开口询问着南宫京东:“我想这个老黄酒储存的时间应该在三十年以上吧!”

    南宫京东真的是没有想到韩柱子能品尝出的酒的年代,的确韩柱子有一句话没有说错,这个酒已经储存了将近五十年了,这瓶老黄酒是在他父亲结婚那一年由祖爷爷亲自埋在南宫酒窖里面。

    “说吧!拿了那么贵重酒出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和丽坤说啊!”韩柱子在受不了酒的香味诱惑再次品尝了一口后。

    南宫京东和袁晓丽夫妻两个人看着韩柱子一点也不拐弯抹角就直奔主题,也不在拐弯,直接提出来说道:“韩兄,既然我们都要离开这座小县城了,我还是想跟你提一下关于两个孩子结亲的事情。”

    正拿着酒杯的韩柱子听到南宫京东如此的要求,也笑着放下手中的酒杯:“南宫兄弟,既然我们两家有缘能认识,而且两家的妻子在差不多的时间怀里生产,但是我始终觉得我们两家差距有点大,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南宫京东和袁晓丽两个人早就想到这次商谈,肯定还是跟以前那几次是一模一样的,对于韩柱子这样的拒绝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韩兄,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木棉给照顾好的。”南宫京东也直接用木棉这个称呼,来称呼高丽坤肚子里面的孩子:“既然你都同意把嫂子肚子里面未出生孩子取名为木棉,可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同意我们两家结亲?是因为韩兄是不放心我和晓丽以后会亏待木棉这个孩子?还是怕以后南宫家会对不起木棉。”

    韩柱子听到南宫京东现在说的如此直白也没有在拐弯抹角的,也变得坦诚相对的:“南宫兄,既然你今天变得如此直白,那么我也直白告诉你吧!我知道你们南宫家在a市是数一数二名门望族,但是请你注意这点,我们家和你们家距离非常大,我只希望我的女儿能快快乐乐过日子。”而不是从小就被培养成能合适豪门的女人。

    他和妻子最怕就是这种娃娃亲将来会造成一定的悲剧,这种悲剧真的会伴随女儿一辈子,这种悲剧就是将来女儿婚姻会出现一种不好的情况,就变成怨侣。

    毕竟小时候能在一起,并不代表长大就能在一起幸福生活在一起,他可不想让女儿一辈子委屈过一辈子。

    “丽坤,韩兄,你放心将来如果我家儿子真的做出对不起木棉的,我一定不会包庇的。”袁晓丽身为一名母亲也知道高丽坤和韩柱子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以后我和京东一定把木棉当成女儿一样对待,我跟你们保证如果我儿子真的辜负了木棉,我和京东绝对不会有任何包庇的。”

    韩柱子真的万万没有想到南宫京东和袁晓丽会做出这种承诺来,半句话都没有说,其实第一次南宫京东和袁晓丽提出要跟他们结娃娃亲的时候,他和妻子就一直想的肯定是南宫京东和袁晓丽在说笑,毕竟两个孩子第一个在刚刚出生,另一个还在母亲肚子里面,谁能说将来他们两个人一定能过的好,第一次他们拒绝南宫京东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第二次南宫京东和他的妻子袁晓丽提着一些礼品来来家里面,这次南宫京东和袁晓丽不仅带着许多礼品还带了象征南宫家族玉佩来,在第一次见到盒子里面的玉佩,以为这个玉佩就是单纯南宫京东送过来的信物。

    南宫京东第二次来了以后,他曾经托了在a市的朋友哪里了解到了,原本这个两根树枝木棉花是南宫家族的族徽,只有南宫家族本族的人才能佩戴,他当时和妻子知道这件事情后,真的有点庆幸当时没有轻而易举就收了南宫京东手中的那块玉佩。

    这是南宫京东夫妻两个人第三次提起这件事情,南宫京东也更改了以前策略直接光明正大的说了起来,同样南宫京东和袁晓丽夫妻两个人也说中了他们心中最害怕的事情,的确他们两个人迟迟没有答应南宫京东和袁晓丽原因就是害怕将来女儿跟南宫敖生活在一起不幸福,他们这一生对待女儿没有太多的要求,最大的要求就是幸福快乐的生活,为了女儿他们也绝对不能冒然答应结娃娃亲的要求。

    但他和妻子真的没有想到南宫京东和袁晓丽为了促成这段亲事,居然会公事公办,南宫京东和袁晓丽两个人的承诺真的说中了他们的内心。

    韩柱子望着南宫京东是今天不达目是不行的,也退了一步开口说道:“京东兄,这个玉佩我先代替木棉收了起来,但是以后木棉跟阿敖两个孩子长大后,木棉见到阿耀后,觉得不喜欢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如果喜欢我们才说可以吗?”

    南宫京东听到韩柱子所说的话,知道韩柱子已经退步了,也没在要求什么,面带微笑的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玉佩来,再三叮嘱着:“这块玉佩个木棉一出生就佩戴上吧!”

    韩胡子从南宫京东手里接过红色锦盒后,打开锦盒一看果然是那块前一次南宫京东拿出来的玉佩,接着把这块玉佩交给妻子看了看后,见到妻子拿出玉佩也没有说什么话,就那样默默的把放着玉佩锦盒放进衣服口袋里面装好,看到这个举动也明白了妻子是已经同意了。

    韩柱子也开口对着南宫京东承诺的说道:“我知道,等木棉出生以后,我会把这块玉佩佩戴在木棉的脖子上面,木棉大学毕业后,我会把这件事情跟木棉说的,如果木棉真的同意了这场婚事,我会让木棉回到a市寻找你们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