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那根筋不对劲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四章 那根筋不对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发完微信的东方耀把手机装在裤子口袋中:“慕辰,说句实话刚才从你嘴巴里面知道韩云飞已经开始怀疑六年前的事情,我是真的很惊讶。”东方耀一五一十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惊讶为什么六年前的事情韩云飞突然间就开始怀疑,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或许是天意吧!”

    他是知道安宁六年前离开之前,把一封亲笔书信留给了韩云飞,书信上面的内容虽然他没有亲眼看到,但是也知道依照安宁那种性格肯定是把所有的过错推给绯如花。

    如今事情发展到现在,回归头看六年前他和绯如花两个人在集团总擦办公室所说的话,他真的觉得最了解韩云飞的人莫不过是绯如花,他到现在都还记得他和绯如花两个人所说的话,绯如花早就知道安宁为了维持在韩云飞心中的形象,肯定会把六年前的事情全部过错推在他们身上,开始他还有点怀疑绯如花。

    安宁这样做完全是在赌,赌的就是绯如花为了韩云飞的心情和感受绝对不会把事情真相告诉韩云飞,他当时还在想安宁这个赌注是不是有点太大了?现在回想起来安宁和绯如花两个女人简直是把对方了解的非常透彻。

    这六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也果真的印证的安宁和绯如花的做法,这六年无论绯如花在韩云飞面前受了最大的委屈和羞辱,绯如花为了不让韩云飞难过也一直隐藏着六年前的真相,而绯如花断定安宁会离开了韩云飞身边,而且会把六年前全部的过错都推到他们这些人身上,主要的攻击对象就是绯家人和韩家老爷子,这六年前事情发展果真如绯如花当初所料的方向发展。

    既然如今韩云飞已经开始隐隐约约怀疑六年前事情真相,他真的觉得事情发展到现在,就已经是足够了,没有必要再往深处去追究。

    慕辰抬头看向说这番话的东方耀,难道真的是天意吗?这件事情绯如花和绯家还有东方耀整整努力隐藏了六年,他和滕泽也是在前段时间才知道六年前所发生的真相?难道是花儿在身体发热,在昏迷的时候隐隐约约说了什么?让韩云飞引起了怀疑?

    东方耀望着慕辰疑惑的模样,也直接说出了内心的想法:“既然云飞已经怀疑六年前的事情,也紧紧是怀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你觉得韩云飞和绯如花还会隔阂吗?”

    慕辰没有立即回答东方耀的话,反而是低头看着地上的砖石,回想起这段时间韩云飞和绯如花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的确听让他们捏一把冷汗,特别是韩云飞那次明明已经受了如此严重的外伤,从滕泽哪里知道当天晚上准备云客酒楼绯伯父和东方伯父准备商量绯如花和滕泽他们两个人订婚的事情,有时间他也会想当初滕泽当时是不是脑袋有毛病?居然会白白的错过如此好的机会。

    完全不是他十分八卦,是滕泽对绯如花的感情也是整个贵圈出了名的,谁都知道东方集团的二少爷对绯家大小姐可一直都情有独钟,也知道这位东方二少爷可是a大或者跟韩云飞一样,几乎是整个a市贵圈那些大家闺秀最想嫁的男人之一,滕泽还没有公布的之前,那些自以为名门闺秀的大小姐就像蜜蜂一样不怕死往滕泽身上扑,可滕泽始终不为所动。

    说真的在不知道内情的时候,他和于文他们也怀疑这个东方耀这个二少爷是不是真的如外界所说是一名同志恋情者,直到一次他们慕家举办宴会上在知道原来这位二少爷并不是同志,只不过是滕泽喜欢那个绯大小姐心中早就有白马王子,也是在那次宴会上面整个a市贵圈中的人都知道滕泽原来是喜欢绯如花。

    事情经过主要要从一年前他老妈和老爸为了秀恩爱,举行40周年结婚庆典说起,一年前正好是老爸和老妈结婚40周年的正年,家里面长辈为了庆祝这个日子,于是举办了一场宴会,参加宴会的人都是跟慕氏集团有生意来往的人,还有一些平日走到非常近的朋友,所以东方瑞叙夫妇还有东方耀和滕泽也在受邀之列。

    那次宴会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哪位被外界传沸沸扬扬是东方家私生子的滕泽,滕泽一出场就吸引住了所有在场大家闺秀,在场所有女孩的目光都被滕泽给吸引住,在场的女孩们除了已经刘思婷和绯如花这个两个女孩除外,剩下的女孩一双眼睛时刻注意着滕泽举动,有几个胆大大家闺秀仗着自己的美貌和身材主动上前去跟滕泽交流着。

    谁知道滕泽的性格比韩云飞的性格还冷上几分,开先上去主动打招呼大家闺秀都被滕泽冷冷和委婉拒绝了,几乎每次交谈的过程没有超过五分钟,除了东方老爷子和东方伯伯介绍的女孩,碍于两位长辈的面子,勉勉强强应付着那些蜂拥而至的女孩,应付的时间也不是很长,等东方老爷子和东方伯伯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滕泽身上,滕泽就会绅士拒绝这位女孩。

    滕泽就这样连续拒绝了几个女孩后,就端着酒杯跟东方耀两个人游走在宾客当中,应付着场面上的事情,不过期间还是有一些老板借着谈生意的,把家里面的女眷往滕泽身上推,滕泽则是继续保持着绅士态度,无论是扶起故意在滕泽面前摔倒的女孩,手上也保持着绅士,在外人外面看不出一点暧昧的意思来,对于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故技重施的女人,直接是当作看都没有看到,直接从女孩的身边走出。

    他看到滕泽这种做法,真的是用敬佩之情来表达,也在心中不知不觉中竖起了大拇指,他当时还在心里面想,没有想到会遇到跟韩云飞有一拼的人,在没有认识滕泽之前,他真的觉得韩云飞已经是天底下最难走进身边的人,见到滕泽,他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相似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