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零四章 阻拦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四章 阻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夜晚的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最后一点阳光消失在天际边,黑夜再次取代白天,漆黑的天空上面只有几颗少许星星在空中移动着。

    休息区里面其他人员见到天空黑了下来,随便聊了几句天后就转身离开了休息区里,整个休息区里面只剩下王瑛和绯承两口子。

    王瑛座在凳子上面看着窗外的天空最后一丝余光消失在天际边,见到休息区墙上所挂着的钟表,他们7点钟离开花儿的病房来到休息区,现在已经是八点零三分,一转眼就时间一个小时就过去,真的不知道丈夫到底想没想到最好的处理方式?

    这边整整开始了一天一夜的慕辰走出了电梯间,一走出电梯间习惯性左右望了望,英俊的脸上带着轻松的微笑,无意间看到坐在休息区凳子上面一对背影有点眼熟,带着这种心情走进一看,原来坐在椅子上面的两个人是绯父绯母,真的是奇怪,他们两个不在病房里面照顾花儿,座在这里干什么?

    座在椅子上面的王瑛见到丈夫没有一点动静,想到他们出来的时候跟女儿说去护士站拿药物价值的枕头,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再不去护士站前那药物枕头去,还不回到病房里面肯定会被花儿怀疑的。

    站了起来刚想开口叫醒在想事情的丈夫,一眼就看到站在休息区外面的慕辰。

    王瑛用长辈口语跟着慕辰打着招呼:“慕辰,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想到刚才小护士在病房所说的话:“护士说你今天不会来医院吗?”

    “伯母,我是有点事情要处理。”慕辰开口解释着王瑛疑惑:“事情结束后,我有点不放心思婷和东方耀还有花儿回到医院来看看,现在花儿是不是已经醒了?”

    在想事情的绯承听到慕辰的话,瞬间站了起来,一双微微害怕的眼睛看向站在休息室外面的慕辰:“你说什么?东方耀在这家医院里面吗?”

    慕辰没有想到绯承知道东方耀在这家医院里面,反应会那么大:“是啊!”

    抱着一丝希望的绯承还希望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现在东方耀不好好在市医院好好照顾思婷,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真的从慕辰嘴巴里面听到跟心里面所想是截然相反的结果,绯承一言不发再次走进休息区里面,看着窗外满天星辰的天空,难道真的是天意?难道上天就是要在今天彻底解开六年前的真相吗?就算他如今想到一些好的办法来阻止韩云飞知道六年前的事情,也没有韩云飞现在行动快。

    慕辰很疑惑看着情绪反复无常的绯承,低头询问着王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伯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你和伯父心情很不好。”

    王瑛见到慕辰也是知道六年前内情的人,也没有任何隐瞒,如实的说道:“云飞已经在怀疑六年前事情的真相。”

    慕辰从绯伯母口中知道绯伯父为什么一脸心事重重的原因,难道绯承和王瑛他们两个还不想让云飞知道六年前的真相吗?真的不知道绯伯父和伯母心中是怎么想的?真的不知道花儿和云飞之所以不能做走在一起,他们之间最大鸿沟就是六年前关于安宁离开的事情。

    想到这件事情,他一直都没有忘记那天安宁几乎是脸颊红肿出现在他和韩云飞面前,那天原本他跟韩云飞一起商量好了,带着各自的女朋友去b市高汤室内温泉往上几天,热烈庆祝高考结束,庆祝可以结束了高中三年的苦日子。

    那天早上他开车早早带着小然来到军区大院,把一辆银色下汽车停在韩家院子的门口,等车停稳了以后,正准备打开车门进去,就见到安宁脸颊红肿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他和小然座在车里看到安宁嘴角两边脸颊肿的像一个大馒头,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看到如此情景他和小然也在车里坐不住,赶紧开门下车,搀扶住走路都不稳的安宁,才发现安宁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早上的大雨给淋湿,正好韩云飞也从家里面出来,见到安宁两边面颊红肿,也变得异常着急,被他扶着的安宁终于见到韩云飞,就在韩云飞的怀里昏倒了过去。

    他和小然看都如此情况也知道的b市肯定是去不成了,当时韩家几乎是容不下安宁出现在韩家,没有任何办法韩云飞把已经昏倒过去的安宁让他开车回到了位于离市中心不是很远的公寓里面。

    那次温泉旅行因为安宁的问题,所以也只能取消,韩云飞在公寓里面整整照顾安宁一天一夜,等他们再次醒来睡在床上修养的安宁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了a市,不过在安宁离开公寓的时候,安宁给韩云飞留下了一封亲笔信,那封亲笔信他有幸看过,那份亲笔信大部分文笔就是说绯如花和绯伯父还有韩家老爷子一起向安宁施压,安宁被迫离开云飞的事情。

    当时他和小然看到安宁所留下来的信,也觉得绯家和韩家老爷子做的有点过分了,最大反应的人莫过就是韩云飞,韩云飞那段时间天天混迹在酒吧里面,每天不是喝到宿醉才回到公寓里面,那段时间韩云飞跟韩家老爷子闹翻了,直到大学快要开学的时候,才会大院里面住了一两天,把一些私人用品整理一下去军校报道。

    在安宁离开的那段时间,作为兄弟的他真的担心韩云飞在这种天天宿醉下来,每次到酒吧里面什么话都没有说,一座下就让酒吧的服务员来上一打啤酒,看着韩云飞这种情况的他们,也是急在心里面,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又一次韩云飞打电话给他们去酒吧里面喝酒,当时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出了一个主意,说或许现在能劝住韩云飞的人只有一个人,当时他立马开口问说主意的人。

    当时问小王还有点很犹豫看了看喝的已经通红的韩云飞,避免在刺激到韩云飞,就跟座在他身边的人调换了一个位置,才告诉了他那个人名字,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开先还很犹豫,可看到当初的韩云飞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选择。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