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零三章 绝对不能知道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三章 绝对不能知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瑛和绯承两口子见到女儿正在吃饭,才放心转身走出病房,最后一对人影消失在病房门口。

    一走出病房门口的王瑛赶紧伸手拉住要往护士站走去的绯承,以防正在吃饭的女儿会跟着出来,很小心看了看病房门口,见到女儿的确没有跟着过来,皱着眉把丈夫拉倒一边楼层休息区。

    绯承很疑惑望着神经兮兮的妻子,怎么刚才妻子在病房里面还很正常,为什么妻子一出来就像发神经一样神秘兮兮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把他从去护士站的方向,拉倒休息区。

    医院的休息区也不是谈事情的地方,绯承抬头望了一眼刚刚走进来的家属,这种环境根本不是说事情地方,为什么妻子如此急急燥燥偏偏要在医院说事情。

    “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绯承一脸正经开口问着神经兮兮的妻子。

    王瑛望着才刚刚康复起来的丈夫,真的有点担心绯承的身体能不能承受的住,可六年前的事情关乎到女儿,在犹豫要不要把韩云飞已经怀疑六年前事情告诉丈夫?

    绯承见到妻子犹豫的神情,再也坐不住,站了起来,变得焦急说话的声音不由大了一点:“说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妻子十分犹豫的事情,肯定是关系到了女儿。

    绯承怎么一吼,在休息区座在聊天的家属都看向了在窗前站着的绯承和王瑛两个人,嘴上还不停议论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什么一看就是一对夫妻,什么难听的话瞬间奔袭而来。

    绯承听到旁边的人的话,抬头望了一眼在一边不知道内情就乱评论的人,同样也意识到他刚才脾气有点急,又见到妻子的眼眶也红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火的。”绯承轻声态度很好对着妻子道歉着:“小瑛,你还记得当初我们结婚时候所说的承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有我顶着呢。”

    已经六神无主的王瑛这个时候听到丈夫的话,倒在丈夫怀里,忍不住哭了起来:“阿承,云飞好像已经知道六年前的事情,他刚才……。”把刚才她和韩云飞在病房门口所说的事情,没有任何隐瞒告诉了丈夫。

    “那个臭小子永远都是不按照常理出牌。”绯承被气的身体一时间站不稳往后退了退:“不行,绝对不能让韩云飞知道六年前的事情,要不然花儿这六年所受的一切都不是值得。”

    这六年来花儿就算再在韩云飞或者韩家母亲面前受到再多冷嘲热讽,都死守着六年前发生的事情,每次看着花儿眼睛红红回来家里面,作为一个父亲他真的很心疼女儿,这些年他每次看到女儿的样子,有几次他真的动摇过去找韩云飞和韩母把六年前真相全部说出来,可每次看到女儿的之所以那么做,完全就是为了韩云飞着想,他最后一次动摇就在韩云飞订婚宴那天。

    那天订婚宴他和妻子一直游走在宾客中间,他们以为是花儿跟思婷在一起,也没有多管,他和妻子到达韩宅后,见到只有身边主人家的韩父韩母游走在宾客当中,在人群中没有看到了老爷子,而跟着他们来的母亲和花儿也没有在会场上面,妻子去大宅问了保姆才知道,原来母亲和花儿都在韩家老爷子房间里面,在佣人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也放心了下来。

    他就跟妻子在宴会上面应酬着公司上面的事情,时间没有过多久,他就见到女儿从大宅走了出来,出来的女儿跟韩云飞几乎没有多余交流,后来进行仪式的时候,他和妻子是真的没有想过会发生那种事情,韩家老爷子老孩子脾气一上来就发生那天仪式前开始一幕,当着所有宾客面前如此为难韩云飞和哪位叫叶静的女孩,事情过后他和妻子的心真的提着的。

    在外面人和韩云飞眼中当初安宁‘被迫’离开韩云飞身边,他绯承也在参与之中,如果当初不是他绯承纵容女儿甚至帮助女儿赶走安宁,反正在安宁口中他绯承已经成为了韩云飞最恨的人之一,果真老爷子偏激举动才次激怒了韩云飞,韩云飞就把这口气完全出在女儿身上。

    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佣人过来告诉他们,晚上母亲要留下来陪韩家老爷子,也从佣人口中知道见到女儿走进韩云飞的房间,他瞬间觉得大事不妙,果真发生了大事情,他和妻子正准备去韩云飞新房找女儿,还没有走到别墅门口,就见到韩云飞抱着女儿走了出来。

    他们见到韩云飞抱着女儿冲出大宅门口,他和妻子的心彻底是凉了半截,心里面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他看到路边的灯光看在女儿身体上面,一眼就看到女儿**的后背变得血肉模糊,当场妻子就被吓昏了。

    他和韩云飞赶紧把奄奄一息的花儿送到医院里面,经过慕辰外伤诊断已经伤到了背部上面的经络,背部的伤口非常的深,在那一分钟他看到韩云飞低着头十分悔恨的模样,在那一分钟他真的想把六年前的真相告诉眼前这个一点都不了解女儿的男人,可到了最后在病房中听到花儿的话,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事情已经发展成这种样子了,他绝对不允许这六年花儿为韩云飞所付出的一切白白付出,就算付出也是有价值。

    “阿承,你没有事情吧!”王瑛望见绯承脸"se qin"况不是很好,赶紧走上前扶住要昏倒的丈夫。

    绯承觉得头很昏,知道头昏是因为情绪激动的原因,所以才导致着头很昏,按照出院前医生所说办法,努力大口呼吸着,平复一下激动的情绪和内心,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定要阻止韩云飞知道事情真相。

    一个小时过去了,王瑛和绯承座在楼层休息区凳子上面,望着窗外a市的风景,已经冷静下来的绯承在想这件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