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三百零一章 座下吃饭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一章 座下吃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东阳对着绯如花再次露出难得的微笑来:“会的,思婷也一定会没有事情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的肯定说道。

    绯如花对着刘东阳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躺在观察室情况很不好的思婷,为什么只是短短三天的时间,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思婷已经在恢复中的身体变得如此差?

    大家一起离开观察室门口,刘东阳和刘母还有东方瑞叙走进妇产科医生的办公室,而绯如花则是在韩云飞搀扶下回到了病房里面。

    一推开病房的门,就见到送晚饭过来的绯承和王瑛,穿着一身西装的绯承座在沙发上面,把放在餐盒包包里面的菜肴依次放在餐桌上面,低头时不时看着手腕处的手表,有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天都已经黑了下来,花儿和韩云飞两个去检查怎么还没有回来。

    王瑛则是替女儿整理床上乱糟糟被子和床单,把放在袋子里面薄毛毯铺在不是很厚被子上面,明天天气就会降温,女儿最怕冷了。

    走进病房的绯如花见到在病房里面的父母,很开心的喊道:“爸爸妈妈。”

    听到叫声的绯承和王瑛转头看向病房门口,见到已经下床走路的女儿,脸上和心上也别提有多么开心,又看见陪在女儿身边的韩云飞,绯承脸上微笑沉了几分,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韩云飞也见到座在沙发上的绯承,喊道:“伯父,伯母,好久不见了。”

    “恩,你们两个还没有吃饭吧!”王瑛见到女儿身边有云飞在照顾,满心的担心也全部消失不见,满脸微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花儿,今天爸爸可是做了你最喜欢吃清蒸黄花鱼还有你最喜欢红烧肘子。”

    绯如花听着老妈所说的菜肴,嘴巴里面口水已经流了下来,接着完全不顾扶着自己的云飞,一步一步才茶几边走了去,座在沙发上看着放在茶几上面菜肴,果真在菜肴里面看到爸爸的拿手好菜秘制红烧肘子。

    绯承望着快要流下口水的女儿,一下子笑了出来,拿起放在餐盒旁边的筷子,伸手拿开放着红烧肘子的保温盒,从小巧的保温盒中夹起一小块肘子肉。

    已经是馋虫满肚的绯如花一双眼冒金光的眼睛看着老爸手中的筷子,见到筷子放在嘴边,对着老爸傻傻的笑了一下,张口吃掉筷子上面的肘子肉,哇!肥瘦相间肘子的香味瞬间在嘴巴里面充斥着,好吃的闭上了眼睛。

    站在门口的韩云飞看着病房里面温馨的一幕,知道这一幕他这只是一个局外人而已,或许他早就在六年前就抛弃这份温馨,回忆起这六年发生的事情,这六年他为了逃避花儿和家里面的老爷子每年过春节的时候要么在学校里面,要么就会下到连队训练,他再在这里只会破坏这种温馨,转身刚想离开,就被身后的声音给留了下来。

    “你准备去什么地方?”绯承眼角的余光一直在观察着迟迟没有进病房来的韩云飞:“我和你伯母也座了你最爱吃的菜。”

    正想离开病房的韩云飞听到绯承的声音,整个人先愣住了一下,站在病房门口迟迟没有转过身来看着绯承和王瑛,在哪一瞬间她真的觉得是不是他的耳朵出了什么毛病?他好像听到绯伯父的声音在挽留他一起吃饭吗?

    站在卫生间门口的王瑛也没有想到,丈夫会主动开口留下韩云飞一起吃饭,怪不得今天丈夫下班顺便从超市里面买了的一些菜来,有些菜并不是花儿喜欢吃的菜,现在听到丈夫主动邀请云飞一起吃饭,也让她想了起来比如蒜香菠菜,还有口水鸡这些菜都是云飞吃的,难道丈夫早就知道韩云飞回来医院里面吗?看来丈夫一定有什么事情在隐瞒她!不过丈夫可以主动开口让云飞留下来也是一个很好开头。

    王瑛见到韩云飞要愣着站在病房门口,到现在还用背影对着丈夫,趁着丈夫不注意的时候,伸手轻轻扯了一下云飞的衣袖,提醒韩云飞,希望云飞这次千万不要在错过这次很好的机会,要不然将来最为难是女儿。

    韩云飞感觉有人在扯着他衣服,转头一看是绯伯母,绯伯母一直在冲着他使着眼色,他很明白这个眼色是什么意思。

    座在沙发上的绯如花也停止了嘴上动作,担忧的来回在韩云飞和老爸两个彼此身上转悠着,真的有点担心爸爸会为难云飞哥哥。

    身为父亲的绯承能看的出来女儿眼中的担忧,见到如此样子,让他立刻明白以前村里面老人常说一句什么叫做女大不中留,看来如果他在揪着韩云飞以前所放的错误不放的话,最伤心的人肯定是他这个傻女儿,云飞这段时间表现也不错。

    “放心吧!爸爸是不会为难这个臭小子的。”绯承轻声安慰着女儿。

    绯如花得到绯承的承诺和肯定后,微微有点放心,可看到爸爸眼中还是微微带着仇视的目光盯着韩云飞的背影,她真的有点担心云飞哥哥会吃亏的。

    王瑛见到云飞一动不动的,细细柳叶眉也微微皱了起来:“云飞,这六年间发生的事情,你必须给我和你绯伯父一个交代,就算是为了你和花儿的将来。”

    这六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就像一排刺或者鸿沟一样,无论对花儿还是他们来说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害,这六年所发生的事情他们这些做家长和长辈都是看在眼里,这六年来云飞心中痛苦她和丈夫也看在怀里,云飞也一直在挣扎着,云飞和花儿在一起真的是孽缘。

    “伯母,对不起。”韩云飞面对绯伯母劝说也只能说一句对不起:“伯母,我还需要最后的一丝真相,得到真相后我会亲自上门负荆请罪。”才没有完全得到真相,他的内心永远都不允许这六年的坎,或许是男人的自尊心不允许吧!

    王瑛听到韩云飞话,身体微微愣了一下,难道云飞早就怀疑六年前的一切吗?可云飞为什么到现在要了解六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六年前花儿宁愿自己来承受韩云飞误解和暴怒,都不愿意把六年前事情的真相告诉韩云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