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九十四章 怕打针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九十四章 怕打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时候开先离开等待区刘雅办完事情走出采血室,见到韩云飞单膝跪在地面上,一双冰冷眸子中多了一丝痛苦和懊悔,看到如此场景,她心中不由泛起疑惑来,在她离开的时候,这个帅气的男人和那个女孩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单膝跪在塑料地面?还有那个叫绯如花女孩子怎么突然间不见了踪影?马上就要到她采血了。

    刘雅焦急朝自己左右望去,终于在距离她的300厘米地方见到绯如花面向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

    韩云飞从地上站了起来,完全不理睬站在一边看戏或者指指点点的人,面无表情朝走廊不远处的落地窗走去。

    “花儿,该到你抽血了。”韩云飞双手放在轮椅上推手上。

    绯如花望着窗外a市的夜景,乱糟糟的心也重新恢复了平静:“云飞哥哥,对不起。”

    “没事,以前我们也不经常这样吗?”韩云飞对映照在窗子上面绯如花笑了笑:“走吧!云飞哥哥推你去采血窗口。”

    绯如花的转头对韩云飞笑了笑:“谢谢你,云飞哥哥。”

    韩云飞低头对着绯如花轻微一笑,也不在说话,默默低头推着轮椅走向采血室。

    已经平静下来的绯如花,见到离采血室越来越近,就越来越容易让她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切,不知不觉中手心里面全部都是汗,始终有点害怕见到热乎乎的血液顺着细细塑料管流进抽血管,在这种害怕的心态下到达了采血室窗口。

    韩云飞一眼就看出花儿始终跟以前一样害怕打针和抽血,最让他难忘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家乡碰到鬼打墙的那次,有一天晚上花儿发烧发到快40多度,无论吃什么药始终高烧退不下去,当天晚上在他的建议下绯奶奶也终于同意连夜送花儿去镇上卫生所输液,他横抱着花儿在老家热情的乡亲们帮助下开车送去卫生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车刚刚停在镇上卫生所门口,一直高烧不醒的花儿突然醒了过来,先看了看车窗外面写着xx镇卫生所,就一副可怜兮兮扯着他衣袖说‘云飞哥哥,可不可以不要打针啊。’

    开先他一时间弄不清楚为什么花儿明明知道自己在生病,也不愿意听医生的话打针输液,真的看了医生后,那个医生好像也认识花儿,在开好输液单后,还专门告诉他赶紧去外面看看还有有没有关门的商铺去买几根棒棒糖,他听到这句话一时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输液要棒棒糖?

    看病的女医生见到他一脸的疑惑,也只能笑着跟他解释着,说他怀里的小姑娘在他们卫生所是出了名的小名人,说每次不给花儿棒棒糖肯定就会在扎针时候哭闹,听到医生怎么一说,也瞬间明白,他当时则是宠溺对着花儿一笑,看到高烧已经把花儿的小脸烧的通红,也只能把花儿放在输液室床上,暂时让卫生所的护士的照顾,他则是去镇上的街上看看的还有哪家小卖铺没有关门,可惜当时已经是凌晨3。4点钟,整个街上小卖铺全部都休息,那天晚上他整整跑遍了镇上和附近村落都没有棒棒糖,最后他也只能空手而归。

    等他回到卫生所后,女医生见到他空手而归,而且是满头大汗着,一看就是跑了不少路,也不在为难他,女医生从自己工作服的口袋中拿出两根棒棒糖,他见到女医生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棒棒糖很快明白他是被女医生给骗了,当时他年纪还小,生了整整一夜的闷气。

    有了棒棒糖他赶紧回到输液室,见到一名中年护士正在拿着酒精给花儿降着高温,护士见他回来了,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对着他笑了笑后,把手中的棉球沾上酒精递给他,让他按照刚才的方式替花儿擦拭着酒精降低身体的温度。

    他从护士手中接过一包医用棉球和一瓶酒精,按照护士刚才所交方式擦拭着花儿腋窝来进行着物理降温,就在降温过程中护士把配置针水拿了过来,谁知道花儿的反应比他意向中的还要大很多,见到护士正把输液瓶挂在输液架上,就座起来伸手紧紧抱住他,一口一口说着不要,没有多大一会儿眼泪就流了出来,看着高烧烧的通红的脸因为流泪更加变得通红起来,看到花儿那种样子真的很心疼,也一时间让他暂时忘记女医生给他的棒棒糖,搂住那个时候刚刚满12岁的花儿在怀里安慰着,终于护士帮助下把棒棒糖放在花儿嘴巴里面,吃到棒棒糖的花儿也不在老小孩子的脾气,他终于轻松的舒了一口气。

    护士见到花儿不在闹小孩子的脾气,赶紧先用酒精给花儿在扎针部位消毒后,在血管凸起来的部位快准狠的扎了起来,花儿还是紧张用一双小巧白嫩的小手狠狠掐着他,索性哪位护士扎针技术很高超,要不然他的胳膊真的会被花儿给掐掉的。

    韩云飞想起这件事情来,面无表情脸上浮现出来重来没有过的笑容来,低头看着座在轮椅上面的花儿:“花儿,云飞哥哥现在可没有棒棒糖,等会要请你手下留情。”

    绯如花被韩云飞怎么一说,白嫩的小脸也变得通红了起来,不高兴嘟起了嘴巴来,没有想到云飞哥哥还记得以前小时候糗事。

    “你叫什么名字?”采血医生看着平板电脑上医生开出的检查单子,在抽血前必须在确认一次。

    “叫绯如花。”绯如花盯着采血医生面孔说道。

    采血医生抬头看了一眼绯如花后,从一边从来没有用过抽血管中拿出两管抽血管,用黑色的记号笔中在抽血管上写着绯如花的名字,一切准备好了以后,拿出放在盒子中的针管,撕开针管外面包装袋。

    绯如花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准备,但是看到医生的动作十分流利撕开针管包装袋,心不由的抽搐了一下,手心里面全部都是冷汗。

    韩云飞微笑伸手把紧张害怕的花儿抱在怀里,在花儿耳边轻轻安稳着:“不用怕,如果你真的害怕就像以前一样,我不介意。”

    “我才不。”绯如花听到韩云飞的话,也暂时忘记了紧张害怕:“我不可想被你笑话一辈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