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九十一章 早晚要出事情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九十一章 早晚要出事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处理完这件事情以后,他有点不放心已经怀孕四五个月的子颜,就立马乘坐飞机回到了m国,就一直在m国陪着已经要快生产的妻子,关于思婷和阿耀的事情每天大哥或者老爷子都会打电话跟他汇报一次,在汇报的情况中他始终感觉其实思婷对阿耀很失望,但是心里面还是舍不得阿耀,要不然思婷也绝对不会答应阿耀继续以阿耀女朋友的身份一起出席着活动。

    听到或者看到怎么一束曙光他也彻底改变这这件事情让这些小辈去处理着,或许他心里面其实也很排斥冯郁进入东方家,一见到冯郁和冯氏夫妇那张笑里藏刀的脸心情就会很糟糕,他始终认为这次再次见到冯郁和冯远征夫妇肯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真如他所想的,还没有等思婷出手,冯家就已经迫不及待做出一连串的小动作,现在好了冯郁用肚子里面孩子开逼迫东方家,在手机中听到慕辰所讲前因后果,瞬间觉得他哪位侄子真的是任何事情和人都一清二楚,唯独在冯郁面前就会做出不正常的选择,现在好了先不管冯郁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真是假还是肚里面孩子到底是谁的?如今思婷也真正怀孕,通过在大厦选择思婷真的一点都不会原谅的阿耀的。

    就算叫她的妻子或者紫冉去做思想工作永远都是徒劳的,想到这里也不知道子颜有没有被累着,望着已经恢复寂静a市,也只能打消给子颜打电话。

    病房里面绯如花痛痛快快吃了一顿晚饭后,满足躺在病床上面,瞬间觉得身体好了很多,或许食物作用也让绯如花暂时忘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吃饱的绯如花觉得身体好了很多以外,也觉得一双眼睛哭得直打架,慢慢上眼皮挨到了下眼皮再次睡着了。

    绯承见到女儿再次睡着了,也没有在开口吵醒女儿,也让妻子收拾东西的声音小点,不要打扰女儿休息,走过来按下床底下面的按键后,把直起来的床头重新放下。

    “真的是一个小猪,怎么睡都睡不够。”正在收拾残局的王瑛见到女儿再次熟睡了过去后的,也放轻了手上的动作,见到女儿完全没有事情,才是最开心的:“阿承,要不然明天我们开去到老家把两位老人接回来吧!反正现在女儿已经没有事情了。”

    绯承一边听着妻子的话,一边皱着眉看着已经完全睡过去的女儿:“算了,等过几天才说,等花儿情况稳定下来后才去老家把妈和韩老爷子接回来。”

    收拾完东西的王瑛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后,见到丈夫已经没有先前高兴,也变得深沉了起来,也明白为什么丈夫现在不去老家把老人接回来,偏偏要等女儿彻底没有事情后,才开车去老家把两位老人接回来,当初他们也是为了让老人知道女儿的情况,跟着担心着吃不下睡不着,也害怕两位老人听到女儿的事情会吓出什么三长两短来,于是跟韩家那两位商量了一下,暂时用其他方式让这两位老人好好去老家休息一会儿。

    虽说现在女儿已经完全没有事情,但是就害怕两位老人回来没有见到女儿,依照老太太固执态度来说,肯定要问清楚女儿到底在什么地方?一向不爱说谎的丈夫也不会撒谎隐瞒着的老太太,老太太一知道肯定会在几次被吓坏,到时候他们先前所做的一切肯定是白费的。

    “对了,来了怎么就也没有见到云飞啊!”全部收拾完的王瑛才注意来了那么久始终都没有见到韩云飞,轻声询问着座在沙发上面的丈夫。

    绯承看了一眼妻子,小声说道:“云飞已经回去了,也不知道云飞现在是怎么想的?”很不满的说道。

    “好了。”王瑛一眼就看出丈夫神情中的不满:“你才给云飞和女儿多一点的时间,毕竟六年的事情不可能说化解就能化解。”安慰到现在始终气不顺的丈夫。

    “你啊!永远是那么心软。”绯承望着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妻子:“虽说当初的事情是女儿自己选择不把真相告诉韩云飞的,但是这六年云飞那个臭小子是怎么做。”每每想起这六年间发生的事情始终就像一道气堵在胸口,异常不舒服。

    “算了,谁叫我们女儿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主。”说完,王瑛微微哀叹着:“你就不要在中间瞎参合了,毕竟你这次和女儿这条命都是云飞救得,或许这次云飞和花儿关系会发生大大改变也说不定的。”说完,王瑛冲着丈夫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起来。

    “我看难说。”绯承板着脸说道。

    这六年来他是真的把韩云飞这个臭小子看的一清二楚,有时间真的觉得女儿脾气也太好了,明知道会在韩云飞哪里吃到意想不到的苦,始终就是愿意顺着母亲的方式去做,或许也按照女儿有时间跟他们所说的,其实她心里面是爱着韩云飞,而韩云飞那个臭小子表面比什么人都明白,其实他的内心就是一个糊涂蛋,女儿之所以变成这种就是因为韩云飞。

    “不行,我们打一个赌。”王瑛还是跟年少时候一样,做出了很久没有做出来姿势,亲昵伸手搂住丈夫的胳膊:“如果你赌输后,就必须跟以前一样早上起来给我梳头。”

    绯承望着如小孩子一般妻子,只有看到妻子这一张笑脸心里面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也很快挥之不去,微笑看着妻子那一头如年轻一柔顺的头发,也只能点头默认妻子的话。

    在医生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儿东方木时刻注意着墙上所挂着的闹钟,觉得时间差不多,再次返回病房里面,一打开病房的门就见到座在沙发上相互依靠的绯承和王瑛,也真的不忍心打扰这一家子,只不过已经看到给花儿重新注射稳定或者保护身体器官的药物,毕竟那种寄生虫或者是毒药始终对人身体中各种器官有了一定伤害,必须要输液才慢慢调整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