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八十八章 离开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八十八章 离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辰为了避免让韩云飞发现他手机上面的照片,就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把手机放在衣服口袋中,走上前面无表情冲着韩云飞说道:“或许你祈祷是有用的,又或者是花儿重来没有放弃过……。”

    韩云飞皱眉听着慕辰说了那么废话,一忍再忍,实在是受不了冷冷打断说废话的慕辰:“你可以说重点吗?”

    慕辰望着眼前急不可耐的男人,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花儿身体里面虫卵已经准备消除了,等明天花儿就可以醒了过来。”

    韩云飞在听到慕辰宣布的好消息后,也慢慢闭上了眼睛,长长呼吸了一口气后,才重新睁开了眼睛看着躺在病床上面的绯如花,花儿,谢谢你,谢谢你为了我和最爱你的人努力到了最后。

    整个病房中都沉寂在高兴中,突然间韩云飞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完全不理睬站在房间里面的三个人,想离开了病房。

    慕辰及时开口喊住走到门口的韩云飞:“你准备去哪里?”现在终于毫不容易等到花儿没有事情的时候,花儿正需要照顾的时候韩云飞准备去什么地方?

    “我想现在花儿醒来最不想见到人的就是我。”韩云飞看着已经进入深眠的绯如花失落的说道:“正好我也应该回到家里面好好洗漱和休息一下,等花儿醒过来才说吧!”

    慕辰和东方木甚至伊凡也明显能听到韩云飞语气中失落,东方木和慕辰这些知道内情的人,并没有张口才拦住要走的韩云飞,他们知道韩云飞是害怕在这个时候面对花儿,六年之间发生的事情已经深深在彼此心中打下了不可磨灭烙印,六年间发生的事情对花儿影响非常大,并不是在一刻钟就可以完全磨灭的,就算这个男人是花儿为他付出一切男人,花儿也是难以原谅的。

    东方木望着韩云飞离开的背影,真的是忍不住在叹息着,这一对六年来或许彼此早已经是遍体鳞伤的,这一对想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真的很难。

    “看来明天照顾花儿的人是只有我了。”东方木等反应过来看着病房里面的人:“早知道刚才应该拦住云飞的。”东方木后悔莫及的说道。

    慕辰和伊凡看着已经后悔到要死的东方木,一起把手放在东方木双肩上面,几乎在同一个时间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就在这一刻东方木忽然很讨厌眼前的两个人,又见到睡在病床上面还没有醒来的绯如花,也只能认命暂时照顾绯如花一天。

    时间飞快流逝着,又一天的白天再次过去,黑色夜幕再次登上舞台中。

    东方木一直在记录着注射完药物绯如花的状态,时不时望着佩戴在手腕上面手表的时间,现在距离伊凡估计花儿醒来的时间只剩下了2个小时的时间,经过她真整整观察了一天的情况来看,花儿现在的身体恢复十分不错,真的有望在2个小时以内醒来。

    正在东方木做着最近一次记录的时候,已经昏睡了六天六夜的绯如花悠悠醒了过来,望着眼前熟悉的空间,瞬间觉得有些陌生,转头一看座在床边的东方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东方木会出现在这里?刚想开口说话,就觉得嗓子异常干燥,始终发不出声音来。

    东方木正准备转身放下手中观察记录的表格来,抬头一看见到绯如花一双圆圆大眼睛正看着他,害他很长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见到花儿嘴唇正在蠕动着,好像想说什么话而说不出来的感觉。

    “是不是觉得嗓子异常的干燥?”东方木站起来温柔问着已经醒来绯如花:“如果是就点了点头。”

    绯如花知道自己的嗓子发不出声音来,嗓子又干燥着,心里面瞬间觉得有点害怕,又见到东方木脸上表现出来正常,心中的害怕也慢慢消失不见,依照东方木所说的意思点了点头。

    “花儿,你先不要害怕,这个都是药物正常反应。”东方木敏锐发现了绯如花眼中闪过的一丝害怕:“先喝点水润润嗓子。”说完,东方木把韩云飞已经准备好甜甜充满柠檬味白开水给花儿一勺一勺的喂下去。

    很渴的绯如花喝着东方木喂给她的水,嘴巴接触到水那一刹间立刻喝进了肚子里面,完全没有细细品尝水的味道,她只知道非常渴,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嗓子不在干燥,猛喝着点。

    绯如花有了水滋润的喉咙不在干燥,有了一定湿润度,喉咙也没有了以前难受的感觉:“阿木叔叔,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东方木见到绯如花可以开口说话,也把手中的水杯放在床边台柜上面:“哎!你这次真的是我们折腾够呛,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完全是被慕辰喊回来的,还好你没有事情,我们这些天来辛苦没有白费。”

    绯如花轻轻对东方木一笑,不在言语什么,刚刚苏醒过来神情中隐含着让人完全看不出来的失落,她到底还在希望着什么呢?他对她恨之入骨又怎么会出现在她的身边呢?

    东方木时刻注意着挂在输液架上面的输液瓶已经快要完了,一直注意着快要完输液瓶中的液体,见到快要完了,伸手按下床头上电铃。

    “肚子饿不饿?”东方木就像长辈询问着刚刚醒来的绯如花。

    绯如花被东方木怎么一问,开先不觉得有些饿,被东方木怎么一提醒发现肚子真的很饿,对着东方木点了点头。

    东方木正准备拿出手机跟外面订餐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开先以为是听到电铃过来拔针头的护士,也没有在意,眼睛的余光一直注意着绯如花的右手边,迟迟没有见到人影,抬头一看进来的人是绯承和王瑛,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过也很快接受了这件事情,见到绯如花正看着别处,完全没有注意走进病房的绯承和王瑛。

    走进房间的绯承和王瑛见到女儿真的醒了过来,一时间激动喊道:“花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