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八十一章 忘记了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八十一章 忘记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已经五天五夜都没有休息的韩云飞第n次伸手摸着绯如花的皮肤,再次确定皮肤没有在像昨天晚上一样的滚烫着,在节能灯的灯管下花儿皮肤也不再像正在盛开中山丹花一样红润,肤色也重新恢复到正常肤色中。

    韩云飞看着被绯伯母放在沙发上边的睡衣,想到伯母在临走前,叫他晚上的时候用温热水给花儿擦拭完身体后,换上从家里面带来睡衣,绯伯母说花儿不喜欢身体充满汗水味,说这种汗水味能掩盖身体自然香味,经过绯伯母怎么一提醒,也让他想起了已经很久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绯伯母提醒,他真的忘记了一切事情。

    他和花儿这六年真的错过了很多时间,连花儿这种简单习性也忘记了,今天绯伯母的提醒,也让他脑袋中记忆大门慢慢打开,也让他慢慢想起以前他和花儿之间的事情,自从六年前事情发生后,他就强制自己一定要忘记他和花儿最快乐日子,只是人最深刻的记忆不是可以轻易抹去的,最后他还是强制自己去忘记,如果不是今天绯伯母提醒,或许他真的一点想不起来这件事情的,也忘记花儿这种习惯。

    绯伯母提到这件事情,也让他想起那个在乡下的事情,自从爷爷把他带回乡下后,认识了花儿,每年寒暑假除了假期补课的时间除外,想到这里,也让他想到那个时候他和花儿,与其说是花儿在其他他到来,还不如是他心不由己,就算爷爷每年寒暑假趁着他放假几天回老家,他也会自己回老家的。

    那次暑假回老家,那年夏天天气非常的炎热,就算人座在院子里面还是觉得热,额头上面的汗珠也不停浮现出来。

    那天他带着花儿去村子后山上玩,没有玩多长时间,全身上下就被汗水的侵蚀着,刚才还挺活泼的花儿也恢复起来安宁的性格,就见到花儿走到一处树荫底下安静坐着,苦着脸手上撕着周边的小草,时不时把手臂抬起来放在鼻尖下闻了闻,开先他还以为是花儿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无论他怎么问花儿,花儿始终闭口不告诉原因,最后他假装生气不理她,花儿才说出不高兴的原因。

    他才从花儿嘴巴里面第一次知道花儿身上有香味的事情,才知道的花儿不高兴的原因是只要花儿身上多出汗,汗味就会掩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所以花儿无论是在老家的时候还是随着父母搬到城市里面,每天都要洗澡。

    “对不起啊!云飞哥哥又忘记了你的习惯。”韩云飞很抱歉跟躺在床上没有清醒过来绯如花说道:“云飞哥哥现在就去卫生间给你接水。”

    站起来走进卫生间,没有多长时间手上多一盆温热的水,从卫生间抬了出来,把手中温热水放在一边凳子上面,把盖在花儿身上的被子掀开,伸手解开已经被身体浮出来的汗水打湿的睡衣,用毛巾动作很轻柔的擦拭着充满浓浓汗水和香味的身体,擦拭完毕后,为花儿换上干净没有一丝异味睡衣。

    一切都做完的韩云飞慢慢扶着已经换好衣服的花儿重新躺在床上,端起一边已经已经很凉脏水去卫生间倒水,忽然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拉扯他的衣服,以为是身上的薄毛衣刮到了什么地方,转头一看是花儿的手拉住了毛衣,顺着手部往上一看,见到花儿嘴唇好像在蠕动着。

    韩云飞瞬间抬着手中水盆愣住在原地站在,赶紧把手中的水盆放在一边凳子上面,俯身在花儿耳边说道:“花儿,你是不是已经感觉到云飞哥哥在身边。”单手握住紧紧扯着他衣服手。

    “不要走。”意识不是很清楚的绯如花出于本能伸手扯住韩云飞衣服:“不要走。”

    韩云飞一边轻声在绯如花耳边低语着,一边伸手按下床头上面的电铃,通知正在医生办公室休息慕辰,想让慕辰过来看看花儿情况到底怎么样?

    护士站,在值夜班的刘雅听到显示器上面有着滴滴叫声,站起来走向显示器,见到显示器上面是3号病房的灯是亮的,立即去医生办公室通知了慕辰。

    这个时候的慕辰正在吃着夜宵,忙碌了一整天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吃一顿晚餐,正在吃着,就见到刘雅慌慌张张跑了进来,一时紧张的刘雅半天都没有张开口,手上一直指着外面,也瞬间明白了刘雅是什么意思,把手中的筷子一放跑到外面一看,站在走廊处一看,果真看到走廊天花板上显示器显示着3号病房,难道花儿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慕辰也一时间差点忘记自己刚刚才吃饱饭,快速奔跑到3号病房,匆匆打开紧闭的房间门,走进房间一刹那间就听到一道紧张慌乱女性声音,立马意识到肯定绯如花出现了新的问题。

    “云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慕辰望着正在胡言乱语的绯如花。

    “不知道。”韩云飞用最简短话语回应慕辰的问题:“慕辰,你赶紧给花儿检查一下。”

    慕辰望了一眼担心和焦急的韩云飞,赤手摸着绯如花脖颈的皮肤,发现皮肤温度跟以前皮肤温度是一样,仪器上面的情况一切都是正常的,身体中那颗心才慢慢重新放松了下来,见到绯如花的嘴唇正在蠕动着,一时间好奇扶在绯如花嘴边听着仔细了起来。

    慕辰俯身在绯如花嘴角仔细停了一下后,直起身体来对着对面站在心急如焚的韩云飞说道:“云飞,我想现在花儿最需要的是你。”说完,又离开了病房。

    整个病房里面只剩下重新进入安静状态的绯如花和在想慕辰所说那句话什么意思的韩云飞。

    韩云飞见到绯如花重新恢复安静的状态,也把绯如花放在被子外面手重新放进被子中,继续想把放在凳子上面已经完全冷下来水拿到卫生间掀掉,谁知道已经进入昏迷中的绯如花再次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这次他已经完完整整的听到绯如花模糊低语中的意思。

    “云飞哥哥,不要走,不要离开我。”绯如花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