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六十九章 她还活着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六十九章 她还活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时他真的没有想到可以在国内见到杰克,看见杰克从那间房子出来一瞬间,他当时脑海里面就像记忆之门被打开一样,让他一下子回忆起在zd地区发生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隐藏在海滩周围树林其他战友被杰克下属发现,双方立马发生激烈枪战,听到海滩发生的枪战,也知道他们隐藏地方也会马上暴露,在任何没有后援情况下开始了反击,他腹部的枪伤就是那次被杰克击中的结果,或许在小岛上面杰克并没有认出他来。

    那场枪战在海岛上面丛林和海滩上足足进行了二十分钟,最后还是没能在小岛上面活捉杰克,最后还是导致杰克在几名手下掩护坐船离开。

    他在医院养伤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着为什么一向在zd地区活动的杰克怎么突然间会出现在国内?虽然当时在树林中就已经开始怀疑这件事情,但是真的没有往aelen哪里想过这种事情来,aelen会变成植物人完全就是那颗子弹,假如杰克真的会aelen是有感情,也不可能用aelen来阻挡子弹,给杰克他自己创造逃跑的机会

    他以为杰克遭遇在树林中沉重的一击,肯定会带着手上的人重新回去zd地区,让他意外的是杰克早就已经潜伏进了a市,甚至把他周围的人调查一清二楚,今天做出这些的事情,也是因为aelen,又看到花儿被杰克强制性注射了慢性毒药,他的整颗心出现前所未有的疼痛,花儿根本等不到一个小时,心里面的疼痛让他想到当初在zd地区所看都杰克组织所在的资料,对于那个组织都是集体行动,几乎没有过地下人员私自行动的可能。

    可是他无论是在公海无人小岛上面跟杰克的偶遇,还是这次杰克有蓄谋的行动,他所带的人几乎很少,第一次在树林中遭遇着击杀击毙只有10个人,和杰克逃离的人只有10个人,在加上他和滕泽还有东方耀击杀的人,只剩下5。6个人,于是他肯定这次杰克的行动完全是违背组织行动着。、

    居然杰克可以违背组织命令,为了aelen可以擅自行动,见花儿和被拖进厕所里面已经中了枪伤的人质已经没有了时间,真的不知道滕泽能不能明白他刚才所做的暗号,如果滕泽真的明白了那个暗号,外面已经在部署攻击,他再次跟上天打了一个赌,这个赌就是aelen在杰克心中地位肯定是不一样,尝试着用当初的事情激怒着杰克,来转移杰克和其他人注意力。

    “我没有。”韩云飞的话彻底激怒杰克,完全不顾伤口上带流着血站了起来:“当初如果不是你们在后面紧追着不放,把我和aelen逼近那个废墟,如果不是你所下命令aelen会导致脑部中枪吗?”

    韩云飞淡笑看着已经很激动的杰克:“杰克,我们是老对手,当初的事情我和你在清楚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在你心中最爱的是你自己。”

    韩云飞没有想到会如此简单就激怒了杰克,望着处于盛怒的杰克,又看到站在杰克周围的人,速度非常快的拿起手中紧握的抢,枪口一致对着把花儿囚禁在怀里的劫匪,枪法很准直接的射向人体上要害位子上面。

    大厦里面再次陷入了一片慌乱中,刚才被控制在蹲在地上的人质再次听到枪声,有几个特别胆小的直接是吓昏在地上,其他人也立马站起来知道不可能在安全无恙立马冲出大厦,一些还有思考的能力全部都躲在子弹射不到的地方。

    已经站在大厦外面等待进攻特战人员,所有的人都站在大厦外面的人听到从大厦里面再次传来激励的枪响,在大厦外面等了很久的王盛天和韩御宸还有滕泽听到大厦里面所传来的枪声,也各自率领着各自的人冲进了大厦里面。

    大厦里面经过一阵激励的枪战,整个大厅里面弥漫着硝烟的味道,整个大厅也变得破败不堪,一楼所有的店铺玻璃全部给被打碎,大厅暖色的地板上面躺着几个已经没有呼吸带着黑色面套的人,其中也包裹了被韩云飞一枪击中头部杰克,整个大厅大理石地板上面被身体上面的血液都染红了。

    ……

    绯如花再次睁开双眼,偏头看向窗外燃燃升起来的太阳,看见初升的阳光射进房间里面,真的不相信的还能活着见到初升的太阳,她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啊?她一定是在做梦,为什么她感觉自己身体没有任何知觉的。

    在床边整整守了女儿整整两天两夜的王瑛,已经疲累的爬在床边休息,在梦中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惊魂未定座在椅子上,面向看着病房紧闭的房间,完全没有注意到床上的绯如花已经醒了过来,满脑子想着的事情都是在梦中发生的事情。

    王瑛冷静了一分钟后,有点紧张看向睡在病床上面的女儿,见到已经睁开了眼睛,激动的站起来询问着花儿现在的身体情况:“花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绯如花望着眼前担心又慈爱的母亲,愣了半分钟,才把心中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妈,我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王瑛激动伸手摸着女儿有点消瘦的小脸,被女儿的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花儿,你真的还活着,这次你和你爸爸真的要好好谢谢云飞和滕泽,要不是他们两个你和爸爸真的要去见阎王了。”现在回想起两天前发生的事情,她还觉得后背只发凉着:“花儿,我赶紧叫慕辰过来,一高兴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说完,伸手按下床头上呼叫铃声。

    “妈,爸爸的情况怎么样?”绯如花也顾不得喉咙的疼痛焦急的问道。

    “放心吧!”王瑛家见到已经整整昏睡了两天的女儿已经醒了过来,高兴安慰着焦急的女儿:“放心,你爸爸已经没有了大碍,刚才你爸爸还座在这里陪着你呢。”

    绯如花听见爸爸没有事情的消息,情绪终于没有在激动,重新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休息着,很难过的伸手摸着脖子中央,为什么她的脖子会那么的痛,就像被火烧一样的疼痛难忍。

    “花儿,你先不要说话,妈妈去叫慕医生过来看看。”王瑛见到女儿难受的摸着脖子,也焦急想走出去叫慕辰过来看看。

    在花儿没有醒过来的之前,当时滕泽和韩云飞还有丈夫都在病房里面,慕辰给已经度过危险期的花儿进行了简单的身体检查,对于花儿醒过来出现的症状都已经说的十分明白,首先出现不适感觉就是喉咙会很疼,这个是完全是属于毒药副作用,剩下就是脑袋会非常的疼,这个也是毒药副作用,望着女儿难受的样子,她心里面不好受,她以为只是轻微发作,没有想到发作的会如此厉害。

    王瑛正准备打开门去医生办公室叫慕辰过来看看,一打开门正好迎面碰上了慕辰。

    王瑛无措抓住慕辰的胳膊:“慕医生,你赶紧去看看,花儿真的难受,比我们想象的还很痛苦。”看见女儿痛苦的样子,她真的变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慕辰轻声安慰着担心的绯伯母:“伯母,你放心既然花儿已经挺过危险第一关,第二关会没事的。”慕辰望着已经担心的六神无主的绯伯母,也只能让身边护士先把绯伯母扶住病房外面座下。

    慕辰走进病房看见绯如花很痛苦在病床上面打滚着,立马让身边的护士给疼痛难忍的花儿注射镇痛剂和安定剂,同样看到花儿非常痛苦的样子,也充满了疑惑,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毒药反应应该没有那么大才对啊!

    他真的有点庆幸他让护士提前准备镇痛剂和安定剂备用着,要不然依照刚才花儿疼痛难忍的样子肯定会自残的,如果花儿真的自残,他这一辈子心里面真的难心安,他可永远忘不了两位大男人在他面前发狂的样子。

    慕辰望着护士手中的针管,针管内最后一毫升液体也慢慢随着注射剂推动慢慢注射进花儿皮肤内,看着刚才还疼痛难忍的绯如花慢慢安静了下来,让护士立马给绯如花抽了一管血拿去做检验,又给花儿好好检查了一遍,剩下就看绯如花里面的血液中是不是还有残留毒素。

    毕竟这种中毒对身体各项技能都有着不同程度损坏,发生那件事情他正在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他也是接到滕泽的电话才知道这件事情,等他带着医院的人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案发现场真的是一片混乱暗,他刚刚从救护车下来就见到韩云飞怀抱着还有一丝气息的绯如花跑出大厦。

    救护车再来医院的时候,他从韩云飞和滕泽嘴巴里面知道原来是被劫匪注入沙林的液体,听到他们怎么一说瞬间觉得是压力非常大,沙林之中只要人呼吸道一点就能致人死亡的,在知道花儿被注射了沙林的液体活到现在,真的觉得是奇迹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