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不简单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不简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直在医院医生办公室休息的慕辰起来,按着病房里面两个人都醒了过来后,才走出医生办公室,正好遇到从病房出来的绯如花,一眼就注意到绯如花眼睛红红的,眼眶里面充满的眼珠,而且头发乱糟糟,甚至衣裳有点的乱,这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辰望着情绪不稳的绯如花,又看了看紧关病房的房间,真的他们两个闹别扭,最为难的人就是他们这些吃瓜群众,原本昨天晚上看到病房的一幕,以为韩云飞和绯如花关系已经得到很大改善,他还在庆幸以后不用成为炮灰,他们这些做兄弟和姐妹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甚至可以带着各自的爱人好好游玩一番,用不着像这种样子天天被呼来喝去的。

    整个楼层里面看到绯如花伤心离开的人不止慕辰,还有一些昨天值夜班护士们,有个别心不甘护士见到绯如花眼圈红润着,悲戚的侧脸,嘴角上大大露出一丝嘲笑的微笑来,有些个别胆大的护士直接说着一些风凉话,那些护士心里面别提多么开心,终于把心中的恶气全部给出了。

    站在护士站面前慕辰扬眼看着在护士站说风凉话的护士,真的是一些不知道内情吓议论小女孩,韩云飞这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真的担心就是绯如花,真的有点担心情绪不好绯如花一个出去会出事情,绯如花真的出了事情,真的不知道韩云飞到底还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算了,他还是去把绯如花找回来吧!要不然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韩云飞发起疯来知道他眼前看着绯如花出去,而没有阻拦绯如花导致出事情的话,真的弄不好韩云飞会把他pk掉的。

    这样一想,也在不犹豫追到楼层外面,见到在等电梯的人群没有发现到绯如花的身影,问了很多人都说没有见到他口中所描述女孩,就在焦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耳边隐隐传来一丝丝哭声,他开先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细微哭声,如果不是站在电梯的人陆续走进电梯里面过后,电梯面前重新恢复了安静过程中,才明显听到从吸引区里面传出的细微哭声,寻着哭声走去,在吸烟区见到了绯如花。

    望着眼前的绯如花哪里想出现在电视上面绯家大小姐,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肯定会认为成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慕辰在衣服口袋里面寻找着卫生纸,结果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卫生纸递给绯如花面前。

    痛哭的绯如花见到眼前出现的卫生纸,顺着拿着卫生纸的手臂向上看去,看到的是慕辰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什么话都没有说,拿过慕辰手中纸巾站起来走向窗子前,伸手擦干的脸颊上的泪珠。

    “对不起。”擦干脸上的泪珠,绯如花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在我面对有必要跟我说对不起吗?”慕辰恢复成了玩世不恭,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看着绯如花背影:“花儿,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叫你。”

    绯如花冲着打开的窗子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后,调整现在已经糟糕透顶的心情,嘴角永远保持着一丝微笑转身看向坐在椅子上面的慕辰:“当然可以,谢谢你纸巾。”说完,扬了扬手中的纸巾。

    慕辰望着笑着如此勉强的绯如花:“花儿,其实你没有必要我的前面也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六年前的事情,我已经从东方耀哪里知道六年前的事情,你到底想对韩云飞隐瞒到什么时候?”眼前的绯如花不像是一个懦弱的女孩,也不是那种被人欺负都不会还手的人啊!

    难道眼前的女孩都不知道她和韩云飞之间的主要矛盾就是六年前的事情,如果把六年前的真相告诉韩云飞,事情不就是可以迎刃而解,毕竟六年前发生的事情不能全怪她一个人啊!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安宁为了引起韩云飞主意,做出了那种事情来。

    “你全部都知道了。”绯如花表情很吃惊的看着慕辰。

    “我能不知道吗?”慕辰看着绯如花大惊小怪的样子:“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只要到底基本内"qing ren",谁不知道,我开先知道也是安宁突然离开好知道这件事情的,只不过六年前你和安宁恩恩怨怨也是在前段时间在知道。”绯如花小脑袋也不仔细想一下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可是引起两家人不得安宁,事情真相相瞒都瞒不住,只不过六年前事情瞒住了韩云飞。

    他有时间仔细想想真的很敬佩绯如花,居然为了韩云飞隐瞒了六年前的事情,六年前的事情就像一个威力极强定时炸弹,真的触碰到定时炸弹的开关真的是可以烧毁这一切,难道绯如花真的要拿她和韩云飞之间感情来做赌注吗?

    绯如花望着慕辰一目了然状态,也明白慕辰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从东方耀哪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六年前她跟安宁关系越来越紧张,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每一次见到安宁,虽然从韩伯父和韩伯母口中知道安宁的家里面只是一个普通职工家庭,安宁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小学的老师,但是每次她见到安宁感觉都乖乖的,开先她还以为是自己因为看不惯安宁,所以也没有在意,随着她和安宁几乎到了水火不相容的情况,直到发生了的那次事情以后,她才慢慢注意到安宁这个女人真的很不简单,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后怕。

    这件事情要从她从乡下搬到城市的第二年夏季说起来,那年她也是刚刚上初中,因为初一的时候没有任何假期补课内容,所以她那年就在家里面做着暑期作业,也是在那年她和安宁关系已经从比表面的和谐,发展成关系越来越紧张,主要有一大半原因是韩爷爷,每次安宁来韩家找韩云飞,每次韩爷爷见到安宁表情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然而每次我她和安宁吵架,每次韩云飞也是站在她这边,只是有事情她真的做的很过分,韩云飞也才会教训她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